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簪

作者:青色地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8章

      一早,云中轻在练功院里将弟子全数集中起来。
      
      “江湖的毒姬最近在风灵城出没,此女成名多年,心狠手辣,用毒了得,你们最近少出外走动免得遭她毒手。”云中轻交待说道。
      
      “爹!”
      
      云南珠急匆匆地跑进修功院,大叫:“你快去看看吧,英瑜姐姐跟她师兄英兰,她们、他们睡在一起啦!”
      
      云中轻猛地抬眼,他立刻起身去了南乐楼!
      
      英瑜是英武城主的女儿,是贵客,从来了藏剑山庄就是独自住在南乐楼!
      
      南乐楼的堂屋里都是人,几名女弟子都在,章云漫也在,她坐在堂屋里一手按着椅子,身形摇晃,出了这种事她真是气得无处发火!
      
      内室里传来哭声,是英瑜在哭,云中轻不方便进去,他问章云漫:“怎么了?”
      
      怎么了?章云漫气极了,眼圈发红显些哭了,下人给她报,她就匆忙赶来了,就看到英瑜跟英兰躺到一张床上了,两个人身上全都不着寸楼!
      
      内室里,英瑜穿着中衣,坐在床上哭得眼睛都肿了!英兰也胡乱裹了中衣,站在床边脸色发白。
      
      昨晚英瑜心里不开心,来找他聊天,两个人并没有喝酒只喝了茶便昏睡过去,一觉醒来就这样了!
      
      英侠脸硬的像石头,他抖了抖胡子一甩袖子去了堂屋,云中轻赶忙拱手行礼:“英师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发生什么事了?”英侠怒火烧心,他劈手震碎了一张桌子,眼角抽搐着恨恨地骂:“云中轻!你藏剑山庄不满意这么婚事直说便是,何必使这种下作手段坑害我女儿毁我女儿的名节!大丈夫行事竟然这样龌龊!让人不齿!”
      
      章云漫心里也没底,赶忙陪上笑脸:“英师兄,这事还需要查清楚,我们夫妇两个绝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云南珠哼了一声:“你别冤枉我爹娘!谁会做这种事,我看分明是英兰喜欢英姐姐,给英姐姐下药破坏她跟我哥的婚事!谁不知道英兰喜欢英姐姐!”
      
      英兰脸色惨白,他扑腾跪在英侠面前磕头:“师父,弟子不敢!弟子确实心仪师妹,但是绝不可能做出这种禽兽的行为!”
      
      英侠脸色铁青:“好啊,我女儿在你们山庄出事,好端端的被人下了药陷害,到头来还要把脏水泼到我们身上!”
      
      云中轻厉声喝斥云南珠,郑重地给英侠赔礼道歉,英侠抬手拦住他,他受不起!他高声叫:“云庄主,我们英武山庄承受不起,既然你们瞧不上我们那这桩婚事就此作罢!来人!收拾行李,我们即刻离开!”
      
      云中轻夫妇给英侠赔尽了不是,英侠态度很坚决,婚事取消!
      
      回到住处,章云漫呆坐在堂屋,心里茫茫然的,她蓦然间拍桌子,发怒大喊:“把何非叫来!”
      
      云何非正在后山练剑,被喊了回来,一进门,听到章云漫拍了下桌子喊:“跪下!”
      
      云何非已经听喊他的人讲了事情的起末,他立刻跪在地上蹙着眉讲:“娘,事我听说了,但是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
      
      屋里也没有旁人,云中轻负手,在屋里慢慢地走动,他锁着眉毛讲:“何非不会做这种事,先去查,查南乐楼的下人,总能查到点蛛丝马迹,这件事不简单,既然不是我们做的,要么是英兰做的,要么,可能是毒姬。”
      
      毒姬!章云漫吃了一惊,急忙起身问:“毒姬怎么会做这种事?”
      
      云中轻不言语,只对她讲:“你先让人去查。”
      
      章云漫点头,她已经让人去问南乐楼的侍女了,她心力交瘁,又不死心地回头说:“还是先把英瑜留下,要是英瑜跟英兰确实被毒姬陷害,只要没有夫妻之实,也不是不能成亲。”
      
      云中轻看一眼云何非,云何非自嘲地笑了一下,并不作答,云中轻嗯了一声,安排下去:“一会儿你跟我再去赔礼。”
      
      快子时了。
      
      天气热,卫璃因为英瑜的婚事睡的不安稳,迷迷糊糊,突然间她听到屋里有声响,她急忙坐起来,一把抓起枕下的匕首抽开——
      
      “这世间,竟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女孩。”红衣女子细长的手指勾缠着头发,歪着头发瞧着卫璃笑得妩媚。
      
      女子二十多岁的年纪,一身轻薄的红衣,红色肚兜上绣着颗黑色骷髅头,露出半个胸,薄衫下一双盈盈如玉的腿若隐若现,她有一双细细的勾魂的狐狸眼,嘴中红中带紫,她像是没有骨头,软绵绵的站在屋里,柔媚入骨,风情万种。
      
      “你是谁?”卫璃举着匕首叫!
      
      红衣女子被卫璃的举动逗乐了,她捂着嘴笑,又突然间收了笑脸色变得阴毒:“漂亮的女人更该死!”
      
      红衣女孩说完一挥袖袖中几点寒光射了出去,卫璃大喊救命,跟着肩上麻痛,她头发晕,跟着全身僵硬,一合眼昏死在地上。
      
      红衣女子便要下手杀了卫璃,突然间一支短箭射过来,她一挥袖扫落,跟着一愣,她捡起箭,那箭不过半臂长,做的极其精致,箭身上刻了一个小小的字。
      
      红衣女子吃了一惊,窗外的人压低声音讲:“别伤她。”
      
      红衣女子蹙了下眉毛,她立刻点了卫璃的穴道止住毒液流窜,跟着喂卫璃吃了解药,她收了那几根毒针,勾唇笑:“罢了,你爹曾与我有救命之恩,当是还他的人情了。”
      
      红衣女子说完,一旋身离开。
      
      窗外有动静,云中轻立刻睁开眼睛,他瞬间点了章云漫的昏睡穴,闪身离开。
      
      风台山的风很大,云中轻追到了山里,他落在一节凤尾竹上,他突然间挥袖!将射来的毒针扫落在地!
      
      “云中轻,好久不见了。”
      
      声音从身后传来,云中轻吃了一惊,他竟然没有发觉,他立刻飞身向前移,跟着转过身,山里漆黑,但是他内力深厚夜间视物如同白昼,果然是她!
      
      “红媚,这么多年了,你可好?”云中轻飞身落到地上,上前一步温柔地问。
      
      毒姖红媚捏着袖子掩着红唇,哈哈大笑,一双眼睛却全无笑意,刻着森森入骨的恨!她婀娜地转了个身,娇艳的像一朵盛开的芍药花,她冲云中轻眨了下眼:“当然好,江湖十大高手加上你,这些年我睡了一半,忙的很。”
      
      “红媚!”云中轻痛惜地唤她。
      
      红媚蓦然出手,袖中飞出一把噬骨针,云中轻挥袖笼着将针全数散落在地,红媚咬牙切齿地发怒叫:“别叫我的名字!你不配!云中轻,当年我苦苦哀求你饶过我们的孩子,你狠心杀了他!还要杀我!”
      
      提到自己的孩子,红媚呵了一声,流出了泪,孟儿才三岁,她带孟儿去认爹,她并没有奢望云中轻能休妻娶她,她只是想让他见见自己的孩子!
      
      云中轻!
      
      红媚嘴唇凝聚出紫黑色!毒功凝聚全身,她满心期待,怕给他惹麻烦,她穿成农妇的模样躲在山里不敢露面,哪想到云中轻竟然会毒杀她!
      
      红媚呵呵笑,这么多年了,那一幕就像噩梦一样萦绕在她脑海中!她中了软骨散,瘫在地上给他磕头!
      
      他一手掐断了孟儿的脖颈!
      
      红媚尖叫,突然间发了狂!她一旋身衣衫起舞像一张血红的毒网!她的衣衫水湿,上面萃了剧毒!
      
      云中轻连连退却不肯还手,一旋身站到竹叶上,红媚疯狂大笑,毒针毒毒液全数挥出却伤不到云中轻分毫。
      
      “红媚,我是藏剑山庄的少庄主,我身上担着责任,我没法像你一样自由的活,当年的事是我对你不住,这些年我每次想起来都悔恨,你送我的媚骨珠串我一直留着。”
      
      云中轻急忙掏出了一串珊瑚手串,这是当年红媚送给他的订情信物,当年出外游历遇到红媚,他并不知道她就是毒姬!
      
      红媚一旋身裹紧红衫,她痴痴地望着那串媚骨珠,似乎是触景生情,想起了从前的情意。
      
      云中轻上前一步,温柔地唤她:“红媚。”
      
      红媚耳朵动了一下,眉头松开来,她突然间哈哈大笑,云中轻立刻停下脚步,红媚纤纤的手梳了下胸前的发,妩媚地一笑:“怎么?想用这媚骨珠打动我?再杀我一次?云中轻!杀子之仇不共戴天!知道我为什么跟你在这里废话吗?回家看看你的宝贝儿子!哈哈哈哈!”
      
      红媚仰天大笑,一旋身上了竹叶,她俯视云中轻,妖媚地眨了下眼:“只有傻子才会用杀人的方式报复,云中轻,我打不过你,但是你藏剑山庄的人可不个个都是高手,游戏刚刚开始,我们来日方长!”
      
      红媚最后一句话还没说完,人已经飞离!
      
      云中轻立刻闪身去追,四面突然飞出毒箭,这一耽误红媚已经不见的踪影!
      
      云中轻抿紧嘴唇,猛地挥袖还是去追!
      
      红媚已经没有踪迹了!
      
      云中轻冷着脸回到山庄,他立刻去是非楼,是非楼亮着灯,正是深夜,院子里一片寂静,他急忙闪身进了云何非的卧房!
      
      “非儿……”
      
      何非果然不见了!是非楼里一个人都没有,云中轻闭上眼睛,竭力镇定,红媚既然抓了何非,就一定会联系他!
      
      回到住处,云中轻解开了章云漫的睡穴,跟着摇醒她,章云漫头发沉,她嗯了一声坐起来,问他:“怎么了?”
      
      “非儿不见了,毒姬抓走了他!”
      
      “什么!”
      
      章云漫眼前发黑,一时撑不住差点昏死过去,落在毒姬手中,何非还能活吗?章云漫恨恨地捶了下红木大床,跟着下床,急匆地穿衣服:“赶紧让人去找!毒姬带着何非一定走不远!”
      
      云中轻急忙安抚她:“先不能打草惊蛇,免得惹怒了毒姬她对何非下狠手,我先让山庄的人在城里搜索。”
      
      地宫里,燃着红烛,淋沥的像血泪一般。
      
      红媚卧在石床上,身姿慵懒妩媚,她纤白的手中托着一只琉璃杯,杯中是风灵城上好的名酒醉异乡。
      
      “宫主。”一名女弟子穿着普通农妇的衣服走进来,对红媚行礼。
      
      红媚嗯了一声,掀开眼帘懒懒地问:“怎么样了?”
      
      女弟子说道:“藏剑山庄现在到处在找人,风灵城进出查的非常严。”
      
      严是正常的,红媚晃动美酒呡了一口,跟着放下杯子挥手,懒懒地说道:“行了,既然危险,你们也就不要出去了,在地宫呆着吧,下去。”
      
      云何非嘴里嗯了一声,慢慢地睁开眼睛,他中了软骨散浑身无力,他一醒来瞧见自己竟然在一间石室里,他吃了一惊,急忙挣了一下!他的双手跟双脚都被铁链锁着!
      
      “你是什么人?”云何非使劲挣,累得满头是汗。
      
      “醒了呀。”红媚一抬腿,妖娆地坐起身!
      
      云何非胀红了脸,红媚里面没有穿衣服,刚才、刚才他竟然看的清清楚楚!
      
      红媚被云何非的反应逗乐了,她阅人无数 ,立刻明白云何非是个雏,她走上前弯下腰勾起云何非的下巴,啧了一声,笑眯眯地讲:“模样长得这么俊俏,倒是合我的意。”
      
      云何非喉头滚动,咽了口唾沫,他白着脸问:“你是什么人?”
      
      红媚手往下摸,云何非嗯!了一声,疼的全身发抖,红媚爱怜地摸他的脸,只眼神冷冰冰的,阴毒至极:“毒姬,我曾经是云中轻的恋人,你命不好,投什么胎不好偏偏要做云中轻的儿子!活该你倒霉。”
      
      红媚喊:“冬雪。”
      
      一名秀丽的女弟子立刻从门外进来,红媚伸手,笑着讲:“给我媚心丸。”
      
      冬雪立刻取出一个精致的墨玉盒子,从里面取出一颗白色的蜡丸递给红媚,红媚拧碎蜡丸取出里面的白色药丸,她施施然地走上前,“我正寂寞,姐姐我会好好疼你的。”
      
      云何非睁大眼睛拼命挣扎,手腕都磨出血了,他急的失声喊:“你要干什么?你给我吃的什么?”
      
      红媚一指点过去,将药丸喂给云何非,她拍云何非的脸,笑吟吟的风流无限:“让你快乐的药。”
      
      红媚说完起身,对冬雪说道:“你带她们离的远一点,都是黄花闺女可别学坏了,将来可不好嫁人的。”
      
      冬雪脸上一红,嗯了一声,退身离开。
      
      媚心丸是天下至猛至烈的合.欢迷情的药物,云何非吞了药片刻后就觉浑身发热,不能自控,红媚抿嘴一笑,一件一件地脱了衣服走过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