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华千秋(原名:千秋)

作者:火野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以文会友

      齐云陪同君御巡视影门在源城的产业,君御一直点头微笑,几日下来以将源城几乎走遍。这日,众人来到源城旁的曲江边进行查看,君御等人进了源城最有名望的酒楼——浩然楼,这里是文人骚客的聚集地,在当地颇负盛名。
      众人上了二楼,选了临江靠窗的桌子便坐了下来,小二连忙上来招呼,倒了茶水,“几位客官很面生啊,你们来这就对了,不说别的,咱们‘浩然楼’的名气可是响叮当啊!这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只要你说得出来,咱都能做出来,而且咱这厨师做的东西可是好吃到能吃掉你们的舌头啊,包准吃完一次想下次,呵呵,要点点什么吗?”
      “哦?你们这最有名的是什么菜?”君御问道。
      “咱这有名的菜有翡翠绿叶汤,金玉满堂,霸王别姬,吉祥如意,等等,请问客官要什么?”
      “就你刚刚说的那四样,各上一份。”
      “客官可要酒?咱这的女儿红可是出了名的好酒啊。”
      “一壶。”
      “好勒!翡翠绿叶汤,金玉满堂,霸王别姬,吉祥如意一份,女儿红一壶。”报完菜又对君御道:“客官请稍等,菜就来。”说完便下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看着窗外景色,君御道:“这风景不错。”
      齐云道:“其实我当初也想在这开家酒楼的,只是这浩然楼的名气太大,这周边曾开设过的酒楼也一一关闭,我怕没顾客上门,也就放弃了。”
      “哦?”
      “这浩然楼的常客,是赵国智儒大家傅彻,这浩然楼的名字也是他起的,因为他常来,赵国的文人为了与他切磋便常常在此聚集,后来也就成了风气。”
      君御慢慢地咀嚼,低低地说道:“傅彻。”
      “客官久等了,您要的菜都来了,这是翡翠绿叶汤,这是金玉满堂,这是霸王别姬,这是吉祥如意,还有您要的女儿红,菜都齐了,客官还有什么需要吗?”
      “请问小哥,大家傅彻今天可会到?”小杜子问道。
      “几位客官是慕名前来的吧!您来巧了,傅府的仆人刚刚来点了一桌的菜,傅先生应该快来了吧。”
      “朱先生?”
      “呵呵!客官有所不知,傅先生身为大家,性格随和,但却对称呼很挑剔,觉得称老爷少爷觉得俗气,不让大家这么叫他,因为他学富五车,所以都称他先生。”
      “原来如此,没事了,你去忙招呼其他客人吧!”
      “那小的下去了,要是有什么需要就叫我。”
      “恩。”
      待小二退下后,君御开始品尝各道菜,摇头:“不怎么样。唯菜名取得好,想必吸引傅彻的,是这曲江风景吧!”
      看了看浩然楼周边的茶楼,指着旁边一家道:“去把那买下来。”
      “诺。”小贵子立刻下楼去办。
      “门主,买茶楼那做什么?”齐云不解的问道。
      君御笑笑,“酒楼。”
      “酒楼?”
      “恩。”
      刚说完就听到一阵喧哗声从楼下传来,“傅先生,你可来了,我等你好久了,帮我看看我的写的诗如何,可行?”
      “善,李兄请说。”
      “此诗名为船 ,‘扁舟如小叶,摇入江河间。波影娉婷舞,鸳鸯话交颈。’
      “俗了,若改成‘扁舟如小叶,摇入翠微间。波影娉婷舞,鸳鸯话意绵。’就好了。”
      “善。谢傅先生指导。”
      听到此,众人已知是傅彻来了,除天剑外,莫不把目光调向楼梯口,想看看这傅彻是怎的风采。其实从刚刚楼下的传话中,君御已知傅彻并非浪得虚名,是颇有几分文采的,虽比不上唐朝的李白杜甫,但也算是小有成就的文人了。
      “傅先生,这边请,照掌柜的吩咐,还是老位子,菜马上就到。”
      “劳烦小二哥了。”
      “傅先生这么说小的可不好意思了,咱们酒楼生意能这么好,也是沾了您的光呀!”
      “呵呵!哪里,是你们的菜好才是。”
      菜好?君御没感觉。看着步上楼来的身着天青色儒袍,发束白玉冠的年轻男子,心里倒起了些评价,此人儒雅随和,可称谦谦君子,文采上也算小有成就,难怪在赵国如此受推崇。
      只见傅彻在君御等人所坐的右边桌子坐下,待菜上好后就慢条斯理的一直饮酒,半响道:“车遥遥兮马洋洋,追思君兮不可忘。君安游兮西入齐,愿为影兮随君身。君在阴兮影不见,君依光兮吾所愿。”
      很像魏晋时傅玄所作《车遥遥篇》,只是改了两个字。想来傅彻在思念某人,所吟之诗充满悲思,引起了君御的伤悲,不知前世的父母可好,不知母后可好,可是一直思念着她,一别数月不曾回去探望,母后可会怪罪,于是吟道:“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一旁正在独自饮酒的傅彻听后大震,连忙起身走至君御身前,“刚刚那诗可是公子所吟?”
      君御微笑点头,傅彻激动地道:“妙啊!请问公子从何处得的灵感,尽能作出如此绝妙的诗,尽将母亲对儿子的思念表达得淋漓尽致。”
      “数月前,我别家母来赵国,临行前,母亲悲痛欲绝,千叮万嘱,我离家至今甚是思念母亲,刚才兄台的诗将我的悲伤引出,我方想到母亲的思念,故而作此诗。”君御想:这里是架空朝代,孟郊应该不会怪我侵犯他的知识产权吧!
      “公子感叹母亲的思念之情与我思念友人之情有异曲同工之妙,请问公子贵姓,不知我可有荣幸,能与公子结交?”
      君御笑道:“傅先生这不是抬举我吗?能与先生结交,是我等荣幸才是,先生称我千秋便是。”
      “千秋,好名字。来,千兄,你我干一杯,以示庆祝。”
      “善。”说罢俩人酒杯一碰,将杯中酒水饮尽。
      “哈哈!今日能结交千兄,实乃我幸。对了,刚千弟说是别母亲而来,不知所谓何事?千弟可说出来,若为兄若力所能及,定然倾力想助。”
      “不劳傅兄了,我此行前来只为经商,我欲在这附近开设一酒楼。”
      “酒楼?不知千弟可想好名字?”
      “黄鹤楼。”
      “黄鹤楼?”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
      “好诗,千弟文采斐然,令为兄叹服,不知千弟欲在哪开设,开张之日,兄带贺礼定前往。”
      君御指着旁边的茶楼道:“我已派人买下此茶楼,一月后开张。”
      “一月后?”
      “是。”
      “那为兄静候佳音了。”
      “还望兄长多多光顾。”
      “那是自然,只望到时能日日与千弟煮酒论诗。”
      “善。”
      
      一个月后,黄鹤楼开张,宾客云集。小二上上下下忙活得不行,小杜子在门口招呼:“这边请这边请,今日刚开张,有招呼不周之处还请见谅,我在此替主上谢谢各位了。”
      三楼雅座的傅彻笑看着下面,指着小杜子对君御道:“千弟,你门下的人都如此玲珑剔透吗?”
      “傅兄可是羡慕了?”
      “是啊!千弟你少年才俊,谈吐不俗,气宇非凡,想必出身不凡,却为何要经商呢?士农工商,商属下等,千弟不该如此委屈一身才华才是。”
      “非也。人皆言商为贱道,我却不这么看,商人行惯中西,纳税缴粮,为国家增加收入,也增加了工作岗位,更为尔等文人骚客提供了游乐之处。我认为一个国家的繁荣不仅在于农业,更在于商业,商业是否繁荣可以看出一个国家的贫富,更可以看出这个国家的政策与趋势,所以商业在我眼里不屈最末。”
      “千弟高见,是为兄愚顿了,为兄惭愧,不该以世俗眼光来评判千弟你的作为,千弟眼光高远,愚兄不及也。”
      “兄切莫此说,兄乃大家,智儒之名远播各国,世人景仰,兄岂可妄自菲薄。”
      “千弟过赞,兄愧不敢当。”
      “咚咚”一声敲门声响起,门外响起齐云的声音:“主上,,二楼客人请傅先生前去。”
      “何事?”
      “说是以文会友。”
      “傅兄意下如何?”君御问傅彻。
      傅彻笑道:“我自是愿意前往的,但是我希望你能陪我前去,也好让我向大家介绍你。”
      “这...”还未说完就被傅彻打断。
      “千弟不必推托,千弟文采世所罕见,堪与景国元王相比,只是可惜元王至今病榻缠绵,我不得一见,但为兄认为,千弟不输元王。”说罢,拉起君御就往下走。
      “傅先生来了,我等在此有礼了。”一干儒雅少年道。
      “诸位不必客气,我来介绍,这是我新交的朋友,也是这座酒楼的主人,名叫千秋。”
      众人一见君御,心中不甚赫然,这少年公子极其俊美,俊雅温文,气质竟比傅彻更甚,多了分尊贵,少了分书香,正可谓是‘少年佳公子,天下第一人’,连忙道:“在下这厢有礼了。”
      “诸位客气。”
      一年轻文人道:“傅先生,此楼名为黄鹤楼,可是先生所取?意义为何?”
      傅彻笑道:“非也非也,这是楼主所取,你们该问楼主才是。”
      “请千兄赐教。”
      这傅彻摆明了是挖个坑给我跳啊,君御无奈,只得道:“我取此名,只原于一诗,此乃在下所做,还望各位不要见笑。”说完吟道:“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
      吟完,众人呆楞,“啪啪”待傅彻拍掌称好后,众人方反应过来“妙啊!千兄少年风流,文采不凡,可谓一代佳公子,还请千兄将此诗书写下来,供我等瞻仰。”
      “善,还请千弟不要推脱。”
      这傅彻...君御只得交代小贵子道:“拿文房四宝。”
      “诺。”
      不一会,小贵子将文房四宝端来,放好后磨墨。君御持笔而书,众人一看,这字别具一格龙飞凤舞,当真是世所难求的好字,不禁拜服。
      “千弟此字若挂于大堂之中,必教这天下学子汗颜。”
      “不可,天下之大,高手如云,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怎可如此自夸,贻笑大方。”
      “千弟过谦,你这字龙飞凤舞,及具神韵,甚是旷达,而笔墨之间又透出丝丝贵气,是世所不及的,而千弟所做之章可称为绝世惊章,必然震惊五国,天下共誉。”
      “甚是甚是,傅先生此言甚是,千兄不必过谦,莫要让我等惭愧才是。”
      “这,恭敬不如从命,我照各位所说去做便是。”
      说完便吩咐小贵子拿去框裱。 说完便吩咐小贵子拿去框裱。君御不知,他今日所为数月后会震惊天下,而今天与他同桌的这些文人,日后会成为了朝堂上的栋梁,许多年后当他们想起今日时,会笑道:“那时的陛下,少年英俊,一首《黄鹤楼》,让众人叹服。那时的陛下,曾与我举杯共饮,我是何等荣幸,竟能与旷古烁今的帝王同桌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文中多处引用古诗.



    冬天的秘密
    爱上一个永远爱不到的男人,守护着一份永远不可能成真的誓言。



    情劫·倾莲
    莲之字,莲之文,如莲般的文.



    狐魅大清
    文笔不错,章节不错,总体很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