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雁归雪

作者:铁板香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七绝天伦

      那人见他答非所问,腕间轻抖,手里那炳银剑便像长眼了一般直往安道源周身刺去,他剑法精妙绝伦,剑气霎时笼罩安道源周身。
      
      安道源不敢硬接,弓起身子左躲右闪,狼狈不堪,他一面躲一面骂道:“你这人也太猖狂了,哪有这样求人拿解药的。”
      
      那人却不理会,长剑如银蛇吐信,追着安道源噬咬,几个剑花擦过,安道源已是招架不住,连连告饶,他才肯停手。
      
      安道源低头一看,胸前的衣衫已被他的剑气划烂,被刺过的地方一绺一绺地垂下,如丝线般粗细,十分均匀,根根能过针眼,足见那人用剑造诣之深。
      
      上好的真丝绣袍就这样被糟蹋了。
      
      安道源掩住胸口,气恼道:“你赔我衣裳。”
      
      那人淡淡说道:“解药拿来,我赔你十件。”
      
      安道源原本气得跳脚,听到“解药”二字,这才想起他来的初衷,当下怒气一扫,复又笑道:“解什么药,你不是着急离开这儿么,我这是帮你。”
      
      那人冷声道:“有你这么帮忙的么?”
      
      “这么帮忙怎么了,只要她送你随我修道,过段时间我再寻个由头说要回木渝,神不知鬼不觉,简直绝妙,哪知你那小公主死活不肯跟你分开。”
      
      “所以你就给她喂毒?”
      
      安道源闻言冷哼一声,又道:“毒死她你不就自由了?再说谁让她先前说我一脸褶子来着,我若轻易放过她,那我的面子何在?”
      
      眼瞅着那人又要刺来,安道源忙道:“哎哎哎,我不过让她稍稍吃点苦头,你用不着这么心疼吧?你放心她一时半会死不了。”
      
      他小心觑那人一眼,见他没再动手,这才放下心来,埋怨道:“我有多久没见你使过剑了,快有十年了吧,为了她,你居然连剑都拿出来了,我原以为你这么些年不近女色,对谁都一样冷情,没想到啊,也有这么贴心的时候,居然连落花醉都使上了,是怕那小公主见你快死了,一时想不开?你可别告诉我,同床共枕睡了三年,你对她生出了什么情意。”
      
      那人不语,安道源一手搭上他的肩,语重心长地说道:“你与她终归隔着血海深仇,不要让儿女情长消磨了你的意志,我对她下手,也是为了你好。”
      
      那人面色冷峻,手执长剑立于夜风中,他侧身一躲,安道源的手便与他的肩膀错开。
      
      安道源干笑两声,放下悬在半空的手说道:“当然,身为木渝国的子民还是十分乐见你们大兴天下大乱的。”
      
      那人听他诸多废话,已是不耐,沉声道:“看来你还不尽兴,不如我再同你过几招。”
      
      安道源忙拒绝道:“别别别,我可打不过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爱打打杀杀的了,有话好好说不行么,你这样反倒显得心虚。”
      
      说完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杯水压惊,边喝还边用眼角扫视,他是打不过他,可那又如何,他还不是得来求自己,他就偏不给,偏要他着急。
      
      安道源这么想着,唇边漾起一抹笑意,又问道:“要来一杯么,我这可有上好的茶。”
      
      “咣——”
      
      只一瞬,安道源只觉面前银光一闪,尚未看清他如何出招,手里的茶杯已登时碎裂,掉落在地上,而他的手还保持着拿杯子的模样,他偏头看去,那炳银剑正钉在他旁边的墙上。
      
      安道源吓得打了个激灵,见他真的恼了,忙道:“不是我不给,那药没有解药,只能等药效慢慢消退。”
      
      他虽未看清他如何出招,可那剑气擦着他虎口上方划过,再偏寸许,他的大拇指怕是保不住了,安道源寒毛直竖,不敢再逗他,生怕他不信,又忙说道:“再说我这屋里你肯定已经翻了个遍,要真有你也不会等着我回来了,而且你刚才也搜过了,我身上也没有。”
      
      那剑在他周身游走,专挑藏东西的地方刺,却没有伤他分毫,安道源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那人把他的衣服划成这样,绝不是单纯的恶作剧。
      
      “木渝国后宫惯用的天伦散,你觉得你能骗得了我?”
      
      安道源闻言面色微讶,揶揄道:“你还真是见多识广,连我木渝内宫秘药你都知道?”
      
      他神情不禁多了几分得意,又道:“是天伦散不假,不过这不是普通的天伦散,是我加了七味毒药重新配制的,我管他叫七绝天伦散,你觉得这个名字如何?”
      
      “我不管它叫什么,你只要告诉我如何解?”
      
      “我没骗你,真解不了。此药药性比普通的天伦散霸道十倍,是毒药而不是春.药,想必你也看出了这药的不同之处,否则你只消在床.上帮她解毒便好,来我这里费什么事。”
      
      那人面色一沉,追问道:“那会怎么样?”
      
      安道源瞅他脸色不妙,悄悄往后退了退,答道:“也不会怎么样,熬过去就没事了。这药虽然烈,却是慢性毒,要吃足三个月才能要人命,但这欲.火焚身之苦常人又挨不住,所以想用它来杀人,太难啦。”
      
      那人闻言冷哼一声,道:“只有你这么无聊的人才会做这么无聊的药。”
      
      “应该说只有我这么有趣的人才会想出这么有趣的东西,这药专用来对付木渝内宫那些耐不住寂寞逾墙而出的嫔妃的,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一般人即使熬过药效,体内却还有余毒未清,要行.房七日才能根除,否则不死也废了。”
      
      说完他啧啧两声,又试探道:“你对她的事还真是上心,莫不是真的爱上了她,要舍弃满腔仇恨,安心在她的石榴裙下俯首称臣了?”
      
      “激将法对我没用,以后不要随意接近她,她对我还有大用,免得坏了事。”
      
      安道源摸摸鼻尖,这么多年,他始终看不透他。
      
      他们相识于微时,同在木渝一个颇有名望却不出世的老师父门下学艺,同门情谊深厚,但他这师弟的心性却比任何人都深沉,他此刻嘴硬是真,先前的焦急也不假,与那女子朝夕相对,生出些男女之情也实属正常,何况那女子容貌俏丽,性子又可爱……
      
      不要接近她,那可办不到!
      
      安道源不禁又想起今日湖边柳树下逗弄萧霈云的情形,不觉笑出了声,说道:“你那小公主当真娇蛮可爱,想到你独拥佳人这么多年,我都有些嫉妒了。”
      
      那人越过他,伸手拔出墙上的剑,并不答话。
      
      见刺激不到他,安道源故作暧昧说道:“不过咱们兄弟多年,想来也没有什么不能分享的,小公主私下来寻我时,我便也没客气。”
      
      他说完便盯着那人看,只见那人面上并无波澜,安道源有些不甘,问道:“你难道就不好奇我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那人神情冷峻,说道:“你要说就说。”
      
      安道源冷哼一声,暗自腹诽:这俩人做了几年夫妻,性子倒是越发相似了,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也不知道谁赤谁黑。
      
      他扬声道:“我还就偏不说了,你们夫妻俩怎么都这个德行。”
      
      “只有你才把幼稚当有趣,一把年纪了,还这么顽皮。”
      
      安道源最烦别人说他年纪大,一点就炸,大怒道:“我年纪大怎么了?我保养的好啊,我现如今也英俊不凡,你年轻,你到了我这个年纪指不定是什么糟糠模样了。”
      
      看到他满脸怒气,那人难得露出一点笑容,安道源见状,更是怒从中来,正欲发作,忽地灵机一动,想出个能气他一气的主意,这才强忍下火气,又道:“我这副皮囊,与那小公主也算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我瞧着她对我也很是满意,今日我告诉她与我双修便能免受七绝天伦散欲.火焚身之苦,且能常保青春,她好像很心动啊,保不齐熬不过那药效,明日就会来找我了,到时候我俩郎情妾意比翼双飞,你可别躲起来独自伤怀。”
      
      那人懒得听他胡言乱语,转身就走,安道源在背后大笑道:“这就生气了,我还没告诉你我们后来怎么样了呢,你要想知道也别憋着,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那人走了几步又折回,安道源赶忙收住笑,见他脸色不豫,警惕道:“君子动口不动手。”
      
      他淡笑道:“你放心,我不动手,我就是想再问你个问题。”
      
      见他没有拔剑的意思,才松了口气,说道:“你问。”
      
      “服食七绝天伦散的人如果被点了穴封住经脉,是否可以缓解痛楚?”
      
      “当然不能,你也太小看……”
      
      安道源话还没说完,那人抬手便在他胸腹前的大穴点了几下,立时封住了他的经脉,他捏住安道源的下颌,微微用力,撬开他的嘴往里塞了颗药丸,抬起他的下巴一仰,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那药丸立时顺着他的咽喉滚下,安道源急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尝不出来么,你的七绝天伦散啊。”
      
      安道源双目圆睁:“什么,你怎么能给我吃这个,快解开我的穴道。”
      
      “别着急,半个时辰后你自然就能动了,你这药太过阴损却美中不足,得要你自己尝尝才知道如何改进,你好好感受。”
      
      “我呸,再阴损能阴损过你,欧伯卿,你快给老子回来。”
      
      只见他纵身一跃,身姿矫健,哪有半分病态,眨眼间便已翻过墙头,消失在苍茫夜色中,月下独留安道源一人破口大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章名纪念下我从前玩的游戏里的两大敌对帮会哈哈哈,万一有小伙伴看出来,请放过我!
    男主:欺负我媳妇,打死你!
    神棍(抱着柱子):呵呵,有本事你放下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