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几个菜逼抱头痛哭

作者:君当长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世界13

      眼看着日落西山,阿米娅还在卧房里昏睡不醒,苏绵绵这一行人又饿又累,当即便就地取材,动用了阿米娅的厨房。
      
      这样擅自动用别人厨房的行为非常不好,但是知道晚上有场硬仗要打,苏绵绵他们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只能选择这样。
      
      如果因为饥饿过度的问题而倒下,恐怕他们会被钉在耻辱柱上,一辈子都会成为后来人的笑柄。
      
      做饭的时候,在厨房搜到一盒还未拆封的蛋糕时,小云雀当即便坐不住了,时不时的偷瞄一眼,然后又故作不屑的别过头去,看的苏绵绵十分想笑。
      
      虽然知道就算他们今天把蛋糕吃了,明天也会刷新,但苏绵绵仍旧阻止了他的蠢蠢欲动。
      
      将蛋糕收到系统背包里,黑发的少年笑眯眯的摸了摸小云雀的头。
      
      “那对某个人来说,是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礼物,虽然知道你很想吃,但是不可以哦。”
      
      不甘心的瘪了瘪嘴,小云雀将自己发顶上那只碍眼的手拍下来,旋即气鼓鼓的坐到一边,背对着他只留下了一个毛绒绒的后脑勺。
      
      ……
      
      全然不知这个小插曲,阿米娅睡得很沉,直到夜幕降临之时她都没有醒来。
      
      窗外繁星灿烂,明月姣姣,视线虚无的穿过窗子看向远处的小山,太宰治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对着身后的人开口道:“走吧,去会会这位“魔王”。”
      
      “哈?”不明所以的跟着站起身来,中原中也带着满心的疑惑:“你已经知道那家伙的身份和所在地了吗?”
      
      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太宰治故作痛心疾首的开口道:“果然是蛞蝓脑子吗,答案已经那么明显了,中也却还是没有猜到吗?”
      
      “如果不是你们老打哑迷,我又怎么可能推测不出来!”
      
      天才和庸人仅一线之隔,可这一线却是很多人毕生都无法跨过的。
      
      面带遗憾的摇了摇头,在中原中也青筋暴跳的神情之中,太宰治把自己的嫌弃表现的淋漓尽致。
      
      完全一头雾水的国木田独步在此刻,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毕竟他真的不想暴露出来,自己也是满脑子浆糊的现状啊!
      
      后山的路途崎岖,小云雀的耐力值不高,走了一会就开始体力不支了,没有办法,坂田银时一把捞起这只小鬼,将其夹在胳肢窝下,全然不顾对方被熏到几乎眼泪都快流出来的神色,快速的穿行在山林之中。
      
      真是可怜啊那孩子,如果是自己的话,可能会直接憋气到窒息的吧。
      
      想到这里,苏绵绵打了个激灵,越发的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
      
      山顶之上,巨大的老槐树挺立于此,洁白的芳蕊层层叠叠的挂满枝头,跟随着袭来的风摇曳起舞着。
      
      明月姣姣,月光清凉如水,黑袍人身披一身银辉站在树下,他的身旁,手握旗帜身着铠甲的法兰西圣女,早已做足了战斗的准备。
      
      气喘吁吁的爬到山顶,一抬头,印入苏绵绵眼帘的便是树下那一对主从。
      
      少女的金发随着微风漾开轻舞着,她的视线再次落到苏绵绵身上时,已经抛去了所有的不忍与慌乱。
      
      “喂,你这家伙就是“魔王吧”!打倒你就能得到圣杯对吗?!”
      
      先前在太宰治那里受了一肚子的气,现下的中原中也急需一个发泄的通道,在看到黑袍人的那一霎那,他便无法按捺的站了出来。
      
      黑袍人没有说话,只对着贞德点了点头,对方当即心领神会的握着旗帜,冲着中原中也一跃而去。
      
      “呵~来的正好,我也是时候活动一下筋骨了!”
      
      话音落下,红色的重力覆盖满身,中原中也朝着高空飞去,和那金发少女交手的一霎那,明亮的火花在夜幕中炸裂了开来。
      
      看着夜幕上这人工制造的“烟花”,苏绵绵真的很想坐在树下喝杯茶吃吃点心,赏赏夜景。
      
      然而,现在并不是什么合时宜的场景,那颗老槐树下,还有着可怕的“魔王”,在等着他们。
      
      黑袍人没有出手,只是摘下兜帽露出了他那头漂亮的像金子的发,他碧蓝色的双眸落在苏绵绵得身上,带着他自己都未察觉的复杂。
      
      “苏绵绵,如果今天你们能够成功杀了我,得到圣杯之后,你打算许什么愿?”
      
      他的语气实在是太过温柔,以至于面对着他的苏绵绵,竟生出了两人不是敌人,而是朋友的错觉。
      
      “愿望?在看到你之后,我怎么可能还敢将愿望寄托在[圣杯]那种东西上?与其说是万能得许愿机,那种东西倒不如说是悲剧的缔造者吧。”
      
      “你在这个地方守了有多久?十年,二十年,又或者是百年,日复一日的循环,守着深爱之人却无法相认的感觉很痛苦吧,酷拉皮卡。”
      
      酷拉皮卡,这个名字在座的众人全都知晓,因为阿米娅下午跑出去时,呼唤着的正是这个名字。
      
      “你就是阿米娅夫人失踪的儿子,酷拉皮卡吗?”
      
      若有所思的开口道,国木田脑中终于变得清明了起来。
      
      但是,阿米娅明明说过,她的儿子才十岁左右,可是眼前的这个少年看起来最起码也已经17岁了。
      
      要么就是这孩子的时间加速了,要么就是他在生长的时候,阿米娅的时间完全停止了。
      
      灵光一闪而过,就在这刹那间,国木田终于捋清了自己的思绪。
      
      “原来如此,你寄托给圣杯的愿望,竟然是以这种形式呈现了开来。
      
      将被复活的家人,时间停止在死亡的那一天,日复一日的循环……”
      
      设身处地的想了想,将自己完全带入到酷拉皮卡的视角后,国木田只剩下了满心的寒冷。
      
      这样的愿望,实现的方式,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圣杯那种东西,到底是什么邪道产物啊!可即便如此,仍是有众多不知情的人,为了它前赴后继,死在了战场上。
      
      随着国木田声音的徐徐飘散,那少年神情愈来愈晦涩,到最后只剩下了苦笑。
      
      “你们和我完全不同,看来……今天我就算输了,也输的不冤。”
      
      语罢,酷拉皮卡抬起头来看向苏绵绵,他的薄唇动了动,可恰在此时,天空上又发出一击巨大的爆炸声,在这震耳欲聋的嗡鸣之中,酷拉皮卡的声音全然被掩盖。
      
      “啊?你说什么?!”
      
      然而,下一秒,一条锁链已经朝着他的心口笔直的袭来。
      
      枪声响起,织田作之助眼疾手快的将那条锁链用子弹打歪。
      
      也不知道那是用什么材质做的,除了子弹撞上时,有发出细小的火花之外,那锁链竟是丝毫都没有受损。
      
      “带上你的英灵和太宰去安全的地方待着,这里交给我们!”
      
      知道苏绵绵是个战五渣,织田作之助当即便做出了最有利的决定。
      
      点了点头,苏绵绵拉起太宰治,便小跑着打算远离战场。
      
      小心翼翼的回头,即便是面对众人,那少年也并未处于下风。
      
      然而,就在对方挥舞锁链的那一霎那,苏绵绵的瞳孔猛地紧缩。
      
      却见一道暗芒自酷拉皮卡的手腕间闪过,和苏绵绵的如出一辙的游戏腕带,正挂在对方的手腕上。
      
      等等?!为什么那个“魔王”也有会这个腕带?!
      
      难道说,他和自己一样,也是被困在游戏里的人吗?!
      
      显然,关于那条腕带,看见的不止是苏绵绵,太宰也是一样。
      
      这个智商爆表的家伙,已经猜测出了什么,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并不打算将自己的猜测告诉苏绵绵。
      
      就在此时,在上方交战的两位英灵已经打完了一轮,双双落在地面上气喘吁吁的休息着。
      
      “可恶,完全破不了那家伙的防御,看来只能用宝具了,国木田独步,用令咒!”
      
      中原中也的攻击力很高,但是贞德防御密不透风,一时间两人竟完全奈何不了对方。
      
      再这样拖下去,只会越来越糟糕,国木田根本支撑不了如此大的耗魔量,只能速战速决。
      
      然而,在国木田开口的那一霎那,酷拉皮卡便将更多的攻击分给了国木田独步。
      
      对方根本光是应付这些锁链,就已经十分无力,哪还能顾得上分心给中原中也?
      
      可是,他们全然忽略了,在这个地方拥有主角光环的人,其实不止苏绵绵一个。
      
      木刀从后心捅入,酷拉皮卡瞳孔猛地紧缩,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坂田银时已经到了他的身后。
      
      快速的脱离战场,如果不是有念能力防身,此时酷拉皮卡的心脏一定被捅穿了。
      
      忍着剧痛,他飞身跃到那颗老槐树上,身上的衣物已是湿漉漉的一片。
      
      他的双眼火红的像燃烧着的火焰,和先前那双澄澈的碧蓝双眼,除了轮廓之外,毫无相似之处。
      
      念能力疯狂的运着,治愈之链所携带的能力,正快速的治愈着他的伤口。
      
      “御主!”
      
      看到自家master的受伤,贞德焦急的喊了一声,就在这一霎那的分心,中原中也一击强力的攻击,已然落到了她的身上炸开。
      
      猛地飞出十几米远,贞德爬在地面上,口鼻处已是鲜血潺潺。
      
      
    插入书签 



    我今天统治世界了吗?
    统治世界就从拳打森鸥外,jio踢敌联盟开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