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雁归雪

作者:铁板香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宫宴抢人

      欧伯卿一进大殿便看到萧霈云脸色不大好看,他两步上前给兴文帝见礼。右首座的安道源忽地“咦”了一声,随即站起身反复打量欧伯卿,众人瞧他这般反应,也都一脸狐疑。
      
      兴文帝抬手,指着欧伯卿问道:“这位是朕的驸马,安神师可曾见过?”
      
      “未曾见过,只是……”
      
      “只是什么?”
      
      “我瞧驸马面相不凡,命有食神、伤官,天生的日主旺相,但因先天带煞,所以顽疾缠身,久病不愈。”
      
      这驸马身体抱恙,满朝皆知,可这安道源头次见面,便能道出端倪,众人皆是啧啧称奇。
      
      兴文帝问道:“可有化解之法?”
      
      “若想化解,需同我一道修炼,且三年之内不能近女色。”
      
      萧霈云一听大为光火,越看这安道源越像城隍庙口的神棍,什么三年之内不能近女色,她还盘算着三年抱俩呢。她“啪”地一声将那杯盏扔在桌上,引来众人侧目。
      
      “云儿,不得无礼。”兴文帝出声制止道。
      
      欧伯卿也偏过头,瞧她满面恼怒,淡笑道:“多谢神师美意,伯卿身体无碍。”
      
      他一口拒绝,转身往萧霈云身边走去。
      
      那安道源连连摇头:“哎,情之一字,着实害人,痴儿……”
      
      欧伯卿刚一落座,见她双眼能喷出火来,笑道:“怎么这副要吃人的模样,他不让我近女色惹你不快了?”
      
      欧伯卿握住她倒酒的手,拿下她手中的酒壶,亲自为她斟满。
      
      萧霈云冷哼一声:“ 什么神师,我瞧着就是个神棍,在木渝国骗吃骗喝惯了,以为我大兴也这般愚昧么?我父皇素来不信这些,以前听到这神啊鬼啊,都得拉出去打一顿,但在这渝贵妃身边就服服帖帖的,她说什么便是什么,也不知道给我父皇灌了什么迷魂汤……”
      
      “这安家在木渝国很有名望,想来是有些本事的。”
      
      萧霈云转头,一双凤目忽闪忽闪地瞧他,嗔道:“你跟谁一伙的,不许帮他说话。”
      
      欧伯卿无奈笑道:“好!”
      
      萧霈云这才满意,她想起今日无端被扰乱的计划,凑近欧伯卿,低声说道:“今日之约尚未履行,做不得数,改日你得赔我一次。”
      
      欧伯卿轻笑回道:“冤有头债有主,这可怪不得我,怎地就该我赔了?”
      
      萧霈云急道:“当然该你赔了,那本子里都是一对儿一对儿的,难不成你要我找债主凑对去?”
      
      说完她朝安道源瞧去,欧伯卿闻言俊脸一沉,他可不是这个意思。
      
      安道源似是感到二人的目光,朝这边看来,他微微一笑以示友好,但那夫妻二人却不领情,各自白他一眼,便移开了目光,他不明因果,满腹莫名。
      
      萧霈云回身谄媚一笑,又道:“再说了,我觉得满堂男子就数你最俊,他们都不如你,我当然要挑最好看的了。”
      
      虽知她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但欧伯卿闻言却很是开怀,任何天大的要求,此刻都好商量了,他虽不语,却是默认下了。
      
      那安道源无端收了两记白眼,虽满心疑问,面色却始终如常,似乎并不在意,依然那般仙风道骨的模样。
      
      欧伯卿抬眼瞧那兴文帝,怀中抱着娇艳的贵妃,正兴致勃勃地听安道源说一些修道的法门,渝贵妃受他目光所感,回过头来,她勾起红唇,朝欧伯卿妩媚一笑,欧伯卿似未瞧见,目光转而移向别处。
      
      皇帝对修道之事大感兴趣,拉着他不住地询问,安道源话不多,皇帝问什么他便答什么,倒是个合格的神棍。
      
      萧霈云吃了个饱,一抬眼,那渝贵妃还坐在皇帝腿上,真真不成体统,她心思一转,计上心来,朗声说道道:“我听闻木渝安家久负盛名,能通阴阳,可辨万物,不知是否真像传闻那般神通广大。”
      
      “安家乃是木渝的护国天师,举国上下全凭神师庇佑,所以才能安泰至今,公主这话是信不过臣妾?”渝贵妃站起身,广袖轻拂,尽显妖娆姿态。
      
      当然信不过,否则她又何须存心为难,为难安道源便是为难渝贵妃。
      
      萧霈云并不理她,只定定地看着安道源。
      
      “那公主殿下想如何?”安道源问道。
      
      “证明给我看。”
      
      “殿下要臣如何证明。”
      
      “春有百花秋望月,夏有凉风冬听雪,这些时令的东西都没什么稀奇,若我偏要盛夏飘雪,又如何?”
      
      “阿云不得无礼,朕已经见识过神师的本事,绝非浪得虚名。”
      
      兴文帝说道,言语间却毫无斥责之意,只是装腔作势,安道源虽曾在皇帝面前展现神通,但兴文帝也不确定是不是巧合,再考教一番,亦无不可。
      
      萧霈云轻启朱唇,声音如清泉一般甘洌,说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女儿又没亲眼见过,就想见识见识,难道这点小小心愿神师都不能满足?”
      
      萧霈云眉峰一挑,凤目凛然,她此言一出,满殿皆静。
      
      这公主也惯会刁难人,眼下正是三伏天,又如何能飘雪?
      
      众人见那安道源气定神闲,仿佛并不为难,不禁都为他提了口气。
      
      那安道源闻言,轻笑一声,道:“非不愿也,实不能也。节气时令都由各方神明掌管,臣□□凡胎,的确做不到这等阴阳倒乱的逆天之举,让公主失望了。”
      
      众人也皆松了一口气,同时也都有些失望。
      
      “但——”安道源瞧着满殿之上形色各异的表情,笑道:“臣虽不能呼风唤雨,但要演算未来却也不难。”
      
      “说说看。”萧霈云以手托腮,说道。
      
      安道源收起笑脸,正色道:“臣于昨日曾在家中推演过一次,十日之内必有两桩大事发生。其一,京城西南八百里外有一村庄,村内有四百三十一户人家,它背靠的大山名唤锅头,将于后日夜间子时起火,于两日后的戌时熄灭,此间还会有场大雨,但此火非烧足两日不能灭,山下村民亦会受到波及。”
      
      大家还在斟酌此话真假,渝贵妃却如临大敌,她双膝跪地,恳切求道:“神师卦象向来极准,还请皇上勿要轻视,速速派人遣散百姓,早做防范。”
      
      那安道源却连连摇头:“没用的,此乃天火,命数如此,我劝陛下早将此山隔离开来,任其焚烧便罢,莫要派人前去救火,否则九死一生,徒添业障。”
      
      渝贵妃掩唇惊呼,眸中已蓄起了泪:“那,那有没有化解的办法?”
      
      “臣已说过,此乃命数,不可解。”
      
      兴文帝端坐在龙椅上,他面色凝重,手指有节奏地在桌面敲击,不知在想什么。
      
      萧霈云虽不信他所言,但看他如此笃定,心下也是一惊。
      
      片刻,兴文帝又道:“说第二件吧。”
      
      “第二件则与水患有关,月前大兴境内发了大水,有五人于救水途中路遇滚石,被掩于地下,朝廷多方搜寻却一直未能找到尸体,不过近日便能重见天日。章河水坝年久失修,这时节水位高涨,会再次冲垮,幸得有能臣坐镇,损失并不严重。臣此前从未踏足过大兴,不知大兴风土地貌,全凭术法窥得天道,是否准确,十日之内必见真章。”
      
      萧霈云也曾在皇帝寿宴上听温桓说章州知府一行人路遇不测,却不知道后来如何。
      
      兴文帝听罢并未明确表态,之后歌舞升平,觥筹交错,萧霈云无心饮宴,便早早告退,同欧伯卿打道回府。
      
      刚出大殿,安道源便叫住她,萧霈云回头,见他已然不似刚才的凝重神情,唇边带了一抹笑意。他站在殿口,端是飘逸出尘,萧霈云又想起太子说他年近知天命的事,可她无论怎么看都不像。
      
      他轻咳一声,笑道:“公主为何总是这样瞧臣,是臣脸上有东西么?”
      
      萧霈云未接话,问道:“安神师还有何指教?”
      
      “不敢当,若臣所言非虚,还望公主割爱,让驸马随臣修道,公主也一定希望驸马能长命百岁吧。”安道源看向欧伯卿说道,仿佛笃定自己的演算绝无差错,萧霈云心中大为光火,怒道:“你还是操心操心你自己吧,一脸褶子藏都藏不住了。”
      
      她冷哼一声,豁然转身,拉着欧伯卿的手离去。
      
      安道源闻言目瞪口呆,他这幅样貌,走到哪里都被盛赞,分明刚才连她自己都晃神,居然还敢说他满脸褶子,真是口是心非。
      
      萧霈云虽占了嘴上便宜,心里还是气恼至极,她拉着欧伯卿,一路咒骂不休,欧伯卿止住脚步,笑道:“他不过随口说几句,也值得你这样生气。”
      
      “他哪里是随口说,分明是一直觊觎你,从你进来他就一直盯着你看,他居然敢两次跟我抢人,说什么不能近女色,那就可以近男色么?谁知道他对你怀着什么龌龊心思。”
      
      饶是欧伯卿平日里温和沉稳,听到她这番骇言脸色也微微一变,他轻敲她额头,笑道:“不许再看那些乱七八糟的闲书了,镇日里胡思乱想些什么。”
      
      萧霈云踮起脚尖,环住欧伯卿脖颈,认真说道:“其他都可以商量,除了你,我分毫不让。”
      
      欧伯卿浅笑,将她拥入怀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