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华千秋(原名:千秋)

作者:火野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番外之衡肃

      自从十四岁从军,十六岁上战场,我从没下过战场,打过大大小小的战役上百起,身上的伤痕遍布。一直觉得沙场会是我的藏尸之所,我向往马革裹尸的死法,因为我觉得那样很光荣,可是我如今却衣锦还乡颐养天年了。
      记得那日是帝君十九岁的最后一日,帝君对我说:“将军您的战场不应一直是边疆。您久经沙场个性刚直,朝堂上的明争暗斗亦不适合您。”
      我看着帝君,这个自出生就不凡的孩子,是的,我不该称他为孩子,因为他是我的君王,可是我却真心将他当做我的孩子般对待,我对他说:“陛下,请让我为您守土拓疆。”
      帝君对我说:“将军您老了,在沙场这么多年,一生已经差不多全奉献给了景国,可是将军您开心吗?那大大小小的战役的胜利让您从心底开心过吗?将军,您有妻儿,也有孙子,可是您享受过一天的家庭温暖吗?您知道您的孙子最想要的是什么吗?”
      “我...”我很想说我知道,我有过,可是在帝君那仿佛能洞悉一切的眼睛里,我说不出来,第一次,我惭愧的低下头,虽然我一直知道这个孩子不凡,但是我没想过他的思维竟如大海般。
      “将军,您和岭儿放过风筝吗?您知道岭儿多大了吗?朕听您的夫人说,即使您人在京畿也甚少回家,岭儿自出生您就没见过他,可是岭儿知道您,他是从仆人的口中听人说的,他经常跑到您的书房看您的画像,他经常骄傲的对同龄的玩伴说‘我爷爷是有名的将领,咱们景国的百姓能过上太平的日子多亏了我的爷爷’。将军,您的孙子如此崇拜您,可是却没享受过一天祖父的关爱。您将一生奉献给了景国,朕感谢您,但是朕希望你此生无憾。”
      我不知道如何说,只的说道:“陛下,让臣考虑考虑吧。”
      帝君点头同意了,却说:“今晚,你回你的府邸休息吧,朕就派小贵子送将军回去的。小贵子,送将军回府。”
      “诺。”
      无可奈何,我只得跪地谢恩:“谢陛下恩典。”
      出了宫门,我方敢问道:“公公,陛下这是何意?”
      小贵子却摇头道:“陛下的心思我们做奴才的是不敢揣测的。”
      我知道,小贵子是不想说,他是陛下的心腹,陛下的心思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公公,可是敷衍我?”
      小贵子停住脚步,站直了看着我,冷冷地目光直直的注视着我,在沙场上经过血雨腥风无数的我,第一次感到害怕,冷汗不自禁的冒出,这就是陛下的心腹,陛下全然相信的人,我不能冒犯,不知所措,“公公...”
      “将军,您不相信陛下吗?”小贵子突然道。
      “不相信?什么不相信?”我愣了。
      “将军,自陛下四岁起,奴才便跟随陛下,陛下是不喜欢被皇宫束缚,可是陛下有责任心,为了太后,为了朝臣,为了百姓,为了你们所谓的江山社稷,陛下留下来了,孤独的坐在那高高在上的皇位上,陛下用他的行动证明着他的决心,难道将军还不相信陛下的能力吗?”
      第一次,这个一直跟随在帝君身侧的沉默的小太监说了这么多话,让我感到失落,年轻的一代都成长起来了,我好象老了。我不在说话,沉默的上车,小贵子也一直沉默,直到将我送到府邸,临行前,他对我说:“将军,请您领会陛下的苦心,您的孙子很像您,您可以放心。告辞。”
      “公公慢走。”
      送走小贵子后,我方才踏入几年没会的家,老管家看见了我,似乎不敢相信,揉揉了眼睛后,才急急忙忙跑到我的面前跟我请安,“将军,您回来了?!”
      是的,我回来了,回到了这个很久没回的家,家里似乎变了,仆人都老了,还有很多生面孔,我唤来一小厮,问道:“你是何时入府的?”
      “将军,我是小禄,是管家的儿子。”
      “福禄寿里的小禄?管家的二儿子?”
      “是的,将军。”
      “都这么高了,多大了?”
      “回将军,十六了。”
      我比了比,对老管家笑道:“十六了?记得上次离开的时候他才这么高,现在就十六了,真是岁月不饶人啊。看来,我们真的都老喽!”
      老管家笑道:“将军刚回府,可要去看看孙少爷?”
      “孙少爷?岭儿么?多大了?”
      “将军,您忘了吗?孙少爷是上次你在南岭打仗时出生的,所以叫做岭儿。”
      “南岭?那应该八岁了吧,可拜了师傅?”
      “帝君恩典,让老太傅闽书桓做了孙少爷的师傅。”
      没武师?我怒了,“不曾拜武师?我衡肃的子孙怎么能不拜武师?!”
      “将军息怒,帝君原想为孙少爷配武师的,可是孙少爷说‘论武艺,我祖父虽不及名家,却能上阵杀敌,拒敌千里,我只愿与祖父学。’帝君见孙少爷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坚持,便也就不提此事了。”
      岭儿,我心中一激动,立刻问道:“岭儿现在在哪?”
      “孙少爷应该在您的书房?”
      我急忙朝书房方向走去,“岭儿在书房做什么?”
      老管家急急跟在我身后:“少爷应该在看书。”
      “看书?”我停下脚步怀疑的看着管家。
      “是的,看书。”
      “我书房里放的只有兵书,岭儿才八岁,能看懂?”
      老管家气喘吁吁的道:“帝君常让小贵子公公接孙少爷进宫,帝君政务繁忙时也会让海塑大人来教导孙少爷。”
      帝君?!海塑?!这俩人都是景国最聪慧的人,能让他们教导,岭儿八岁能读兵书也不为过了。
      我慢慢地渡步向前,“岭儿平日最喜欢做什么?”
      “孙少爷最喜欢呆在书房。”
      “哦!那夫人她呢?好吗?”
      “夫人很好,就是时常想念将军。”
      “那少爷他们呢?”
      “少爷和少夫人都很好,少爷的书法很得帝君赏识,帝君曾说‘加以时日展飞定能成一代文豪’。”
      “展飞他...他还恨我吗?”
      “少爷很思念您,少爷常说‘父亲苦守边疆不易,当初我还年幼,虽不想从军,但也不该如此气他。’少爷真的长大了,将军,要我去叫少爷吗?”
      我停了停脚步,又迈开步伐向书房走去,“不了,我还是先去书房吧,等会梳洗了在去见他们吧。”
      “是,我马上派人准备浴房。将军,您晚膳想吃什么?我让厨房准备。”
      “不必,就照他们平时吃的做吧。”
      “是。”
      谈话间,已经到了书房外,我对管家说道:“你先下去。”
      “是。”
      
      我在门外偷偷的看着书房内,我看见一个小孩正正襟危坐的坐在梨木桌前看书,我一直看着,那小孩也一直看着,我想,这就是我的孙子,衡岭。我心里很高兴,因为他长得不像我,他很俊俏,像他的祖母,他的父亲。
      我走了进去,岭儿机敏的问道:“谁?”
      一看见是我,他似乎有点不相信,揉了揉眼睛后,他看了看挂在墙上的画,然后兴奋的跑道我的面前说:“帝君没有骗我,您终于回来了。”
      “您?岭儿,你该叫我什么?”
      岭儿一时间似乎有点生疏,低下头小声的说道:“祖父。”
      我扬眉,“岭儿,我衡家的子孙可不该如此软弱,男儿要有男儿的气魄。”
      岭儿抬头看着我,半晌,大声的喊道:“祖父。”
      我乐了,抱起他,他有点不适应,挣扎了一小下,我说道:“岭儿,以后就叫我爷爷吧。”
      岭儿看着我,“爷爷?”
      “恩。”小家伙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爷爷。”
      岭儿突然抱住我的脖子,在我脸上亲了下,我愣了,这似乎是第一次,展飞都没亲过我,只有岭儿他亲了我。
      “岭儿,为什么亲爷爷?”
      岭儿很开心的对我说:“帝君说过,要对喜欢的人表达自己的感情,不要等别人听不到,看不到,也感受不到的时候在做,那时候做什么都无济于事了。我喜欢爷爷,所以我想告诉爷爷。”
      “岭儿,可是你没见过爷爷呀!”
      “岭儿常听下人们说爷爷如何了得,心中对爷爷崇拜不已,帝君也曾说‘衡老将军征战沙场几十年,功勋彪炳,战功赫赫,敌人闻之丧胆’连帝君如此都佩服的人,我能不喜欢吗?您是我的爷爷,我以您为荣。”
      “帝君...”
      “爷爷,岭儿最仰慕的就是您和帝君了,虽然塑哥哥和小贵子哥哥他们都很好,可是岭儿就觉得您和帝君最好。”
      抱着岭儿,我觉得我的眼眶湿湿的,这孩子,我从没关爱过他,何德何能让他崇拜敬仰。“岭儿,爷爷听管家说你没有拜武师是么?”
      岭儿一骨碌的从我身上跳了下去,跪在地上道:“爷爷,岭儿不拜武师是因为想拜您为武师,爷爷,请您教岭儿武艺好吗?”
      我扶起这小家伙,将抱在怀里,“好,爷爷以后就教岭儿武艺,岭儿可别偷懒哦!”
      岭儿高兴得挥手道:“以后我要像爷爷一样为帝君戍守边疆,将敌人全部打跑。”
      岭儿的话让我很高兴,因为他没有像他父亲一样,他选择继承我的斗志,守卫国家,我笑道:“岭儿,以后要做大将军哦!”
      岭儿认真的点头说:“是的,岭儿要像爷爷一样做个大将军。”
      “将军,该用晚膳了,夫人、少爷和少夫人他们都等着您呢!”老管家来了。
      我应道:“恩。”低头对岭儿笑道:“岭儿,吃饭了,看这么久的书饿了吧?”
      “恩,吃饭。”
      “好,吃饭去。”抱着岭儿,我朝大堂走去。
      “岭儿,那些书看得懂吗?”
      “有些不是太懂,爷爷告诉我吗?”
      “好啊,但是得用完膳以后好吗?”
      “恩。”
      
      那天晚上,是我几年以来第一次和家人一起用膳,夫人老了,长出了很多白头发,展飞成熟了,稳重了不少,媳妇很贤惠。用完膳我和家人们聊了会,一开始展飞很拘束,还好有岭儿在中调和,气氛很融洽。
      晚上岭儿缠着我让我为他讲解兵书上他看不懂的地方,这孩子在不懂之处都画上了红线,我问他怎么会想到这么做,他说是帝君教他的,以前他不懂的时候都会留着,等帝君召唤或者海塑来时在问他们。我心中有种涩涩地冲动。
      晚上我回了房,看着妻子花白的头发,心中有些难受,这么多年了,是自己冷落了她,可是她却无怨无悔的为我操持着这个家。
      那天晚上,我和她同榻而眠,她睡得很沉,可是我却辗转难眠。我想着帝君为我做的一切,心中涩涩的。
      帝君出生时,因为不睁目,不哭不闹,所以被传为痴儿,那时自己只是感叹,这孩子很无辜可怜。谁想,几个月后,这孩子睁目能言,数月能行,诗词歌赋无师自通,深得帝君喜爱,百姓皆言为天降神子。十二岁赴泷城赈灾,才智皆显,十三岁封王,在宴会上智破风国废太子难题,不废一兵一卒而得陇西十三州。后来,身体抱恙,缠绵病榻,直至三皇子逼宫,方才出来带兵平叛,文治武功可见非凡。后来先帝驾崩,陛下匆忙登基,大赦天下,广开言路,勤政爱民,治国有方。有谁敢说陛下的能力不足阅历尚浅,又有谁能指出陛下的不足?!小贵子让我放心,其实我是放心的,这个国家有陛下在,是能比以前更强大的。只是我舍不下那些追随我的士兵啊!生死相依了这么多年,同进退,同生死,患难与共,岂能说舍就舍?!好想在为陛下戍守边疆,好想战死沙场马革裹尸,可是岭儿,展飞他们,我舍不下啊!
      这一夜,我没睡着,第二天是帝君的万寿节,我梳洗后匆匆进宫。帝君在御花园见了我,笑着问我道:“将军昨晚可好?”
      我跪着不起,对帝君说道:“陛下可是有了什么想法?”
      帝君笑了,问我道:“你的义子不久就该回来了,岭儿他们是景国未来的希望,将军老了,不若在家颐养天年,让年轻人去接手。若将军仍想着边疆,可以在家为朕□□资质不错的孩子,以后,让他们从军,守卫国家。”
      “陛下,臣知道了。”
      “将军,一会就是宴会了,你有什么请求吗?”
      “臣只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见陛下统一天下。”
      帝君抬头看着天,半晌才道:“将军,朕希望天下的百姓能安享太平,若统一天下才能达成的话,那朕会这么做的。”
      “谢陛下。”
      宴会上,我一片树叶飘到了帝君的桌子上,我看到那是帝君施展了内力将树上的叶子吸下来的,如此功力,让我惊叹。帝君拿起来,似醉道:“一叶知秋,落叶归根。”我笑了,帝君如此手腕,景国何忧?!
      第二天我就递上辞呈,告老还乡,帝君赐我金银玉帛一箱,良田百顷,让我衣锦还乡,右相王陵也一样递上辞呈,其他老臣见着,也纷纷递上辞呈,帝君恩准了,几日后帝君改革朝政,废除旧制,设三省六部,开科举,启用了一批年轻的大臣,花了几年的时间,景国强大到让别的国家畏惧,齐赵俩国纷纷派使臣来景,送上珠宝美玉佳人无数,献上降表,愿岁岁纳贡,只求便安一隅。
      几年,我含孙为乐,日日教岭儿武艺,岭儿很聪慧,教过的招式一遍就能记住,几年间岭儿成长为兰芝般的少年,文采武略皆佳。帝君常来探望我,我也收了很多资质不错的孩子做徒弟,□□他们,那些孩子都是大臣家的子弟,都是帝君安排来的,帝君说“别小看这些孩子,他们都是景国的未来”。
      
      帝君说得没错,很多年后,这些孩子都成为了栋梁,成了景国的骄傲,帝君也一统天下,达成了让天下百姓安享太平的心愿,我也含笑而终。
    插入书签 



    冬天的秘密
    爱上一个永远爱不到的男人,守护着一份永远不可能成真的誓言。



    情劫·倾莲
    莲之字,莲之文,如莲般的文.



    狐魅大清
    文笔不错,章节不错,总体很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