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雁归雪

作者:铁板香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独你一个

      萧霈云叹气道:“你如今也不小了,我自然希望你嫁个好人家,绝不是作弄你,更不是撵你,你哭成这样,不知道的,还当我是推你下火坑呢。”
      
      溶月闻言,抹了把眼泪,抽噎道:“奴婢未看顾好公主,任打任骂不敢有怨言,但姻缘这种事总归讲究个缘份,公主又何必折煞奴婢,公主……莫要开这种玩笑了。”
      
      萧霈云笑骂:“倒显得是我多事了,你照顾我多年,我自然不能耽误你的前程,若有看上的只管跟我说,不管是谁家儿郎,包管你如愿以偿,可别磨磨蹭蹭,错过好姻缘,快起来罢。”
      
      溶月这才起身,侍候萧霈云喝药。
      
      欧伯卿轻笑道:“不管谁家儿郎,这话说的倒像土匪抢亲一般。”
      
      萧霈云乐了,道:“可不就是嘛,我若不早点动手,你这俏模样,都不知道便宜谁家姑娘了。”
      
      那溶月见公主驸马如蜜里调油,十分识趣,收拾了碗筷便悄悄退下,这厢萧霈云忽然想起正经事,让欧伯卿拿了纸笔给她,她唰唰在纸上描了一会儿,递给欧伯卿看。
      
      欧伯卿见那纸上鬼画桃符一般,只能依稀辨得是人像,人脸被什么东西挡住,只余一双眼睛在外,那双目精光乍现,很是醒目。欧伯卿问道:“这便是那贼人么?”
      
      萧霈云点头,沉思道:“他身手当真了得,不过我觉得他倒不是真的想杀我,不然也不会打伤我以后就走了,但你说他鬼鬼祟祟的半夜潜入府内,要做什么?偷东西么?这京城商贾富户多如牛毛,不是更容易得手些?何必招惹我这公主府呢。”
      
      欧伯卿摇头:“不知道,那你看到他时他在做什么?”
      
      萧霈云道:“可能准备跑路了吧,也不见他身上有什么东西,天太黑了,实在看不见他的脸,只看到他左手小臂外侧有一道长约两寸的伤疤……”
      
      欧伯卿沉吟道:“单凭一双眼睛,一道疤怕是不太好找。”
      
      萧霈云默默思量,欧伯卿为她掩好被子,道:“别想太多,现在养好身体才是关键,马上要到皇上千秋了,你总不能卧病在床。”
      
      萧霈云道:“父皇的寿辰我竟忘了,还有多久?”
      
      “十日。”
      
      “这么快。”
      
      欧伯卿颔首,将萧霈云的鬼画符收入袖中,道:“一会儿我要出去一趟,将这贼人的肖像拿给右统领。”
      
      “谁?”
      
      萧霈云闻言,瞪大了眼看欧伯卿,他勾起嘴唇微微一笑:“自然是你那青梅竹马的发小,禁军右统领温君彦温大人,你出事不到一个时辰,他就来过了。”
      
      萧霈云笑不出来了:“这么丢脸的事他怎么知道?”
      
      欧伯卿凑到她耳边,轻笑道:“温大人护卫京城,对我们公主府可是尤为着紧呢。”
      
      萧霈云道:“这时候你还吃这种干醋。”
      
      说完嘴一撇把脸埋进了枕头,哭道:“那岂不是全京城都知道我昨夜被人打了。”
      
      “倒也不算全知道,他这个人虽总是口无遮拦,你的事他却从不会乱说,左不过是一些亲朋好友知道罢了。”
      
      萧霈云大哭:“那和全知道有什么区别……”
      
      欧伯卿抓住她乱挥的小手,在唇边轻轻一啄,朗笑出声……
      
      这几日卧床养伤,萧霈云闷坏了,欧伯卿别无情趣,只有在旁诵读一些书本陪她解闷,他平日里阅遍群书,却未曾看过闺阁里那些话本。
      
      他声音极为温润,念起那些缱绻缠绵的字句极为动听,萧霈云像被蛊惑一般,渐渐地思绪只随着他一张一合的嘴唇而动了,未曾听清他念了些什么,欧伯卿见她走神,为她压好被角,唤道:“阿云。”
      
      “啊?”萧霈云沉迷他的美色,呆呆地应了一声。
      
      欧伯卿拿手里的书在她面前晃了晃,笑道:“听得如此入神,面如刀削,斜眉横飞,眼若星辰……”他略一思忖,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书,语气含笑,照着书继续念起来:“目光所及散发出寒光冷意,遗世而独立,像匹孤狼一般……”
      
      他想了想,起身走到案前,提笔画了几笔,忍俊不禁,又添了几笔,才拿着走过来递给她,萧霈云接过一看,哈哈大笑。
      
      画上大约是个人,只是这画上的轮廓太过滑稽,完全不是话本里清冷孤傲的感觉,尖嘴猴腮的,倒像是只没长开的猴子,写这话本的文笔也忒差了些。
      
      欧伯卿笑道:“倒是不知阿云原来喜欢这样的男人。”
      
      萧霈云笑完,起身在他左脸上嘬了一口,道:“才不是呢,我喜欢这样的。”
      
      她盯着他瞧,只觉得这眉这眼都好看极了,他淡淡扫过的时候像一汪清泉,一缕清风,第一次看见他就被吸引了,从此魂牵梦萦,再无法忘却。
      
      欧伯卿小心将她抱在怀里,柔声道:“别乱动,小心牵动伤处。”
      
      萧霈云咯咯傻笑,却越发放肆起来,她直起身子在他右脸也亲了一口,然后顺着眉眼,到直挺的鼻梁,再到他厚薄适中的唇,一路细细吻过。
      
      交缠片刻,欧伯卿喘息已有些许急促,将她放开,扶她躺下:“好好养伤。”
      
      萧霈云不满,大眼瞪他,他假装没看见,依然如先前那般,含着笑意,为她掖好被角,在她唇上又吻过,这才出去了。
      
      有欧伯卿相陪,卧床的日子倒也不十分无趣。
      
      一天天过去,兴文帝寿诞也越来越近,萧霈云的伤势也大好。
      
      这天,她挑了条绛红色长裙,发间簪了根流苏金步摇,宛如人间富贵花。
      
      欧伯卿挑帘进来时,看见铜镜前细细描眉的萧霈云,目光也有一瞬愣怔,萧霈云见他依然一身素衣,秀眉一蹙,便叫溶月去拿她那件月白长衫。
      
      欧伯卿从背后抱她,握住她的手说道:“别换了,这裙子特别衬你。”
      
      萧霈云笑道:“可我觉得我穿那件月白长衫跟你更配。”
      
      “皇上寿辰,你自然该穿得隆重些。”他伸手取过她手上的笔,在她眉间轻描,他画功极好,经他的手画出来的眉毛,眉尾挑长了些,更添几分妩媚。
      
      他在她面上亲了亲,笑道:“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
      
      萧霈云听得他夸赞,心中欣喜,唇边不自觉晕开了笑意,她伸手圈住他的脖子,笑道:“嘴这么甜,说给几个女人听过。”
      
      欧伯卿揽住她的腰身,亦笑道:“独你一个。”
      
      “我不信,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给我画一辈子眉!”
      
      “那你要一辈子在我身边。”他声音低沉嘶哑,说罢便吻上她的樱唇,带着些许急不可耐……
      
      这日的大兴皇宫一扫之前的沉闷,热闹非凡,经过前几日的大雨洗涤,夜幕中的皇宫金碧辉煌,磅礴大气。
      
      长乐宫内灯火通明,歌舞升平,一派喜庆。正殿之上,端坐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只见他天庭饱满,宽眉大眼,四方阔口,不怒自威。他身着玄色常服,袍面以金线绣着金龙暗纹,虽有些发福,举手投足之间却是帝王仪态,龙威燕晗之姿,正是兴文帝。左下美妇雍容华贵,端庄娴静,确是皇后无疑。
      
      其余百官分坐殿内两侧,亲属家眷跪坐其后。
      
      皇帝寿宴,各司各局皆费尽心思,花样百出,歌舞伎艺,直看得人眼花缭乱。
      
      殿内十二个曼妙女子身着七彩流仙裙,头束凤舞飞天髻,随着丝竹之声,忽急忽徐,行云流水如燕舞,急旋高翔似雀惊,一曲刚毕,其余舞姬鱼贯而出,只剩一名女子跪在大殿之上,她双手举着一枚雕纹金匣,轻纱遮面,低眉敛目,看不清模样,只露出一段脖颈修长丰润,肤色较常人更为白皙。
      
      兴文帝微感诧异,问道:“这是何物?”
      
      那女子闻言答道:“吾皇英明神武,仁厚慈爱,使得四海之内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外邦更是摄于陛下天威,莫敢来犯,古之圣皇莫过于此,实乃我大兴百姓之福。然吾皇日理万机,事必躬亲,虽春秋正盛亦该保重龙体。”
      
      说着打开金匣,里面有数颗珍珠大小的物什,通体碧绿,暗光微闪,不似凡物,女子又道:“此金丹乃是臣妾母国圣物,日夜锤炼,三年才得此一炉,极为珍贵,可强身健体延年益寿。臣妾献于陛下,愿陛下千秋万代寿与天齐。”
      
      皇帝闻言龙颜大悦:“爱妃到朕身边来。”
      
      说完女子抬头,面纱从耳边垂落,露出一张千娇百媚的脸,正是渝贵妃。她是两年前西陲木渝国送来和亲的公主,这公主天生貌美,一入宫就颇受兴文帝宠爱,蛾眉婉转,秋水含情,明艳动人又带三分羞怯,身量窈窕,风姿绰约,轻移莲步走向皇帝,与皇帝同席,更是风光无限。
      
      萧霈云朝自己的母后看去,皇后眉眼满是落寞,她年轻的时候也是极美的,这些年丰腴了许多,美人迟暮,风华不在,父皇宠爱贵妃,却是礼法也不顾了。
      
      萧霈云越想越气,欧伯卿侧过身子挡住她的视线,夹了菜放她盘子里,萧霈云收回目光看向他,他似是明白她的心事,笑道:“吃菜。”
      
      欧伯卿总能适时的安抚她,萧霈云心情豁然开朗,含笑点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