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雁归雪

作者:铁板香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青铜宝鼎

      一连七日,夜夜如此,萧霈云起先担忧不已,但看欧伯卿精力充沛,精神一日好过一日,再没吐血昏厥的症状,才渐渐放下心来。
      
      驸马病愈的消息震惊朝野,毕竟此前欧伯卿久病不愈,一直以来都是一副病入膏肓的鬼样子,前几日公主府愁云惨淡,更是传出了驸马行将就木,萧霈云年纪轻轻便要守寡的流言,突然说痊愈了,众人起先也是将信将疑,就连皇后也多次派人前往探望。
      
      待看到萧霈云和欧伯卿手挽手出现在为太子践行的大宴上,大家才全然相信,得知是安道源出手,众人更是赞叹不已,安道源再次声名鹊起,使得兴文帝龙心大悦,对他更是宠信有加。
      
      再说这践行宴,皇帝执意要太子前往章州,似铁了心一般,众臣以储君不能擅离京城为由多次上奏,皆被驳回,任谁来劝说都无济于事。大家隐约感到皇帝和太子之间弥漫着浓重的□□味,连带着朝堂之上也硝烟四起,聪明点的都开始为自己考虑起了后路,今日这宴摆的妙不可言,各人的心思也都妙不可言。
      
      太子坐在座首,他面上看不出喜怒,也不与旁人交谈,自斟自饮的欢畅。
      
      兴文帝却是满面红光,他高坐龙椅,满面春风,似乎比前些日子更为精壮。
      
      他叮嘱太子章州之行万事需谨慎行之,凡事多听多看,重大决策需与温桓商议再做定夺云云,太子随即起身,说了些自己定当全力以赴,不负众望的客套话,群臣纷纷赞扬太子年纪轻轻就能肩扛重担,为国分忧,又谢兴文帝爱民如子,皇恩浩荡,有此明君,真乃我朝大幸……谁也不得罪,整个大殿一派父慈子孝、君圣臣贤的场面。
      
      在一众阿谀奉承中,有一位最为拔尖,这便是皇帝身侧的宦官张须之,他伺候兴文帝多年,深知兴文帝喜恶,溜须拍马总是恰到好处,因此颇受兴文帝喜爱,寻常臣子妃嫔想要见兴文帝,都得得他首肯,因此张须之虽是宦官,却身居高位。
      
      此刻他跪倒在兴文帝面前,高呼道:“吾皇英明。”
      
      兴文帝笑道:“张须之,你又搞什么名堂。”
      
      张须之抬起头,只见他面白无须,两颊绯红,神色甚是和蔼,他眯眼笑道:“奴才要先向陛下讨个饶。”
      
      兴文帝疑道:“你又做了什么蠢事,要这般装乖卖巧?”
      
      张须之浑身颤抖说道:“这……皇上不饶奴才,奴才实在不敢说。”
      
      兴文帝见他耍花枪,笑容顿敛:“你居然敢跟朕讨价还价,不说?拖出去打五十大板。”
      
      张须之“啊呀”一声,急忙说道:“不敢有瞒陛下,实在是大喜。”
      
      兴文帝点头,示意他说下去,张须之见他面色渐缓,笑道:“回皇上,奴才前几日做梦梦见个老神仙,他告诉奴才,说奴才的主子修道有成,但却缺了一样神器,若有此神器相助,必能事半功倍,不仅主子可得正道,届时鸡犬也能升天。”
      
      萧霈云在座下噗嗤笑出了声,这鸡犬莫不是说他自己。
      
      只听兴文帝“哦”了一声,问道:“是何神器?”
      
      “这……老神仙倒是没说。”张须之道。
      
      兴文帝敛起笑容,正欲发作,那张须之又道:“老神仙只说‘山外山楼外楼,四十八尺露角头’,天机不可泄露,天机不可泄露……说完这两句老神仙便腾云走了。”
      
      兴文帝见他故弄玄虚,面露不悦道:“你要说便说个明白,卖什么关子。”
      
      张须之恭敬一拜,又道:“之后奴才便醒了,奴才深知这是神仙托梦,不敢大意,但琢磨来琢磨去也不知道这山外山楼外楼是什么地方,此事困扰奴才多日,夜夜难眠,实在憋闷的慌,这才说给了奴才的干儿子听,吩咐他们四处打听,好在皇天不负苦心人,还真给他们找着了。”
      
      那张须之话头一顿,满座皆奇。
      
      他轻咳两声,继而又道:“皇上可知,京城西郊三百里外有一座名唤屾里的山。”
      
      兴文帝问道:“是二山并立那个屾?”
      
      “正是。”张须之答道。
      
      兴文帝闻言,坐直了身体,冷哼道:“这种拆字游戏如何做得准,这山外山便说是个‘出’字也过得去,张须之你可是越活越回去了。”
      
      张须之听得皇帝斥责,不惧不怕,笑道:“皇上说的是,单凭此一点的确做不得准。所以奴才便亲自去了一趟。”
      
      说到这里,他抬头瞅了一眼兴文帝脸色,宫里上了年纪的太监,都是修炼成精的老妖怪,察言观色、揣度圣意这套功夫早已炉火纯青。
      
      他深知宦官私出皇宫乃是大罪,就先做小伏低讨个饶,再引出这段,字字句句都是为了皇帝着想,皇帝顺着台阶也就下了,倒是不好降罪于他。
      
      张须之见皇帝面色如常,又道:“那屾里山看起来并无什么稀奇,方圆百里只有二十多户人家,平日里靠山吃山,日子过得倒也舒坦。只是那山中不乏猛虎豺狼出没,多年来他们进山狩猎竟也安然无恙,那些人户都说全靠山神庇佑。”
      
      兴文帝“哦”了一声,道:“说下去。”
      
      张须之点头,又道:“他们当地的猎户进山时都会唱一首山歌,是这么唱的。”
      
      张须之清了清嗓子,唱道:“山里的长虫四处跑,外面的猎人拾箭来,山神爷爷八方罩,嘿、嘿、嘿……”
      
      张须之手舞足蹈,加上他独有的尖细嗓音,引得哄堂大笑,兴文帝摆手道:“快别唱了。”
      
      萧霈云笑得前仰后合,问道:“这也算得是山歌么?还不如东街旧巷里七八岁孩童编的童谣呢。”
      
      张须之也不恼,回身朝萧霈云行了一礼,道:“让公主见笑了,那屾里山的村民世代靠狩猎为生,二十多户人家没有一个识字的,哪里懂得什么文雅风流、平仄工整,就连这歌谣也不是他们编的,而是世代流传下来的,虽贻笑大方,却内含玄机。”
      
      萧霈云道:“那你倒是说个明白,这大白话有什么玄机了?”
      
      张须之转身道:“皇上且看,这山歌每一句的头一个字,正是山外山,再看每句倒数第三个字,便是四十八,正合了老神仙梦里所说山外山楼外楼,四十八尺露角头。”
      
      “这样听起来不过就是首胡乱凑起的藏头歌谣罢了,张公公未免也太过大惊小怪。”萧霈云笑道。
      
      张须之点头说道:“公主所言极是,若只如此,奴才怎敢说出来丢丑。那屾里山的村民同奴才说,山神虽然恩准他们上山狩猎,却有很严苛的规矩,村民们须得每年上屾里山的山神庙求签,什么时节打什么猎物,数量多少,那签文都会一一注明,若村民不听,惹得山神发怒,便会降罪他们,轻则大病一场,重则要人性命,灵验的很。”
      
      兴文帝奇道:“即便山外山指的是这屾里山,楼外楼又是什么,四十八尺露角头又是什么?”
      
      “皇上莫急,听奴才慢慢道来。”张须之躬身行礼,瞧着他这慢悠悠的样子,众人也被勾得抓心挠肺的,可他偏偏不一次说完,吊足了诸人的胃口。
      
      张须之又道:“起先奴才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这两句话到底什么意思,但既然他们都说山神如此灵验,奴才就想不如问问山神大人,他和给奴才托梦的神仙没准儿是同僚,兴许能为奴才指点迷津,可待奴才上山一看,哎呦,不得了了。”
      
      张须之行色夸张,讲得绘声绘色,就连始终没说话的太子也禁不住问道:“怎么不得了了?”
      
      张须之道:“那山神庙里供奉的正是给奴才托梦的老神仙,简直和梦里一模一样。”
      
      兴文帝双眉一轩,也未料想是这样的结果,只听张须之又道:“奴才便求了一签,问山神大人梦中所指到底为何。”
      
      “那签文怎么说?”兴文帝追问道。
      
      张须之连连摇头,唉声叹气,半晌才道:“那签文只写了一个字。”
      
      “是什么?”
      
      “笨。”
      
      兴文帝闻言,拍案而起,怒道:“张须之,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戏弄朕。”
      
      天子发威,群臣连忙离座,纷纷跪了一地,求皇帝息怒。
      
      张须之受惊,双膝一软,跪在地上,道:“皇上明察,奴才万万不敢戏弄您呐,只是那签文确实是这么说的。”
      
      “你啰里吧嗦语焉不详,要么一次给朕说个明白,要么朕就把你推出午门砍了了事。”兴文帝怒眉紧凑,气势颇足,他大袖一挥,让众人平身,再度坐下。
      
      张须之虽跪在地上,但片刻便整好了心态,又道:“非是奴才啰里八嗦,只是兹事体大,一句半句说不清楚,奴才尽量长话短说。”
      
      见兴文帝未再发难。
      
      张须之又道:“奴才看到签文,也是一头雾水,但那庙祝却说,奴才被表象迷惑,所以才看不清山神大人的神示。老奴拿着那签文在山头冥思苦想了数个时辰,依然不得要领。这时老奴听身边一个小太监和另一个小太监闲聊,说这庙修的与别处不同,像座小楼似的。老奴方才如醍醐灌顶一般,这笨字正是上下结构,莫不是山神在暗示老奴,这楼外楼的楼便是指这庙?兴许是这庙下四十八尺有什么玄机。”
      
      “接下来你莫不是把那山神庙给拆了吧?”萧霈云问道。
      
      “额……”张须之说道:“老奴答应无论结果如何,都会给山神大人重塑金身,这才动了土。”
      
      众人闻言,无不白眼,说得这么委婉,还不就是拆了庙。兴文帝不关心过程,只问道:“然后呢?”
      
      “奴才命人一直往下挖,大约三十尺的时候,挖出一座地宫,奴才大喜,这不正是应了楼外楼么。不过这地宫年代久远,里面既无金银珠宝,也无古玩字画,只藏着一个铜鼎,似是炼丹所用,想必这就是老神仙说的神器。”
      
      说罢,他起身命人抬上来。
      
      众人哗然,说了半天,原来就是为着献个鼎。
      
      几个小太监吃力的将那巨鼎抬进大殿,那鼎周身十分陈旧,看得出年代久远,其余并无什么稀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因为我的原因,被锁了一整天,看到小可爱催更,既然感动又惶恐,谢谢你们一直关注着我,给我莫大的动力!
    献上今天第一更,晚点还有一更!比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