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几个菜逼抱头痛哭

作者:君当长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世界12

      阿米娅的儿子,今天一大早就不见了人影,起初阿米娅以为儿子只是照例跑去后山玩了,可是等到中午都没见那孩子回来吃饭,阿米娅这才担心起来,开始坐不住了。
      
      这座小山村很是隐蔽,他们的族人在这里延续了千百年,生活悠闲自在。
      
      即便后山没有危险的野兽,但山路崎岖,阿米娅还是担心儿子在路上出了什么意外,安置好苏绵绵他们一行人后,马不停蹄的上了后山。
      
      “酷拉!你在哪!酷拉!”
      
      一路穿行在小道上,周围是郁郁葱葱的树林,枝繁叶茂足以遮天蔽日。
      
      她的儿子平时很喜欢躺在树下读书,有的时候看累了,就会躺在树下沉沉的睡去。
      
      一路上累的气喘吁吁,阿米娅捡了根粗树枝,拄着做拐杖朝着山顶进发。
      
      ……
      
      山顶上,一颗巨大的槐树挺立于此,正值花季,白色的芳蕊层层叠叠的堆满了枝头,身披黑色的斗篷的少年人站在树下。
      
      他的身前,法兰西的圣女,正做臣服的姿态,俯首在他的面前。
      
      “是吗,那个孩子找到这里来了?我记得,他的名字是叫作苏绵绵对吗?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听到问话,贞德抬头看去,对方黑色的兜帽将整张脸都隐藏在其中,只露出稍许金黄的发丝,和白皙消瘦的下巴。
      
      比起以往那个朝气蓬勃的少年人而言,此刻,她的御主还保留着年轻的皮囊,可是内里的灵魂早已疲惫的像个暮气沉沉的老人。
      
      “很年轻,十六七岁的年纪,也很开朗。夫人她……把他们当成了迷路的旅人,带回了村子里。”
      
      那个叫苏绵绵的孩子,笑起来带着青春期特有的稚嫩和活力,跟她的御主比起来,差别实在太过明显。
      
      明显到,让贞德的心中开始发酸。
      
      ……
      
      听到她提起阿米娅,黑袍人一顿,沉默着没有开言。
      
      午后的阳光轻柔的洒落在这方小小的天地,微风穿林拂叶,卷起枝头的花瓣,飘摇着赶去远方。
      
      良久后,少年暗哑的声线夹杂着苦涩在少女的耳畔响起。
      
      “贞德,你恨我吗?”
      
      少女一怔,讷讷的看着眼前人,心房一颤,复杂的情绪在心底悄然蔓延开来。
      
      抿了抿唇,刚想要说些什么,阿米娅的呼唤声却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酷拉!你在哪?快点出来,跟妈妈回家了!”
      
      妈妈……
      
      黑袍人转头看去,消瘦高挑的女人,正气喘吁吁的拄着木棍,吃力的往他们这里来。
      
      当他因阿米娅的呼唤抬起头来时,那张俊秀斯文的容颜终于露了出来。
      
      金色的发丝从兜帽中钻出来几缕,他碧蓝色的双眼,澄澈的一如他们头顶上的天空。
      
      阿米娅看到他们二人后先是一怔,旋即匆忙小跑了过来。
      
      “请问你们有看到我的儿子酷拉皮卡吗?”
      
      她伸手比划了一个十岁孩子左右的高度,焦急的对着树下的两人开口道。
      
      然而,视线再转到黑袍人的脸上时,阿米娅一怔,半晌才回过神来。
      
      “这孩子……”
      
      长的稍微有些眼熟啊……
      
      十七岁的少年,就像是茁壮成长的小树,可是眼前的孩子却带着不符合这个年纪的暮气。
      
      更重要的是,他的那张脸,竟是隐约能找出几分阿米娅的影子来。
      
      他们一族人的长相其实大都很相似,但是能和阿米娅相似到这种程度的,除了她的儿子酷拉皮卡,眼前的这少年还是头一个。
      
      有心想要问一下他是哪家的孩子,但还是对儿子的担忧站了上风。
      
      “你们有看到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吗?他叫酷拉皮卡,应该是在这里看书的,我是他的妈妈。”
      
      黑袍人拉了拉自己的兜帽,将自己的半张脸掩盖住之后,对着那女人指了一个方向。
      
      “他在那边的树下睡着了,您走过去就能看到。”
      
      得到回应之后,阿米娅松了口气,这才笑着对那少年人道了谢。
      
      然而,刚一转身,一个手刀忽然落在了她的脖颈处。
      
      阿米娅眼前一黑,瞬间软倒在了黑袍人的怀里。
      
      “送她回去吧。”
      
      将女人接过来,贞德抱着对方应了声是,旋即便朝着山脚下的村庄开始进发。
      
      回过头去,黑袍的少年人已经摘下了兜帽,他的金发在风中漾开,他的眸光绵长缱绻。
      
      和着他清寄的身影,竟无端生出些萧瑟感来。
      
      “恨吗…”
      
      带着满面的复杂回过头来,贞德的呢喃随着风飘散向远方。
      
      那种事情……
      
      谁知道啊……
      
      ……
      
      *
      
      “也就是说,阿米娅每天到这个时间,都会去找她的儿子,但是她的儿子从来没有在这循环的一天里,出现过对吗?”
      
      国木田一边思索着,一边询问着在座的唯一知情人士,绝地武士一号酱。
      
      “我有种预感,这件事情绝对有蹊跷。有没有可能是在这一天,阿米娅的儿子死在了不为人知的地方?”
      
      彼时,坂田银时正懒洋洋的靠坐在木椅上,一边用小拇指掏着自己的耳朵,一边用鄙夷的表情看向国木田:“哇哦~好恶毒的诅咒哦,眼镜君!”
      
      “我只是在推测,哪里诅咒了!”语罢,他又咬牙切齿的补充到:“给我好好的记住别人的名字啊,你这混蛋!说了多少次了我叫国木田,谁是眼镜君啊!”
      
      “好的,多田君,没问题,多田君!”
      
      如果现在国木田手中握着只笔,那么此刻那只笔一定已经在他的手中报废。
      
      无力的扶额,他垂头丧气的对着苏绵绵开口道:“还是你来吧,我跟这家伙的相性实在是太差了。”
      
      “辛苦了,国木田君。”十分理解对方的无力感,苏绵绵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紧接着,他转头看向还在挖耳屎的坂田银时,认真开口道:“那么,我要开始了,绝地武士一号,还请你严肃的回答我的问题,好吗?”
      
      抬眼看去,少年正笑容灿烂的看着他,只一眼坂田银时就感觉到了杀气,当即正襟危坐了起来。
      
      “没问题,绵酱!”
      
      气氛在一瞬间变得紧绷了起来,时间也开始变得漫长。
      
      看着坂田银时那副与先前懒散样子,截然不同的做派,国木田此刻,真的特别想给苏绵绵比个大拇指。
      
      干的漂亮啊,少年!还是你能制住这个家伙啊!
      
      ……
      
      然而,下一秒,苏绵绵的话语清晰的传到了国木田的耳畔,其不正经的程度,当即让国木田额上青筋暴起。
      
      “所以你是怎么做到用小拇指挖耳屎的?耳洞那么小,塞得进去吗?”
      
      这样说着,他还好奇的凑近了坂田银时的耳朵去看。
      
      “唉?只要把耳朵眼用意念变大,就可以了啊,绵酱也想学吗?”
      
      “学学学!不过用意念将耳朵眼变大,听起来好像很不科学啊。大家肯定也有过吧,耳朵痒的时候特别想掏,但是手边却没有棉签或者掏耳勺,这种时候就很想学一下阿银你的掏耳朵绝招了!”
      
      “够了!”却在此时,国木田一拍桌子,冷着脸的站了起来,紧接着,他忽然转身朝着门的方向走了过去。
      
      “我出去冷静冷静。”
      
      ……
      
      天呐,为什么他的身边会有这么多智障,这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他终于体会到了。
      
      一点也不好受啊!!
      
      妈妈,你为什么要把我生的这么聪明伶俐潇洒倜傥,以至于我在这人世间如此的格格不入!
      
      带着心中的无限悲愤,在这个充满智障得屋子里,国木田一秒钟都待不下去了。
      
      然而,刚拉开门,一个小小的身影瞬间印入了眼帘。
      
      那孩子穿着幼稚园的校服,手握着一双袖珍的浮萍拐,在看到国木田的那一刻,他双眼微眯,打量了他一瞬。
      
      下一秒几个奶声奶气,但气势不减的字眼,从他粉嘟嘟的嘴巴中蹦了出来。
      
      “群聚,咬杀!”
      
      紧接着,一道哀嚎声响彻了天际,看着国木田被小云雀追的上窜下跳的模样,苏绵绵憋着笑道了一句:“那孩子还是这么有活力啊,噗。”
      
      ……
      
      却在此时,隔壁房间突然传来了窗户被推开的声音。
      
      神色一凛,中原中也走过去把门打开,一入目的便是金发少女站在床头,正轻手轻脚的将阿米娅放下。
      
      几乎在一瞬间,中原中也已经紧绷着身躯,摆成了战斗的姿态。
      
      然而,那少女却只是看过来,用手指竖立在嘴唇前,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下一秒,她的身躯化作灵子,瞬间消失在了眼前。
      
      ……
      
      拧着眉走进阿米娅的卧房内,发现对方只是睡着了之后,中原中也这才松了口气。
      
      “那家伙,到底什么意思?”
      
      满腹的疑问却不得其解,中原中也焦躁的开口道。
      
      看着那女人安详的睡颜,苏绵绵摇着头,叹息了一声。
      
      “近在咫尺却可望不可及,守护与被守护,无论哪一方都是痛苦的吧。”
      
      “人类不就是这样愚蠢的生物吗?越是看不到结局,便越拼命的去追寻,因为幸福的假象而迷失徘徊在痛苦之中,呵~”
      
      美好的事物在打碎的那一刹那,价值才会达到顶峰,而太宰治最擅长的莫过于于此。
      
      所以在苏绵绵话音落下之时,他很快的便接上了他的话。
      
      不过短短一下午的时间,两人已经心照不宣的解开了这座村庄的谜底。
      
      然而……
      
      “什么守护与被守护,什么幸福的假象?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老打哑迷,说人话会死吗!”
      
      拧着眉,中原中也暴躁的开口道。
      
      所以说,带他玩一次能死吗?!!!
      
      
    插入书签 



    我今天统治世界了吗?
    统治世界就从拳打森鸥外,jio踢敌联盟开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