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华千秋(原名:千秋)

作者:火野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出征

      东巡回来后,太后主持的赏花宴也完了。回到皇宫,君御领着小贵子小杜子来到慈灵宫给母后请安时,就看见太后乐呵呵的牵着一名身着粉绿衣裙的女子的手,不停的聊着,周围还有几名娇俏的少女嬉笑着。
      宫侍一见君御,连忙低头跪下,“帝君万岁万岁万万岁。”
      君御上前,“儿臣参见母后。”
      “皇儿来了啊,来来来,来母后这坐。”王太后一脸笑意的招手道。
      粉绿女子福了福身道:“臣女海青参见帝君,帝君万福。”
      其余少女也福了福身道:“臣女傅月(岳瑶,李香凝,郑芳芳)参见帝君,帝君万福。”
      君御坐到太后身旁,点头道:“平身。”
      “谢帝君。”众女起,却不敢坐。
      王太后见着了,笑道:“都坐吧,站着怎么说话啊,哀家可不喜欢仰着头说话。”
      “谢太后恩典。”众人方敢坐下,遮遮掩掩的瞧了瞧君御,又都红着脸低下头去。
      “刚刚说到哪了?青儿。”
      海青道:“太后娘娘说到帝君登基。”
      太后拍拍头道:“是啊,真是老喽~瞧瞧我这记性。”
      海青道:“太后娘娘年轻着呢!纵观天下,有谁能和太后比拟?”
      “这孩子,嘴真巧,可真讨哀家喜欢啊!”
      “太后娘娘,难道人家不讨您喜欢么?”
      “喜欢喜欢,岳瑶啊哀家可是喜欢极了,就盼着你们啊,能在宫里多陪陪我。”
      “母后是嫌闷吗?儿臣让人去民间请些戏班子进来给您解解闷如何?”
      “你啊!就知道国事,何曾为哀家想过?这偌大的宫里就没一个人能陪我,能不闷么?”
      小杜子笑道:“太后若是觉得闷,小杜子可以为太后说说笑话解解闷。”
      太后瞄了小杜子一眼道:“你?!一天就知道跟着帝君打转,还是算了吧。”
      君御赔笑道:“母后,是儿臣疏忽了,您若喜欢,就让她们留下来陪您吧!”
      “算你有良心。”
      “母后,儿臣还有奏折要批,儿臣告退。”
      “算了,你去吧。”
      “谢母后。”说完,急忙往外走去。
      待离开了慈灵宫,小杜子抹抹汗道:“君上,看来这次您是在劫难逃了。”
      “乓”的一声,小杜子抱头哀号。
      君御看也不看的径自往御书房走去,小贵子给小杜子留了个幸灾乐祸的眼神后走了,小杜子抱着头扁着嘴跟了上去。
      
      批着奏折,君御头也不抬的道:“何事?”
      一闪,一黑得只剩一双眼睛的人跪道:“主上,人已安全到达目的地。”
      “恩。”
      “最近情况如何?”
      “没有,只是…”
      “有话就直说。”
      “是。上次赏花宴太后似是已经选定后宫人选。”
      “恩?”
      “海青,傅月,王惜月,岳瑶,李香凝,郑芳芳几人很中太后的意。”鬼目看了看君御,见君御没询问的意思,继续道:“海青,户部尚书海离侄女,将军海季之女,通晓兵法策略诗词歌赋;傅月,吏部尚书傅彻胞妹,诗词歌赋无一不通,擅长女红,所织物品千金难求,被誉为天下第一针;岳瑶,兵部尚书岳子任之女,与刑部尚书岳天剑同父异母,为庶出;王惜月,主上堂妹,国舅王浩之女;李香凝,户部侍郎李默之女;郑芳芳礼部侍郎郑元之女。”
      王惜月?堂妹?国舅王浩之女?后宫人选?君御愣了,近亲结婚生出来的孩子多半是怪胎啊!哎!古代真是落后,看来得想办法劝劝母后,实在不行就想个办法寻个好的人选为惜月赐婚,怎么说也是自己的表妹,不能随便嫁了,不然母后若闹腾起来,这后宫恐怕就真是没有安宁了。
      “主上,暗部传来消息说远在北方的腾国准备攻打戎国。”
      “腾国?”
      “是,据说是个奇怪的民族,金发碧眼,肤白较高,比戎人还要勇猛,像野兽一般,听说他们食人肉,饮人血,是个可怕的国家。”
      “食人肉,饮人血?”小杜子哆嗦了一下。
      君御放下书,瞟了眼小杜子,小杜子立刻站好,君御方才将目光调向鬼目道:“让暗部的人去查一下他们进攻戎国的目的,还有他们的兵器,阵法。”
      “诺。”
      “恩,退下吧。”
      “诺。”一闪,人不见了。
      “小贵子,宣海塑天剑即刻晋见。”
      “诺。”小贵子领命。
      “君上,又要打仗了吗?”待小贵子走后,小杜子方才问道。
      “防范万一。腾国要的,不只是戎国,迟早要过来的,与其在这等待,不如迎头痛击。”
      “百姓又得遭殃了么?”小杜子担心道。
      君御笑:“战场不在我们的国土上,我们的百姓就不会遭受灾难。”
      “君上的意思是?”
      “戎国,该亡了。”
      “恩?”
      君御见小杜子不懂,也不解释,笑了笑,只道:“赵戎最近如何?”
      小杜子笑道:“自君上走后,赵戎沿用君上和海大人当初所制定的方针条文治理玉城,玉城日益壮大,戎多次侵犯皆未成功,赵戎那‘玉郎君’的名号如今已是让戎闻之丧胆。”
      君御低笑,“玉郎君?想来赵戎是越发俊美了?不知当初和他约定的,他是否做到了。”
      小杜子立刻道:“赵戎那小子是越发俊美了,可是不及君上万分之一,君上可是当今天下有名的俊美,世间女子皆想目睹的对象。”
      君御敲了敲小杜子的头道:“你小子,油腔滑调。”
      小杜子笑了笑,正色道:“君上当初和赵戎约定的事,赵戎是做到了,这几年,他平日里勤练武艺,阅读兵书,训练士兵,勤练兵法,习诡道,鬼部派的任务也一一达成,诗词歌赋也都大有长进。”
      “当真?你怎么知道的?”君御瞅瞅小杜子道。
      “是卫师傅说的。”
      “就知道你小子会这么说。”
      “嘿嘿!主上,卫师傅才从玉城回来,就追到泷城与您相见,可是没聊多少您就跑去会美人了,卫师傅气您将他抛于一旁,奴才可是诓了好半天卫师傅才告诉奴才的。”
      “师父?!真羡慕他啊!那么自在。”
      小杜子摸摸鼻子:“是挺自在的,说不定现在就在膳房梁上偷点心呢。”
      “你啊!”君御摇头,也是,师父他老人家就那爱好。
      “君上,海大人岳尚书来了。”小贵子急急进来跪道。
      “恩,让他们进来吧。”君御步回龙椅坐下。
      “诺。”起身又步向殿外,向在外等候着的二人道:“君上宣二位大人进去了。”
      海塑道:“小贵子,需要这么客气吗?”
      小贵子面无表情道:“二位大人是大臣,奴才是奴才,不敢逾礼。”
      海塑摇头,这么多年了,小贵子还是这么死板。
      二人进殿,一见君御,立刻跪道:“参见君上,君上万福金安。”
      “恩,平身,赐座。”
      “谢君上。”待各自坐定以后,海塑道:“不知这么晚君上找我二人前来有何要事?”
      君御道:“暗部传来消息,腾国准备攻打戎国。”
      海塑愣了下,立刻跪道:“主上恕罪,最近属下忙于政事,忽略了暗部信息。”
      君御笑:“不碍,你们虽是影门的魑魅魍魉,但也各个身肩要职事务繁忙,而且现在影门的事朕也多交给了鬼目,只管朝政已让朕分身乏术,更何况你们还要帮朕处理各种杂务呢?!起来吧!”
      “谢主上。”
      “多久了?自从登基你们便改口唤‘君上’,不曾在叫过一声‘主上’,虽然同样是尊称,但朕还是比较喜欢‘主上’,因为它比‘君上’这俩个字亲切多了。‘君上’,让我感觉离你们很远。”
      “主上…”
      “不谈这个了,谈政事吧!你们觉得腾国准备攻打戎国,下一步会是什么?”
      海塑正欲回答,只见小杜子抬来一份巨大的羊皮卷,铺开,于是问道:“这是什么?”
      君御脱下靴子,踩上羊皮卷道:“这是请师父帮我绘制的地图。”
      海塑眼神闪烁道:“主上这么多年让卫师傅走南闯北的就是为了收集各方情报和绘制这地图?”
      君御点头,“恩,你们看,这是腾国,这是景国,而中间是戎国,你们说,腾国会满足于戎国那荒蛮的土地吗?他们此次征战,为的无非是掠夺土地、人口、食物、金钱。”
      海塑天剑也脱掉靴子步上羊皮,看着君御指画之处,海塑道:“若戎亡,则景趋难。”
      天剑道:“愿请出战。”
      君御笑:“此战必战,也非你出战,只是要师出有名,而且要选则战场。”
      海塑踩着戎国与景国交接之处道:“战不殃国民,粮草可济,师出而有名,则士气足,戎百年来常常来侵我国土,犯国民,此可为师出之名,百姓若闻,定然举国支持,士气充足,粮草不愁。”
      君御点头道:“善。可如此办,明日可奏书来表。”
      “诺。”
      
      次日早朝,中书省大臣海塑,户部尚书海离,兵部尚书岳子任,刑部尚书岳天剑,联合表奏,曰:“百年来,戎常侵犯吾国领土,夺我城池,杀我百姓,掠我牛羊,边境百姓生活疾苦,今国家于陛下统治之下日益兴盛,国力浑厚,是以请陛下战之于戎,夺回城池,以解百姓辛苦。”
      君御端坐于高位,问道:“不知众卿家意下如何?”
      老臣自是不想打仗,只想安稳的渡完余生,可如今的朝堂泰半是君御选拔上来的青年志士,各个雄心勃勃满腔抱负而来,自是巴望着君御能出兵戎国,能在有生之年追随君御完成统一大业。而老臣也揣摩着君御的意思,若非帝君授意,这几位大臣又怎会合奏?!既是帝君的意思,那必是有十全的把握了。于是众臣皆跪道:“请陛下派兵出征。”
      君御面无表情点头道:“既然众卿家皆有此意,那就准奏。不知元帅之位可有人选?”
      天剑出列而跪道:“臣,请战。”
      许云冲亦出列道:“臣,请战。”
      衡岭亦出列跪道:“臣,请战。”
      君御看着三人,嘴角些微上扬,道:“诏,刑部尚书岳天剑暂革刑部尚书职,封虎威将军,通领三军,负责征戎事宜,禁军首领许云冲封征西左先锋,禁军副督统衡岭为征西右先锋,协助虎威将军征讨戎国,三军三日后于正弘门祭旗起程,钦此。”
      “谢陛下,臣愿誓死保卫景国保卫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天启四年,二月十二,帝恩准中书省大臣海塑,户部尚书海离,兵部尚书岳子任刑部,尚书岳天剑之联合表奏,于龙霄殿下诏讨戎,封刑部尚书岳天剑为虎威将军,通领三军,负责征戎事宜,许云冲为征西左先锋,衡岭为征西右先锋,协助虎威将军征讨戎国。三日后,帝于正弘门三牲祭旗,与士兵同饮曰:“盼君凯旋归来”,士兵高呼凯旋,士气大足,大军起程。
    插入书签 



    冬天的秘密
    爱上一个永远爱不到的男人,守护着一份永远不可能成真的誓言。



    情劫·倾莲
    莲之字,莲之文,如莲般的文.



    狐魅大清
    文笔不错,章节不错,总体很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