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几个菜逼抱头痛哭

作者:君当长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世界15

      
      谁都想不到,在人间失格发动的那一霎那,这净世的红莲业火,一霎那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黑焦的地面和周围的枯枝残骸。
      
      在确认苏绵绵已经安全后,黄金铠也一寸寸的蜕下,顷刻间,苏绵绵焦灼的后背,黏连的皮肉就这样暴露在了众人的眼前。
      
      再也无力支撑,倒在太宰治的怀里,苏绵绵艰难的喘息着。
      
      “治酱。”
      
      “嗯?”
      
      “有没有人说过你真的很欠打!”
      
      笑得眉眼弯弯,男人满面愉悦的开口道:“没有哦,爱慕我的姑娘可是从横滨排到了东京,怎么可能有人会想要打我啊。”
      
      话音落下的一霎那,一个拳头猛的砸在了他的脸上,红发的英灵站在他的面前,满目的焦急和忧心。
      
      “混蛋!你们在后面磨磨唧唧的做什么!你们到底知不知道,差一点你们就要死在这里了!”
      
      抽痛的倒吸了一口冷气,随时走在被打脸的道路上,太宰治捂着自己的脸,委屈的开口:“话虽这么说没错,但是为什么挨打的只有我一个!这家伙跑的不是比我还慢吗!”
      
      “因为你欠打!”
      
      ……
      
      眼前的火光在褪去之后,以献祭自身释放宝具的贞德,无力的跪坐在了地面上。
      
      瞳孔猛地紧缩,她不敢置信的言道:“怎么会……!”
      
      绝望之后必将迎来希望,但是啊,更多的时候,就算是牺牲了自我,也改变不了任何的现状。
      
      身躯开始消散,无数的荧光飞舞着升空,再也无力支撑,贞德的身躯向后倒去,似乎在下一刻,这个满身荣光的少女,便会跌落在尘埃里。
      
      却在此时,一双有力的臂膀将她拖住,揽入了怀中。
      
      抬眸看去,一入目的便是金发碧眼的少年,那张俊秀的面容。
      
      “对不起,御主……这一次,没能为你带来胜利。”
      
      “不,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骗了你,我明明答应过你,会带着你去往[终焉之狭],可是却为了自己的私心,向圣杯许了愿,将你困在这里上百年,该道歉的人是我才对。”
      
      看不见天日的黑暗,日复一日的循环,在这段折磨他到,几乎快让人发疯的时光里,是贞德……是他眼前的这位少女,默默的陪伴,才足以支撑他走到这里。
      
      “对不起、对不起……”抱着人的手,越发的收紧,温热的泪自酷拉皮卡的眼中滴落。
      
      “我是混蛋,你根本没有必要为我做到这一步!”
      
      看着他这样痛苦自责的神情,贞德的眸中满含不忍,神情也在一瞬间变得柔和。
      
      伸出正在消散的手,轻轻落到那少年的脸颊上,温柔的为他拭去眼泪,少女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为什么要道歉呢,我一直都知道,酷拉皮卡的温柔和对于生命的尊重。所以……我啊,完全对您恨不起起来。”
      
      顿了顿,贞德轻轻的推了推他,酷拉皮卡抬头看过去,却见金发的少女从怀中掏出一串贝壳手链,递给了他。
      
      “这一次,我已经为您尽忠到最后了,但是……完全没办法放下,酷拉皮卡,帮我,把这个带给……”
      
      话还未落,贞德的身躯,已经完全消散成了灵子。
      
      即便如此,她的愿望,也在此刻传递给了这金发的少年。
      
      这一刻,没有人去忍心打搅,这对主从之间的诀别。
      
      荧光飞舞着升空,照亮了这一树的槐白。
      
      ……
      
      压抑的啜泣声久久未曾停歇,良久后,酷拉皮卡擦干眼泪,站了起来,缓缓走向了还赖在太宰治怀里的苏绵绵。
      
      不过短短的时间,苏绵绵背后狰狞的灼伤,已经好了大半。
      
      酷拉皮卡走到他的面前,将那串贝壳手链递了过去。
      
      “这上面有附魔,可以保护你。”
      
      茫然的抬头看去,苏绵绵歪了歪头,全然不明白,酷拉皮卡究竟是什么意思。
      
      抿着唇接过,把玩了两下之后,他又缓缓开了口:“放弃抵抗了吗?”
      
      “抵抗本就是无用的不是吗?”
      
      贞德的退场,就意味着酷拉皮卡面临的只有死亡的结局。
      
      如果他不死,圣杯就不会降临,这群人也会永远被困在这个小世界里无法离开。
      
      他们彼此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没有可能会手下留情。
      
      但是,在这之前,苏绵绵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询问他。
      
      “天选者究竟是什么,从第一次见面时,我发现贞德的态度就很奇怪,她见过我对吗?”
      
      所谓天选者,就是被世界的意志所选中,背负着使命而来到这里的人。
      
      酷拉皮卡是天选者,苏绵绵也是天选者,证明就是他们手腕上的腕带,这是上苍为他们提供的外挂,好让他们前进的路上不那么艰难,能够顺利的到达[终焉之狭]。
      
      丝毫没有隐瞒,酷拉皮卡将自己所知晓的东西,一五一十的告知了他。
      
      “我不明白,一直以来我都当做这是一场大逃杀,结果却是莫名其妙的就背负了使命,[终焉之狭]到底是什么地方!”
      
      一肚子的疑问急需解答,苏绵绵满目的困惑,焦躁的询问着面前的这位知情人。
      
      谁料,那少年定定的看着他,碧蓝色的眸子中带着让人看不懂的复杂。
      
      “那该问你才是啊,我们之中,唯一去过那个地方的,只有你啊,苏绵绵。”
      
      !!!
      
      愕然的瞪大了双眸,一时间脑中混沌的宛如浆糊一般,黑发的少年讷讷的张着唇,半晌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的表情实在是太过滑稽,酷拉皮卡苦笑了一声,再次放了一个惊雷。
      
      “我不认识你,你的事情都是贞德告诉我的,看来你已经全部都忘记了。苏绵绵,你曾经杀过贞德,还记得吗?”
      
      他……杀过贞德?!
      
      这怎么可能?!
      
      明明在苏绵绵的记忆之中,今天是他和贞德的第一次见面才对!
      
      “将这串手链,带去[终焉之狭],作为交换,这手链的上附着的魔术,你可以随意使用,能说的我已经都说了,没有什么可以再告诉你的了。”
      
      月光清凉如水,少年语罢,走回去靠坐在那颗老槐树下,他的眸光平淡无波,带着让人心神安定的宁静。
      
      “各位,后会无期。”
      
      浑身念能力猛地朝着自己的心脏处施压。 
      
      心脉在瞬间崩断,鲜血自唇间喷涌而出,酷拉皮卡急促的喘息着,俊秀的脸在一瞬间变得灰败了起来。
      
      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选择自殒来结束性命,如果是百年前的酷拉皮卡,一定会将这当做天方夜谭,半点都不会相信。
      
      但是……好累啊……
      
      累到眼睛都不听使唤,想要兀自流泪了。
      
      一百年的时间,实在是太过漫长了,漫长到他都快要疯掉了。
      
      听说人在死亡之时,会不由自主的回顾自己的一生。
      
      那么他呢……会看到……想见的人吗?
      
      ……
      
      妈妈……
      
      好想你啊。
      
      “我的儿子,酷拉皮卡。”
      
      仿佛出现了幻听一般,来自于母亲的声音,清晰的传入耳畔,酷拉皮卡一怔,无力的睁开双眼,一入目的便是阿米娅慈爱的面容。
      
      “妈、妈……?”
      
      她就跪坐在自己的身边,双手颤抖的落在酷拉皮卡的脸颊上,哽咽着出声道:“你是酷拉皮卡,对不对?”
      
      “你是酷拉皮卡对不对?我的儿子,酷拉皮卡……”
      
      呜咽着将那孩子抱入怀中,阿米娅的泪落在他的发间,每一滴都酸涩到蔓延到了酷拉皮卡的心底。
      
      在这一霎那,趴在母亲的怀中,他再也无法按耐的放声大哭了起来。
      
      “妈妈,我好想你!我好想你!”
      
      自酷拉皮卡身上涌出的鲜血,一瞬间染湿了阿米娅的衣衫,她紧紧抱着自己的儿子,轻柔的拍着他的后背,哽咽着开了口。
      
      “妈妈今天找了你好久,但是你突然一下子长这么大,妈妈没有认出来,对不起,是妈妈的错,妈妈没有认出你来……”
      
      在这一霎那,好似以往漫长时光所带给酷拉皮卡的折磨,早已烟消云散。
      
      他那颗伤痕累累的心,在母亲温柔的声音之中,终于被治愈,那些密密麻麻的疼,悄无声息的退散而去。
      
      像是倦鸟归巢,他趴在母亲的怀中,无力的闭上了双眼。
      
      “我困了,想听妈妈唱歌……可以吗?”
      
      ……
      
      “天上的云儿夜晚要回家,绿树也要和小伙伴们说再见,我的宝贝啊,快快睡吧,快快睡吧,今夜要好眠。”
      
      悠扬的歌声,飘摇向远方。
      
      心碎的母亲,抱着自己的儿子,就这样不停歇得歌唱着,直到……
      
      酷拉皮卡在她的怀中停止呼吸。
      
      ……
      
      荧光飞舞,两人紧紧相拥着的身躯,也在霎那间变得透明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苏绵绵将那盒未开封的蛋糕从包裹里拿出,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地面上。
      
      “生日快乐,酷拉皮卡。”
      
      ——生日快乐,永远的少年。
      
      *
      
      “喂,醒醒!酷拉皮卡,醒醒!”
      
      睁开双眼时,一个刺猬头的少年正弯腰看着他,酷拉皮卡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半晌后才回过神来。
      
      “小杰……?”
      
      “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怎么哭鼻子了?”
      
      带着满目的担忧,那少年凑了过来。
      
      酷拉皮卡呆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果不其然,一入手的便是湿漉漉的一片。
      
      无措的看着掌心的湿润,金发碧眼的少年紧紧的拧着眉,脑海中一片混沌。
      
      “我……不知道,但好像……做了一个……美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这个世界结束了感谢在2020-04-23 21:27:06~2020-04-24 22:04: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迟迟春日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我今天统治世界了吗?
    统治世界就从拳打森鸥外,jio踢敌联盟开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