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

作者:芳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

    作者有话要说:
    哈阿,好困!大家晚安!
      清橙看着几人的笑脸想了一下,然后肯定地回答:“是麒麟!你们爱着自己的麒麟,所以为了他们也爱着他们所爱!”
      
      “不错,”延王闲散地把手放在椅子的扶手上,脸上挂着慵懒的笑意,“因为爱着他们,所以我们努力给他们一个盛世!虽然我们也都明白这个盛世不会永远存在,但在我们没有厌倦之前,我们希望自己一心疼宠之人不用因为下界民众的困苦而把他们自己也陷入忧郁和痛苦之中。”
      
      “王和麒麟之间可以产生这种特别的更接近于爱情的感情?庆国以前的予王不是因为爱上现任景台辅而失道?”清橙无视景王因为她一句话而不安地换了一下坐姿。
      
      卓郎君抬头,淡淡地指出:“天纲并没有明确指出王和麒麟之间的感情是何种感情,这种感情可能是亲情如我父王和昭彰之间的感情,也有可能是爱情如予王对景台辅。但予王是单方面的感情并没有得到景台辅的回应,她会失道是因为她用错误的方法去表达了她的感情,而那种方法正好与天纲里规定的“仁道”相违背,所以最后她失道了!”
      
      “我把六太当作自己的朋友,有时候也把他当成是自己没有长大的弟弟!”
      “我把蒿里当成自己的孩子,虽然他现在看起来差不多只比我小一点。但是还是和他小时候一样,绝对的温柔和善良,甚至让我有种错觉他就是天帝为了补偿我而赐给我的孩子!”
      “我把景麒当作朋友、家人,朋友会给我真诚的劝告,家人却让我感到温暖。只要他在我身边,我就有动力一直走下去!”
      几人说完又是相视一笑。
      
      “你们不必对我解释这么多,我已经足够了解你们有多喜欢自己的麒麟。如果是为了让我答应建交,我之前已同意和你们四国建交了。”
      
      延王看着清橙的一张冷脸叹气:“哎,我们会对你说这么多,并不仅仅是为了建交,建交虽然对我们有好处,但是我们现在在你这拿不到任何好处不是吗?你成为塙王只有短短的一个月!”
      
      “那是为什么?”清橙看着几人。
      这时景王却站起身,向清橙行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大礼:“清橙,对不起,我们偷窥了你的隐私!”
      “什么意思?”
      延王不好意思的咳了一下:“我们透过阳子的水禺刀看到了你的一些过去。”看见清橙身上爆发出深入骨髓的寒意,他不由得直摆手:“我们没有任何不轨意图,只是当时实在是好奇你为何能收服妖魔,因为常世中只有麒麟才能收服妖魔,然后水禺刀就显示了你的一些过去。”
      
      泰王也是满脸的抱歉:“虽然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看了你的一些过去,但是我们却不后悔看了那些过去,因为凭借那些过去我们了解了你这个人,所以我们敢放心大胆地提出建交的请求。”
      
      “你们看到了什么?”清橙的灵压让房间里的宣纸乱飘。
      
      四人面对清橙身上暴虐、冰寒的气势,也不由得拿出了面对百官的气势。
      延王一脸正色:“清橙,你冷静一些。我们并没有看到多少,只看到你父母以血喂养你,隐身在你身上的那把剑收服了那只妖魔。还看到你和那只妖魔一起流浪的时候杀了很多巧的官员,其余就没有看到什么了。然后当我们想聆听你的内心时,水禺刀显示的却是一片黑暗,这证明......清橙你没有找到自己的心!为此我们来到了翠篁宫!”
      
      清橙慢慢收回身上的灵压,几人喘着粗气瘫坐在椅子上。
      卓郎君也不能维持他的优雅,一身衣服变得松垮垮得,额头上也是一层细汗。他不雅地甩头抱怨:“老天!我怎么这么倒霉?那个什么过去我一眼都没有看到呀,这还真是无妄之灾!”
      
      “你们想怎样?把我会收服妖魔的事情上告蓬山请求西王母制裁?”
      延王全身无力,却仍是对清橙强撑起一抹笑容:“如果我们想那么做,今日就不会请求和巧国建交了!而且就是告知蓬山,她们不但不会把你怎么样相反还会设宴为你庆贺!”
      
      看着清橙又用那双无光的眼瞪他,延王马上接着说:“常世十二国都有自己的宝重,那是只有王才有资格使用的东西。就好比能显示你过去的水禺刀,是只有阳子才能使用的庆东国宝重。但是十二国中只有巧国无宝重。相传在几千年前,黄海正中央出现了一把能够降伏妖魔的名位‘流光’的宝剑,天帝把它赐给了当时还没有宝重的巧州国,助巧国新王收服妖魔。但是那位王在失道之时放出了流光剑收服的妖魔去危害下界他国的人民,天帝一气之下就收回了流光,之后巧国再也没有宝重。那天在水禺刀里看到你身上那把剑的时候,我就想到我在蓬庐宫看过的关于流光剑的资料,如果我想的不错,那把剑就是那时天帝收回的巧州国宝重流光。”
      
      清橙点头:“我的剑确实是叫流光。我一出生它就跟在我身边!”清橙并没有说出这把剑是太白金星送给她的,陪着她度过了在尸魂界的四百年。
      
      “看吧,我猜就是!想不到还有如此的宝重,王一出生它就知晓,比麒麟感觉王气还快几百倍!”延王嬉皮笑脸地看着清橙,“果然是天注定的王呀!”
      
      “清橙,你为什么会答应成为塙王?我不认为一个内心什么都没有的人会因为同情民众困苦而成为王?”
      
      清橙看了一眼泰王才回答:“因为赎罪,而成为塙王是我赎罪的方式!”
      
      几人看着清橙满脸的问号,清橙却不打算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继续说:“那么你们今天晚上说这么多是因为我无心?”
      
      延王又换上严肃的神色点头:“是的!原本我们是不想管这件事的,我并不觉得凭我们几人就能让你从无心变的有心。可是我们的那几只麒麟却不放过我们,他们觉得得不到主人心的塙麒太可怜了。没有办法,我们只有用建交这个方式来打开你内心的缺口,谁知,郎心如铁呀!”
      
      清橙看着延王之后又变得哀怨的脸,冷冷回答:“我并没有虐待塙麒!”
      泰王点头:“我们都知道你不会虐待他!蒿里说因为力量的关系塙台辅并没有使令,所以塙台辅那一身的冷漠并不是高傲而是掩饰自卑和一种无所适从,他请我转告塙王:请好好待塙台辅,他还是一个孩子!”
      
      “塙麒他现在已有使令了,还是两个传说中的妖魔!”
      “那么,蒿里会放下一半的心了!”泰王微笑,“蒿里还让我转告:请塙王陛下对塙台辅多笑笑,轻轻的一个笑就会让塙台辅感到无比的开心和幸福!蒿里还说所有麒麟所求的也不过是这一小小的幸福!”
      
      除了清橙,几人都笑着点头。
      景王说:“是的,麒麟就是那样的一种生物!心里装的是子民和王,而对于他们自己也就那么一点小小的要求!也因此我们才会那么更加的疼惜他们!”
      
      “除了那几只麒麟的请求,我们自己也是有私心的。”延王还是笑,“从清橙这一个月处理朝政的手段,不难看出清橙除了没有感情是一个无可挑剔的王。但是怎么说呢,我们却更加期待一个有心有情的清橙为王。不知清橙自己发现没有,你全身都散发着拒绝的味道,拒绝别人靠近你,其实是你拒绝去靠近别人吧!”
      
      “另一个世界,我是说蓬莱和昆仑,如果是现在的清橙,毋容置疑,绝对会是流传千古的王,因为现在的你可以说是达到了那个世界帝王的极致。”景王也笑着说,“可是在这个常世没有心没有情却不行,蓬莱的帝王只有短短的几十年,在这儿却有几十甚至几百个几十年。那个时候清橙会变得如何呢?至少我是无法想象的。而且我觉得清橙你不是无心无情,而是你把你的心和情收藏起来了。你先前说你没有要保护的人,我却觉得在你心里的某个角落有着你所珍视的,只是你强迫把它忘记了!”
      
      “我们不顾你的意愿说这么多,是因为我们欣赏你,想和你成为朋友,或许还因为我们这一群寂寞在世的人也都找到心之所向,所以看不惯才刚刚成王的你所拥有的寂寞比我们几人加起来还多吧!”
      
      泰王的话让清橙的心有一瞬间的波动,在他们看来,她是满身的寂寞吗?
      
      延王利索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带着不可一世的霸道对清橙说:“不错,我也看不惯一个小丫头一副历经世间沧桑的样子,我们这些几百岁的老头子都还没有那种感觉呢!所以,清澄丫头,为了让你重新感受世间的温暖,本王决定以后会经常来你这翠篁宫逛逛的,你就尽情期待我的到来吧!哈哈哈!”说完,大声笑了起来。
      
      “呵呵,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玄英宫的那三位才会发觉他们惯于逃跑的王又找到一个强大的隐身之处!”卓郎君露出一副看好戏的笑容。
      
      景王微微一笑:“清橙,我们也就只能对你说这些了,那些心呀、情呀什么的都是很抽象的东西,你只能自己去体会,所以我们会等待着,等着会轻松露出笑容的清橙出现!我们的时间很长呢,长的超乎想象!”
      
      清橙垂下头。他们的时间是很长,但是到死他们也不可能看到她露出笑容。
      
      泰王加上一句:“其实要找到自己的心,最好是去麒麟身上找,他们是天帝赐给我们的半身!所以你遗落的心一定会在他身上找到!”
      
      “既然已决定建交,塙王陛下就说说我们有什么能帮到贵国的地方。这是建交带来的权利,请尽情使用!”
      卓郎君话一落,剩余的三个王也都笑看着清橙点头。
      
      清橙垂眸,既然以后要尽义务,现在就先享受权利吧!
      冷静抬首,面不改色说出了一大串巧国还需要的东西,只见刚刚点头的几人脸色越来越黑。
      
      “等……等一下,”延王苦着脸打断,“你少提点要求,我免费奉送你一个不知道的内部消息,如何?”
      “关于什么?”
      “关于淳州侯、宁州侯、源州侯……”
      清橙也直接打断:“谢谢,我都知道,他们一直在预谋叛变!”
      “那还有夏官长……”
      “我也知道,他一直和淳州侯有勾结!”
      
      延王张大嘴:“为什么你会知道?这明明是翠篁宫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事情。”
      “你以为我那几年杀得那些人都是白杀的吗?虽然当初杀他们时得到的消息并没有想到会有亲自用上的一天!”
      
      “那你为什么不趁他们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就扑灭他们?”景王一脸好奇,泰王和卓郎君则含着淡淡的赞赏。
      清橙无所谓地回答:“现在杀了他们,整个巧国会处于更大的混乱中。因为现在根本还没有能够顶替他们的人,所以我会让他们慢慢养肥。但是五十年内,我会把他们连根拔除!”
      
      “清橙,你好厉害!如果是我当初,肯定马上不管不顾地杀了他们!”景王一连佩服。
      清橙没有回答她,这种事情,她干了三百余年,如果还那么天真她不知死了几百次。
      
      “咱们继续谈你们要尽的义务吧!”
      几人的脸又变黑。
      
      最后,几人步出临渊阁的时候都是一脸的黑。
      延王愤愤地:“奸商,绝对是奸商中的奸商!她为什么不去当商人啊?为什么流光剑和塙麒会选一个奸商当王啊?!”
      卓郎君则是喃喃自语:“我刚刚为什么要把话说的那么满呢?”
      景王也是一脸愧色:“景麒还有浩瀚,对不起,这下庆国要大出血了!”
      走在最后的泰王倒是一脸镇定,但是他的脚步稍显紊乱。
      
      临渊阁内,清橙面无表情地把一张宣纸放进抽屉,那张纸上写的密密麻麻,最后面还盖着庆、雁、戴三国的御印,以及奏国太子的亲笔签名。而这时清橙的脑袋内已经盘算好要如何运用这批他国送来的免费物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