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几个菜逼抱头痛哭

作者:君当长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世界10

      太宰治是个奇怪的男人,他好像看起来对什么都很感兴趣,可是没几秒钟又会突然变得兴致缺缺。
      
      他的眼睛,是好看又罕见的鸢色,笑起来时盈盈水色铺面眸底,像是一池被揉皱的春水。
      
      但是没由来的,苏绵绵却是半分暖意都感受不到。
      
      他是这一行人里,看起来最和蔼可亲的家伙,整日里都笑嘻嘻的在耍宝,但有的时候又会突然厌厌的,好似这世界上没有一切他喜欢的存在。
      
      苏绵绵觉得,其实这个家伙,才是最难接近的。
      
      比起他而言,一点就炸的中原先生,反而成了苏绵绵觉得最好相处的存在。
      
      织田作之助先生的话少得可怜,国木田先生又太过古板,小楠没事就爱杵在一边装作不存在,好像巴不得谁都看不见他似的。
      
      只有中原先生,无论苏绵绵怎么找他搭话,他的回答总是正常的格格不入。
      
      是的,正常!
      
      在一路上经历了,把太宰治从上吊绳上解救下来,把毒蘑菇从他的嘴里掏出来,把他从河里捞出来三次以后,苏绵绵的三观简直都要崩掉了。
      
      这么热爱自杀的一个奇葩,到底是怎么活这么大的?!还是说刚刚他的那些行为,都是连自己都无法阻止的不可抗力?!
      
      但不论如何,太宰治这个家伙,也实在是太奇怪了吧!
      
      吃力的给这家伙做着心肺复苏,等到对方吐出一口水来,缓缓苏醒之后,苏绵绵顿时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到了地下。
      
      男人湿漉漉的睫毛颤动着,眼睑疲倦的抬起,那双弥漫着水色的鸢眸,倒映着白云浮动的蓝天,他眸中黑黝黝的荒芜满布,与周围生机勃勃的景象,相去甚远。
      
      “唔……又被救下了吗,绵酱可真是不遗余力啊。”
      
      太宰治坐起来,神情厌厌的开口道。
      
      他看起来似乎很疲倦,比起眼前这个被他折腾了多次的少年而言更甚。
      
      身边的人似乎都对他这种情况习以为常了,在他自杀时没有惊慌过,反倒露出了一种“终于来了”的表情。
      
      这并不是说太宰治的这些“朋友”很冷漠,只是他们早已对他的行为麻木了,当看到他醒来时,这才放松下来。
      
      “这青花鱼的生命力顽强的堪比蟑螂,绝对死不了的。”
      
      中原先生用余光扫了他一眼,鼻翼里发出一声嫌弃冷哼,旋即别过头去后,却悄然露出了松了口气的表情。
      
      但是啊,这对苏绵绵而言,完全是没有办法理解的事情。
      
      “我不明白,太宰先生追求死亡的意愿就那么强烈吗?”
      
      那孩子看着他,满目的认真。
      
      太宰治歪了歪头,有气无力的看了他一眼,带着几分厌色,他开口道:“因为很无趣啊。”
      
      “难道这世界上,就没有任何人或事情,可以阻挡太宰先生追寻死亡的脚步吗?那织田先生呢?他是你的好朋友吧!如果你死掉了,织田先生肯定会难过的啊!”
      
      那孩子执拗的看着他,满目的倔强,仿佛确信着自己的这番话,一定能让他动摇一般。
      
      天真的简直让人想要发笑。
      
      而太宰治确实也笑了,低沉暗哑的笑声从他的喉咙里溢出,阴郁的让人不寒而栗。
      
      所有苦苦追寻的东西,在得到的那一刻便成了不定时的炸弹,所有不想失去的人或物,即便再怎么担惊受怕,也总有一天会离开。
      
      一如,美好的幻想对于愚昧的世人,一如……他身边的织田作之助。
      
      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碰到棉花糖都会受伤。
      
      ……
      
      如果注定要失去,那么在痛苦来临之前,就将时间停止。
      
      ……
      
      可这样的话,他没有说出来,只是用着他那双不带丝毫暖意的笑眼,定定的注视着苏绵绵。
      
      “绵酱,还是个孩子啊。”
      
      他这样不痛不痒的一句话,也不知道触到了少年的哪根神经,怒火在苏绵绵的眼底汹涌而来,他凑上前,一把揪住太宰治的领口,距离近的似乎想要把人吃了一般。
      
      “不明白啊!完全不明白啊!但是我知道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即使余下的人怎么哭泣哀恸,都无法接受到那样浓烈的情感了!不能再一起战斗,不能再面对面的说说笑笑……如果太宰先生死了,我就再也听不到一个叫我叫的那么恶心的声音了!我不想那样!”
      
      “接下来的旅程还很漫长!我想能够天天看到太宰先生恶心的笑容,如果太宰先生不在了,我一定会难过到昏厥的!”
      
      太宰治:……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为什么我感觉受到了冒犯???!
      
      那孩子嘶吼的声音震耳欲聋,明明是在说着太宰先生,眸底的哀切之意却像是在看着什么更久远的,已经回不来的东西。
      
      ……
      
      “真是让人苦恼啊……明明被毫无缘由的说教一通的人是我啊,结果动粗的家伙却在流眼泪,真是让人没办法啊……”
      
      他叹息一声,笑盈盈的将手落在了苏绵绵的发型,感受着头顶传来的温柔触感,那少年一僵,顿时怔在了原地的。
      
      “什么嘛,我怎么会选了这么个爱哭鬼做搭档呢?!”
      
      他嫌弃的瘪了瘪嘴,但是动作却是完全与之相反的温柔。
      
      当自己被强行按进那样一个湿漉漉的怀抱里时 ,苏绵绵的大脑彻底死机了。
      
      太宰治在经过入水之后体温很低,心脏跳动的也不是很有力,但是当自己的脸颊被对方身上的河水滴滴答答的糊了满脸时,苏绵绵的眼泪却更加止不住了。
      
      小心翼翼的揪着他的衣襟,然后……毫不留情的擦了擦鼻涕!
      
      “苏绵绵!!!!”
      
      “对不起!但是,再不擦一下,我的鼻涕就要倒流进嘴巴里了,对不起治酱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
      
      说着什么他的笑容恶心声音恶心,明明更恶心的是眼前这个家伙吧!
      
      什么菜逼联盟!狗屎联盟!
      
      狗屎苏绵绵!他们之间完了!完了!!!
      
      ……
      
      等回过神来之时,太宰治的身上正罩着一件灰斗篷,他的上衣被苏绵绵抹上鼻涕之后,已经被他丢掉了。
      
      这件斗篷是苏绵绵贡献出来的。
      
      要知道这种具有遮蔽气息效用的道具,如果不是怕被太宰治丢进河里,像苏绵绵这种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是绝对不可能贡献给队友的。
      
      哦,你说良心?苏绵绵那家伙怎么可能有良心那种东西啊!
      
      ……
      
      “治酱,忍耐一下吧,等到了目的地那个村庄,或许可以帮你找件新衣服。”
      
      “哦,请叫我太宰先生,谢谢。”
      
      “呜呜呜呜,治酱你变了,你不爱我了,我们初吻的时候,你是那么的热情,现在你却变得如此的冷酷无情,是什么改变了你,是第三者吗!那个人是谁,告诉我,我去杀了他!”
      
      回应他的,是太宰治笑容灿烂的伸手指了指一旁的中原中也。
      
      “去吧,绵酱,快去杀了他,明年的今日,我会记得为你烧纸的。”
      
      突然被cue到的中原中也,本来就不耐的在忍受着他们的叽叽喳喳,莫名成为了他们二人之间的第三者后,他只发出了一个音节。
      
      “呕……”
      
      看着他如此明显的嫌弃,太宰治的笑容更加明朗了几分,再接再厉的开口道:“快去呀,绵酱,杀了他,我就回到你的身边,继续爱着你哦。”
      
      苏绵绵:……
      
      他又不傻,中原中也身为他们之间最强大的武力担当,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他灭了好吗。
      
      就算只是开玩笑,他不敢作死好吗!
      
      笑容顿时尴尬了几分,苏绵绵掩饰性的咳嗽了几声,旋即一脸正色的开口道:“如果是中原先生的话,我觉得……我也可以!”
      
      “哈?!!”
      
      尽管知道只是开玩笑,但中原中也仍旧吓了一大跳,因为有着对方梦到他的前车之鉴,为了避嫌,中原中也都尽量和他不独处。
      
      猛然听到这样的玩笑,之前对方在医院里的话,又开始不受控制的往脑袋里钻了。
      
      [“我梦到……中原先生……说等我长大了就娶我。这个梦好奇怪啊,我当时拒绝了,但好像在听到中原先生那样说的时候还挺开心的。”]
      
      好像还挺开心的……
      
      想还挺开心的……
      
      还挺开心的……
      
      该不会、这、这家伙真的……
      
      “毕竟中原先生长的好看,又可靠,性格还好,比起某个冷漠无情的负心人而言,我想……”
      
      话还未完,却见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齐木楠雄,突然伸手眼疾手快的捂住了自家御主的嘴巴。
      
      [不,你不想!]
      
      这家伙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如果对方当真了怎么办?!
      
      又是为自家御主操碎心了一天,齐木楠雄生无可恋脸的频率,越来越高了。
      
      见他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被阻拦了,中原中也松了口气。
      
      总觉得放任那孩子说下去的话,一定会发生什么很不好的事情。
      
      但是……
      
      “小楠啊,我怀疑你对我有意见。”
      
      [把我怀疑三个字去掉。]
      
      “啊??小楠你变了!你再也不是那个最可爱的小楠了!”
      
      听着身边这两人打闹的交谈声,没由来的一股失落感,悄然在中原中也的心底浮现了起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得中也宝宝:他们为什么不带我玩??(寂寞.jpg)感谢在2020-04-17 21:26:27~2020-04-18 21:08: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君当长乐 36瓶;言知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我今天统治世界了吗?
    统治世界就从拳打森鸥外,jio踢敌联盟开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