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华千秋(原名:千秋)

作者:火野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围城

      待君御日夜不停赶来时,禁军已经与叛军僵持了十日,城内情况一无所知。
      禁军首领许云冲正焦急的营帐内渡步,待士兵来报,说是元王派兵前来,许云冲当即大喜道:“元王来了,有救了。”随即出帐迎接。
      “参见元王殿下。”众将跪道。
      “请起。”
      众将无人敢起,许云冲道:“末将不敢,末将有罪,未能及时识破魏贼奸计,让帝后受奸人挟持,罪该万死。”
      君御扶起许云道:“魏贼奸诈,以假诏欺骗将军,将军受奸人蒙蔽,其情可免,幸得将军与叛军对峙,我方能及时赶到,将军何罪之有?将军无罪,反而有功。”
      许云冲心生感激,道:“殿下如此宽厚待我,我实不敢当,我愿追随殿下,效犬马之劳。”
      “将军是禁军统领,当以帝君为首,我等应赶快研究策略营救帝君方为上道。”
      “是。”
      半夜,君御正坐于帐内,小杜子来报:“主子,绿袖姐姐来了,正在帐外等候。”
      “绿袖?快快传她进来。”
      “诺。”
      绿袖披着斗篷进来了,一见君御就哭道:“殿下,奴婢可终于找着您了。”
      君御道:“别哭,母后现在怎么样了?”
      绿绣哭道:“娘娘目前没事,只是被软禁于宫内,皇上病重写下诏书,立您为太子,左相魏承恩得知后,与魏贵妃和三皇子内外勾结,欲逼宫,让皇上立三皇子为太子。”
      “我外祖父呢?”
      “据说右相也被软禁于府邸。”
      “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是来喜公公偷偷跑到凤牺宫告诉皇后娘娘,娘娘让人掩护我,我方才逃出。”
      “现在城内情况如何?”
      “魏承恩假传圣旨,命禁军出城驻守,现在皇城里只剩下由三皇子统领的右卫军,共一万人马,所幸禁军统领及时醒悟,在城外与右军对峙,魏贼方不敢有所动作,还请殿下尽快救出皇上和皇后啊!迟了就怕再也见不着娘娘了。”
      “别急,我此次回来就是为了营救父皇和母后,你先告诉我城内百姓如何。”
      “起初城内百姓并不知道魏承恩和三皇子的阴谋,后来禁军与右卫军僵持,百姓不安,商户不开店,百姓不出门,由于无法购买到粮食,右卫军直接砸开店户大门,用抢的,一些游民冒右卫军之名,□□掳掠无恶不做,现在城内人心惶惶。”
      “主上。”鬼目不知何时,竟无声无息的进了帐内跪在绿袖身后,绿袖吓了一跳。
      “恩。我父皇母后现在如何?”
      “已被我们转移到安全隐秘之处,目前鬼部的鬼离和鬼棘已化装成帝后的模样,麻痹魏党。皇上身患重病,皇后在一旁照料,我已命人前去寻找玄貅。”
      “恩。我们的人还有多少在皇城里?”
      “由于墨部成员皆在城外,故城内仅有一百人,暗部二十五人,鬼部五十人,玄部二十五人。”
      “通知暗部、鬼部,将俩部人马分成三队,分别前往在黎明到达东乾、西安、北固三门,待城外大军发起进攻时行动,里应外合打开城门,另外,城门大开后要迅速撤退,不得暴露身份。”
      “诺。还有一事,风国太子传来消息,潜城之事风国已得知,估计现在各国都该知晓了,正蠢蠢欲动。”
      “看来事不宜迟,迟则生变。”君御道,“小杜子,让海塑、天剑、小贵子、从唤、赵戎前来见我。随便去请师父过来。”
      “诺。”
      在绿袖还处于惊吓的情况,君御已将事情安排好,鬼目一闪,再次消失不见,绿袖又被吓到。
      
      不消片刻,众人集聚帐内,卫恒问:“君御小子,这么晚把我们叫来什么事啊?要是没有正事,我可要你赔偿扰我清梦的损失哦!”
      “师父莫急,我母后的贴身侍女从城内逃了出来,告之了我一些城内情况,我连夜将你们叫来,是为了尽快营救父皇母后,我听说风国国君已得之潜城之变,我想各国国君应该皆已知晓。各国皆对我景国垂涎,现在营救之事已是刻不容缓,若不能在三日内攻进城去,这天下的百姓恐怕就要再陷于水生火热之中。”
      “我等愿听从主上安排,鞍前马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我以有所安排,众人听令。”
      “请主上吩咐。”
      “师父,我希望你能入城去,宫内有我早年安排的人会接应你,我需要你护住我父皇母后的安全。”
      “好,行军打仗我不行,帝后的安全就交给我了。”
      “赵戎、天剑,你二各率领一千玉城兵前往西安门、东乾门,黎明时分攻城,无论如何要在三个时城内拿下这两门。”
      “诺。”
      “海塑、小贵子,你们领一千玉城兵前往北固门,待西安门传来捷报,立刻攻城。”
      “诺。”
      “从唤师傅,你可能与墨部众人在黎明前赶制出三十辆梯车?”
      “老夫与墨部众匠连手,分工合作,自是可以,别说四十辆,就是八十辆,我们也会竭尽全力在黎明前做出。”
      “好,如此便劳乏先生了。小杜子,你协助从唤领墨部做梯车三十,黎明前送往东乾、西安、北固三门。”
      “诺。”
      “黎明时分,我会亲率三千禁军进攻正弘门。黎明即到,胜负即将知晓,景国安危就托付众位了。”
      “我等定竭心尽力护卫景国,营救陛下。”
      “君御在此谢过各位了。”
      
      黎明时刻,君御亲率禁军围于正弘门下,门上守将张狂道:“还以为是何方大将,原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竖子。”
      许云冲大喊:“休得张狂,此乃元亲王。”
      “元亲王又如何?这整个都城都在我等掌握之中,三皇子即日即将登基,那时尔等只是乱臣贼子,我劝尔等还是早早投降的好,哈哈!”城楼上传来一阵哄笑。
      “把我的弓箭来来。”君御吩咐道。
      “诺。”
      待弓箭取来,君御对城门喊道:“门上守将,报上名来。”
      “右卫军副统领元凯。”
      “你还知你是右卫军副统领?!尔等食君王之禄,当以君王为尊,为君分忧,今却协助乱贼挟持帝君,助纣为虐,做下此大逆不道之事,若在此投降打开城门,我愿替尔等向帝君请求宽恕儿等性命,否则,休怪我等无情。”
      “黄口小儿,毛还没长齐就敢在爷爷面前叫阵,好大的胆子。”
      “乱贼元凯,你可敢应我三声?”
      “不就三声,就算是一百声,爷爷也应你,哈哈!”城楼上再次传来一阵哄笑。
      “乱贼元凯。”
      “爷爷在此。”
      “乱贼元凯。”
      “爷爷在这呢!乖孙...”话为说完,即被一箭穿喉而死。
      “尔乃反贼,还敢张狂!你等叛逆若再不投降打开城门,下场就如此人。”
      城上叛军一阵哄乱,只见几人走来,变安静下来。
      “元王好箭法,老夫在此有礼了,多日不见,不知元王近况如何?”
      “多谢魏相关心,魏相近来可好啊?”
      “元王,明人不说暗话,我劝你快快投降束手就擒,你军力方才三千,怎能抵我一万人马?”
      “魏相好闲情,尽有雅致在此与我说笑,魏相怎知我只有三千军马呢?我劝你还是投降的好,免得让无辜的士兵送死,百姓蒙难。”
      魏承恩怒道:“玄岳君御,你休得口出狂言。你杀我独子,让我魏家就此断了香火,此仇不报我怎有颜面对九泉之下的濂儿?!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放箭。”
      “是,放箭!”
      “列阵。”
      “元王有令,列阵。”许云冲大喊道。
      战鼓起,烽火扬,修罗张开了双手,等待着死亡的灵魂。看着士兵一个个向前冲,又一个个倒下,君御不忍,却仍然挥动着令旗。
      “弓箭手准备,瞄准城楼。”许云冲喊道。
      “弓箭手准备,瞄准城楼,射。”弓箭队长一声令下,箭如雨矢般飞向城楼,城楼上的叛军一个个倒下。
      “梯车准备。”许云冲喊道。
      君御手一扬,许云冲喊道:“攻!”
      “攻!”
      梯车缓缓驶向城墙,城楼叛军作战之余无意看见了,不禁目瞪口呆,那是什么?箭射不尽,石头砸不开,上面还架有云梯,转眼,梯车已接近城墙之下,叛军当下大乱。
      “慌什么?!用石头砸,把梯子推开。”没注意梯车的魏承恩喊道。“快给我砸,给我推,没看见他们都要攻上来了吗?”
      一士兵慌忙禀报道:“丞相,那梯子推不开呀!那梯子是架在一辆奇怪的车子上的,我们去推梯子,他们的弓箭手见着就射,兄弟们一个个倒下,我们所剩的人不多了。”
      另一个士兵慌忙来报:“报!丞相,东乾门失守。”
      “啊!什么?”
      又一个士兵慌忙来报:“报!丞相,西安门失守”
      “丞相,我们撤吧!他们已经打上来了,再不撤就来不急了。”
      “撤,我们快撤去北固门找三皇子,你把帝君和皇后押来,皇后是元王生母,他们母子情生,元王见皇后在我们手中,定会束手就擒。”
      “诺。”
      一个时辰后,许云冲满脸兴奋的来报:“殿下,我们已经拿下了正弘门。另外,东乾、西安两门皆已传来捷报,目前只剩北固一门。”
      “战士死伤多少?”
      “还未统计,目前估略伤五百,死两百。”
      “打完战后统计个准确数目给我。”
      “诺。”
      
      待魏承恩急急逃亡北固门时,只见北固门也被包围,城门下的士兵正在进攻,还出现了一群黑衣人,凶狠的杀着右卫军,所到之处无一活人,于是急忙抓住一个逃窜的士兵问道:“三皇子呢?”
      “三皇子?好象往皇宫那边去了。”士兵指向皇宫。
      “快,撤往皇宫。”
      “是,快,保护丞相撤往皇宫。”
      正急忙逃往皇宫之时,被派去押解帝后的士兵满身是血的逃了回来,“丞相,帝君...帝君和...和皇后...是假...”还未说完就就已咽气。
      “啊?!”
      正惊骇的魏承恩只见一少年将军手持银枪骑马而来,大喊道:“魏承恩,你犯上作难罪不可恕,今日我赵戎定要提你人头回去见主上。”
      “赵戎?!”魏承恩大惊道,“快快,将他拦下。”
      一声令下,魏承恩的手下纷纷举起刀向赵戎砍去,只见赵戎随意挥舞□□勇猛杀敌,不一会的功夫就将数十个大汉潦倒,一步步逼向魏承恩。
      魏承恩颤抖的问道:“你...你...你是玉城城主,你的主上又是何人?”
      “元王。”
      “元王?”
      “受死吧!”
      
      战事结束了,右卫军一败涂地,魏承恩的人头也被赵戎提到了君御的案前,魏贵妃企图混入百姓之中逃走,却被小杜子逮了个正着,三皇子也在龙霄殿被抓获,皇后也被成功解救出来了,可是君御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因为启佑帝已经命若游丝气息奄奄了,鬼目找来玄貅,玄貅诊治只是摇头,说药石无灵。
      在启佑帝的寝宫云灵宫外,刚被解救出来的王陵领着一干大臣跪在外面,而宫殿内躺在龙榻上已病入膏肓的启佑帝正紧紧地握着君御的手,断断续续的说道:“御...御儿...你是我...我最骄傲的...的儿子,我知道你...你不想做皇帝,但是...我还是要将这皇位传...传给你,记得你出宫前,我们...我们的约定吗?!现在是你履行诺言的...的时候了,景国的百姓就...就托付给你了。来...来喜,传诏,七...七皇子玄岳君御文韬武略,仁...仁厚...仁厚纯孝,今...今立..立为太...太子,号...号...天启。”说完,紧握着君御的手垂下。
      “父皇!”
      皇后唤道:“帝君?帝君!”
      太医颤抖的将手伸向启佑帝的鼻下,“帝君驾崩了。”
      殿内众宫侍皆哀号大哭道:“皇上!”
      来喜神情悲痛的走向大殿外,大声说道:“帝君驾崩了。”
      众臣哀号,哭道:“皇上!”
      来喜继续道:“帝君遗诏,七皇子玄岳君御文韬武略,仁厚纯孝,今立为太子,号天启。”
      “臣等遵旨。”
      
      启佑二十七年十二月十六日,元王攻城,叛军大败,反臣魏承恩伏诛,三皇子与魏贵妃皆被抓获。
      启佑二十七年十二月十八日,帝崩,遗诏立七皇子玄岳君御为太子,号天启。
    插入书签 



    冬天的秘密
    爱上一个永远爱不到的男人,守护着一份永远不可能成真的誓言。



    情劫·倾莲
    莲之字,莲之文,如莲般的文.



    狐魅大清
    文笔不错,章节不错,总体很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