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华千秋(原名:千秋)

作者:火野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立后风波

      时光冉冉,光阴似箭,转眼间,君御已是二十一岁的青年帝王,登基三年,勤政爱民,废旧制而立新章,如今的景国不可当日而语。当年登基时争取的三年时间转眼即到,三年来戎无南侵,景国得已喘息,着手发展的农业商业交通水利等一一得到成效。三年,让年轻的帝王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让年轻的臣子日渐沉稳,强大的国力让周边国家感到惊慌,赵国齐国纷纷派使臣来景,送上珠宝美玉佳人无数,献上降表,愿岁岁纳贡,只求便安一隅。
      朝堂上的实权,现在多掌握于君御和他所培置的大臣手中,三省六部,让景国的朝政处理得到改善,臃肿的朝廷裁减掉不少缺乏道德才干的大臣,空出的位子让举子趋之若骛,科举制让天下文人赞扬不已,景国的国君成为天下俊杰仰慕的对象,皆欲来景参试,愿入朝为官者无数。
      君御看着朝堂上的大臣,不禁感慨,这一班年轻大臣,各个都是心怀抱负而来,景国收留他们,是因为国家的需要,而如今,自己肩膀上的责任又重了。
      正出神间,一老臣跪禀道:“陛下,按祖制,皇子冠礼后便该选妃,但陛下冠礼后身体抱恙,缠绵病榻,先帝忙于政务,太后则因担心陛下病况而忽略了此事,后来又逢三皇子逼宫,陛下营救出先帝后,先帝骤甭而匆忙登基,忙于朝政,历经三年,如今我景国的繁荣,国库的充盈已为空前,但社稷之延存重在皇嗣,陛下忙于朝政而不曾立后纳妃,后宫至今空无一人,皇嗣亦无,国无主母,妇无样榜,国无储君,人心惶惶。臣以为,陛下应以立后为重,社稷延续为重。”
      众臣跪,“请陛下立后纳妃,延存皇脉。”
      “卿以为朕应立何人?”
      “古人云‘娶妻娶贤’,后者,母仪天下者也,无论德才容貌家世皆要上品。若无德才,难教天下妇孺;若无容貌,难匹帝君;若无家世,难服天下,后宫亦难管理。”
      “卿有何人选?”
      “臣没有,臣以为陛下可贴皇榜明文天下,让符合条件的适龄未婚女子自愿报名,择优而录,逐一挑选。”
      “礼部尚书东方青,你可知道天下女子何其之多?!朕自登基以来,秉存历代先帝遗志,勤俭爱民方有今日政绩,你要我以社稷为重,却让朕粘贴皇榜征集天下女子,这样劳民伤财,虚耗国力,岂不是让朕与历代先皇的努力付诸东流?!”
      东方青连忙跪地磕头道:“臣不敢,臣不敢,臣只是希望陛下早日立后诞下储君,让社稷长存。陛下息怒。”
      君御道:“朕年富力强,立后之事可推迟。而且,你们认为天下有何人能匹配于朕?还是朕只能让世俗女子匹配?”
      “陛下息怒,臣不敢,臣有罪。”
      “散朝。”
      “诺。”小杜子领命,转身面对朝臣高喊:“陛下有旨,散朝。”喊完急忙跟上君御。
      “帝君万岁万岁万万岁。”
      
      待回到了君御的寝宫玉台,挥退其他宫侍后,小杜子方才问道:“君上为何佯装生气?”
      小贵子道:“你觉得天下间有何女子能与君上匹配?”
      小杜子想了想,最后捞捞头道:“没有,这世间倒真没有能与君上匹配的奇女子。”
      君御摇头:“更衣。”
      “诺。”
      正更衣间,君御突然问道:“你们觉得风国太子意聪如何?”
      小杜子答道:“风国太子与君上同岁,几次相处下来,奴才觉得风国太子虽然才智样貌皆是上上之选,但是奴才认为还是比不上君上。”
      小贵子问:“君上为何有此一问?”
      君御淡笑不语。
      
      待君御陪太后用完午膳,太后问道:“皇儿,我听闻今日有大臣劝你立后。”
      “是的,母后。”
      “皇儿,不是母后说你,你也老大不小了,立后是国家大事,岂能儿戏?”
      “母后,您认为谁家的女儿能让朕喜爱?”
      “…”
      “母后,儿臣想娶的妻子是能与我心意相通的,况且这是我娶妻,不是他们娶妻。”
      “帝王无私事。”
      “若不能娶个自己喜欢的女子,儿臣愿意放弃帝位。”
      “你…算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谢母后,儿臣还要商议政事,儿臣告退。”
      “去吧去吧,别又熬夜,那班大臣不是养来看的。”
      “是,儿臣遵母后教诲。”
      “别忽悠我,小杜子,若是帝君又熬夜,小心板子。”
      “奴才会劝君上的,太后就饶了奴才吧!奴才还想伺候君上呢!”
      “下去吧!”
      “恩。”
      “诺。”
      出了慈灵宫,小杜子放才问道:“君上,若太后执意逼您,您会真的放弃帝位吗?”
      君御笑,不语。
      小杜子自言自语道:“当今世上,有谁的能耐能与君上相比?景国皇族子嗣凋零,能上得了台面的没有几个,即使真让他们当上帝君,这景国的天下是不可能有今天的。君上的才能惊才绝艳,世上无人能与之相比拟,君上天纵之资世间少有,见识眼光之长远亦无人能及,历代帝君皆不能比,百姓都说君上是神仙下凡,所以仙人之资无人能及…”
      君御突然停下脚步,仰望着天。神仙?或许真有神仙,所以才将他带到这个世界,如果自己也是神仙,是否就能回去呢?爸爸妈妈,你们好吗?爸爸,您是否还是在彻夜看书?妈妈,您还是老坐着打毛线吗?爸爸妈妈,秋儿很想你们,很想很想,可是秋儿回不去了,若天上真有神明,我希望我的父母能健康快乐,如果你们将我带到这个世间就是希望天下统一百姓不再受战乱之苦,那我愿意答应,只要你们能保佑我的父母。
      “哎哟!君上,您怎么突然停下了?”刹车不急的小杜子跌倒在地。
      “你小子别装,快起来,一会就要到御书房了。”
      “哦。”小杜子一骨碌的爬了起来。“君上,是在为立后之事烦恼吗?”
      君御挑眉:“你想说什么?”
      “嘿嘿!君上,您何不微服出巡散散心呢?”
      “想出去玩了?”
      “恩,自从君上登基以来,我们就没出去过了,君上如今遇到了烦恼,出巡正好可以散心不是吗?”
      “你啊!”
      “君上意下如何?”
      “三年了,晚上在说,政事要紧。”
      “诺。”
      
      君御走进御书房,小杜子紧随在侧,“帝君驾到。”
      众臣跪,“帝君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都坐下吧。”
      “谢陛下。”
      “今日有何要事?”
      工部尚书从唤禀道:“陛下,去年修建的堤坝都已快完结,估计今年汛期之前能完工。”
      “恩,不要只重速度,我们用钱人力物力去修建这些堤坝是为了百姓,如果质量不好,汛期一到,遭殃的既是百姓也是朝廷,要派人抽查,不合格的重修,负责的官员贬职。”
      “诺。”
      “陛下,今年南方风调雨顺,估计能丰收,可是北方陇西十三州一带甚少降雨,估计要大旱,臣以为应提前运救济粮去陇西,以免灾至而粮食缺少引起民变。”户部尚书海离禀道。
      “恩,要尽快,就从泷城一带调粮三十万担,一旦灾至就开仓赈灾。”
      “诺。”
      兵部尚书岳子任道:“陛下,今年是否招兵?我国戎边将士军龄满三十年的是否要退役?”
      “恩,将士戎边辛苦,军龄满二十五年就让他们退役吧,自愿的就仍留在边疆,想退役的就发放些银两,让他们退役后能做些小生意维生。今年继续招兵,但分两批,前一批为将士,享军饷,后一批为预备军,享半军饷。至于人数由你们兵部商议,商议好后不必再报,直接发放布告。”
      “诺。”
      “君上,今年的科考就要到了,此次的主试官还请君上定夺。”吏部尚书傅彻道。
      “就你吧。”
      “诺。”
      “好,还有事吗?如果没有了你们就退下吧,海塑、天剑留下。”
      “诺。”
      “微臣告退。”
      待大臣们都走后“海塑、天剑,自你俩执掌中书省和刑部以来以来,无事遗漏,不曾出错。今朕欲微服出巡,朝政之事就交由你们,朝中如有大事,再传给我。”
      “君上三思。”海塑、天剑齐跪道。
      “恩?”
      海塑道:“君上,您是一国之君,岂能说走就走,若别国来犯,我等如何商议?况且国无储君代政,如由我等代政恐生猜忌。”
      天剑道:“臣请辞掉尚书职位,只求能追随帝君,保护帝君。”
      “卫恒的功夫如何?”
      “第一宗师。”
      “我与师父相比呢?”
      “…”
      “…”
      “君上何时回来?”
      “三个月。”
      “三个月?”
      “在太后寿诞之前回来。”
      “臣遵旨。”
      “天剑你呢?”
      “臣…遵旨。”
      “恩,那你们退下吧。”
      “君上,影门…”
      “也由你们决定。”
      “诺。臣告退。”
      “诺。臣告退。”
      待二人走后,小贵子问道:“君上,为何不带岳大人去?”
      “朕离开以后需要海塑稳定朝堂,而天剑必须坐镇在这,海塑重文,天剑重武,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小杜子听完急忙道:“君上圣明。”
      小贵子沉默,君上既然执意如此必然成竹在胸,既规劝不得,还不如跟着去。
      “小杜子,磨墨。”
      “诺。”
      君御提笔而书,用简体字写道:
      
      意聪,近来可好?我不日即将出巡,会路过陇西,三年不见,君可在陇西相聚,再聚时我为君奏《凤求凰》,数年君与我商量之事不知君是否还记得,相聚时再谈。
      千秋字
      
      君御将信封好后,唤道:“鬼目。”
      又是一闪,鬼目已跪在君御面前,“主上。”
      “派人将这封信交给风国太子意聪,不得闪失,不得暴露身份。”
      “诺。”一闪,又不见了
      “君上,我们何时起程?”小杜子兴奋道。
      “三日后。”
      “耶!”小杜子跳了起来。
      君御笑骂道:“都是太监总管了,还跟个孩子似的。”
      “君上,人家不高兴么?!就不信您不开心。”
      “你小子,快成精了。”
      “谢君上夸奖。”
      小贵子无奈,叹息。
      君御笑着摇头。
    插入书签 



    冬天的秘密
    爱上一个永远爱不到的男人,守护着一份永远不可能成真的誓言。



    情劫·倾莲
    莲之字,莲之文,如莲般的文.



    狐魅大清
    文笔不错,章节不错,总体很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