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华千秋(原名:千秋)

作者:火野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华阳公主(下)

      御书房内,响起两个不同的声音。
      “走了吗?”
      “恩。”。
      “派人跟上了?”
      “已派人沿途保护。”
      点点头,问道:“那里最近有什么动静?”
      “他们正欲派人混入。”
      “恩。查清是谁了?”
      “属下无能。”
      “还有什么?”
      “暂时没有。”
      “继续。”
      “诺。”
      “把这个给赵戎。”
      “诺。”一闪,人没了。
      看着鬼目消失的地方,君御摇头,嘴角微扬。
      
      侧坐在马背上,王惜月晃着腿,玩弄着手里的草。“这表哥也真小气,马不送,用借的,借了也就算了,还不多借我几个随从什么的,臭表哥烂表哥讨厌死了。”
      岳瑶扑哧一笑,“小月啊,这一路上你念叨的全是帝君,一会骂,一会夸的,若不是知道你心里有人,我肯定以为你喜欢上帝君了呢!”
      “笨小瑶,我怎么会喜欢上表哥啊!表哥虽然样貌极好,又贵为一国之君,但是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啦!”
      “知道啦!知道啦!你就喜欢那种木头型的。”
      “赵戎不是木头,他是冷漠。”王惜月急急辩道。
      岳瑶白眼道:“是是,不是木头,是冷漠,真搞不懂你,帝君那么温文儒雅的人你不喜欢,偏要喜欢赵戎这个大冰块。”
      王惜月轮起拳头,“小瑶,你讨打?!不许说赵戎坏话!”
      岳瑶举起双手投降,“好好,我不说,但是我真的很好奇,你跟帝君那么好,你心里喜欢帝君吗?”拿手比了比,“一点点都没吗?”
      王惜月沉默一会后,才道:“这种感觉很难解释的,我第一眼见到赵戎的时候,我的目光就一直紧紧的盯着他,移不开,心里就这么装下了他,当他打退敌兵一身血腥灰尘的骑着马从我身边走过时,我只觉得他很耀眼,即使他很冷漠的拒绝我,但我就是撇不掉,也忘不了他。”
      “那对帝君呢?”
      “我承认我喜欢表哥,但那是出于兄妹之情。”
      “为什么?”岳瑶很好奇。
      王惜月不答反问道:“小瑶,你觉得表哥是个什么样的人?”
      岳瑶想也不想直接道:“帝君温文儒雅,聪颖睿智,英明神武,年纪轻轻便能将国家治理得国富兵强,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皇帝。”
      王惜月叹息道:“一开始爹爹也是这么跟我说的,爹爹没骗过我,所以我一直这么相信着,直到见到了表哥。第一眼见到表哥,我只觉得他漂亮得不像一个国君,但是他偏又有帝王的威仪,很矛盾,却也很奇妙。后来相处,我只觉得他像一团雾,一个迷,看似走进了,摸清了,其实,一无所知,温文儒雅只是他的面具。爹爹喜欢游荡,很少在皇都,跟表哥只有几次相处,所以对表哥的了解并不深透,才会被迷惑。其实我很佩服表哥,但也同情他,表哥他,很孤单。”
      岳瑶小嘴张成了O形:“面具?!同情?!孤单?!”
      王惜月点头。
      岳瑶惊问道:“为什么?怎么可能?皇宫里那么多人。”
      王惜月摇头道:“皇宫里那么多人,有多少人是能真正相信的?他是一国之君,多少人想他死?又有多少人混在宫里不知所图?又有多少人忠奸不明?即使是至亲的手足,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暗害他。”
      岳瑶结结巴巴道:“怎…怎么…么…这…这么…恐…恐怖?!难怪哥…哥哥写信…交…交代我…我…离开。”
      王惜月摇头,小瑶的离开,应该不是只是这个原因。
      正思索间,岳瑶突然靠了过来,“小月,其实当初你直接让帝君为你赐婚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还跑过来,还跟帝君说只远远见过赵戎一次?”
      王惜月笑笑,“如果我让表哥赐婚,赵戎答应的话,那是政治联姻,心中定然无我;赵戎如果不答应,那么就会扫了表哥的面子,玉城和景国之间必然会挑起战争。”
      岳瑶嫌无聊,“说来说去你就是担心那赵戎,反正马上就到玉城了,你可以去见他诉情了。”
      王惜月腾的脸红了,轮起拳头要打,“小瑶!”
      岳瑶哈哈大笑,骑着马儿往前跑,逃命去也。
      
      “主上的交代?”
      黑衣人微一点头。
      “我会照主上吩咐的。”
      一闪,黑衣人不见了。
      望着黑衣人消失的地方,赵戎下意识拽紧手中的纸。
      
      嬉笑奔驰间,原本应该下午才到达玉城的王惜月和岳瑶中午提前到达。进了玉城,俩人挑了间离城主府较远的闹市客栈住下,收安置好后便一同出了客栈,预备四处戏耍一通,没想到没出客栈多远,就见着八九个地痞无赖在欺负一老人家,岳瑶大怒道:“这么多人欺负一老人家,无耻!”说罢,便拔剑打了起来。
      如果只是几个普通的地痞无赖,岳瑶一人便绰绰有余,谁知这几人身手不凡,岳瑶一人难以对付,不急多想,王惜月拔剑加入打斗。
      由于王惜月的加入,战局开始转变,对方由于人手众多,双方倒也不相上下,一会以后,岳瑶王惜月体力渐渐不支起来,似乎就要败下阵来,忽一白影闪现,加入混战,不一会的功夫,就将那几个无赖打得屁股尿流,仓皇而逃。
      岳瑶王惜月扶起老人家,“老人家,没事吧?”
      老人笑呵呵道:“没事,没事,多亏二位姑娘还有这位公子及时相救。”待看清那人面貌后,惊讶道:“城主!”
      岳瑶不明所以道:“什么城主?”
      王惜月拉了拉岳瑶的衣服,岳瑶转身看了看背后的那位白衣公子,脑袋里只想起王惜月的描述,这公子真像小月经常挂在嘴边的赵戎啊!等等!赵戎?!城主?!手指着赵戎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就是…玉…玉城…城主…赵…赵戎?”
      赵戎笑道:“在下正是玉城城主赵戎,请问姑娘芳名。”
      岳瑶指指自己,“我叫岳瑶。”又指指王惜月,“她你应该认识,她叫王惜月。”
      赵戎看了看王惜月身后的黑马,遂而抱拳道:“岳姑娘有礼。”转而对王惜月道:“王姑娘,又见面了。”
      王惜月腾的脸红了,“赵公子。”
      “刚刚姑娘如此仗义的救了这位老人家,想来以前的事是我误会了你,冒犯之处还请你见谅。”说着就欲行礼道歉。
      王惜月连忙摆手道:“使不得,过去的事既是误会,忘了便罢,何须如此呢?”
      赵戎看着王惜月的眼睛,愣了愣。
      “赵公子?赵公子?”
      听着王惜月连声叫唤,赵戎方才会神,“咳!为了表示诚意,我今晚为姑娘准备一桌酒宴,期待姑娘到来。”
      王惜月还未答应,岳瑶就直接答应下来,“放心,我们一定会来的。”
      听到这个答案,赵戎满意离去。
      
      “哎呀!我到底该穿什么去呀?出来的时候应该带几件漂亮衣服的,现在怎么办啊?”王惜月焦急的来回渡步。
      “停停停!小月,我觉得你这些衣服都挺漂亮的啊!哪件穿在你身上都很好看,你在里面选一件不就行了。”
      “不行,这些都是旧衣服了,我穿着去他会怎么看我呀?!”
      岳瑶手抚额头无语,这大小姐以为她去相亲啊?!太后的赏花宴都没见她这么急过,由着下人打扮,现在却急得快跳脚。等等!下人?!有了。
      “小月,这玉城你熟吗?”
      王惜月听下脚步,“当然,你问这个干吗?”
      “那你该知道红装馆在哪吧?”
      “红装馆?”
      “笨,连这个都不知道,红装馆是近年兴起的行业,从事女妆行业,凡是最漂亮的衣服,你在里面都能找到,凡是最新的女妆物品,你在里面也都能找到,而且里面还有专人为你装点。据说红装馆遍及整个奉天大陆,每个城池都有他们的分店。”
      “还有这种商行?是谁办的啊?你去过?”
      “我没去过,也不知道是谁办的,看样子你也不知道红装馆在哪了,那没办法了。”
      “臭小瑶,我不知道,有人知道啊!”
      “谁?”
      “小二啊!笨!”
      “…”
      
      二人在小二的指点下到了红装馆,立刻被里面的阵仗下了一跳,震惊中糊里糊涂的被打扮好了,对着铜镜又是一番吃惊,王惜月看了看镜子,又看看里面的人,不太相信里面的绝色美人会是自己。
      岳瑶指指着镜子里面的人,又指指自己,语无伦次道:“她,她,我,我。”
      云烟用扇子半遮着脸笑道:“小姐可是不认识自己了?”
      岳瑶腾的脸红了。
      “老板,多少钱?”王惜月满意的问道。
      云烟伸出五根指头。
      王惜月点头,“衣服加东西才五两银子,真便宜。”
      云烟道:“小姐误会了,是每位五十两。”
      王惜月惊道:“一百两银子?打劫啊?!”
      云烟摇头道:“小姐,您和这位小姐身上的衣服是云罗织,是最新款式,今天刚到的,其他商行绝对没有,而且我们给二位小姐上装所用的物品还有熏香都是极品,有的甚至是渡海而来,因为二位是新客,所以打了七折,这已经是最低价了。”
      “但是也…”
      还未说完,只听到岳瑶惊叫道:“小月,天黑了。”
      王惜月一听,连忙把头转向窗外,真的天黑了,于是也不讨价还价赶紧将钱付了拉着岳瑶就走。
      云烟看着二人急匆匆的背影,笑了起来。
      
      乘马车赶到城主府的时候,赵戎迎了上来,“王小姐,岳小姐。”
      王惜月娇羞的点头道:“赵公子。”
      岳瑶翻了个白眼,小姐,公子,有够肉麻的。
      赵戎上前将王惜月扶下马车,岳瑶直接跳下马车,不甩二人的直接向城主府内走去,也不管后面二人。
      索性赵戎也不在意,只是陪着王惜月一同进府。普进大厅,就见着岳瑶已经坐下,只等着二人坐毕,就准备开吃。
      王惜月叹息,小瑶就这么个人,别人认为天大地大,她只认为吃饭最大。
      坐下后,侍者陆续开始上菜,虽比不上皇宫里的珍馐美味,但也色香味具全,吃着吃着,岳瑶觉得无聊,便道:“只是这么吃,甚是无聊,没有歌舞助兴,也无节目可看,不若我们行酒令,划螃蟹拳如何?”
      王惜月本是活泼的人,个性又与岳瑶相似,岳瑶这一说,正是说出了她的心声,虽然能与赵戎同桌吃饭,已是幸事,但若只是这般吃着闷饭,那她不闷死才怪,若是平常她肯定已举双手赞成,但现在赵戎在,于是只得用点头作为同意。
      赵戎也露出兴味,行酒令?!螃蟹拳?!似乎没玩过,于是问道:“不知有何规矩?”
      岳瑶立刻兴致勃勃解释道:“规矩很简单,一开始一起喊拳语‘螃蟹一啊爪八个,两头尖尖这么大个,眼一挤啊!脖一缩,爬啊爬啊过沙河,哥俩好啊该谁喝?’然后双方方各出一指数并同时任喊一拳语,其中一人猜对则胜,胜者念‘该你喝’,败者念‘该我喝’。双方皆未喊中则齐念‘该谁喝’,然后继续再喊一拳语,直到分出胜负为止。”
      似乎很好玩,但是…“我还是不太懂,你们先试范给我看看如何?”
      “好啊!”岳瑶毫不客气的拉者王惜月玩了起来,这一玩便一发不可收拾,叫啊笑的,完全没个女孩子样。
      赵戎在一旁静静地饮着酒,也不在乎被他们忽略了,就这么看着,嘴角微扬。
      管家悄悄来到赵戎身边附耳道:“需要为小姐安排住处吗?”
      赵戎看了看玩得正尽兴的王惜月,越微点头,管家悄悄退下安排事宜。
      府内传来打更的声音,已经亥时了。赵戎看了看已经半醉的两人,似乎还很兴奋,叽里咕噜不知所谓的说着什么。摇头,任由她们继续。
      又一会,岳瑶终于不支倒下,王惜月似乎很高兴,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我就说你…嗝,你比不过我,嗝,你输了,呵呵!明天,嗝,明天你请客。”
      说完就要倒了下去,在王惜月即将跟地板做最亲密接触前,赵戎及时将她抱住,看着王惜月安详的睡脸,心中泛起异样,叹气道:“丫头,注定纠缠了。”
      似乎有感应般,只听王惜月道:“赵戎,我真的好喜欢你,这辈子,我缠定你了。”
      赵戎以为王惜月醒了,略微吃惊,待看清才发现原来这只是王惜月的梦语,不禁摇头笑了起来,抱着王惜月朝客房走去。
      待将王惜悦放在床上后,赵戎坐在床边看着王惜月,迟迟不愿离去,管家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恭敬的在一旁站着。
      赵戎头也不回的轻轻说道:“去准备聘礼并派人跟主上说我愿意娶表小姐,明日我修书以玉城城主之名向景国求亲。”
      管家点头,悄然退下。
      赵戎坐了会后,起身欲走,想了想,又回到床边,钻进了被子里。
      次日,王惜月醒来时惊见一男子躺在自己身侧,抓着被子放声尖叫色狼,引来一干愤怒的奴仆,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在玉城城主府里干这下贱事,是不要命了?还是在挑战玉城的威严?待看清那狂徒是城主后,全都像泻了气的皮球般站在那不动,只听到城主说:“昨夜,你醉了,我抱你回房,你抱着我不让我走。”
      哦!原来是这样啊!
      “什么?!不可能!”王惜月徒自挣扎回想昨晚发生的事,自己好象真的醉了,但,有抱着他不让他走吗?求救的看向赵戎,希望他能为自己解答,但看着他正经的表情,又不像撒谎,只得绝望的自我回想。
      在王惜月徒劳无功的挣扎回想中,众人看了看赵戎正经的表情,顿时明了,高兴的散开,看来城主府要办喜事了。
      
      天启四年八月二十六日,玉城城主赵戎派人上书,请求帝君嫁王氏惜月予婚。大殿之上曰:“朕与惜月虽为表亲,但情同手足,吾妹大婚,当赠厚礼。”遂封王惜月华阳公主,并赐千金,赐婚玉城城主赵戎。
    插入书签 



    冬天的秘密
    爱上一个永远爱不到的男人,守护着一份永远不可能成真的誓言。



    情劫·倾莲
    莲之字,莲之文,如莲般的文.



    狐魅大清
    文笔不错,章节不错,总体很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