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雁归雪

作者:铁板香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竹林秘事

      春宵一夜值三千的余辉尚未散尽,为绝世舞姬拈酸吃醋而大打出手的流言又扩散开来,温君彦风流羽林郎的花名一时响彻京城。
      
      萧霈云听到这一段的时候,正坐在去往欧府的马车上,她听溶月眉飞色舞地讲着温君彥如何大闹青楼,那舞姬如何当众示爱,仿佛身临其境一般,不禁皱起了眉头:怎地又和妓.女有关。
      
      自从温桓走后,他倒是彻底放飞自我,半个月不到,尽传些流连花丛的红粉韵事。旁人也就听个新鲜,大不了说他几句年少风流,浪荡不羁,但他这等名声,哪个门当户对的人家敢把姑娘许给他。
      
      “公主,你知道温统领打的那人是谁么?”溶月笑得颇为神秘。
      
      萧霈云摇头,那风月场上的人,她哪里猜得出来。
      
      溶月见她无甚兴致,抱怨道:“公主好生无趣,你就猜猜嘛?”
      
      萧霈云听她这么说,那挨打的人像是她认识的,可她搜肠刮肚地想了一圈,也想不出来,一脸茫然地摇摇头。
      
      溶月叹一口气,说道:“就是那日在茶楼里污言秽语的白衣书生,似乎叫张什么全的。”
      
      萧霈云心想这张孝全还真是与她八字不合,哪哪都犯冲。
      
      “温统领这可是在为公主出气呢。”溶月喃喃道。
      
      萧霈云闻言一愣,转而又想到这绝不可能。温君彥是个粗心大意的,若说那人当着他的面乱说一气,他还可能动手,秋后算账这种做派,可一点也不像他性格,便道:“弄错了吧,他那个性子,怎么会为了这点事专门去找人麻烦。”
      
      溶月撇撇嘴,说道:“怎么不会,咱们府里那几个跟温大人都是有交情的,都是这么说的,我从他们那里听来的,准没错。他们还说公主您和驸马甩掉侍卫私奔那一夜,温大人本来是不知情的,是他们回城时遇到了温大人,他一听是公主丢了,急匆匆就去找你了,连蟹黄包都不要了。”
      
      萧霈云闻言,在她额上弹了一记,笑骂道:“这是什么歪理,任谁听到本公主失踪了,不得急匆匆去找啊,再说了,我还不如一屉包子值钱?”
      
      溶月揉着额头,不满道:“不是这个意思,温大人可对您的事儿一直很上心呢,要是当初您嫁给他,也挺好的,可惜啦,他没这个福气。”
      
      萧霈云见她越说越离谱,佯怒道:“再乱说剪了你的舌头。”
      
      外头马车停了,侍女撩起帘子,请萧霈云下车。
      
      此时正值傍晚,天边尚有一抹余晖,太傅府的围墙上已点满灯笼,门口停着形色各异的马车,伙计们忙着接待来客,统计礼单,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欧太傅此次旧疾复发后,便吵着要告老还乡,他早年丧妻,孤苦伶仃,任谁来都劝不住,家里人只得为他张罗,临行前,免不了要宴请同僚告个别什么的,萧霈云今日便是来赴宴的。
      
      萧霈云刚一下车,欧裕携李氏便迎了上来,行过礼后,李氏亲自扶着萧霈云往院子里去,李氏边走边问道:“殿下可觉劳累,快先进去坐着。”
      
      萧霈云笑道:“哪有什么可劳累的,我倒是来晚了,伯卿呢?”
      
      “自家人说什么晚不晚的,二弟在里面呢,这满京城也只有你们夫妇成婚三年还像新婚,真是令人羡慕。”
      
      “嫂子可莫要取笑我了……”
      
      两人正闲聊着往里走,迎面撞上了欧太傅,一身枣红长衫衬得他格外精神,眼角的皱纹都带了三分笑意,看的出来心情极好,他手抚着白须,正边走边与旁边的人交谈。
      
      他一见萧霈云,大步跨来,作揖道:“见过殿下。”
      
      其他人见状,便知这是欧家那位尊贵无匹的公主媳妇儿,相继跪地行君臣大礼,一时间院中聚满了人。
      
      萧霈云虚扶欧太傅一把,朗声说道:“众卿免礼,今日乃是家翁大宴,各位务必尽兴,不必拘礼。”
      
      众人谢过公主,才各自散去。李氏左右张望,不禁问道:“怎么不见二弟?”
      
      欧太傅回道:“我房中还有些古籍,不舍得丢弃,便让他替我整理出来,我这就唤他过来陪侍殿下。”
      
      萧霈云拦道:“父亲不忙,这本就是他分内之事,自然要他亲自去做,这厢有嫂嫂陪我便可。”
      
      欧太傅闻言不再推却,说道:“如此暂且委屈殿下了。”
      
      说完又嘱托李氏几句,便自顾招待客人去了。
      
      眼前人尽数散去,妯娌二人有说有笑,便要入内。
      
      “裕哥。”
      
      忽听一句脆生生的女音自身后传来,声音很大,语气十分亲昵。
      
      萧霈云闻声回头,只见一女子从车上跳下,朝着欧裕急奔而去,险些直扑入欧裕怀中。
      
      那女子身着白衣,发间簪花,十分清雅脱俗。看得出精心装扮过,但却与周围的衣香鬓影格格不入,更多了几分书卷气。
      
      欧裕忙伸手去扶那女子,她才堪堪站定,两人面色如常,浑然不觉尴尬。她身后跟着一位身材佝偻的老者,欧裕忙上前两步,弯腰向他行礼,神色十分恭敬。
      
      李氏见萧霈云停了下来,也跟着停下脚步,她顺着萧霈云的眼光看去,见她正盯着那簪花女子,在她耳旁说道:“那是怀溪书斋居客先生和他的孙女,姓陈,名唤归云,说来倒是冲撞了殿下。”
      
      萧霈云秀眉一蹙,见她举止与欧裕太过亲昵,心里便不大喜欢,那女子虽年纪轻,但毕竟也不是个孩子,言行举止未免有些轻浮,她轻扫李氏,见李氏面色如常,似乎不甚介意。
      
      萧霈云心里这样想,口中却道:“无妨,天下间撞名者何其多,只是不知道这怀溪书斋居客先生又是何人。”
      
      李氏笑道:“这居客先生可是个大好人呢,他早年多次参加科考,却屡次落第,心灰意冷之下,变卖了祖宅办了间书斋,专收些平民的孩子做学生。”
      
      萧霈云点头说道:“那还真是功德无量。”
      
      “可不是么,父亲敬重他的人品,闲来无事便在一处互相讨教,两家这才一直来往着。”
      
      “这陈姑娘也总来么?”
      
      “嗯。”说到此处,李氏轻叹一声,又道:“这姑娘可怜,打小父母双亡,与爷爷相依为命。不过她性子大大咧咧的,很是招人疼爱,也不像别家小姐那般扭捏造作,我和阿裕都当她如亲妹妹一般。”
      
      听她这般说,萧霈云倒不好再多说什么了,她话头转向别处,便往客厅走去。
      
      席间男女分座,萧霈云身份尊贵,李氏安排她独坐一桌,但她不愿喧宾夺主,便与身有诰命的夫人或一品大员的嫡女坐在一处,既不显突兀,又无损她的身份。
      
      席上菜肴颇丰,女客们却无甚兴趣,话题总绕不过衣裳首饰、才俊儿郎。
      
      萧霈云身份非同寻常,走哪都是众星捧月,从头到尾被赞了个遍,她素来不喜欢这种场合,应酬一场下来,她眉间已见疲色。
      
      男客那边则要有趣的多,一群学究骚客相聚一堂,或俗或雅,总免不了切磋一番,不时传来的哄笑声,倒是提神醒脑。
      
      酒过三巡,欧伯卿却始终未曾露面,萧霈云觉得无趣,便寻了个由头离席。
      
      她独自绕过前厅,便往后院走去。
      
      太傅府前庭后院由一大片竹林相接,此时月照当空,竹影婆娑,萧霈云走在竹林间的青石夹道上,心情倒是愉悦许多。
      
      此时仆从侍女大多在前庭伺候,一路上没遇什么人,显得格外清静。
      
      她心觉畅快,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踢着路上小石子玩,不紧不慢地往内院走,兴致正浓时,忽听竹林深处传来人声,萧霈云当即顿住了脚。
      
      她侧耳倾听,只听一女子娇嗔道:“不许你走,我都几日没看见你了,你若不肯陪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萧霈云心中“咯噔”一下,心想莫不是遇上了谁家姑娘小子在此幽会,她不欲再多听,抬腿便要走,偏此时那“情郎”开口说了一句话,令萧霈云如遭雷击,生生止住了脚步。
      
      那“情郎”说道:“眼下前厅都是人,若谁路过瞧见了,于你的声誉有碍。”
      
      这声音分外耳熟,不是欧裕却又是谁,但这娇滴滴的女声,却不是李氏。
      
      若是旁人,萧霈云便罢了,可这偷情的是自家人,那感觉可就不同了。她耐不住心中好奇,伸手拨开竹子,往林子深处走去。
      
      林中晦暗,只漏进几缕月光,依稀可见交叠的人影。
      
      那女子轻哼一声,倚在欧裕怀中,语气更是柔弱酥软,继续嗔道:“你也知道于我声誉有碍,却还要让我这样日复一日的等。”
      
      欧裕身子将她遮住大半,萧霈云瞧不清楚。
      
      那女子轻叹一声,无限怅然,又道:“我到底是比不上她,你就这样轻贱我。”
      
      说着竟嘤嘤抽泣起来,欧裕低声抚慰,说道:“这又是说的哪里话,我几时轻贱你了,你再等我半年,最多一年,我定亲自登门,与你爷爷提亲。”
      
      那女子恼道:“为何还要这么久,我真是受够这种日子了,我受不了日日见不到你,想到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你也与她……与她这样亲昵,我就恨不得杀了她。”
      
      欧裕忙道:“你别乱想,我与她很久都没有同房了,平日里见面都少,哪有时间亲昵。”
      
      那女子喜道:“真的?你可别骗我。”
      
      “真的,我对你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那女子这才满意,欧裕似在她耳边说了什么,逗得那女子咯咯直笑,两人调笑半晌,那女子又道:“那你打算怎么安置她?”
      
      “和离。”欧裕淡淡吐出两个字。
      
      “可她嫁你这么多年无所出,已是犯了七出之条,若是休妻想必别人也不会说什么。”那女子咄咄逼人,竟撺掇着欧裕休妻。
      
      只听欧裕道:“两家同朝为官,以后还得来往,不妥。”
      
      “就会糊弄我。”那女子佯恼道。
      
      欧裕小声说了什么,萧霈云没听清,哄了半天,那女子才终于笑了:“也罢,看在往日她待我也算不错,便给她这最后的体面吧,不休妻可以,但我以后可要十里红妆,风光大嫁,绝不能比她差了,你要敢委屈了我,决饶不了你。”
      
      “好,你说几里就几里,乖,我最近有很多事要忙,等过了这段日子,我定好好陪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前面大家可能会觉得我东写一点西写一点,其实都是后面的铺垫,都是必要剧情,请大家耐心一些,谢谢大家支持!
    某天,女主问温君彦:包子值钱我值钱?
    温君彦:你,那包子值钱还是我值钱?
    女主:包子
    温君彦:……
    男主:包子……
    女主:莫问,问就是你值钱!
    男主:我想说包子凉了不好吃了!
    女主、温君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