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雁归雪

作者:铁板香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意乱神迷

      萧霈云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她浑身疼痛,虚弱无力,想喝水却叫不出声。
      
      旁边有人递来一碗水,她张嘴便咕咚咕咚喝了起来,一碗清水润过喉间,意识也清明许多,她注意到端碗人的手指节修长分明,掌心略有薄茧,分明是双男人的手,可公主府又有哪个男人能进的了她的闺房呢,除非……
      
      她猛然回头,只见坐在床边喂她水的不是别人,正是欧伯卿。
      
      萧霈云顿时泪如泉涌,她拽着欧伯卿的衣袖,凑近了看他,颤声道:“你…你醒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嗯,你没有做梦,我醒了。”欧伯卿柔声道。
      
      萧霈云一把抱住他,大哭道:“你吐了那么多血,快吓死我了…”
      
      她一边哭一边控诉,哭得直抽抽,欧伯卿轻拍背部为她顺气,柔声安慰她。
      
      萧霈云说着说着,突然想起了安道源的话,一把推开欧伯卿,坐得离他远了一些,欧伯卿不解,萧霈云抹去眼泪,说道:“你快出去吧,别离我太近了,对你不好……”
      
      她声音沙哑,一说话喉咙就火辣辣的疼,欧伯卿心疼不已,蹙眉说道:“你这样却是要我去哪儿?”
      
      “哪里都行,就是不能在我跟前,你等我三日,三日之后都会好起来的……”
      
      欧伯卿闻言,脸色一变,说道:“我已经没事了,你不要再为了我折腾你自己。”
      
      萧霈云不听他说,大声叫溶月。
      
      院外的溶月听到呼唤,忙跑了进来。她看看瑟缩在里面的萧霈云,又看看坐在床边的欧伯卿,气氛说不出的怪异,她还未搞明白发生了什么,只听萧霈云吩咐道:“请驸马出去,不许他进这间屋子。”
      
      溶月心里有些疑惑,这又是搞哪出?
      
      欧伯卿见她如避虎狼,只得站起身,他将碗搁置一旁,似是没听到萧霈云的话一般,说道:“你先休息,晚点我再来看你。”
      
      萧霈云一整日躲在房里不出来,好在欧伯卿也未再出现,她渐渐放宽心。精神一松懈,困意便如洪水一般袭来,她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她睡得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天已全黑,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时辰,不过天黑了正好,两日咬咬牙就过去了,她起身去摸挂在窗边的佩囊,眼看就要触及,却被人抢先夺了过去。
      
      她真是睡迷糊了,居然没发现房中有人,她定睛一看,不是欧伯卿却又是谁。
      
      “你怎么在这?不是说了再等两日么?”萧霈云皱眉,她脸色较白日好了许多,声音却依旧沙哑。
      
      欧伯卿从她的佩囊里掏出装七绝天伦散的瓷瓶,说道:“一日我都等不及。”
      
      说着他推开窗户,扬手将那瓷瓶扔了出去。
      
      萧霈云惊身坐起,想要阻止却已来不及,那瓷瓶也不知落到了何处,她急忙起身,却被欧伯卿伸手拦住。
      
      他在她身边坐下,脸上有些不快,就连说话也带了几分恼意:“你真是不怕死,竟还敢惦记着吃这药。”
      
      他将将靠近,萧霈云便往里躲,他一把抓住她纤细的皓腕,将她拉至怀中,这才缓和了几分,柔声道:“又躲,你能躲到哪儿去。”
      
      他声音温润,十分蛊惑人,萧霈云在他怀中挣扎,急道:“别闹了,快放开我。”
      
      欧伯卿将她禁锢在怀中,任她如何用力也挣不脱,平日里瞧他总是病恹恹的,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大的力气。
      
      萧霈云此刻本就虚弱,没多时便耗光了体力,挣扎越来越弱,欧伯卿一手抱着她的身体,另一只手端过碗,送至她唇边,说道:“乖,听话,喝了这参汤,厨房炖了许久的。”
      
      萧霈云无奈,只能听话地凑近头,乖巧地张嘴。
      
      “慢点儿。”欧伯卿在她耳边轻声道,温热的气息扫过她的耳间,心头暖烘烘的。但他越是这样温柔,萧霈云越是难受,鼻尖一酸,忍不住难受起来,豆大的泪珠在眼眶里打了个转,落在参汤里和欧伯卿的手背上。
      
      欧伯卿放下碗,柔声哄道:“怎么又哭了?”
      
      萧霈云却没止住泪,反而把脸埋进手里,呜呜大哭起来,欧伯卿将萧霈云的脸从手里抽出,细心抹去她的眼泪,轻柔地在她脸颊捏了一把,有些无奈地笑道:“怎么还越哭越厉害了,是参茶太苦了,让你哭成这样?”
      
      萧霈云摇摇头,尽量抑制住呜咽声,说道:“我……我不想让你死,你怎么就不听话呢。”
      
      欧伯卿闻言心中一阵悸动,他轻轻抚摸她的头顶的发丝,语气无限温柔:“我不会那么容易死的,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
      
      萧霈云脸上满是泪痕,鬓边的发丝都被打湿贴在脸上,她含泪凝视他,正色道:“那日你吐血不止,隔天就好了,我只怕…”
      
      她欲言又止,哭得却更凶了。
      
      “只怕什么?”
      
      “只怕你是回光返照。”
      
      欧伯卿哭笑不得,他伸手取下她贴在脸上的头发,轻声道:“你别担心,不是回光返照,我是真的没事了,你这么努力救我,我又怎能辜负你。”
      
      萧霈云闻言抓住他的手,劝道:“那不正说明是安道源的药有效,那我就更不能半途而废了。”
      
      绕来绕去,又绕到了那七绝天伦散上面,欧伯卿有些头疼,萧霈云喋喋不休地说着,欧伯卿俊脸一伸,吻上她的唇,索性以此堵住她的小嘴。
      
      萧霈云被他突如其来的亲密弄得有些发懵,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渐渐染上一层雾色,萧霈云只觉心底一阵柔软,惟愿就此沉沦,她忙敛住心神,清醒了一瞬,推拒道:“别——”
      
      欧伯卿反将她的手握在掌心,两人拉扯之间,萧霈云发间的金簪被剥落,青丝倾泻,美艳旖旎……
      
      虽然被他迷的晕头转向,但她也知道此刻不是心猿意马的时候,她将欧伯卿又推远了些,小巧的下巴一抬,带了几分恼意,认真道:“你正经些,我不是同你开玩笑的,这事攸关性命,你且忍这一时之苦,也是为了我们将来长长久久,其实……我也挺辛苦的,你就不要乱动了。”
      
      声音越说越低,后半句仿佛是从喉咙里嘟囔出来的,几不可闻。
      
      但欧伯卿还是听到了,他笑道:“此乃人之大伦,我怎么不正经了,再说强忍着才伤身。”
      
      “不行不行,你别给我来这套歪理邪说,再说你身体刚好,怎么经得起折腾。”
      
      “经不经得起折腾,你要试过才知道了。”
      
      说着便俯身过来,萧霈云起身欲躲,却被他一把拉回,欧伯卿抱着她翻了个身,两人位置登时掉了个个儿。
      
      欧伯卿喉头微动,萧霈云捂着脸,在他胸口胡乱捶打,闷声道:“不行就是不行,以前怎没发现你这么急色。”
      
      欧伯卿听到“急色”二字哭笑不得,她哪里知道自己早已身中奇毒,若不是非如此不可,他又怎么会强来,就算不为着解毒,他一个正常的男人,看到她这副模样,没火也被撩着了,只有她不自知,此刻有多诱人,他忍不住去亲吻她的脸。
      
      萧霈云一边躲一边又道:“安道源都跟我说了,不能跟你……否则会功亏一篑的,你别胡闹了。”
      
      欧伯卿脸色一沉,就知道这厮还有后招,他在别人身上吃的亏,总要想方设法讨回来,当即沉声道:“他还说什么了?”
      
      萧霈云一本正经地回他:“他说都是因为我,才让你一直病着不见好,叫我离你远些。”
      
      “别听他胡说八道,这人没个正行,十句话里有八句是假的,做不得数。”
      
      萧霈云闻言,疑惑道:“你怎么知道,你跟他很熟么?”
      
      “不熟。”
      
      一点都不熟。
      
      “那你怎么知道他没个正行,他能算中那两件事,必然是有几分本事的,你快别闹了。”
      
      欧伯卿见她不肯信,心中颇为无奈,又道:“今日午后我去见过他一面,他跟我说他他那药里有些瑕疵,虽能救我性命,但无法根治,需要男女合修才行。”
      
      萧霈云微怔,这话安道源也同她说过,当即便道:“可他说这合修之法必须要跟修行之人才行啊。”
      
      “他骗你的。”
      
      “骗我?”
      
      “嗯,这个人最是自负,他自觉容貌过人,可你上次却说他满脸褶子,把他气的不轻,所以他才故意作弄你。”
      
      “不至于吧,一个男人,这么在意容貌?”
      
      萧霈云半信半疑,犹豫间却被欧伯卿得了逞,两人闹腾至深夜才算完。
      
      萧霈云躺在欧伯卿怀中,哈欠连天。
      
      “困了就睡吧,强撑着干什么。”欧伯卿见她困得像打盹的猫儿,忍不住笑道。
      
      萧霈云摇摇头道:“不行,我还不能睡,我得把你看好了,万一出了什么变故,我总得叫人。”
      
      虽然话是这样说,可刚说完,萧霈云就忍不住合起了眼,不一会儿就睡熟了。
      
      看着怀中酣睡的人儿,欧伯卿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自她十四岁那年初识他,就对他痴迷至深,满心满眼都是他,夫妻三载,她带给他无数温暖,白日里他们鹣鲽情深,羡煞旁人,夜里他一人时却总觉得无边的孤寂,矛盾和仇恨不停在他心中拉扯,他已经记不清熬过了多少个这样的不眠夜。
      
      他深深地吐出一口气,低声呢喃道:“若你不是萧家的女儿,该多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