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华千秋(原名:千秋)

作者:火野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华阳公主(上)

      这日下朝后,君御照例前往慈灵宫给母后请安,还未进殿便闻得里面传出的阵阵娇笑声。隐约传来王太后带笑的声音道:“月儿,你个鬼灵精,也不知是从哪听得的这笑话,倒真让哀家笑不停了。”
      在殿外侍侯的宫侍见着君御,连忙跪下请安,小杜子见君御暂时没有进去的意思,连忙小声训道:“不得多言。”
      小太监没料道小杜子会这么说,愣了下,随即低头轻轻道:“是。”
      一旁同样在殿外侍侯的宫女则颤栗的跪着,低头不语。
      殿内依然笑声不断,君御静静聆听着,王太后笑得很开心,君御心中一动,这么多年不是在外漂泊,便是忙于政事,即使登基以来时常来看望她,能做的无非就是请安、共膳,说话的时间并不多,偌大的皇宫,她如今就只剩下自己这么个儿子,身边的太监宫女多为阿谀奉承溜须拍马之辈,能与她说话的实在不多,也难怪她那日不开心的训斥自己。以前还有外祖进宫探望她,可现在外祖已非昔日右丞相,这皇宫他已不能进出自如,她,确实孤单。
      良久,君御方才进殿,微一躬身,道:“儿臣给母后请安。”
      小贵子小杜子跪道:“奴才参见太后,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原本坐在椅子上的一干少女和殿内宫侍皆连忙跪道:“帝君万岁万岁万万岁。”
      王太后笑得分外开心的道:“是皇儿来了?!来,坐母后身边。你们都起来吧。”
      待君御坐下,众人方敢起身,“谢太后恩典。”
      君御笑问太后道:“母后今日心情不错,方才儿臣在殿外已听得母后笑语,是何事令母后如此开心呢?”
      “皇儿,哀家正要跟你介绍个人呢!”
      君御挑眉,“哦?奇了,母后素来看人甚高,不知何人竟能劳得母后为朕介绍。”
      王太后笑骂道:“就你贫嘴。月儿,过来。”
      月儿?王惜月?君御脑中回想起鬼目的话:王惜月,主上堂妹,国舅王浩之女。心中些微了然,暗笑间,只见一十四五岁的少女低头而来,身上的衣服饰品倒也不俗,头饰是时下流行的流云鬓,戴的却是一支简单的金步遥,倒也大方得体,再看衣着,竟是上等云绸所织,嫩绿色的衣服上零星的绣着几朵娇俏的梅花,衣领衣绣处滚着银边,下群是同色系的百折裙,隐约可见到下面一双素色靴子。君御暗笑,这小妮子倒也真能装假。
      王惜月怯怯的道:“太后姑母。”
      王太后和蔼的拉着王惜月的手道:“怎么了?刚刚还鬼灵精怪的说着笑话,怎么现在成这样了?”
      王惜月怯怯的抬头看了君御一眼,又迅速低下,那一瞬间,君御似乎从王惜月的眼底看到了一丝淘气和一丝狡捷。
      王太后顺着王惜月的目光看去,以为王惜月是因为君御的存在而拘束,于是笑道:“这孩子,该不是因为帝君在才拘束起来的吧?放轻松,就把这皇宫当成你的家,放心,帝君是不会赶你的。”遂而转头对君御道:“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人,她叫王惜月,是国舅王浩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外侄女,你的表妹。月儿啊,还不快跟你表哥请安。”
      王惜月微一福身道:“月儿见过帝君,帝君万福。”
      见王惜月一直低着头,君御于是道:“抬起头来。”
      帝王的命令臣子不可违背,于是王惜月道:“是。”遂而将头抬起。
      君御一看,这王惜月虽不是绝色佳人,但也算娇俏可人,殷红的小嘴上是小巧的鼻子,和着一双灵动的黑眸镶嵌在白净的鹅蛋脸上,这可爱的样貌甚是惹人怜爱。
      君御笑道:“月儿长得倒真像舅舅。月儿既然是朕的表妹,一家人,又何须多礼呢?称谓上就不必这么生疏了,月儿以后就叫朕表哥吧。”
      王惜月乖巧的答应,“是。”随后又唤道:“帝君表哥。”
      “…”君御觉得这声帝君表哥怎么听怎么奇怪,嘴边的笑不禁些微僵硬。
      小杜子连忙道:“君上的意思是月儿小姐以后称君上表哥既是。”
      王惜月摇头道:“月儿虽是帝君表妹,但月儿自幼得祖父教诲,祖父亲自教导月儿礼仪,又请名师教导月儿琴棋书画,月儿虽为女子,但亦不能让祖父蒙羞让家族失了颜面,故而紧遵君臣之礼。”
      一席话下来,君御暗中叫好,这表妹倒也和那些世家小姐不同,一抹怜爱不禁油然而生。
      太后看着王惜月,眼中除了一开始对家人的疼惜外,此刻更多了分赞赏,到底是父亲教养出来的孩子。
      小杜子愣了愣道:“小姐紧遵君臣之礼固然是好,但既然君上为君,您为臣,君上的吩咐,小姐理应遵守才是。”
      王惜月依旧低着头道:“不知君上吩咐月儿何时不曾做到?还请公公指教。”
      小杜子道:“方才君上吩咐,您以后称君上表哥既是,你可曾做到?”
      王惜月眸中光彩一动,君御从中看到了一抹淘气狡捷之色。君御摇头,这小杜子,今天可要倒霉了,也罢,跟了自己这么多年也不长长记性,也该教训教训了。
      不出君御所料,小杜子这次真是栽了跟斗,只听王惜月似受了气般,扁着嘴,声音低低的道:“公公,刚才月儿不是叫了帝君表哥么?”
      这声音配这句话,再加上她的表情,着实让人觉得她受了很大的委屈,让听着振愤,皆欲为其平冤。果不其然,王太后立刻皱眉对小杜子斥道:“月儿是哀家的侄女,帝君的表妹,岂容你一个小小的太监在这挑拨是非!进宫这么多年,那些宫规你可是忘了?今天哀家就让你长长记性,来人,把这奴才拉下去,给我打五十大板。”
      小杜子立刻跪地哀叫道:“太后息怒,饶了奴才吧!奴才知错,求太后网开一面,宽恕奴才。”
      王太后不理,只是拉着王惜月的手疼惜的道:“月儿以后想怎么叫就怎么叫,若有人敢说闲话,哀家就打他们板子。”
      见王太后没有理自己的意思,小杜子将求救的目光投向君御。在一旁的小贵子凉凉的瞟了他一眼,似乎在说活该。
      五十大板?即使小杜子练过武艺,但这么打下来估计也半死不活了,虽然想惩戒惩戒他,但若是十天半个月身边没了他,很多事多不好办,于是道:“母后息怒,小杜子虽有错,但罪不大,念在他平日照顾儿臣有功,办差得力的份上就饶了他吧。”
      虽然君御求了情,但王皇后依旧不解气的道:“你为他说情,这颜面我是不能不给的,但这罚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免的,就改为二十板吧,让他长长记性。”
      “谢母后。”
      小杜子脸色哀戚的道:“谢太后。”看来屁股又要疼上几天了。正自哀自怜的时候突然看见王惜月正洋洋得意的对着自己做鬼脸,小杜子气节。
      
      挨完板子,本应躺在床榻上的小杜子此刻正一瘸一拐的跟在君御身后在御花园内散步。
      不同以往的是,这次君御身后并没有那一干宫女太监和侍卫,只有小贵子和一瘸一拐的小杜子。说是散步赏花,但君御径自往幽静的假山深处走去,虽然感到奇怪,但此刻身负重伤的小杜子却不敢在多问,只是忍痛边走边揉着屁股。
      走到假山内一僻静处时,君御笑道:“月儿表妹好兴致,竟在此登高。”
      小杜子一听,瞪大了双眼,上下左右的看了看瞟了瞟,遂而疑惑的看向君御,困惑的眼里分明写着“没人啊”。
      只见君御淡笑不语,正困惑间,突然听得一女子笑道:“表哥怎知我在此处。”
      声音是从上面传来的,小杜子立刻抬头,只见一白衣女子从那五人高的假山上飘然而下,轻功甚是了得。待那人飘然落地站定后转身,小杜子看清此人的样貌后立刻怒目相向,此人正是白日里害自己挨了二十板子的王惜月。但又有些迷惑,这人的样貌虽是王惜月的,但那气质却浑然不同。难不成王惜月还有个双生姐妹不成?
      君御笑道:“果然在母后面前你那乖巧都是装的,现在这才是原来的你吧!”
      王惜月笑道:“表哥为何这么说?”
      “朕白日里在母后宫里见着你的时候,你虽装扮得体,但惟独靴子漏出破绽,如今官家女眷皆以穿绣鞋为美,鲜有穿靴者。况且你生父乃国舅王浩,舅舅喜武,练得一身绝好的武艺,只是志在江湖,你是舅舅的女儿,自是多少承袭了些,王家虽注重教养,但多少不会强迫你,朕在京城这么多年,多少次登过王府,却不曾见过你,想必你是自小跟着舅舅在外游历。朕瞧你神采鬼灵精怪,自是不被妇德所缚,此等神采,若非常江湖儿女,又岂会有呢?”
      “爹爹多次在我面前夸耀表哥如何如何聪慧,又如何如何无人能及,我以前总以为是爹爹在说笑,天下间怎会有如此聪明之人,但今日一见我相信了,表哥确是聪慧无双,风采绝世。”
      “月儿自小在外游历,去过哪些地方?”君御问。
      “自幼跟着爹爹走南闯北,去过最南边去过海边,最东边到过的也是海边,最北到过腾国境内,最西到过苗疆。”
      君御望着天,感叹道,“去过这么多地方了。”
      王惜月笑道:“是啊,很多有名的地方都去过了呢!但最让我喜欢的却是赵国源城的黄鹤楼,还有已经脱出齐国的玉城。”
      “黄鹤楼,玉城。”君御细细低喃,细细品味,好久没去了,一晃眼,这么多年过去了。
      “我虽素来讨厌文人,但黄鹤楼主千秋虽然年轻,但品位不凡,所书的《黄鹤楼》一诗让我崇仰不已。而玉城城主赵戎年少有为,虽年纪轻轻却能率一城之众抗击戎国数十万大军,几年来戎国数次侵犯皆被其打退,如今只要挂出‘玉郎君’的名号,戎军皆胆战而逃。而在他治理下玉城已成为边境百姓向往安居之地。这二人一文一武,皆是个中佼佼者,只可惜我一直无缘得见。”
      君御笑瞄着王惜月道:“哦!这二人如此不凡,那月儿更喜欢谁呢?”
      王惜月登时脸红了起来。
      小杜子自是不会放过这报仇和溜须拍马的机会,于是连忙道:“奴才以为王小姐应是更喜欢黄鹤楼主千秋,黄鹤楼主千秋才华盖世,风采卓绝,不知是多少小姐想嫁的良人啊!”
      君御挑眉,“是吗?”
      王惜月跺脚道:“不是啦,表哥,人家喜欢的是赵戎。”
      “原来表妹喜欢的是玉郎君。可是你方才不是说一直无缘得见吗?又怎会喜欢上呢?”
      王惜月回想道:“一年前我随爹爹到玉城时恰巧碰上戎国大军攻打玉城,那日我远远的看到了他,当时他一身银白铠甲,手持银枪,威风禀禀的骑在白马上与戎军对峙,戎军有十万大军,而他只有五万玉城兵,我原以为此战必败,谁想他却大获全胜。那次我见着他的虽然不是正面,但我却…”
      “却喜欢上了他。”
      王惜月娇羞的点点头,“我对表哥说了心里话,表哥可莫笑我。”
      君御怜惜的揉揉王惜月的头道:“朕又怎会笑你?你这个年纪正是青春豆蔻,少女怀春,能遇上喜欢的人,心里有所惦记也是不错。月儿若是喜欢,就放手去追求,如果你们俩情投意合,朕便为你们赐婚如何?”
      “表哥说的可是真的?”
      “君无戏言。”
      小杜子摇头小声嘀咕道:“君上不想立后,就想了这么个法子,摊上这么个小姐,这下赵戎可有得受了。”心中更是万分庆幸,至少不用为主子接收女人,娶妻也就罢了,要娶这么个女人,他还是宁愿做个小太监。
      可惜,小杜子自以为很小的声音还是被在场的所有人听见了。
      君御笑道:“小杜子嘀咕什么呢?”
      看着君御的笑脸,小杜子腾的心凉了,怎么就忘了主上武艺卓绝,听力更甚呢?
      王惜月笑着道:“小杜子是吧?!看来白日里的教训还不够是吧?”
      看着俩人的笑恋,小杜子此刻只觉得这俩个主子笑得无比诡异,遂而将求救的目光调向小贵子,小贵子看了他一眼,眼神里分明在鄙视说“白痴”,丝毫没有为他求情的打算,小杜子在心中骂了小贵子几遍后,谄媚的对着王惜月道:“奴才是说月儿小姐聪慧灵敏,识人有方。”
      王惜月显然不信的道,“是吗?”
      小杜子连忙点头,“是的是的。”
      君御笑道:“月儿,就别捉弄他了,白日里那二十板子已够他受的了。”
      王惜月怜悯的拍拍小杜子的肩道:“既然表哥都为你求情了,那我就放过你这一次。”
      看者王惜月一副施舍的表情,小杜子哭丧着脸道:“谢月儿小姐大恩。”
      王惜月摆手道:“不客气不客气。”
      这次,连小贵子的嘴角都扬起了弧度。
    插入书签 



    冬天的秘密
    爱上一个永远爱不到的男人,守护着一份永远不可能成真的誓言。



    情劫·倾莲
    莲之字,莲之文,如莲般的文.



    狐魅大清
    文笔不错,章节不错,总体很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