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华千秋(原名:千秋)

作者:火野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指点江山

      转眼间,君御等人已在齐国逗留数月。望着窗外白雪皑皑,君御轻轻叹息,离开皇宫经赵转齐已经快有十个月,离开皇宫时自己答应过母后要常回去看看她的,可是自己却没有做到,虽然常常以书信来往,却不知她有多牵挂自己呵~
      “主上。”
      “赵戎,你跟着我已经有一年了吧!”
      “一年零三个月。”
      “恩,你跟了我这么长时间,可是真正在我身边的时间却不足数月,师父教你武艺,我很放心,但是你文学方面,不知你学得如何?”
      “主上,我随卫师傅学武,自是尽心尽力刻苦用功,可是诗词歌赋我实在不喜。”
      “那你喜欢什么?”
      “主上,您是皇子,深受帝君喜爱百姓推崇,您身肩社稷重任,我愿为您开疆辟土驰骋沙场。”
      君御认真的看着赵戎,半响才道:“备马,随我去九龙山。”
      “我去叫其他人。”
      “不用。”
      “主上,您应该知道您身份尊贵不容闪失。”
      “我师从卫恒。”
      赵戎沉默,主上是卫师傅唯一的嫡传弟子,是惊才绝艳深受百姓爱戴的元王,怎会莽撞行事?!卫师傅曾经说过,主上的武功早已在他之上,青出于兰而胜于兰,如今主上的功力恐怕已在卫师傅之上。
      大街上,君御骑着马,指着路人百姓道:“赵戎,你觉得这里的百姓如何?”
      “天下百姓皆一般。”
      “你说他们如此忙碌是为了什么?”
      “生计。”
      “赵戎啊,一旦有了战争,你说这些百姓会如何?”
      “主上,海塑大哥说过‘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此为天意,不可违’。”
      “一将成名万骨枯,受难的永远是百姓。”
      “主上,若天下统一,那还会有战乱吗?”
      “只要有贪欲,战争就不会停止。”
      “赵戎认为,自己的国家强大了,那么别的国家就不敢欺凌我们,我们的臣民就不会受到灾难。赵戎我本也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我也曾有父母疼爱,可是却因为戎贼的入侵,家毁人亡,父亲被乱刀砍死,母亲被玷污后自杀身亡,一夜之间,我沦为孤儿,几经波折方才死里逃生。若我们的国家够强大,我们会遭到戎国的入侵吗?!我曾闻主上于封王大典上智挫风国废太子,赵戎想问如果我们景国够强大,他风国会如此欺人吗?”
      君御沉默,静静得骑着马,到九龙山顶方用马鞭指着山下城池道:“赵戎,那是哪?”
      “齐国边陲,玉城。”
      君御又指向远处的丛林道:“那又是哪?”
      “齐戎交界。”
      “你知道那发生过多少次战争吗?”
      “不知。”
      “戎国多此入侵未遂,全靠这玉城城池坚固,军民团结,玉城百姓三万,驻军两万,戎未倾主力,仅以千人来袭,怎可获胜?!”
      “若戎大军压境呢?”
      “玉城乃齐国边陲重城,若戎真有吞并之心,齐无良将,国主懦弱优柔寡断,玉城休矣,齐国休矣。”
      “那为何戎国不曾派重兵压境?”
      君御笑:“戎国是游牧民族,建国百年,已行汉制,军队不再若以前勇猛,他们的战争为的不在是掠夺,而是国家,凡事皆需考虑,又受贵族牵制,若有人想维持天下五国之事,钱财既可消灾。我曾闻,戎王喜色,其子嗣亦然,可以美色赠之,以保平安,如今戎王垂垂老矣,储君之争越加激烈,这玉城势必成为政治牺牲品。”
      “原来如此。那景国…”
      “景国有衡肃将军在,无碍。”
      “景国有主上。”
      “衡肃智勇双全,可是老了,景国若想平安,必需一良将。”君御看着赵戎道:“我知你有远志,又是将才,可你未经风霜不堪大任,战场乃修罗之地,血腥四溢,你年龄尚幼,阅历不足,怎堪此境?!”
      “我身负血海深仇,家仇国恨不共戴天,主上说我年幼,自古英雄出少年;主上说我未曾动刀杀人,我可入鬼影;主上说战场是修罗之地,我就是修罗。我不为建丰功伟业,我只欲报仇雪恨,驱戎贼,护国土,让景国再无因战祸而流离失所的孤儿。求主上成全。”
      “你既心意已决,我不成全又如何?!我虽心不在天下霸业,只想做一闲王,但母后终是一国之后,我为其子,不可弃之不顾;我为皇室嫡脉,亦不可弃社稷不顾。多少人因为抱负、仇恨、权势、金钱、荣华富贵、光宗耀祖,等等理由进入朝堂,而我只是因为亲情和责任而被羁束在那。生于帝王家,早已不由我,景国万千百姓自我出生起便已经成为了我的责任。你有将才,衡肃也老了,若有你镇守边关,不管将来国君是谁,只要不昏聩,我都很放心。”
      “谢主上。”
      “你既有心闯一番事业,那么你就做好准备吧,今后你的任务会重上不少,平日里你依旧跟随师父学习武艺,习武完后就去找海塑,让他教你兵法诡道,天剑也会派给你任务,若其中有一条你不能达到我的要求,那你就要放下你的仇恨,专心习文弄武。”
      “诺。”
      “过几日我会回宫,海塑他们会留下来教你,监督你,你得加紧脚步学习。”
      “是。”
      君御指着那片丛林道:“你学习的时间不多了,历练你的恶狼已经准备好了獠牙,你记住,‘人尽其责,物尽其用’方为上道。”
      许多年后,已是帝国名将的赵戎回想起今日时,说道:“那日陛下带我前往九龙山,跟我说了很多,我知道陛下是不希望我的双手染上鲜血,可是我的执意让陛下最终同意了,陛下对我说‘人尽其责,物尽其用’让我终生受益,正是因为这句话,那场玉城战役我打胜了,一战扬名。那时的陛下站立在山顶恍若谪仙,身后的大雪飘飞,很美。那时的陛下很年轻,意气风发,谈笑间指点江山,让人折服。”
      数日后,君御独带卫恒一人秘密回潜城,其余众人皆被留于玉城,临行前君御交代小贵子等人一些事后,便上了马车离去,卫恒开心的喳呼了半天。
      “君御徒儿真孝顺,给我准备了这么多吃的。”
      君御瞄了眼食物,应该够师父吃了吧!“弩豫,加快速度,务必半月内回到潜城。”
      “诺。”
      “啪”的一声,马儿加快了奔跑的速度,马车飞速行驶。
      “不错,还是弩豫的驾车技术好,又稳又快。”
      君御打开车窗看着窗外道:“大雪要来了。”
      卫恒听到,吃点心的动作稍停了下,又满不在乎道:“瑞雪照丰年。”
      “丰年?!呵呵!确实。”
      
      半月后
      晌午时分,一辆马车风尘仆仆弛入潜城,朝皇宫而去,一路之上无人阻挡直达皇门之外方被宫卫拦下,车里的人亮出一个令牌后,宫卫下跪放行,马车驶入皇宫。
      凤栖宫
      “娘娘,元王回来了。”绿袖急急忙忙跑至王皇后身旁禀报道。
      “御儿回来了?”王皇后惊喜道,“这孩子出去这么久总算知道要回来了,还以为今年春节也见不到他了呢!”
      “母后是在怪罪儿臣吗?”君御正巧进来时听到,笑问道。
      “你这孩子总算回来了,你可知道母后多想念你?!”王皇后拉着君御的手,仔仔细细的大量这君御。“出去这么久,长大了,高了,也瘦了,是小杜子他们没照顾好你吗?”
      “母后,孩儿很好。是孩儿不孝,让您担心了。”
      “是不孝,该罚!”
      “好,怎么罚都由母后做主。”
      “御儿,你这次回来打算何时离开?”
      君御沉默不语。
      王皇后道:“也罢,就罚你多留几日,陪我过完元宵佳节。”
      “好,就听母后的。”
      “刚回来就来看我的吗?可见过你父皇了?看你风尘仆仆的,累不累?”
      “是刚回来,因为思念母后便直接来了凤栖宫,还没见过父皇,刚刚来喜跟我说了,父皇在御书房等我,让我换洗完后在去见他。”
      “恩!御儿,用过午膳了吗?母后还没用过午膳,陪母后用膳好吗?”
      君御知道,这个时间王皇后是早已用过午膳的,不忍拂逆,于是点头道:“好。”
      “绿袖,吩咐膳房准备元王平日爱吃的食物,多做点。”
      “诺。”
      “御儿,来,陪母后聊聊。”
      “恩。”
      “御儿,你在外数月,所见所闻定然很多,可能说些给母后听听?”
      君御简略的将在外游历数月所发生的事一一告之王皇后,只将影门之事隐瞒,王皇后点头道:“我儿大才,能识得傅彻,结交为友,日后必有大用。”
      谈话间,膳食已摆好,绿袖禀报道:“皇后,王爷,膳食已备好,请用膳。”
      “恩,御儿,都是你喜欢吃的,你可要多吃点,瞧你都瘦了。”
      “是,儿臣遵命。”
      “你这孩子。”
      用完午膳,君御回到景仁殿,景仁殿里都是君御自己挑选培养的人,躺在躺椅上的人不论身型还是相貌都和君御十分相似,那是君御戴着□□的替身,是鬼影成员之一——鬼目。
      鬼目一见君御连忙从躺椅上起来跪道:“参见主上。”
      “恩,起来吧。”
      “鬼目谢主上。”
      “这几个月辛苦你了,宫里状况如何?”
      “近几日只有魏承恩动作频频,其他人皆无动作。”
      “哦?!可查清?”
      “暗部正在加紧查看。”
      “恩,得到结果以后立刻通知我。”
      “诺。”
      “好,此后一月你便不用再伪装成我,你先下去吧。”
      “诺。”眼前一闪,方才鬼目所跪之处已无鬼目身影。
      
      “见过你母后了?”御书房内,启佑帝看者站在面前的少年问道。
      “恩。”少年点头。
      “你也十五了,该行冠礼了。”
      少年沉默会道:“派人去安排吧,尽快,我想在元宵节后尽快离开。”
      启佑帝道:“就初一大典吧!近来不太平静。”
      “好。”
      
      启佑二十三年正月初一,元王冠礼,帝设宴,邀群臣,宴上四方使臣来贺,元王出,风采夺目,病弱之说不攻自破。
    插入书签 



    冬天的秘密
    爱上一个永远爱不到的男人,守护着一份永远不可能成真的誓言。



    情劫·倾莲
    莲之字,莲之文,如莲般的文.



    狐魅大清
    文笔不错,章节不错,总体很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