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雁归雪

作者:铁板香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北境舞姬

      那大汉闻言哈哈大笑:“你还有干爹在妓院,是哪家院子的龟公,回头哥哥多照顾照顾他生意。”
      
      那瘦子斜睨他一眼,看大汉的眼神都不对了:“看不出来啊,你还爱找龟公玩呢,我还真不知你有这癖好,兄弟倒是想找几个陪你玩玩,就是不知道他们肯不肯卖身啊。”
      
      那大汉自知说错了话,听他奚落,却也不恼,笑嘻嘻地勾住瘦子的肩,说道:“你干爹肯卖不就得了,到时候别忘了叫老子声干娘。”
      
      那瘦子边夹菜边抖落了两下肩膀以示反抗,大汉手臂却跟长在他身上似的,勾着他干娘长干娘短,那瘦子无奈,笑骂道:“滚滚滚,你干爹才龟公呢,你全家都龟公,我干爹是干倒卖行当的,啥都倒。”
      
      那大汉贱兮兮撩着瘦子:“ 那不就是黄牛么?啥都倒,能给你倒个媳妇么?”
      
      “能给你倒个老爹,来,叫声爹听听……”
      
      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胡侃着,不知不觉喝完了一壶酒。
      
      门口处进来一位年轻公子,他小麦肤色,玄衣便服,身后跟了两个随从,正拦住一位小厮询问些什么,那大汉率先看到,站起身招手,喊道:“头儿,这呢。”
      
      那男子循声望去,打发了小厮,径自走了过来,大汉和瘦子忙起身相迎,神情甚是恭敬,男子大手一挥,叫他们不必多礼,五人方才落座。
      
      那瘦子名唤路笱,和“狗”字同音,久而久之就多了个路老狗的诨名。那虎背熊腰的大汉名唤刘彪,跟男子同来的两个随从一个名唤孙全胜一个名唤林德兴,四人同属禁军之中的虎贲军,他们的头儿自然就是温君彥。
      
      刚坐下,诸人忙活着给温君彥斟酒,那路老狗拦住诸人,变戏法似的从桌下提起一个坛子,拔掉酒塞给温君彥满上,温君彥小酌一口,赞道:“好酒。”
      
      路老狗笑道:“那是,这酒是我爹二十年前埋下的,平常都不舍得喝,今儿专程挖出来孝敬头儿的。”
      
      “这亲的可比那干的大方多了,给我也来点儿。”刘彪笑道。
      
      路老狗瞪他一眼,呸道:“就你这副臭德行,不配我这酒。”
      
      嘴上骂骂咧咧,却还是给他斟满。
      
      孙全胜一脸茫然,问道:“什么干的亲的生的煮的,你们这帮没眼力劲儿的怎么换了地儿,咱头跟那潇湘苑的朝音姑娘才热乎几天,你们这就把人拆散了。”
      
      刘彪边喝酒边骂道:“你才没眼力劲儿呢,没看见今天都往这红袖轩跑嘛,自然是有更稀罕的玩意儿。”
      
      见那孙全胜一脸疑惑,刘彪又道:“你没听说啊,这来了个北境女人,都是来瞧她的。”
      
      孙全胜闻言一拍大腿,说道:“原来就是这事啊。”
      
      “哟,瞅你这意思,是早就听到什么风声了?”
      
      “也没什么,前几天底下有人递了两张帖子孝敬咱头儿,头儿说没空就拒了,早知道你们今儿要来,就劝头儿收了,那可是神霄云舍,比在这舒坦多了。”
      
      这青楼妓馆虽是下九流,却也十分讲究,三楼雅间号称神霄,专门接待达官显贵,若非处尊居显,即便有钱也是买不到的尊贵,二楼名曰紫阙,比之三楼略逊一筹,是鸿商富贾云集之地,这一楼便是鱼龙混杂,三教九流俱全,随意的很。
      
      那孙全胜直言直语,说得路老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他跟温君彥时日尚短,自个儿也不比那些望族子弟,便是这一楼也是托了好几重关系才拿到的票,温君彦向来不拘小节,他便也没多想,但一听别人巴结起来都是这等手笔,不禁担心今日种种安排折了他的身份,好事变坏事。
      
      温君彥头也未抬,说道:“要说舒坦还是这里舒坦,上去免不了要应酬一番,哪还有心思喝酒。”
      
      路老狗闻言大为感动,忙重新为他斟满酒。
      
      此时楼中一片骚动,都在叫骂北境舞姬怎么还不出来,旁边那一桌尤甚,一时整个楼中沸反盈天,乱作一团。
      
      那刘彪冷哼一声,骂道:“都说读书人斯文,整个楼里就数他们叫的最欢,我耳朵都要聋了。”
      
      那厢七八个书生独占一桌,正自骂得欢畅,一个麻子脸的龟公赔着笑脸上前来规劝。
      
      这时,始终未开口的林德兴“咦”了一声,不住打量那几个书生,刘彪笑道:“怎么?有你相好啊。”
      
      那林德兴也不恼,接道:“相好没有,倒有个眼熟的。”
      
      他指着其中最凶悍的那个书生说道:“这人前几日与公主起了冲突,他眉头上那疤就是公主砸的。”
      
      那凶悍书生正是当日茶楼中的白袍客,名唤张孝全的。
      
      “哟,这人什么身份啊,还有机会得罪公主。”说这话的是刘彪,他跟温君彥时间最久,知道这位大爷忌讳什么,他偷偷打量温君彥,见他面无表情,只淡淡朝那书生看了一眼。
      
      林德兴摇头道:“我也不知,那日我奉命接应木渝国使臣,在运河边的茶楼里盯梢,不曾留意过他们起了什么冲突,后来吵闹声实在太大,我怕出了岔子,才躲在楼梯边听了一耳朵,这厮嘴里不干不净,骂什么半点朱唇万人尝,才惹恼了公主。”
      
      那刘彪听得心惊,当下察言观色,见温君彥面色并无起伏,才稍稍放心,转念一想,又觉得温君彥这反应太过淡定,有些不寻常,小心试探道:“这小子欠打,要不然咱给公主出出气?”
      
      “哟,平时没看出来你这么忠心耿耿啊。”那路老狗不明所以,嗤笑道。
      
      刘彪闻言哈哈大笑,说道:“那是,毕竟咱拿朝廷的俸禄。”
      
      说着朝温君彥瞥了两眼,见他没反应,只好讪讪收了话头。
      
      楼中灯火一层层熄灭,整栋楼顿时陷入黑暗当中,唯有月光与院中的烛火射入几缕,众人正惊疑间,“咚”地响起一下敲鼓声,紧接着响起第二声、第三声……那鼓声逐渐递增直至似有万马奔腾一般。
      
      孙全胜笑道:“嘿,这北境女人一个个长得跟鬼似的,没想到还挺有花样,这鼓声听得老子都振奋。”
      
      他声如洪钟,引来旁边的人侧目,张孝全回头瞟他一眼,冷哼道:“这是北境有名的出征曲,钲人伐鼓,陈师鞠旅,自然有如雷霆,气势磅礴。”
      
      他见孙全胜短衫长裤,武夫打扮,一脸茫然的样子,轻蔑道:“谅你也听不懂。”
      
      孙全胜登时大怒,此时台上忽地亮起,那台中央不知何时多了一面圆形巨鼓,一蒙面女子侧卧于鼓面之上,她红衣似火,将露出的肌肤衬得如玉一般。美人微微抬眸环视,只见她眼尾上挑,睫毛纤长,瞳孔是淡淡的琥珀色,端是倾国颜色。
      
      此女刚一出场便引得众人拍手叫好,那张孝全也忙转过头去喝彩。
      
      笛音乍然飘扬,那女子一个旋身便由侧卧改为半跪,她低眉垂目,玉白的手指拈着一条红绸,轻轻巧巧地朝众人行了一礼。
      
      全场不知从哪爆出一声“好”,紧跟着喝彩声从四面涌来,连孙全胜也顾不得与那白袍书生计较,大力鼓起掌来。
      
      台下喧嚣,台上女子却似浑然不觉。
      
      那笛音响过之后,女子站了起来,她赤足踩在鼓面上,上身微微斜倾,将那红绸抛至高处,又陡然抽回,将那红绸甩至右下。那女子面貌如何,被一块红纱遮住,隐隐约约,道不真切,单看她衣着大胆,暴露之处骨肉均匀,多一分则腻,少一分则柴,便知是绝代佳人。
      
      女子随鼓声而动,将那红绸甩得分外灵动,恍若手中拿着的不是红绸,而是行军打仗的战旗一般。
      
      笛音再度响起,从低至高,由缓至急,如银瓶乍破,惊雷乍起,那女子也随笛音回旋而舞,霎时楼中涌起一股异香,似从这北境舞姬身上弥漫而来,满楼宾客看得忘情。
      
      鼓上女子身形绝美,一身红衣金饰飞扬而起,整个人似烈火燃烧,端是翩若惊鸿,宛若游龙,满楼宾客击节称叹,银票抛得漫天飞舞。
      
      那女子越舞越急,越转越快,遮面的红纱飞了出去,飘飘扬扬落下,正落在那张孝全头上,那舞姬掩袖回眸,朝他眨了眨眼,周围顿时激起一阵调笑欢呼声。
      
      张孝全取下头顶的红纱,放至鼻尖轻嗅,这面纱上的香气跟楼中弥漫的别无二致,竟真是这舞姬的体香,如同致命的春,药,那丝滑触感,像她的光洁的肌肤一般,他淫,心大盛,顿觉小腹之中一股热流升腾而起。
      
      鼓乐声未断,那女子上身微微前倾,一手遮着脸,娇羞无限。另一只手翻了个花,朝张孝全伸出,似是讨要那红纱。
      
      “神女在叫你呢,你这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
      
      “滚,明明是在看我。”
      
      “这红纱怎么偏落你头上,出门烧高香了吧。”
      
      与他同桌的书生七嘴八舌议论起来,无不艳羡。
      
      获美人青睐,那张孝全心中暗自得意,见台上舞姬再次朝他招手,他推开众人,左右瞧了一翻,竟未看到上去的台阶,一时犯了难,他径自走到台前,撩起衣摆,双手往台上一撑,脚下打了两个滑,也未能上去。
      
      “兄台不要急,我送你一程。”这话不知谁说的,只觉有人抓住他的后襟,一把将他扔了上去,那张孝全“啊”地大叫一声,便在神女面前摔了个狗啃泥,满堂哄然。
      
      张孝全趴在地上,手肘膝盖火辣辣地疼,他回头怒视台下,只见邻桌那玄衣公子正双眼含笑,举起酒盏,朝他遥敬一杯,想来刚才发力的便是他。
      
      笑闹声此起彼伏,他恼羞成怒,全然不复刚才的春风得意,将那面纱递过,便匆匆下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温君彦:表面笑嘻嘻,内心mmp,骂我小伙伴都得死~
    路狗等人:大哥你这么能舔,你的小伙伴她知道嘛?
    女主隔空打了无数喷嚏!!!
    男主:你尽管舔,我媳妇看你一眼算我输!
    作者:emmmmm,你媳妇后面可能想砍死你!
    谢谢小可爱们的支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