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朱一龙的角色们谈恋爱

作者:月末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世(中)罗浮生x韩语曼

      翌日正午,洪公馆。
      “下头说黄浦码头有人闹事,侬等歇带人去趟。”洪正葆浅呷一口茶,对罗浮生吩咐道。
      洪澜坐在一旁,听出这话里有气,觑了眼老爷子,又瞅瞅正在吃饭的罗浮生,乖觉地没有出声。
      手下动作一滞,罗浮生扒饭的速度缓了下来:“是,义父。”
      “还有,少跟林家那小子出去鬼混,喝酒喝的烂醉,大正午才起成个什么样子。”
      “……知道了。”
      “哼,忠言逆耳!你别左耳进右耳出,他林佑威,整天不干正事,做点……”
      “诶爸!”洪澜看罗浮生脸色不好,赶忙打岔道,“人林大哥现在是电影明星呢,‘苏普斯达‘’(super star),老风光个呀~多少人寻依(他)签名照相!”
      洪正葆是老一辈做派,对这些东西并不多看好,讥诮道:“呵,他家老爷子前几天还跟我叨叨,没个正经样的,一副败相上赶着当戏……”
      “我饱了,先上去了。”罗浮生把碗一置,声音虽不重,但刚好够打断老爷子的话。
      “看看他!是个什么样子!翅膀硬了是哇!”洪正葆指着罗浮生上楼的背影斥责,眉毛高高扬起,动了肝火。
      “爸爸爸…”洪澜忙扒下老爷子的手,“别动气,大哥也要“肯谬开身”(communication)嘛!况且您说林哥那话,不叫忠言,叫偏见!
      “哼。”老爷子鼻翼鼓动,发出重重一记哼气声。
      ”不管他们了,我把侬讲讲学校里的事儿吧!我们学校最近新来个女先生,听说是留洋……”
      ……
      ……
      拉上窗帘的房间并不敞亮,罗浮生关门,打开灯,仰天躺倒在床上,深深呼了口气,企图将心底的不痛快排出来。
      昨夜的酒意还未消退,他只觉满心满身的疲累。歪头瞥眼座钟,有了计较,于是打算再眯一会。
      将将合眼,那一幕幕场景便又涌上脑海,罗浮生不觉翻身整个蜷缩起来,许久才昏昏沉沉睡去了。
      “爹………爹……”
      “……你……是谁……”
      罗浮生似陷入梦魇,睡得并不安稳,偶尔几句呓语从他口中流出,裹携着在“玉阎罗”身上罕见的脆弱,一声一声碎裂在空气中,余下满室落寞。
      
      世间万般种种皆不可说,有漏(欲望情绪)便有苦,入口更甚刀割。
      
      码头的事说大不大,年初新来了一批工人,人多了活儿就少了,几个刺儿头嫌工钱太少联合起来闹事。罗浮生带人过去的时候,人都已经跑不见了,只留下个被撺掇着冒头,涉世未深的小年青。
      这些情况并不少见,闹事的都走了,罗浮生也无意为难,只做了场“杀鸡儆猴”的把戏——众目睽睽下卸了小年轻一条胳膊。
      待众人散去又丢下几块银元:“去找个老大夫接上吧,下回做事动动脑子。”
      小年青拿着钱千恩万谢离开了。
      
      “少爷是回老宅还是往大上海去。”罗浮生甫一上车,司机便问道。
      他忖量一会,两者皆让他心觉无趣:“往教堂开,许久没去看那群小崽子了。”
      “是。”
      
      天色已经不早,罗浮生到的时候小朋友们刚吃完饭,看到他便叽叽喳喳围过来。
      “罗哥哥!你好久没来啦!”
      “罗哥哥你来晚了啦!漂亮姐姐刚刚才走!”
      “姐姐人可好了!”
      “哦~是嘛。”罗浮生抬头望去,只看见远处缓缓合上的大门,不作他想,顺着小朋友的话茬,“漂亮姐姐是新来的吗?”
      小女孩笑得甜甜的:“father布朗带她来的,她还给我们吃了糖果!”
      罗浮生故意逗她:“哎哟,你的牙都快掉光啦还吃糖果呀!”
      
      布朗先生是这座教堂的神父,法国人,罗浮生也见过几次,很是佩服他。
      教堂收养的这群孩子都是孤儿,教堂曾一度承担不起这大笔养孩子的费用,布朗先生便游走上海滩名流圈争取援助。当然,那些世家多数也就表面风光,布朗先生屡屡碰壁也是必然结果,甚至有些腌臜的背地还会雇人动手。
      整个上海滩都把这老外的作为当笑话看,吃力不讨好。结果最后不知怎的,他竟搭上了洪老爷子的线。“洪帮资助教堂孤儿”的话头一下堵上了整个上海滩的嘴,让曾经笑话过他的人顿口无言。
      自此,洪帮得名,布朗得利,皆大欢喜。
      教堂事宜洪正葆也是交给罗浮生打理,一来二去的,罗浮生与小屁孩们处出了感情,一方面是喜欢小孩的天真可爱,另一方面则是同病相怜的感触。
      
      韩语曼告别布朗先生坐上小汽车回到公馆,随意吃了点晚餐后坐在沙发上与昌伯闲聊。
      “那教堂的孩子都是洪帮收养的?”听了那群孩子背后的资助人竟是洪帮,韩语曼有些惊讶,对这些江湖势力不免高看几分。
      “也不算是,面上还是教堂收养的,洪帮只出钱。”
      “那也很好了,总比那些个说风凉话还眼红的好。”虽然对上海滩各方势力并不了解,但她清楚人心。资助孤儿说出来是轻飘飘出钱二字,可风险实在不小。
      洪帮看似是得名了,但这个名声真的那么好拿吗?怕是不见得。毕竟别家都拒绝了,单你洪帮做好人,即便洪帮眼下如日中天,无人敢发作,但这背后绝对不会安生。
      可这些也不是韩语曼能说道的。
      “我走的时候还听他们说洪帮二当家来了,想来洪帮对这群孩子还是挺上心的。”
      “那‘玉阎罗’也是无父无母,给洪老爷收养的,都是可怜孩子。”
      “‘玉阎罗’?这名号有意思,有什么说法么?”韩语曼听这成为觉着新鲜。
      “七八年前吧,他一人单挑百余人给洪帮争下了码头,年轻又有副好皮相,才这么叫的。”
      “如此乖张狠戾?”韩语曼惊讶。
      “江湖人,不狠怎么年纪轻轻坐稳二当家的位置。”
      “也是。若有机会倒是想见识见识这位才俊。”
      昌伯笑着摇摇头:“许是有机会的,今朝不就险些见上?”
      韩语曼也笑,并未上心:“我当传奇故事听过,也就这么一说,也说不准这辈子都见不上呢。”
      “哈哈哈,夜深了,小姐快睡吧。”
      “昌伯晚安!”
      
      往后的日子,于罗浮生与韩语曼各人来说,并无变化,他们在各自的世界周转忙碌。
      他在码头火拼,她在学校教书;
      他在大上海纸醉金迷,她只是夜上海过路人;
      他听戏唱歌哼《夜来香》,她听广播看着《大陆报》
      他说的是:“戏一旦开唱了,便没有停下来的道理。这是隆福戏院的规矩,也是我罗浮生的规矩。”
      而她说着:“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world,is not being apart while being in love but when plainly can not resist the yearning.Yet pretending,you have never been in my heart.”(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而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思念却还得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里。)
      ……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世越写越长了……本来打算五千字写完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