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几个菜逼抱头痛哭

作者:君当长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世界8

      所谓令咒,它是浮现在身体上的魔术结晶。拥有可以让从者服从的绝对命令权,御主专属的印记。圣杯的出现会给成为御主的魔术师们一些预兆,也就是圣痕这类的标记。令咒就是由这个转变而来。
      
      而宝具,是作为从者的最终武装。物质化的奇迹,Servant持有的英雄之证。
      
      人类祈求奇迹的思念的结晶,被称为“尊贵的幻想”的最强武器,与魔术类似。
      
      以人类的幻想作为骨架造出来的武装、象征、绝招,当然也是优良的武器,也可能是某种技能。
      
      这本该是每一对主从都知晓的东西,但是在这个到处充斥着不正规英灵的战场上,别说国木田独步了,就连中原中也也不知道自己竟然还有宝具这一说。
      
      试问,当你正在豪华的客厅里,悠闲的坐在昂贵的皮椅上,手里正拿着一瓶价值百万的红酒,刚打算开封,享受一下美好的午夜时光时。
      
      然后下一秒,你突然就出现在了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面前还站着来自敌对方武装侦探社的社员,你作何感想?!
      
      要不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太对劲,好像被强化了一样,而国木田独步也是一副蒙圈的表情,中原中也连杀了对方的心思都有了。
      
      脑内没有被圣杯灌输任何的知识,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和国木田之间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要不是见过美杜莎和她的御主,恐怕连自己现在是作为英灵存在着的,中原中也都不会知道。
      
      只有苏绵绵这样一个异类,拥有着开挂一样的数据面板和游戏系统,从一开始他就得到了太多的信息,这些都是其他人根本无从知晓的东西。
      
      太宰治来的比中原中也要早一些,也和其他的英灵交过手,即便如此所得到的信息也是少之又少,而他之所以在和苏绵绵相遇时,表现出十分靠谱的样子,不过是他在空手套白狼罢了。
      
      想要从这个好骗的孩子这里,得到有用的信息,他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并且成功的套出了一大堆话。
      
      比起新手区遇到的那些人而言,这个世界的主从们,简直无知的可怕。
      
      一时间,苏绵绵竟然不知道是该先苦笑还是先吐槽。
      
      “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跟你解释了,国木田先生,你看到你手背上那个红色的圣痕了吗,那个东西就叫做令咒,总共三划,就算用掉,每天也会恢复一划,所以现在,你跟着我念……”
      
      就在他打算教着国木田独步用令咒,命令中原中也解放宝具之时。
      
      夜幕之上驰骋着的美杜莎,在靠着自己超高的敏捷,躲过了中原中也的一击后,甩着她手中的锁链,快速的朝着苏绵绵袭击了过来。
      
      [小心!!]
      
      察觉到不对,齐木楠雄朝着苏绵绵奋力一扑,锁链上系着的短刃擦着他的胳膊而过,霎那间刺痛传来,鲜血喷涌而出。
      
      这还不算完,不知道那样长的锁链,rider究竟是如何操控的,灵活的像是有生命一般,再次朝着倒在地面上的二人追逐而来。
      
      “你这家伙,跟我战斗的时候还敢分心,你是在看不起我吗!”
      
      当红色的重力击在那条锁链上,迫使锁链坠落在地面上后,如此,苏绵绵才终于捡回了一条命。
      
      使劲拽了拽自己的锁链,发现完全拽不动,美杜莎驾驶着天马,甩着锁链的另一头朝着中原中也飞驰而去。
      
      ……
      
      苏绵绵从地面爬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泥土,他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道了一句:“好险,如果没有小楠,我恐怕就要狗带了。”
      
      [所以,御主,你为什么那么菜?]
      
      看着身边两个有异能力的家伙,这一次发出灵魂疑问的人,变成了齐木楠雄。
      
      表情一僵,苏绵绵尴尬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有心想要辩解一两句,却全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却在此时,谁都没有察觉到的草丛里,一个穿着遮蔽气息斗篷的女人,正架着狙—击—枪,瞄在苏绵绵的后心。
      
      悄悄扣动扳机,装了消—音—器的枪口,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射出的子弹,笔直的朝着苏绵绵的后心飞去。
      
      “苏绵绵!”第一个发现不对劲的人是不远处的太宰治。
      
      “啊?”茫然的转过身来,下一秒,黑发的少年惊愕的瞪大了双眼。
      
      那颗子弹已经抵达了他胸前,顷刻间便会破开他的皮肉,在他的心脏处绽开一个妖娆又艳美的血花。
      
      人在将死之时,似乎总是会看到走马灯的回放,苏绵绵自认为自己的一生根本没有什么可值得称赞的,有的只有枯燥且乏味的平庸。
      
      所以,这样不值得惦念的人生,又如何能够看得到走马灯呢?
      
      可即便如此,奇迹却依旧降临了。
      
      在这样无边的黑夜之中,星稀月朗,无风无雨,可苏绵绵却……
      
      似乎是幻觉,近在咫尺的幻觉,苏绵绵看到了——太阳。
      
      那样浓烈又炽热的金光,晃的他的眼睛似乎都快要无法睁开了。
      
      可是,黑夜之中,又怎么可能会有太阳出现。
      
      他想要伸手去触摸天空,却又在恍然间发现,那样的金光不是自夜幕上投下,而是来自于他自身。
      
      !!!
      
      金色的铠甲,伴随着刺眼的辉芒,一寸寸的在覆盖在苏绵绵的身躯上,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笼罩在铠甲之外,那颗子弹飞速的旋转着停留在空气之外。
      
      下一秒,无力的垂落在了地面之上。
      
      ——砰!
      
      跟随着子弹的轨迹推算到袭击者的所在方位,织田作之助毫不犹豫的开了枪。
      
      伴随着一声闷哼,远处的草丛,顷刻间便被血色染红,女人无力的仰躺在草丛里,子弹穿过她的眉心爆开之后,霎那间便收割了这人的性命。
      
      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发现自己和御主的联系断开了,rider一顿,抬着头对着夜幕发出了一声野兽一般的怒吼。
      
      “你们竟敢!你们竟敢!我要杀了你们!将你们变成石头,碎尸万段!!”
      
      即便御主已经退场,拥有单独行动这一技能的美杜莎,似乎根本没有受到魔力被切断之后的影响。
      
      不,倒不如说,御主死亡带来的悲愤,更是激发出了她的潜能。
      
      “中也!用宝具!”
      
      见状不妙,太宰治当即立断的冲着天空上大喊道。
      
      话音刚落,便听一声怒吼回应过来。
      
      “什么他妈的是宝具!!!”
      
      ……
      
      这种场面,本应该很严肃的,但是中原中也的回应,顿时让现况变得喜感了起来。
      
      “总之,不论如何,中原先生,用宝具吧!!令咒,不管你是什么东西,让中原先生用宝具吧!!”
      
      简直就像是病急乱投医,国木田独步急切的碎碎念着,却见话音落下的一瞬,一道红芒在他的手背上一闪而过。
      
      下一秒,本还跟中原中也缠斗着的美杜莎,察觉到危机之后,慌乱的骑着天马,退后了几步。
      
      想要用手去揭开眼睛上的封印,可是却已经迟了。
      
      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中原中也只觉得此刻的自己,正在慢条斯理的脱着自己的手套。
      
      不仅连行动都无法控制,就连嘴巴也自发动了起来。
      
      夹杂着叹息,咏叹调一般的诗歌,被他用那低沉的嗓音读了出来。
      
      “污浊了的忧伤之中,今天小雪初降。污浊了的忧伤之中,今天凌风造访。
      
      在梦境中平静的接受死亡吧,[污浊了的忧伤]!”
      
      ……
      
      □□的天马也在焦躁的打着响鼻,想要跑路之时,rider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她已经被无数个来自中原中也的重力团包围了起来。
      
      ——砰!!
      
      所有的重力团,在同一时间锁定了中心的美杜莎,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奋力的撞了过去。
      
      逃不了,也无处可逃,在接收了致命一击,完全消散之前,紫发的女人自高空中俯视而下。
      
      她的眼睛还被封印着,所以没有人知道她究竟在看着谁。
      
      “连自己的记忆,都无法留存的人类,是何等的悲哀啊。”
      
      ……
      
      在重力团炸开的一瞬间,无数红色的“雪花”,纷纷扬扬的飘摇向了远方。
      
      等到那女人完全消散了之后,回归到地面上之时,看着眼前这片如梦似幻的红雪,中原中也一时间竟有些哭笑不得。
      
      刚刚他被强制念的那个台词,也太羞耻了吧!搞得他一个堂堂黑手党干部,好像不务正业的跑去写诗了一样!(捂脸)
      
      ……
      
      却在此时,终于有人发现了苏绵绵的不对劲。
      
      在挡了一发子弹之后,他身上那层黄金的铠甲,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喂!御主?苏绵绵?你还好吧?]
      
      黑发的少年怔愣的跪坐在地上,听到声音后,呆呆的抬起了头。
      
      他的脸秀气又冷峻,琼鼻朱唇,好看的像是女孩子一般。
      
      尤其是当他笑起来之时,那双墨色的眸子好像包揽了整个夜空,亮晶晶的像是藏了星子。
      
      可是,在这一刻,那样透亮的一双眼睛,却宛如决堤一般,泪水争先恐后的往外涌着。
      
      被他这副样子吓了一跳,中原中也皱着眉,焦急且担忧的开口道:“喂,你哭什么啊,是哪里受了伤吗?!”
      
      似乎根本没有发觉自己满脸的泪水一般,黑发的少年呆呆的抚摸着自己的脸颊,入手一片湿润。
      
      “奇、奇怪,我怎么哭了?”无措的擦着自己的眼泪,一开口便是无法抑制的哽咽。
      
      “怎么、回事,我、怎么、……眼泪,还在流啊……”
      
      毫无缘由的悲伤感,像大海一样在心底翻涌着,又化作细小的河流,蔓延至四肢百骸。
      
      以至于到了现在,他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根发丝,就连呼吸一下,都伴随着无法抑制的痛意。
      
      “我……我好痛、小楠……”
      
      颤抖着伸出手,去抓住自家英灵的衣角,下一秒,他的身子一软,意识忽然便陷入了沉眠之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怕有人看不懂,解释一下。
    苏绵绵的记忆是缺失状态,之前做梦梦到的不是中也,是哒咕子(眼睛的bug我已经改了)。
    身上的铠甲是迦尔纳的黄金铠(小太阳自己剥下来的,因为某种原因,即使是宝具也没有消失,一直封存在苏绵绵体内,只有受到致命危险的时候,才会出现。)
    苏绵绵的疼,不是真正的疼,而是差一点回忆起来,黄金铠他是怎么拿到的。



    我今天统治世界了吗?
    统治世界就从拳打森鸥外,jio踢敌联盟开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