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雁归雪

作者:铁板香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风起云涌

      第四日清晨,天将蒙蒙亮,相国寺的晨钟刚刚敲响,一个全身黑衣劲装的男人在城门下叫嚣,守城的军官颇不耐烦,待看清他手持金令,忙命人大开城门,那黑衣人策马入城,直奔公主府。
      
      “公主,阿三回来了。”溶月在帐外轻唤。
      
      萧霈云睁开眼,看了看身旁熟睡的欧伯卿,掀开被子翻身下床,溶月忙为她披上外衣,扶她到外间的屏风后坐下。
      
      屏风外不远处,阿三单膝跪着,他蒙着脸,看不清面貌,露出的一双鹰眼格外锐利,萧霈云坐定,问道:“如何?”
      
      “回公主,那锅头山脚的确有一村庄,共有四百三十一户,锅头山于前日子时起火,昨日戌时熄灭,此间天降大雨,但火势丝毫未减,夜里还刮了阵风,火势蔓延,山下有六十三户人家被波及,房子庄稼都烧了。”
      
      萧霈云派阿三去的时候,并未同他说起安道源推演之事,就想看看他到底能料中几分,她虽早有心里准备,但闻言犹是心中一滞,一户不多一户不少,此间情形竟与安道源所料分毫不差。
      
      她又问道:“伤亡如何?那些百姓可有安置?”
      
      “当地知府似是未卜先知,早早做了疏散,大多数人无碍,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死了一个孕妇。”
      
      萧霈云心中一惊,急问道:“怎么会有孕妇?”
      
      阿三道:“属下听闻她是入山寻找打猎的丈夫,结果火烧起来,想跑已经来不及了,幸亏她刚入山不久,被进山支援的潜火军救下,但刚回到村口她便断气了,还是村里一个常给畜生接生的农户剖了她的肚子,这才救了那胎儿一命。”
      
      萧霈云捏紧了帕子,忙问道:“有多少潜火队进山?其他人呢?”
      
      阿三沉声道:“除了送她回来的那名潜火军,其余十六人全部阵亡。”
      
      萧霈云听闻十六人死在那大火之中,心痛不已,大怒道:“我是如何嘱咐你的,那知府派人进山,你没有劝阻么?”
      
      “公主息怒,并非属下不尽力,属下将公主令牌递与知府,只是那知府大人却说上头早有密旨,不敢忤逆。”
      
      萧霈云只觉得胸口压了一块巨石,那日安道源说莫要派人进山救援,否则九死一生,徒增业障,她虽然不信,但也好奇,所以才派了公主府的暗卫严密监视,就想找那安道源的疏漏反击。却不想一大早传来这样惨痛的消息,谁还能大的过她,自然是她的父皇。
      
      兴文帝生性多疑,他口上虽说安道源绝非浪得虚名,想来心中并不确信,所以才一再试探,明知九死一生,却还执意派人入山。
      
      他特意选了十七这个数,不料人算不如天算,多出一个身怀六甲的孕妇会去找她的丈夫,亦算不到母体已死,那胎儿却还能活,正合了九死一生。
      
      萧霈云只觉从脚底冒出一股冷意,明明是盛夏,她却禁不住瑟瑟发抖。
      
      “公主,您没事吧。”溶月瞧她容色苍白,指甲紧扣在楠木椅的扶手上,美丽的凤目悲愤欲裂。
      
      半晌,萧霈云才平稳了情绪,对下面跪着的黑衣男人道:“去账房支五千两,先去安置那十六名潜火军的家人,剩下的买些吃穿分给村民,再给那新生的胎儿找一户好人家,这些银子不必经官府的手,也别让人知道出自咱们公主府。”
      
      “是。”阿三应声,默默退下。
      
      “公主真是慈悲心肠。”溶月扶萧霈云起身,说道。
      
      萧霈云苍白一笑,不知如何应答,哪里是慈悲,只是为了赎罪,但求心安罢了。
      
      第十一日,章州八百里加急传来,安道源所说一一应验。
      
      章河新修水渠,挖出了五具新尸,经仵作验尸,确认是章州前知府一行人。水坝二次冲垮,但因温桓有先见之明,提前挖了几条水渠疏通河道,才免使下游村庄再次遭难。
      
      自此安道源声名鹊起,名动公卿,兴文帝封他为镇国天师,并在内宫之中僻出一座大殿做自己的道场,同他修习归墟天合道。
      
      满朝文武瞠目结舌,纷纷上疏,却一一被驳回,众臣不甘,再奏,兴文帝再驳,如此君臣拉扯半月,诸位大臣看兴文帝也未有太出格的举动,上朝议政,下朝修道,两相不误,慢慢地上奏的风气便淡了,除了太子和几个老臣坚持不懈,其余众人只当他一时兴起,便也随他去。
      
      萧霈云近日十分愁苦,驸马顽疾又犯了,病势比之前来的更猛烈,日间清醒不足三个时辰,醒着时便咳嗽不止,仿佛要把肺都咳出来一样,听得人直揪心。其余时候皆是昏睡状态,虽止住了咳嗽,但睡着也不得安稳,时常梦魇,盗汗不断,太医们日日上门请安,开出药方无数,却始终不见好。
      
      “公主,郑太医求见。”
      
      “让他进来吧。”
      
      由公主府的女官引着,李严背着药箱,跟在郑太医身后一同入内。他刚进去便看到坐在床头的萧霈云,此刻她正专心地给床上的人喂药。月余不见,那如人间富贵花的女子却似被抽干了水分一样迅速枯萎。她消瘦了许多,小脸苍白,眉目间满是担忧。
      
      “给公主请安。”
      
      “不必多礼,上来诊脉吧。”萧霈云说着便起身站到了一旁。
      
      郑太医抹了把汗,忙上前去。驸马这病来的急,太医院找不出缘由,一时束手无策,每次来公主府,萧霈云都在旁盯着,搞得太医们精神紧张,如临大敌,好在多日来萧霈云并未刻意为难。
      
      郑太医诊过脉后,便说驸马脉象趋于平稳,静养便好,又说要回去修改药方,这就起身告辞了。往日和顺的萧霈云今日却一把抓住郑太医的山羊胡子,大怒道:“你们每日都来,药方改了又改,为什么驸马还是一点起色都没有,是本公主太好说话了,一个个敷衍本宫么?”
      
      郑太医脸色霎时苍白,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道:“公主息怒,实在是驸马身体太过羸弱,旧疾损耗了太多元气,只能慢慢调养,若下猛药只怕驸马虚不受补,反无裨益。”
      
      萧霈云还未来得及再度发难,门外匆匆跑进一名青衣小婢,说道:“公主,京城方圆百里的大夫都找来了,此刻正聚在偏厅。”
      
      萧霈云松开郑太医,沉声道:“滚。”
      
      郑太医如蒙大赦,行过礼转身便如逃命一般夺门而出。
      
      眼见萧霈云要出门,李严上前一步拦住了她。
      
      萧霈云凤目一凛,见是个低阶的医官,问道:“你是谁?”
      
      李严见她竟未认出自己,心里一阵失落,回道:“下官太医署李严,在皇上千秋那夜有幸见过公主。”
      
      萧霈云无心细想他的身份,此刻她对太医署恼恨尤甚,张口骂道:“不是叫你们滚了,听不懂么?”
      
      李严愣怔一下,苦笑道:“公主息怒,下官只是觉得坊间游医医术参差不齐,若冒然为驸马诊治,只怕有害无益。”
      
      萧霈云气恼之至,冷笑道:“太医署倒是群英荟萃,还不是只能说出一堆废话。”
      
      李严见规劝无效,无奈又道:“驸马历来虚弱,公主若信不过诸位御医,还不如去寻那镇国天师,也比这样胡乱折腾强。”
      
      萧霈云这几日一直在想安道源说欧伯卿命格的那几句话,她曾一度怀疑安道源应验的那两件事是巧合,但见欧伯卿奄奄一息躺在床上,也不敢拿他的性命开玩笑,这几日惶惶不安,夜不能寐,直担心是自己害了他。
      
      萧霈云厉色道:“没想到悬壶济世的医者也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大隐隐于市,你又怎知坊间无能人。”
      
      李严低下头,叹道:“下官不敢断言,公主关心则乱,这样病急乱投医,对驸马而言却未必是好事,若是不能对症下药或急于求成,用药过猛,唯恐害了驸马性命。”
      
      李严一番话终是起了作用。
      
      第二日,萧霈云算着下朝的时辰入了宫,先去御书房见兴文帝,被告知皇帝一路下朝去了道场,这几日天天如此,并未来过御书房,她只得先去给皇后请安。
      
      刚走近皇后的寝宫,便觉得今日这宫殿四周格外清静,只有皇后的贴身大宫女渊微守在殿前,见到萧霈云的步辇,渊微忙上前来请安。
      
      萧霈云奇道:“你怎么守在外面?”
      
      渊微凑近萧霈云耳边,低声道:“太子在里面。”
      
      萧霈云屏退众人,只身步入皇后寝殿,她沿着走廊一路入内,忽地“噼啪”一声,似是砸碎了什么东西,紧接着听见里面传来争吵声,声音由远及近,是她的母后和哥哥。
      
      “母后,我不能去,等我离开了京城,再想回来就难了。”太子似乎很着急,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那股急躁劲儿却丝毫未被削弱。
      
      “你是我大兴的储君,你父皇还会害你不成,他这是为了给你立功的机会,你怎么这般不识大体,胡乱揣度圣意,辜负了你父皇的期望不说,还会失了他对你的信任。”皇后厉声斥道。
      
      “是我胡乱揣度?与我同奏的张大人被贬,李大人禁足,那章州已有温桓坐镇,怎么就非要我去不可,他分明就是想赶我离京,这是流放,母后,你去劝劝父皇,让他收回成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的全盘计划要慢慢收网了,惨兮兮的女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