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朱一龙的角色们谈恋爱

作者:月末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世(上)罗浮生x韩语曼

      民国二十一年,六月。
      在海上颠簸大半月,韩语曼听着说靠岸了,这会还有些恍惚。
      直到拎起皮箱排队下船,踏上陆地的那刻,看着周围熟悉的黄皮肤黑头发,她心中才升腾起真实感,不禁勾起唇角。
      终于,真的回来了啊。
      
      韩家从北平派来的人一早便在码头候着了,韩语曼才下船,韩昌就认出她来了。小小姐比起五年前变化不小,眉眼身量也长开了,但气质神态还是一如既往特别。
      “小小姐!这儿!”韩昌见韩语曼在人潮中没个方向赶忙喊到。
      韩语曼这才回头,见了是韩昌,神色欣喜地招手,朝这边走来。
      “昌伯!怎么是您来啦!!家里还好吗?”韩语曼久未见熟人,有些兴奋。昌伯是家里的老人,一直是她爹的心腹,也是韩家的管家。
      “都好都好,老爷夫人一直念着你,一边怨你不回家,非来上海,一边又担心你。他们这会在北平抽不开身,才让我先过来接你。”
      韩语曼心下涩涩,说不出什么滋味儿。
      韩昌见她笑意都淡了几分,有些懊悔:“嗐,看我这记性,小姐长途跋涉的肯定累了,赶紧先上车回公馆整顿整顿。”
      韩语曼也笑:“好!不过,还得绕个路去趟圣约翰大学。”
      
      韩公馆是早些年韩家在上海的住处,后来韩家老大爷升迁,举家迁往北平。不过韩家人念旧,公馆便一直空着未曾出手。
      公馆上下都让人打扫过,韩昌知道韩语曼喜静,除了门口守卫,下人也只安排零星几个。
      韩语曼到公馆这会还有些昏沉,早早上床安置了,想着明天有约,得去学校报道。
      
      第二天一早,囫囵吞了几口早餐,韩语曼便匆匆出门,韩昌忙唤她:“小姐不急!这才七点,让司机送送你,十五分钟就到!”
      “万一堵车呢,约定了七点半第一天就迟到可不太好!”
      这倒也对。
      韩语曼又回头:“对了昌伯,晚上车子就别来接我了,我自己个儿坐黄包车逛逛!”
      
      韩语曼即将任教圣约翰大学外文系一二年级的外文老师,教的是法语以及英语。不过这学期即将告罄,最后的几周她也不必上课,只跟着带她的老师进行入职前的学习以及学生监考事宜。
      带她的老师姓布朗,法国人,同时是位对中华历史颇有研究的传教士,上课也颇为风趣,深受学生喜爱,她听了两节课也觉趣味十足,写下了不少笔记。
      
      下学后,韩语曼拦了辆黄包车。
      “小姐往哪里去?”
      “我许久未回,挑热闹的地方逛逛。”
      “好嘞~”
      “诶,等等!”
      韩语曼见一旁小贩摊子上悠悠转着的风车,心下一动,跳下车快步走过去将它买下。
      “走吧~”
      
      沿途的建筑景色陌生又熟悉,看着支出顶棚外迎着风呼哧呼哧转悠的小风车,韩语曼深深呼了口气,自由的风与归属感霎时充斥了她整个胸膛。
      旁边被行人拦了路的小汽车,喇叭滴滴滴得摁着,她怕阻了旁人的道,便让车夫往边上稍。
      那辆斯蒂庞克很快走远了。
      但那种若有若无的怅然与思愁却突然升起,萦绕不散,说不出是何滋味。
      她不自禁捂住那颗砰砰直跳的心脏。
      
      大概……这片土地与她的羁绊的太深吧……
      
      这边罗浮生才下车,林佑威便听着风迎出来了:“等你好一会,怎么这么晚才来啊!”
      罗浮生看着夜上海连灯都还没开的大门,衣服往后微掀起,右手叉腰,挑眉嗤笑道:“这天都大亮着,晚什么呀。”
      “行,我自个儿来早了成不!”林佑威搭上罗浮生的肩,用力扯着人进去了,“哎呀别废话了,都等你喝酒呢。”
      “别扯我,当心我揍你啊!”
      “行行行,您自己个儿走,小的给您开路!”
      罗浮生踹他一脚:“你这德行当什么电影明星,给爷当狗腿子得了。”
      林佑威立马站直身子掸掸衣襟不存在的灰,正声道:“那不行,见不着我多少小姑娘得芳心破碎啊,为了万千女性我也只能得辜负你了。”
      嗤笑一声,罗浮生摇摇头不再说话,径直往包间走去。
      
      周围吵闹声不断,此起彼伏的“罗少爷”与舞台上的靡靡之音让他突然意兴阑珊,脑子浮现的,是刚才透过汽车窗瞥见的,迎风吱悠悠转的红色小风车,热烈而自由。
      是什么……
      那是什么呢……
      他想抓住那一闪而逝的念头,终究未果。
      甚至,有一丝似曾相识的、无法言表的感情正在氤氲。
      “呵。”罗浮生使劲捏了捏眉心,企图压下那些莫名的情绪。
      
      “对了,哥。”林佑威想到了什么,猛地转身站停,“你上次不是说想找人,给的范围实在太抽象,无从找起啊,好歹要告诉我是男是女长什么样吧。”
      “……”罗浮生也随之站定,皱眉,“我不知道。”
      林佑威:“啊?”
      “我也不知道他/她是什么样…”
      “那你找个球儿!”
      “我只是觉得……我要找人,必须找……”
      
      那种浓烈的情感不知从何而来,但当他感知到时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它嘶吼着“找到她,找到她”。似思,似念,似欲,似…
      爱……
      ……
      爱………吗?
      
      林佑威:“……”
      一时之间不知说何是好。
      
      “哥,你这找法,八百年,你跟人都作古了你也见不着啊。好歹给个参考,我替你找。”
      罗浮生默然,理是这个理儿,但他也确实说不出个一二三。她的样貌对于他来说,就如同佛家所描述的——“无形无状的实相”那样。
      
      倏然,脑海又涌出那片薄薄的红,他垂眸似陷入某种情绪漩涡。
      林佑威看他嘴唇翕动,于是凑过身将耳朵贴近。
      只听罗浮生轻声呢喃道:“自由…热烈……红色……”
      林佑威:……
      真是魔怔了。
      
      罗浮生当晚兴致缺缺,林佑威便一直邀他喝酒,两人喝了半宿,以林佑威烂醉告终。
      被搀坐上车他还在嘀嘀咕咕:“小爷……帮你找……准……”
      然后就没声儿了。
      罗浮生此时也并不多么清醒,但总留了两分理智,推开缠着自己的舞女,脚步虚浮得上了自家的车。
      
      深夜的上海滩行人已然不多,但灯光依旧璀璨。
      醉生梦死,才是这座繁华之城夜行人的常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又很久没更啦,终于写到我最喜欢的第三世了!这应该是最虐(?)的一世,这章罗浮生视角比较少,下一章会多一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