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角限定

作者:何归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7

      
      贺祝维确认了片刻,那道目光不是朝他而来的,随即拉上温琦的手,连连往后走了几步。
      
      “琦琦,那个,许赫他……”贺祝维的眼神飘忽不定,似乎在探究什么,低头凑近温琦耳边,“你和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
      
      从上次的宴会开始,贺祝维就觉得怪怪的,温琦的行为和许赫的态度,实在是大变样,他怀疑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就在刚刚,贺祝维看到站在远处的许赫偏过头来朝向他们,视线落在这边,不知是看着什么,让贺祝维心生疑虑。
      
      他担心的不是温琦,反而对许赫抱有奇怪的心理,万一许赫忽然间对温琦感兴趣了,那他该怎么办?
      
      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以前许赫很烦温琦,那是因为当时他们年纪都小,许赫一个成年人肯定不愿被小孩追着跑。
      
      但现在不同了,温琦从国外留学回来,他还记得刚回来时,他都没跟温琦聚过,许赫就已经和她见过面,许赫现在的想法有所改变也不是不可能。
      
      温琦自然不清楚贺祝维脑子里的弯弯绕绕,被他一把拉走,手臂刚放下,就听到他的疑问,心中一惊,担心不会被发现什么了吧?
      
      温琦并不想把事情搞得更复杂,她来到这个世界唯一要去做的事,就是让自己远离许赫与季秋白,但因为各种原因,她现在算是与许赫站队在一边。这些事情牵扯到的不仅仅是他们几人,所以温琦不愿意把贺祝维卷进来。
      
      “你怎么会这么想?”温琦赶紧移开话题,“我和他能有什么事。今天玩得差不多了,这里人都散了,我们也回去吧。”
      
      贺祝维余光往许赫那处瞥去,许赫背对着他们正和站一块的人聊些什么,确实没有奇怪之处,稍安下心,道:“好吧。那我们走,这里一点都没意思。”
      
      温琦叹口气笑笑,“你一坐下没几秒就睡着了,还说没意思呢。”
      
      “嘿嘿,那不是听他们像念经一样,跟催眠似的,比上班还没劲。”
      
      温琦想起贺祝维是翘了班出来的,拍拍他的肩,感同身受道:“你说的对。”
      
      他们两人一前一后从座位间过道里走出,绕到坐席前方,没等走到台阶处,原本还聚在台下的许赫一行人分别散开,许赫就在这时转过身,与他们对上。
      
      贺祝维刚把许赫的事放下,此时又和温琦与他撞上,连忙上前一步,把温琦微微挡在身侧,生怕许赫会做出什么事来。
      
      许赫眼珠一转,淡淡地扫过两人,见贺祝维一副防备的样子,也猜测到几分,随口道:“你们还没走?”
      
      这话简直就是没把他们放在眼里一般。
      
      贺祝维气又上头,瞪眼哼哧道:“我们走不走关你什么事。”话一出口,他很快意识到语气不善,不自觉想起今天得知的陈年旧事,有点心虚撇过头不理许赫。
      
      温琦察觉到贺祝维突然收敛的神情,侧身走上前,看着许赫,道:“我们正打算离开,既然你现在不忙了,我们也顺便跟你说一声,不算是不告而别了吧。”
      
      许赫视线游移,听着温琦的话敷衍颔首,并不在意他们。
      
      温琦看出许赫心不在焉,也没再废话,扯了扯贺祝维,留下一句“我们先走了”,便踏上台阶,往礼堂门口走去了。
      
      出了礼堂,贺祝维才恢复过来,他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还要温琦帮忙解围,要不是因为……想起曾经他失手将许赫推下楼的事,贺祝维心中别扭。
      
      “琦琦,你说,我该怎么办?”
      
      “以前那件事?”温琦确认道。
      
      “嗯……”贺祝维乱挠一通头发,感到烦躁,“许赫他是没事了,但,毕竟那时是我的过错,而且这么多年来,我还……”
      
      温琦有点理解贺祝维的为难之处。
      
      一直不喜欢的人,甚至对他出言不逊,之后忽然有一天发现自己竟然曾经伤害过他,这样再去面对这个人,心情确实难以言喻。
      
      “事情也发生了那么久,你那时是无心之失,要不什么时候你去道个歉,就算过去了。”温琦安抚道。
      
      不过温琦也无法替人致歉原谅,但至少许赫的为人她还是了解几分,他不是会把这种事时刻放心里的人,所以才尽力宽慰贺祝维。
      
      “道歉?”贺祝维喃喃道,他不是不能道歉,只是……
      
      “道歉什么?”
      
      忽然一阵沉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温琦对这个声音已经太熟悉不过了,看一眼贺祝维的状态后,转身果然见到许赫双手插兜,站在礼堂门口,不知道他都听到了什么。
      
      贺祝维愣怔了几秒反应过来,猛地转身,就看到许赫朝他们走来。
      
      温琦无奈扶额,她好像总是会陷入这种状况,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她一时无言。
      
      “你们怎么走?”
      
      许赫像是缓解气氛般开口询问。
      
      温琦被许赫提醒,想起来今天是她开车来的,而且,她的车还停在大学城另一头的商场地下停车场!他们现在所在在位置,若是步行过去,怎么也要二十多分钟。
      
      “我的车在商场停着。”温琦看向贺祝维,他现在的状况估计无法和她一块步行那么远,只好纠结着抬头盯着许赫,支吾道,“许总许大好人,你现在有事吗?”
      
      许赫挑起眉眼,抬抬下巴,似乎已经看穿,示意温琦说下去。
      
      “你如果方便的话……可以把我们送到商场外吗?很近的!开车就几分钟时间。”温琦眨巴眼睛露出一副有求于人的可怜表情。
      
      这倒是没变。
      
      许赫心里想,嘴角沉了沉,跨出大步,丢下一句:“你的好兄弟如果不介意就跟过来。”
      
      温琦如释重负,拉起贺祝维的手臂,赶紧跟了上去。
      
      贺祝维还沉浸在不知所措的情绪之中,等他稍微清醒过来时,他和温琦已经站在了许赫的车边。
      
      “上车吧。”许赫头也不回坐进驾驶位。
      
      温琦余光收回,又抬头看向贺祝维,顺手打开后车门,把贺祝维先塞了进去,随后关上门,从另一头再猫腰坐下。
      
      贺祝维浑身不自在地坐在车内,但都已经入了狼窝,岂有打退堂鼓的意思,他可不想在这种时候认怂。
      
      许赫才没有可怕的。
      
      温琦之所以会有这个提议,除开坐个顺风车,另外还是想到贺祝维,早痛不如晚痛,与其过多纠结,不如当机立断把事情解决。
      
      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温琦往身旁挪过去一点,轻声对着贺祝维道:“我刚刚说的,要不然趁这时候你就说一声,这样以后就不用再因为那事困扰了。”
      
      贺祝维皱紧眉头,话虽如此,但毕竟他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针对许赫,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服软,况且他仍旧不喜欢许赫,若是现在将话说出口,那他以后哪还有立场面对许赫。
      
      许赫安稳地坐在前面的驾驶座上驾驶,同处一部车内,温琦的声音再轻,许赫也多少能听到一些,他早就猜到此刻坐在后面的两人在想些什么。
      
      从车内的中央后视镜里可以清楚看到他们的状态,许赫瞄上一眼,垂下眼皮,专心开车,车内陷入一片沉寂。
      
      车子行驶了一段路程,温琦看着玻璃窗外一段一段略过的灯光,恍惚觉得似曾相识,她想起第一次与许赫见面的时候。
      
      等等,她好像忘了什么!
      
      “许赫,季秋白呢?”温琦脱口而出。
      
      今晚季秋白也在场啊,去找贺祝维时,温琦还看见了她,怎么现在许赫没和她在一块,反倒是来给他们当司机了?
      
      温琦一想到可能出现的后果,头皮开始发痒。她可不想再因此造成误会,急忙中却忘了身旁贺祝维还在。
      
      贺祝维听到温琦似乎提到一个人名,是在问许赫,但这个名字他之前从没听过,于是歪头看向温琦,露出疑惑的神情。
      
      温琦很快发觉她问了不该问的问题,想弥补一句,前面的许赫倒是没有特别在意的样子,云淡风轻传来回答:“她有事。”
      
      只有简单的几个字,既回答了温琦,也没有透露出更多信息。
      
      温琦心中松口气,转头迎上贺祝维满脸问号的表情。
      
      “你们在说什么?”贺祝维憋了许久,终于有话可说,“什么白?我怎么不知道?”
      
      温琦往前面驾驶座看去,视线与车前的后视镜里的许赫撞到一起,愣了两秒,赶紧收回。
      
      不知是否因为车内光线昏暗的原因,许赫的眼神看上去有几分疲惫,但他的声音仍旧沉稳。
      
      “贺家少爷不知道的事多了,没必要都清楚。”
      
      “许赫你什么意思?我是忘了之前发生的那件事,但我,我又不是有意的。”贺祝维完全被激起来。
      
      温琦坐在车后排,隐约之间总觉得前面的许赫眉眼舒张,嘴角也终于不再下沉。
      
      “是吗?我还以为你胆小,吓得都想不起来了。还是说,你没勇气接受事实?”
      
      “我才不是!”贺祝维急得说话也含糊不清,“那时是我冲动了,我没想到会发生,我对你道歉总行了吧。你可别想因为那件事,我就对你会客气啊!我们之间的事,一码归一码……”
      
      “你放心,我没你想的那么小心眼。”
      
      “哼,你什么样我不想知道。你说的,这样才好。我贺祝维,也不是什么不讲道理的人,既然现在说出来了,那以后就别再扯这件事!”
      
      “哦?你说出来,这就是最后一次,之后没人会提。”
      
      温琦在一旁看得明明白白,许赫分明就是趁着这个时机,用激将法一次性解决遗留的问题,最好让贺祝维别再耿耿于怀,那件事就算过了。
      
      而贺祝维处于一点就爆的状态,听了许赫层层递进的暗讽,自然一下子就爆发开来,反倒不再有任何顾虑,把心里的话全都倒了出来。
      
      温琦为许赫的高明手法暗暗夸赞,对付贺祝维这样的人,这种方法确实有效,同时又有点同情贺祝维,他和许赫的争执似乎总是弱上一筹。
      
      “……”贺祝维稍微冷静下来,思来想去,最终还是退了一步,“那次的事,我道歉。”
      
    插入书签 



    配角限定
    女配就是助攻用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