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雁归雪

作者:铁板香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波未平

      萧霈云平生何曾受过如此侮辱,顿时一阵怒火窜起,此刻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她伸手去摸腰间的防身匕首,就等他过来。
      
      那白袍客双目赤红地走来,两人争锋相对之际,旁边的青衣客忽地上前,一把将他推开,痛斥道:“张孝全,你别昏了头,你饱读诗书,自当修身修德,怎能这般胡言乱语,凭空辱人清白,她一个女子,你……快快和人家道歉了。”
      
      他疾言厉色,喷唾成珠,俨然动了真怒。
      
      那张孝全冷笑一声,反唇相讥道:“你算什么东西,轮得到你来跟我说教?你跑出来装什么好人,莫不是看她年轻貌美,也想做她的姘头不成。”
      
      “你……你乱编排什么,不过是些以讹传讹的秕言谬说,大家互相调侃两句便罢了,何至于毁人清誉。今日你若不跟这位小姐道歉,我……我……”
      
      那青衣客蹲下身子,从地上捡起一块茶杯碎片,撩起衣摆,竟“哗啦”一声将其割断。
      
      他手里拿着那片残布,举至张孝全眼前:“你若不肯道歉,我们便不要再来往了。”
      
      张孝全见状,冷笑三声,骂道:“蠢货还学别人割袍断义,不过是个死穷酸,我还稀罕你不成。”
      
      他额上不断往外冒血,,他伸手一抹,也顾不上多做纠缠,说罢恶狠狠瞪了萧霈云一眼,叫嚣道:“你给我等着。”
      
      转头又一把推开面前那个少年子煦,便捂着脸惊慌离去。
      
      萧霈云从小到大皆是众星捧月,哪里受过这等闲气,当下已是怒气攻心,她玉拳紧握,银牙紧咬,心里已将他凌迟千万遍。
      
      那青衣客看着张孝全离去的方向,神情难掩悲色,苦笑连连。
      
      他拱手作揖,朝萧霈云深深一拜,歉道:“今日我二人在此妄言,冲撞了小姐,还请小姐原谅则个,周子沁代他给小姐赔罪了。”
      
      萧霈云一肚子火刚好没处撒,当下便迁怒于他,骂道:“你替他赔罪?你是他儿子还是他孙子?”
      
      此话一出,那青衣客脸上青白交加,十分难堪。
      
      那沉默许久的少年子煦见兄长无端受骂,上前一步,理论道:“你这女子好没道理,我兄长先前不惜得罪好友也要护你,现下又担心你独自生闷气,好心给你道歉,你却讥讽他,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子煦……”那青衣客忙叫住他。
      
      “怎么了?我又没说错,兄长你常说善人者,人亦善之,我一直深信不疑,可今日我才发现并非如此。你诚心结交那张家大哥,为了今日之约,即便未来只能啃咸菜馒头,也非要花十两银请他来这茶楼中消遣,可他压根儿就没当你是朋友,他捕风捉影,卖弄口舌,是是非人,刚愎自用,傲慢无礼,是无德人,欺女凌弱,恶言中伤,是无能人。这种小人实在不配你推心置腹,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也无须难过。”
      
      萧霈云听那少年子煦侃侃而谈,入情入理,心里的怒气竟登时去了大半。她转头打量那二人,那青衣兄长,眉清目秀,木头木脑,头上仅束一方青巾,一看就是书生模样,他一双浓眉紧蹙,不住的摇头叹息。
      
      再见那少年面容白净,年岁与萧霈禹相当,身上的赭色布衣似乎是别人改小的,并不合体,他不卑不亢,神色自若,感应到萧霈云的目光,便转过头来看她,嘴上却同自家兄长说道:“你好意劝慰,别人也不领情,咱们这便走罢。”
      
      那周子沁点点头,朝萧霈云作揖拜别,便要离去。
      
      “等等。”萧霈云张口叫住二人。
      
      她起身行至那周家兄弟身前,目光停留在那少年子煦身上,扬眉道:“你家兄长明明是替那小人道歉,怎么就是安慰我了,你这么说是觉得你家兄长没错啦?”
      
      不待那少年子煦开口,周子沁拱手道:“原先就是我与人发生龃龉,牵连小姐,自然是我的错。此地风光秀丽,还请小姐别为这些琐事坏了心情。”
      
      他无意争执,说完便与弟弟一同离去。
      
      萧霈云目送那二人下楼,自言自语道:“这兄弟二人还真是有趣。”
      
      “人家先前骂你是狗,你竟还觉得有趣。”角落里那始终一言未发的客人乍然发声,声音十分耳熟。只见那雅阁之中人影忽动,未几便有人掀帘而出。
      
      那人身穿紫金长袍,头发用上好的羊脂白玉冠束着,浓淡适宜的剑眉下,一双凤目格外清明,他薄唇含笑,从那方竹帘中缓缓踏出,行止端方,丰姿卓然,竟是太子萧霈廷。
      
      他于萧霈云身前站定,说道:“我怎么不知道父皇何时赏了什么玉髓观音、鎏金屏风给温桓,这些花俏玩意儿不都是父皇赐予你玩的么?”
      
      萧霈云吐了吐舌头,笑道:“唉呀,是我胡诌的,但也不算撒谎啊,我虽不记得父皇赏过什么东西给温桓,但总归不少,我拿几样稀罕玩意儿出来撑撑场面有何不可,温桓那府里指不定有什么好过这些千百倍的稀奇玩意儿呢!”
      
      她双眸一转,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萧霈云一见兄长,自是格外亲切,她一扫先前的不快,顿时小女儿娇态毕露。
      
      太子笑道:“这话该是我问你,怎么不陪着你那药罐子风花雪月,跑到这里受人奚落。”
      
      萧霈云美目沉敛,怒道:“不许药罐子病秧子的叫,否则别怪我翻脸。”
      
      太子见她恼了,无奈摇头道:“说欧伯卿你翻脸,说温君彥你也翻脸,你这心里到底记挂的是哪个?”
      
      “说什么呢,温桓的为人你还信不过么?就他那驴脾气,哪怕搅黄了父皇的寿宴,也要先为百姓陈情,让他贪污民脂民膏,怕是比活剐了他还难。”
      
      “温桓的为人我自然信得过,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温桓。”
      
      萧霈云正了脸色,回道:“人家都说虎父无犬子,温君彥平日里的确肆意妄为了些,但他心中却是极敬重温桓的,最怕给温桓丢脸,什么时候惹出过这种事,想必是有什么隐情。”
      
      “能有什么隐情,他到底也是个正常男人,色授魂与,心愉于侧,再平常不过。”
      
      “就算是这样,那又如何?京城里比他荒唐浪荡的公子哥儿还少了么?”
      
      太子摇头长叹,萧霈云打小就这样,护短护得紧,无论传言多么不堪,那也是与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人,容不得别人多说一句,遂不再与她争辩。
      
      他行至窗边眺望,萧霈云见他身边再无旁人,想起他身边那个形影不离的罗谡,不禁问道:“你一个人么?怎么不带护卫?”
      
      说着,便也走过去,在他身侧站定。
      
      这个角度正好俯瞰整个运河渡口,船只来来往往,搅得四周河水昏黄,与河心交相辉映,别有一番风情。
      
      太子凝视楼下的渡口,未回头看她,只当她要教训那白袍客,问道:“怎么,需要为兄帮你出气?”
      
      萧霈云摇头道:“算了,不过是个无赖汉,我同他一般见识什么?只是奇怪那个罗谡怎么没跟来,若不是知道你喜欢女人,我还以为他是你的……那个呢。”
      
      太子闻言转头瞪她,骂道:“在哪里学的这些不三不四的东西,恶不恶心。”
      
      萧霈云小嘴一扁,却不怕他:“谁让你老是乱喊伯卿,你若下次再对他无礼,我便对你不客气了。”
      
      太子不愿理她,兀自瞧着那渡口。
      
      萧霈云随他瞧了一会儿,那码头上的人来来往往,热闹非凡,但也没看出什么特别,心知他绝不是无端来此闲逛,便问道:“你在瞧什么?”
      
      刚说完,那渡头就传来震天的喧哗声,萧霈云再往下瞧,只见那运河上驶来一艘巨大的船,船身长约十来丈,足有一座两层小楼高,像条长龙盘踞在那运河之上,四周的大小船只恍若嬉戏的虾米游鱼一般。
      
      萧霈云只需微微低头,便将那船上光景看得一清二楚。
      
      那船上守卫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还有来来回回巡视的士兵,想来船主人的身份绝不一般。
      
      船头的长杆上高悬一面白旗,上书一“渝”字,竟是木渝国的船。
      
      码头上大多是些货船,这种巨轮倒不常见,岸边一时围满了人,而这茶楼所处位置绝佳,船上船下瞧得一清二楚,萧霈云这才明白,原来太子特意守在这儿,是在等这艘船。
      
      “又是木渝国,这次又送哪个公主来和亲么?”萧霈云轻嘲道,自从渝贵妃入宫以来,皇帝专宠于她,使得六宫之中怨声载道,那日皇宫大宴之上,贵妃与皇帝同席,更令皇后颜面无存,萧霈云连带对木渝国也无好感。
      
      一群衣衫褴褛的纤夫背着缚船绳索,吃力的往岸上拉。岸上站着一个光膀子的粗壮大汗,操着一口官话不停地咒骂,手里的长鞭狠狠的甩在那些纤夫的身上,当即皮开肉绽。那些苦力耐不住打,把“嘿哈嘿哈”的口号喊得震天响,拉了半晌,那巨船才得以靠岸。
      
      那船刚停稳,数百禁军便冲涌进来,将围观的百姓驱至两边,让出一条宽道。路中央当先走出一绿袍官员,身后跟着两排小官,合二八之数,正是礼部的官员。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正式签约了,谢谢大家支持~
    之前听小伙伴说到了三万字要压字数,所以断更了几天~
    居然还有小伙伴问我为什么不更新,泪流满面啊,所以特意解释一下~
    这本存稿已有几十万字,以后没事不会断更的~感谢在2019-11-22 10:40:36~2019-11-26 20:50: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三点多睡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