(*******定

作者:芳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 章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今晚去医院输液了,十点多才回来。所以拖到十一点多才更新,大家久等了!
      “啊,到了!”桂璇在几个衣着普通却气势不凡的男女身边停下了脚步,“洋甯,花霓,巫玄你们看一下我找的这几个人怎么样?”
      名叫巫玄的男子懒洋洋地伸了一下腰:“我没有什么要求,只要是有钱人就行。”
      清橙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四个男女。还真是大手笔,巫玄,芳极国的夏官长,那么想必名叫洋甯、花霓的两个女子官职也不低了。
      
      洋甯是一个外表看起来很沉静,但笑起来却有一个甜甜酒窝的女孩。
      花霓是一个很活泼、开朗的女孩,就像她的发色一样,带着蓬勃的、绿油油的生机。
      巫玄,这个男人只能说不愧为夏官长,像豹子一样懒散,但又好似随时盯紧了猎物等到合适的时机就奋起一爪。
      
      巫玄也看似随意地打量着清橙一行人,然后他在心中暗笑,桂璇什么都不好就是运气好,看吧,让她去找人,马上就找来了几个气势非凡的人。有钱不说,长相都是上上层,特别是站在首位的那个冷漠的女子和她身后包头巾的男子,他还从没有见过如此出色的长相,只有芳国前任台辅能稍微和他们比拟。后面的几个男子也都各有特色,且都是让人眼睛一亮的长相。
      巫玄看着灿烂笑着的桂璇,她还真是为他们着想呀,解决了刚氏的费用不说,在到蓬山的漫长旅途中,还有美色解疲。
      
      巫玄懒懒一笑:“不错,我很满意。”
      洋甯和花霓也笑着点头。
      骆理怪异地看着笑的不明所以的桂璇四人,为什么听他的口气他有种被人当肥羊宰了的感觉?
      
      清橙不理现场的一片莫名其妙,只是静静向桂璇问道:“你们请的刚氏?”
      桂璇再次灿烂一笑:“我去叫。”然后兴奋地跑开。
      “还未请教几位的名讳?”巫玄坐在地上背靠一把整体玄色的宝剑。
      洪柏摇着扇子潇洒上前:“鄙名洪柏,这两位是我家主人清橙、紫昊,后面是两位朋友骆理、长野逸冷,接下来的日子请多多关照。”
      巫玄带着懒懒笑意点头:“应该说相互多关照。”巫玄看着几人的手里,除了紫昊和洪柏,剩下的三人手里都提着一把剑。
      洪柏也悠然一笑。
      
      骆理和长野逸冷轻轻相视一眼,和他们组队的这四人都不是简单人物。
      骆理扬起一抹笑:“你们怎么会付不出刚氏的钱?那位桂小姐还是秋官长。”
      “没有办法,”巫玄仍然挂着慵懒的笑,“我们来黄海之前还在芳国的弥州巡视,身上的物资都交给了当地的难民,结果冢宰大人说鹰隼宫只有我们几个没有升过山就强制命令我四人来升山。然后我们就身无分文地来到了黄海。”
      长野逸冷在一边挑眉:“我们要全部负责请刚氏的费用?”
      巫玄的笑意变得真诚:“大家同是芳国人,而且看你们的样子就知道你们很富有,就当做点好事,帮这点忙你们应该无所谓吧?我们四人都会武,体力好,我们可以帮你们拿些重物,如包裹什么的。”
      
      顿时,巫玄真诚的笑在骆理、洪柏的眼里变为了无赖的笑。
      “你们是芳国的行商吗?”花霓也笑望着清橙几人。
      洪柏点头:“我家主人的父母原本是新道的商人,但益王死后芳国有很多的妖魔产生,生意也做不下去,所以就带着现在的主人逃到了巧州国。”
      “怪不得,你们看起来很富有、很悠闲。”花霓感叹,“大家都说巧州国是一个去了就不想离开的富裕国家。”
      “不是这样的,即使我们已经在巧生活了近十年,但我们想念的仍然是自己的故土。”
      花霓淡淡地望着天空的云朵:“不知道,我们的王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只要有王了,在外流浪的芳国人民就可以回家了。”
      
      大家一阵沉默的时候,桂璇带着一个刚氏出现了。
      长相一般,但身材结实,而且双眼褶褶生辉。
      这个刚氏面无表情地站在众人中间:“在你们雇佣我之前,我对你们也有一个要求,如果你们不同意就请你们另请高明。”
      
      清橙、塙麒保持着一贯的表情无动于衷,长野逸冷也冷着一张脸,剩余的几人都斜眼看向灿笑着的桂璇。她还真能干,找来一个如此有个性的刚氏!
      “嘿嘿,”桂璇继续笑,“他叫旌侠,虽然他一个人的价格顶好几个刚氏的价格,但据说他是刚氏中数一数二的人物。”
      洪柏微笑:“请先说出你对我们的要求。”
      “进入黄海后一切行动听我的指挥。”
      
      众人继续挑眉,总算知道他在刚氏中数一数二却仍然没有人雇佣他的原因了。
      看众人都不表态,旌侠继续说:“只要听我的指挥,我可以保证你们最小的伤亡。”
      “最小而不是无伤亡?”长野逸冷直视他。
      旌侠点头:“这是妖魔的栖息地黄海,没有任何一个刚氏敢向人保证无伤亡。”
      
      “算了,我同意。”巫玄懒洋洋地举手表示同意,“真是不划算,为了那百分之一的可能性居然要把我们的命搭上。”
      “巫玄!”一直没有说话的洋甯警告地看向巫玄。
      “知道了知道了,谨严慎行嘛!”巫玄像一个疲倦的老人慢慢从地上站起。
      洋甯有礼地转向旌侠:“接下来就一切拜托先生了。”
      旌侠淡淡点头:“明日令坤门就会打开,今天晚上大家好好休息养足精神。”
      
      大家各自分工,开始搭帐篷。
      洪柏以保护主人为名,厚着脸皮打算挤进清橙的帐篷。旌侠又说为了方便第二天收拾所以搭两顶帐篷就够了。所以最终清橙一路人睡在一个帐篷,旌侠和桂璇他们睡在另一个帐篷。
      
      帐篷外,天空还是灰蒙蒙的。帐篷内,清橙一夜无眠,她听见了帐篷外各种吵闹声,升山已经正式开始了。
      她看了一眼身边睡的小心翼翼的塙麒和另一块空地上紧挨长野逸冷正熟睡的骆理,眼里是无力也是解脱。
      她第一世的亲人已经彻底离开她了,青寺凉也、骆理,哪怕和她爱的家人长的再像那也不是他们,她现在也已经知道在别人的身上寻找另一人的影子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那只会让她更快地失去原本拥有的东西。骆理的突然出现让她理清了混乱几百年的思绪,她会那么痛苦是因为她一开始就在强求。这个世界是公平的,父母哥哥重新复活是以他们对她的记忆为代价,她那时对太白金星抹去他们的记忆装作无动于衷,实际上那种被遗忘的痛苦一直遗留着,直到遇到青寺凉也的时候才彻底爆发,所以青寺凉也的背叛才能让她那么痛苦甚至埋葬了她所有感情。
      那时她是怎么想得呢?好像是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态,最亲爱的家人把她忘记了,就希望长的像他们的人把她牢牢记住,哪怕是用最冷酷的一面。
      
      想到这,清橙清幽地叹口气,她完全辜负了父母以前对她的教诲,没有在痛苦中成长,反倒在痛苦中堕落了。
      塙麒浅浅的呼吸透过薄薄的衣衫传到她的身上,让她又恍惚了一会。他从今以后也有自己的号了,紫昊,连接她和家人的名字,证明着她第一世的存在。可是为他取这个字号也许是个错误,因为她离去的时间已经渐渐逼近,到时他又如何自处?
      
      “洪柏,你们该起床了。”外面传来桂璇热情的呼喊,“快点,别睡了,整个营地上就剩我们了。”
      清橙迷蒙的双眼恢复了深邃,现在想多了也无益,希望到时船到桥头自然直。
      “主上。”还有点迷糊的塙麒紫色的双眼也还有点迷蒙,他只是闻到了清橙身上独有的青草味,然后凭直觉地向前方绽开了一抹柔和的笑意。
      “嗯,该起床了。”清橙淡淡应到。
      
      塙麒听话地坐起身,迷糊的神志在看到视线前方躺着的几具躯体瞬间清醒,然后双颊绯红。昨晚,他挨着主上睡了一晚上!
      心里害羞却又异样满足的塙麒快速起身,然后丢下一句“主上,我去为您打水”就跑出了帐篷。
      
      “主上,您对台辅大人做了什么让他慌慌张张地跑出去?”一早也醒了的洪柏对着清橙笑的不怀好意。
      清橙淡淡瞥他一眼,洪柏委屈地缩到了一边不敢再问。主上又对他飚冷气,他已经有近四十年没有享此“殊荣”了!
      
      “你们太磨蹭了!”帐篷们被掀开,桂璇一身红衣俏生生地站在帐篷门口。
      骆理和洪柏吹了一声口哨,桂璇的双眉微挑:“你们是在调戏你们的秋官长大人吗?”
      骆理和洪柏噤声不语。
      长野逸冷在一边好笑地摇头。
      
      清橙仍然一身紫衣,手拿宝剑跨出了帐篷。天已经亮了,微微的凉风吹拂在脸上,还带来一股花香,远处的地平线有一抹亮红,太阳也快升起了。
      塙麒端着一小盆清水轻快地来到清橙的身边:“主上,请梳洗。”
      清橙点头,快速的洗脸、净手,然后轻声对塙麒吩咐:“剩下的几天里直接叫我的名字。”
      “可……”塙麒感觉自己的心脏又不受控制地急速跳动,“于理不合。”
      “你想暴露我们的身份?”
      塙麒急忙摇头:“主上,其实我们不必和他们组队,我们可以直接骑使令去抓骑兽。”
      清橙淡淡道:“我没有经过这一关就和你见面了,所以我很好奇这一关到底有多难。”
      “......那我之后就直呼主上的名字?”
      “嗯。”
      清橙……塙麒在心里轻轻呼唤着这一刻入他骨髓的名字。
      
      旌侠走在最前面,洪柏、巫玄走在最后面,剩下的人走中间,一路人进入了黄海的领地。
      一通过令坤门,只能看见茂密的森林和森林里升山民众隐隐约约的身影。
      “好令人毛骨悚然的森林。”骆理摸摸自己起了鸡皮疙瘩的手臂,“比我们刚来时进入的那片森林可怕多了。”
      长野逸冷点头。这座森林太静了,静的不正常,没有鸟类的鸣叫,也没有动物的奔跑。
      听见骆理话的桂璇回头:“你们刚来时的森林?”
      骆理点头:“我和长野都是胎果,来到这个世界度过的第一个夜晚就在巧州国虚海边的森林里。”
      
      桂璇点头:“原来你们两个都是胎果呀,现在庆东国和雁州国的王都是胎果。”
      骆理微微一笑:“我们升山的目的可不是为了成为峯王。”
      洋甯沉声问道:“那是为了什么?”
      长野逸冷淡淡道:“为了回去我们那个世界。”
      “你们那个世界?”桂璇轻快回道,“你们是胎果,你们的世界就是这个世界。”
      骆理仍然挂着微笑,长野逸冷面容依旧严肃。
      
      “停一下,前面有血腥味。”最前面的旌侠摆手阻止大家前进。
      桂璇皱鼻:“旌先生的鼻子好灵,我都没有闻到。”
      清橙微微后退一步站在塙麒身边。
      “我没事,味道很淡。”塙麒的心微甜,他知道清橙对他的担心。
      “我们要加速了,尽快走到前面那一队人之前。”旌侠说完快速地向前走去。
      后面的人都没有疑义地跟在他后面加速。
      
      快走了几个小时,中间超过了无数支队伍,除了清橙,骆理、旌侠,剩下的人都满头大汗。
      在快近正午的时候,旌侠在一条小溪边停下了:“剩下的时间我们就在这休息,直到晚上天黑了再赶路。”
      洪柏直接席地而坐,除却清橙的几个女孩子也疲累地坐在一边的石头上。
      “为什么要晚上赶路呢?”骆理还有精神和旌侠兴致勃勃地探讨问题。
      旌侠沉声回答:“妖魔的夜视力一般不好,我们晚上赶路比白天赶路安全,因为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妖魔的栖息地,要开始步步为营了。”
      
      清橙看了一下四周,只有风吹过青草和树叶的声音,但是她手里的流光剑在轻轻地颤动着,这代表着他们已经被妖魔盯上了。
      
      旌侠在河边取水,突然从河中的倒映里他看见那个一直面无表情但美丽非凡的女子在他身后举起了宝剑。他不动声色地从怀中取出短刀。
      旌侠只感觉自己重重被扯开然后摔在地上,手中的短刀和水袋都掉在了河里。一睁开眼睛就看见那个女子手里的宝剑轻轻划过从水面跃起的妖鱼肚腹。
      旌侠一阵后怕,刚刚动作要是慢一点他的右手就完了。
      妖鱼,是栖息在水里的妖魔,整个身体呈褐色只有腹部是银白色的,同时腹部也是它的死穴。平时栖息在水里袭击取水的人类。
      
      旌侠看到长约两三尺的妖鱼翻着银白色的鱼肚沉在水面上,他感激地看向清橙:“多谢小姐出手相救。”
      清橙收回剑静静走回树下休息。
      
      洪柏打趣地看向旌侠:“旌先生,为什么没有料到妖鱼的出现?如果不是我家主人出手,你的手就完了。”
      旌侠也迷惑地看向众人:“我也很奇怪,这条路我走过了不下五次,这条河里的妖鱼也从来没有出现过,可是今天却突然出现……”
      “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吗?”巫玄终于收起了脸上懒散的笑意。
      旌侠摇头:“不清楚,但是我们之后要更加小心了,估计还有更奇怪的事发生。”
      众人严肃点头。
      
      “下友,去看看怎么回事。”清橙悄声吩咐下友。她手里的流光剑一直在颤动,这是很不正常的事情,不说芳国的王在他们这一群人里,光塙麒在这里就不应该有这么多的妖魔接近,可事实却是他们现在被很多妖魔盯上了。
      
      清橙在远离众人的一棵树下坐下,等待下友的回复。
      “主上,这些妖魔是冲着您来的。”
      “我?”
      “是,正确说来是冲着您手里的宝重而来的。”
      这样看来,他们要暂时脱队了。
      “下友,你去叫上女娇一起出来装作袭击我们,让我们和芳国的队伍分开。”
      “是,主上。”
      
      清橙先是走到长野逸冷身边把身上的钱袋交到他手上,然后轻声对他说道:“我们已经被妖魔包围了,而且妖魔是冲着我来的,所以你等会和骆理跟着桂璇他们跑。”
      长野逸冷绷紧了下颌:“那你们……”
      “不用担心我们,这些小妖魔我还不放在眼里。欢迎你以后来翠篁宫做客。”
      “可是我要回日本。”
      “你已经回不去了,永远回不去。”清橙丢下这句话就向塙麒走去。
      
      “啊!!妖魔!!”桂璇和花霓尖叫。
      众人眼前出现了一只红色蛊雕和一只长着四条尾巴的雪狐。雪狐吐出冰剑向清橙、塙麒、洪柏袭去,蛊雕张扬着锋利的爪子也紧跟着从几人头顶飞过。
      “大家快分开跑!”长野逸冷拽起骆理、巫玄向前跑去。
      “蛊雕而已,对上它我们还逃跑那也太丢人了。”巫玄放开长野逸冷的手,拔出剑,气势昂然地看着头顶盘旋的蛊雕。
      “吼!”一只满身血腥吐着热气的豹子险险从巫玄的耳边擦过。
      老天,这只妖魔可不是他能对付得了。巫玄第一次体会了妖魔的强大,这只妖魔已经完全压倒了他的气势,他毫无反抗的能力,只能闭眼等待那爪子撕裂他。
      
      “白痴,快跑!”去而复返的长野逸冷推了闭眼的巫玄一把,巫玄清醒,紧跟着长野逸冷飞速向前跑着。
      巫玄在跑动的过程中,不能控制地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傻眼。那只豹子居然坐在原地向他做再见!那个动作,爪子左右摇晃的动作确实代表再见吧?
      巫玄带着惊惧的表情回头,真是活见鬼了,一只妖魔居然向他示意再见。
      再回首,后方空无一物,豹子和空中的蛊雕都不见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