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簪

作者:青色地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章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结局为HE,请大家放心看。
    下一本开《恃宠而娇》,地瓜求收藏~~
    完结文《前夫》《前女友》可看
      大顺朝,天子病危。
      
      朝堂内外,风潮暗涌。
      
      四月天。
      
      青河峰上,小雨淅沥,群山一片水灰。
      
      山风瑟瑟,卫蓝衣坐下推开了窗户,伸出雪白的手接了几丝雨,她叹了口气。
      
      她在担忧皇上,京城现在戒严,她入不了宫,她总感觉皇上病的蹊跷。
      
      顾时宁走到她身后,他一袭青衫,身姿挺拔似雨外的绿竹,他按着卫蓝衣的肩,轻声问:“又在担忧皇上?”
      
      卫蓝衣反握住他的手,靠在他的身上轻声说:“师兄病的蹊跷,洛云山庄与昭阳谷被灭门,矛头又直指我们青河宫,怕是要变天了。”
      
      顾时宁不以为然地一笑:“虽然你跟皇上是师兄妹,但是我们毕竟是平民百姓,盯上我们有什么意义?”
      
      ……自然,是有意义的。
      
      卫蓝衣敛下眉眼,不愿意多提。
      
      顾时宁在她身后搂住她的肩,他低头亲吻她的发,笑着问道:“这么担心?是不是皇上真的与你交待了什么?”
      
      他不该问这些,卫蓝衣仰起头,顾时宁举起右手投降:“好好好,这些事不该我问,我不问便是,我去找人下棋了。”
      
      …… 
      
      倚在窗前,卫蓝衣取下发间的青玉簪怔忡的发呆,只觉着肩上的担子太重,她期盼着皇上能好起来,否则青河宫拿着遗诏,早晚要大祸临头!
      
      一双细白的小手扒着门边,从门外探进一张漂亮的小脸蛋,委屈巴巴的。
      
      “娘……”
      
      卫蓝衣瞧见女儿立刻笑了,放下玉簪朝女儿展开手臂,卫璃小跑过来,她今年才八岁,肌肤雪一样的白,小小年纪已经是个绝色的小美人了。
      
      “怎么了?”卫蓝衣将女儿抱到膝头上,先摸她的手,并不冷,跟着搂紧她问。
      
      “娘,爹只给阿南买了铃铛,没给我买。”卫璃靠在卫蓝衣的怀里,小小的心有一点的失落,来跟娘亲诉委屈:“我觉着,爹更疼阿南。”
      
      阿南是卫蓝衣三年前在山下捡到的弃儿,被捡到时才二岁,卫蓝衣夫妇一直待她视如已出。
      
      卫蓝衣摸摸女儿的头发,耐心地教导:“阿南是妹妹,妹妹年纪小,爹跟娘自然要多照顾她一点,璃儿乖,不可以嫉妒妹妹,要疼爱妹妹,好吗?”
      
      卫璃乖乖地点头,卫蓝衣抱起她:“好了,你该睡觉了,娘抱你回去。”
      
      宅院是四进四出的大宅,四面各带有一个院子,卫璃和阿南一起住在东院,院子里种满了玫瑰花。
      
      顾时宁把阿南带去玩了,房里没有人。
      
      进了屋,卫蓝衣吩咐下人烧上热水,水滚了,她自袖袋中娶出一个冰玉盒,玉盒上有一排暗码锁,她打开来,盒子里有几朵暗红的干花,她取了两朵放入水壶的滚水中。
      
      等了片刻,她晃了晃水壶倒了一杯茶,那茶水殷红清透,有一股奇异的幽香,她温柔地说:“璃儿,冷一冷把这茶喝下。”
      
      卫璃点点头,她好奇地问:“娘,这到底是什么花?为什么每年都要我喝?还不让我跟人讲,连爹都不让说。”她一直很听话,从来没跟人讲过。
      
      “这花叫藏魂。”卫蓝衣犹豫了片刻,还是说了实话:“这花非常的稀有,要练我们卫家的《天宗秘录》就必须吃这藏魂花,娘小时候青河宫出了点事,藏魂花被损坏不能开花,所以娘没有吃过,但是璃儿一定要吃,以防万一。”
      
      卫璃追问:“娘,什么以防万一啊?”
      
      卫蓝衣将茶推过去轻声说:“娘以后再告诉璃儿。”
      
      将卫璃哄睡了,卫蓝衣去把窗户关上,外面的雨还在下,风很大,她皱了下眉毛,不由的担心起阿南,这么晚了,时宁还不带她回来,也不怕冻着阿南。
      
      卫蓝衣出门便让人去催了。
      
      回到卧房,她在院子里就听到阿南在屋里咯咯的笑。
      
      “回来了。”
      
      顾时宁坐在床上双手举高阿南,正在逗她玩耍,阿南才五岁,平时爱吃,长得圆润可爱像个小雪团子。
      
      “娘亲,抱抱!”
      
      见到卫蓝衣,阿南立刻蹬着两条小肉腿喊。
      
      卫蓝衣坐下接过阿南抱到怀中,又胖了,顾时宁吃了醋,捏着阿南的小胖脸笑着骂:“就知道要娘亲,没良心的小吃货,爹爹白疼你了。”
      
      阿南钻到卫蓝衣怀里,屁股对着顾时宁,奶声奶气地讲:“要娘亲疼。”
      
      顾时宁失笑:“跟你亲不跟我亲,这是什么道理?”
      
      卫蓝衣摸摸阿南的头发,温柔地笑:“女孩子总是喜欢粘着母亲的,不早了,你送阿南回去睡觉吧。”
      
      顾时宁接过阿南笑着讲:“不了,今晚她跟我们睡。”
      
      那阿璃就一个人了,卫蓝衣有些担忧,阿南还要她抱,顾时宁把小吃货给锁在怀里,笑着讲:“阿南乖,爹爹最疼你了。”
      
      卫蓝衣忍不住笑:“这话要让璃儿听到,要伤心了。”
      
      顾时宁不以为然,随口说道:“她是姐姐,本来就要让着妹妹,她跟你诉委屈了是不是?货郎那里就只有一个铃铛了,当然要给阿南,她是越来越不懂事了,小小年纪嫉妒心就这么强。”
      
      卫蓝衣怔了一下:“璃儿也没有说什么,她还是孩子,哪有这么多的心思。”
      
      ……  
      
      “娘,你回来了。”
      
      瞧见卫蓝衣从外面回来,卫璃急忙迎上去,她等一下午了!天都黑透了!
      
      她跟厨房的王大娘学做了桂花糕,端过来给想给卫蓝衣吃的,都冷掉了。
      
      卫蓝衣瞧见女儿,不由地露出了笑容,她牵着卫璃的手进屋:“等很久了吧?娘有点事回来晚了,对不起啦,璃儿吃饭了吗?”
      
      卫璃点点头,她突然咦了一声问:“娘,你的玉簪呢?”那只玉簪娘亲天天都要戴的,怎么没了?
      
      “娘收起来了,那是很重要的东西,以后都不能戴了。”
      
      卫蓝衣将女儿抱到腿上,卫璃捏桂花糕给她吃,突然啊了一声说道:“娘,你不是说山上不招人了吗?我今天在山上看到两个陌生的叔叔,是新来的吗?”
      
      卫蓝衣嗯?了一声,先是没在意,片刻后她心突地一跳,猛然一抬眼,不对!,最近朝廷动荡,怕有危险她严令不准放任何陌生人上山,更别提更换护卫了!
      
      糟糕,怕是要出事了,卫蓝衣心细如发,她立刻起身对卫璃说道:“璃儿,你在这里不要乱跑,娘去找你爹,马上回来!”
      
      顾时宁不在宅院,在山上的亭子里,卫蓝衣心慌意乱的连披风都忘记拿了,匆匆忙忙地往山上去。
      
      山巅之上有一座落华亭。
      
      顾时宁在亭中吹笛,笛声幽幽,透着淡淡的哀伤之意。
      
      卫蓝衣喊他,快步走过来,顾时宁动作潇洒地收了笛子迎上前:“怎么了?”
      
      卫蓝衣心里发慌,喘着气说:“璃儿跟我说山下守卫中有陌生人,最近山上并没有换新护卫,怕是有人混进来了。”
      
      顾时宁握着玉笛敲了下掌心,笑了下讲:“蓝儿,会不会是你想多了?”
      
      “还是谨慎些好,时宁,我们要立刻撤离,你去通知颜师兄我们立刻从秘道先辙。”卫蓝衣说道。
      
      顾时宁点头说道:“还是你去和颜容商量,我去保护阿南跟璃儿。”
      
      青河峰的山中留有一条暗道直穿山峰,通到山外的青河镇。
      
      卫蓝衣去找颜容商量了辙退的事,匆忙回到房中,她看到卫璃昏迷在地上,一个蒙面套头的黑衣人弯下腰正要挟起她!
      
      卫蓝衣心急之下立刻抬手!袖下飞出一只萃毒的响箭,她大喊来人!那个黑衣人躲过响箭执剑刺来,卫蓝衣的手臂被划了一道血痕!
      
      黑衣人收剑刻意压低了声音:“堂堂青河宫宫主,竟然不会武功?”
      
      说完他提起了卫璃,五指按在卫璃的头上,他眼神阴毒:“把天宗秘录给我!不然我杀了你女儿!”
      
      “放下她!”
      
      顾时宁一把飞针撒过来,纵身从窗外飞进来!黑衣人一把推开卫璃拿剑挡针,顾时宁在半空中一旋身抽出腰间的薄丸软剑攻过去!
      
      外面突然传来厮杀的动静,黑衣人像是在害怕什么,竟然纵身从窗户飞离!
      
      卫蓝衣脸色发白,她急忙抱起卫离!
      
      顾时宁从她手里接过卫璃喊:“快走!”
      
      ……
      
      “娘娘——”
      
      阿南站在尸堆中嚎啕大哭,她才五岁,被吓坏了!
      
      一个瘦小的黑衣人执着剑,他快步走来!
      
      阿南抱着小枕头,哇哇大哭地往后退。
      
      “阿南!”卫蓝衣与顾时宁匆忙地找过来,卫蓝衣不顾一切地冲上前!黑衣人正要杀死阿南,被卫蓝衣挡住一剑刺入了她的腰腹!
      
      顾时宁扔下卫璃飞身击杀过来,与黑衣人缠斗在一起!
      
      卫璃摔在地上,从昏迷中醒来,她爬起来,一抬眼就看到打小疼爱她的林叔叔睁大眼睛躺在地上,一身的血污!
      
      卫璃尖叫一声扑过去,哭着喊:“林叔叔!林叔叔!”
      
      “阿璃!”
      
      阿南跪在卫蓝衣的身边,吓得大哭,大声叫她。
      
      卫璃撒腿冲过去,卫蓝衣衣衫上全是血,她腰间中了一剑,血压都压不住!卫璃急忙搂住她,哭着喊:“娘!娘!”
      
      卫蓝衣嘴唇发白,她伤的很重,她走不了了,她催促卫璃:“快带阿南走,记着娘亲跟你,跟你讲的秘道吗?快走。”
      
      “娘!我不走!”
      
      卫璃只是哭,抱着她不撒手!她不走!
      
      “璃儿听话,带妹妹走,快走!”
      
      卫蓝衣厉声叫,卫璃知道留下危险,她自小便知分寸,一咬牙抱起阿南往东南跑!
      
      顾时宁一剑割断了那黑衣人的脖颈,他扑过来扶起卫蓝衣,瞧见妻子受伤,他登时红了眼眶:“蓝儿!”
      
      突然间,顾时宁闷哼了一声,踉跄一步单膝跪在了地上!一只利箭从他背后穿透了他的身体——
      
      “时宁!”
      
      卫蓝衣摔在地上,她奋力爬起来挪过去,急忙扶起顾时宁!
      
      箭,有毒!
      
      顾时宁嘴唇发黑,手臂垂了下来,瞬间没了气息!
      
      “时宁……”卫蓝衣颤抖着手指摸着丈夫的脸颊,眼泪滚落,一时间悲痛到了极致:“时宁,时宁……”
      
      一个黑衣人飞落,卫蓝衣流着泪回过头,她认得这人便是要挟她要天宗秘录的人,她认得他的剑法。
      
      卫蓝衣呵呵笑,眼神冰寒:“好一个名门正派的大侠!”
      
      黑衣人不语,一掌拍向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