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华千秋(原名:千秋)

作者:火野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婚约

      “君上,咱们是去哪啊?”坐在马车里,小杜子闲极无聊的问道。
      君御眼皮都懒得抬的道:“泷城。”
      “哎哟妈哟!几年前咱们到泷城可没花这么长的时间啊!怎么这次就这么慢啊?!无聊死了,驽豫,你可是故意拖慢行程呀?”小杜子哼哼唧唧推开车门道。
      驽豫头也不回的扬起马鞭,“啪”的一声,马车加快了速度,“哎哟”一声小贵子跌进了车里,听到这声惨叫君御方睁开眼,玩味的道:“你这家伙,早跟你说了不要去招惹驽豫,现在吃苦头了吧,亏你还跟师父学了那么多年的武艺,要让他见了你这模样,非得好好罚你不可。你嫌闷,是因为师父不在,上次是师父与我们同行,一路上就听着你俩在那叽叽歪歪的。”
      小杜子揉揉屁股,委屈的扁嘴道:“君上,奴才也是想快点到泷城,免得君上嫌闷。”
      “是你自己嫌不住吧!别委屈了,一个时辰左右就该到泷城了。”
      小杜子疑惑道:“咦!君上,您不是什么时候学了卜算吧?奴才和小贵子天天跟着您,没见啊!难道君上是晚上睡觉时看的书?”
      君御闭上眼道:“小杜子,皮是可以皮,毕竟你们几个人中就你个性开朗,但是不要变质,不然,谗臣误国,朕可保不了你。”
      “君上,小杜子知错了。”
      “记住,身已贵而骄人者民去之,位已高而擅权者君恶之.朕为一国之君,肩负社稷苍生,自是要做到明理分辨君子小人,圣人云‘近贤臣而远小人之君者,国不灭。近小人而远贤臣之君者,天下诛之。’”
      “是,奴才记住了。”
      “起来坐着吧。最近可有消息传来?”
      小杜子坐下,正经答道:“最近宫中传来消息,太后急欲为君上选妃立后,准备在下个月召开赏花宴,目前已派人通知一干王公大臣,邀请他们的女儿参加。”
      “恩。还有吗?”
      “君上不急?君上不是反对政治婚姻的吗?”
      “其他消息呢?”
      “恩,暗部传来消息,戎国正在积极招兵,征集战马,意图南侵。还有风国那边也传来消息,废太子意耿…”
      未说完,只见一个人闪进了车里,紧紧的抱着君御道:“君御徒儿,师父可是想死你了。呜!我的乖徒弟,都做帝君了,还跑这么远来看我,真孝顺,感动死我了。”踢了踢旁边的小杜子,“那个什么肚子,有没吃的?快给我拿出来,饿死我了都。”
      小杜子很郁闷,怎么卫师傅翻脸比翻书还快?!而且老是记不住自己的名字,好歹自己也跟他学了几年的武艺。叹口气,小杜子认命的端出点心。
      卫恒一见点心,立刻放开君御,抱起糕点就猛吃起来。
      君御无语,翻了翻白眼,出来这趟就没想过要找他,谁知道他会神通广大的中途蹦出来,一见面还颠倒是非的说是自己想他来看望他,这也就罢了,可是他明明是为了这糕点而来,干吗非得扯上我?!算了,认命吧!认识他十几年了,他就这么个性格,不习惯还真难。
      卫恒边吃边口齿不清的道:“君御徒儿,饿听说泥母后在为泥选肥,恩,都要大婚了干吗还跑出来?”
      小杜子困惑的先看看君御,只见君御闭着双眼,又看看卫恒,只见卫恒猛吃着东西,遂问道:“卫师父,您在说什么啊?”
      小贵子冷冷的道:“卫师傅听说太后在为君上选妃,问君上为什么都要大婚了还在这。”
      “恩恩,还是你小子聪明。”卫恒咽下点心后说道。
      “太后是准备设赏花宴为君上选妃,但是大婚之事却为子虚乌有,至于君上此行出来是有其他原因的。”小杜子答道。
      “什么目的?不会是想自己出来选个美娇娘回去吧?”卫恒笑道。
      “卫师傅。”小杜子看了看君御,急急道:“卫师傅,这玩笑可开不得,君上此次微服出巡甚少人得知,目的就是为了查看各方官吏政绩,体察民情,可不是为了什么美娇娘呀!”
      “别的我不敢说,但我可是打小看着这小子一步步长大,你说他只是为了查看各方官吏政绩,体察民情,这我可不相信,他能在那位子上安安分分的坐这么几年才出来,还真出乎我的意料。”说完,还得意洋洋的看者君御道:“君御小子,终于嫌闷了,出来了吧!”
      “…”这就是当今天下第一宗师,众人无语。
      
      一个时辰后,君御等人到达了泷城,一下车,小杜子便一溜烟的跑不见了,卫恒看着小杜子的背影,纳闷的问道:“这小子轻功啥时候这么好了?”
      君御笑道:“他啊!是心急想去找好吃好玩的了。”
      卫恒皱眉,“这小子,从小就这样,功夫不好好练,吃喝玩乐就跑得挺快。等会回来非得好好罚他扎马步。”
      君御摇头,淡笑不语,向前走去。卫恒、小贵子连忙跟上,驽豫驾车慢慢的跟在后面。
      一路走着,君御很安慰,亲理政事这么几年,百姓终于过上了好日子,衣服不在像以前那般补丁遍布,泷城似乎自上次赈灾以后再没发生过旱灾,看来当初做的一切都没有白费。
      走着走着,小杜子跑了回来,“主子,奴才打听到了,泷城现在最大的酒馆是翡翠楼,就在前面不远处的叉口。”
      “恩。带路。”
      “诺。”
      待到了翡翠楼坐下点完菜后,卫恒方才问道:“咦!君御小子,据我所知,你所设立的影门可是无处不在,各国都城都有据点,玄门负责商业,而负责人就是你身边那爱玩深沉的小子,既然如此,难道泷城就没有商点?”
      君御笑,饮茶不答。
      小贵子答道:“我们玄部没有人在泷城,这里只有暗部的人在,但是暗部所在地点和人员只有主上和海大人与鬼目知道,其他人一无所知。”
      “为什么?”
      “主上的意思。”
      “君御小子,这是为什么?”
      君御依旧不答,只是将目光调向大堂内设置在舞台之上的椅子。
      小杜子道:“这里的州牧和驻军将领都是主上的人。”
      卫恒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难怪他这么放心。”
      突然一阵琵琶声传来, 只见一婀娜女子抱着琵琶半蒙着面上台,洁白纤细的手指扶弄着铉,一阵清脆的音律发出,轻轻唱道: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唯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赫然就是当日君御登基时所唱赠予意聪之歌《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一曲奏罢,堂上诸客皆拍手叫好。
      那抱着琵琶半蒙着面的女子起身微欠,行完礼后欲走,但客人强烈要求她再唱一曲,小二拦住了她的去路,跟她说了好一会话后,她方才点头,又坐在刚刚那椅子上。弹起了琵琶,缓缓唱道:
      
      你的泪光 柔弱中带伤
      惨白的月弯弯 勾住过往
      夜太漫长 凝结成了霜
      是谁在阁楼上冰冷地绝望
      雨轻轻叹 朱红色的窗
      我一生在纸上被封吹乱
      梦 在远方 化成一缕纱
      随风飘散 你的模样
      菊花残 满地伤
      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淌
      北风乱 夜未央
      你的影子剪不断
      徒留我孤单在湖面成双
      花已向晚 飘落了灿烂
      凋谢的世道上命运不堪
      愁 莫渡江 秋心拆两半
      怕你上不了岸一辈子摇晃
      谁的江山马蹄声狂乱
      我一身的戎装呼啸沧桑
      天 微微亮 你轻声的叹
      一夜惆怅 如此委婉……
      
      此曲正是启佑二十二年正月初一君御于太和殿弹奏的《菊花台》,客人们纷纷拍手叫好,卫恒懒懒地道:“当年我没去参加那场宴会,错过了你的表演,今天有幸听到此女在此演奏,可想当日情形,徒儿真是多才啊!”
      小杜子小贵子看着君御,半晌,君御轻轻呤道:“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流泉冰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渐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曲终收拨当心划,四弦一声如裂帛。”
      呤完清唱道: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皇兮皇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酒馆之内除君御一行人和那抱着琵琶半蒙着面的女子外,表情皆为迷醉,皆将目光调向君御,赫然一惊,这唱歌的公子好生俊俏,一身白衣懒散的坐在那,竟不能将他尊贵的气质遮掩半分,这世间,怎会有如此高雅的男子?当真是平生所见最为美好的人了。
      君御笑道:“不知在下可有幸能邀小姐出游?”
      说完,那抱着琵琶半蒙着面的女子跟小二说了几句话后就离开了,小二急忙上楼跑到君御身前道:“这位公子,刚刚那位姑娘让跟我说,一刻钟后门口见。”
      “恩,小杜子,打赏。”
      “诺。”
      “谢谢公子!谢谢公子!”
      君御起身,“走吧。”说完朝楼下走去。
      步至门口,就见着刚刚那抱着琵琶半蒙着面的女子在那等候着,君御笑道:“让小姐在此等候,是在下失礼了,小姐请。”
      蒙面女子横了君御一眼,径自向前走,小杜子想说些什么,却被君御的眼神拦了下来,君御跟在蒙面女子身后失笑连连,直至走到郊外河边,蒙面女子方才停下脚步,看了看在身后的君御,又看看在不远处等候的其他三人,方才道:“你知道了?”
      君御笑,“恩,知道了,自从登基那日就知道了。”
      “哼!你个没信义没良心的人。”
      “小姐,我哪没信义没良心了?”
      “记得我们说过的话吗?”
      “恩,记得。”
      “那为何没来?”
      “…”自出生以来,君御第一次无语。
      “说不出来了吧?!说你没信义没良心没冤枉你吧!”
      君御连忙道:“是,是,你说的是,是我错了,我跟你赔礼行不?”
      “哼!这次来是为了什么?”
      “找你。”
      “找我做什么?”
      “跟你做个约定。”
      “什么约定?这次我可不相信了。”
      掏出一圈状金属物体,君御道:“约定今生做夫妻。”
      “什么?”
      “哎呀!就是我向你求婚。”
      “…”蒙面女子有点无语。
      君御直接将戒指套入蒙面女子的手中,道:“就这样了,等我几年,我会想办法和你成亲,让天下人都知道我们是夫妻。”
      蒙面女子迟疑道:“这,可能吗?”
      君御握着那蒙面女子的手道:“一定可以,缘分注定,今生你我注定要相依相伴。”
      “错,是前世今生,生生世世。”
      君御笑,“恩,生生世世。”
      远处的三人凭借功力自是将君御和蒙面女子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小贵子面色复杂的沉着脸,卫恒玩味的看着小杜子道:“是谁说那小子出巡的目的不是为了美娇娘,而是为了查看各方官吏政绩,体察民情,恩?”
      小杜子尴尬的低下头,脖子都红了。
    插入书签 



    冬天的秘密
    爱上一个永远爱不到的男人,守护着一份永远不可能成真的誓言。



    情劫·倾莲
    莲之字,莲之文,如莲般的文.



    狐魅大清
    文笔不错,章节不错,总体很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