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真的只想搞钱[快穿]

作者:飞天蚂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破镜好难圆(八)

      “那就好。”顾夫人又将宁月上下打量了一番,仍是那副居高临下的姿态:“你最好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饶是宁月性子再好,在这样几次三番的嘲讽之下也生出火气,她挺直脊背,坦然注视着顾夫人:“我说的话都是认真的,您又何必如此刻薄?”
      
      顾夫人完全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只冷淡地抽抽嘴角:“我不过是关心一下自己儿子的幸福。”
      
      “妈,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处理!”顾岩无奈地看了母亲一眼,又看向宁月,一双好看的眼睛有些黯淡,但仍不死心:“小月,你不用在意我妈的话。我知道你刚结束一段感情,还需要时间调整心情,你不用急着给我回复,我只想要一个可以靠近你的机会……”
      
      宁月显然有些感动,奈何此刻的自己实在无法回应,只好避开他的视线:“顾岩,我……”
      
      顾夫人在旁边听不下去了,一把拉过儿子的胳膊:“人家宁小姐已经当面拒绝你了,听不懂吗?死缠烂打可不是顾家人的作风,你还不快死了这条心。 ”
      
      说着看向宁月继续施压:“宁小姐,人贵有自知之明。我看你也是个知道分寸的,就不用我这个做长辈的多说什么了。我儿子从小就单纯,二十几岁了也还是不太成熟,容易头脑发热太过冲动。别说你已经结过一次婚了,单看你的能力和出身,也确实比不上其他名门闺秀,跟我儿子不匹配,还希望你理解。”
      
      宁月能不明白她这话里的意思么,听完也没搭腔,肩头微微颤抖着,眼尾泛起一抹红,艰难看着朝顾岩:“顾岩,我们以后还是不要私下碰面了……”
      
      顾岩一听就懵了,呆呆看了宁月一会儿后愤怒地看着自家老妈:“妈,都是你!小月,我绝不是一时冲动,我从大学时就一直……”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一个略带清冷的声音:“这么热闹?”
      
      众人循声看去,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自门外缓缓走进。
      他只有一个人,却自带一股冷冽的气场,看起来却比被一众助理和保镖簇拥着的顾夫人还要有气势。
      是程南山。
      
      隔壁角落的许一幻在心底悄悄比了个“YEAH”,主角到场,好戏正式步入高/潮阶段!
      
      程南山的视线在众人身上转过一圈,最后停在宁月脸上,他略略放低声音:“这是怎么了?你助理告诉我有人欺负你?”
      
      宁月抬眼看他,一直强装镇定的面孔上出现一丝松动,露出几分委屈的神色。
      
      许一幻看着显示屏上的好感度涨到了“15”,心里乐开花。觉得自己让小悠编瞎话把程南山骗过来的决定实在是太英明了!
      
      宁月迅速瞥了一眼顾夫人,又看了一眼顾岩,张了张嘴,没说话。
      
      程南山像是很快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他略一思索后转向顾夫人,跟她礼貌地握手打招呼:“顾夫人,好久不见。”
      
      顾夫人对他的态度十分客气:“程总,您好。”
      
      程南山看着她:“顾夫人刚才嫌弃宁小姐的能力出身,意思是我程某人的眼光很差?”
      
      顾夫人被他噎了一下,又不好反驳,只好道:“我并没有那个意思。”
      
      程南山不肯松口:“贬低我曾经的妻子,那可不就是在说我?”
      
      宁月听了这话,心里五味杂陈,一时间只呆呆看着他,情绪在胸中翻涌着,眼角一阵发热。
      
      顾夫人不敢跟程南山正面刚,只好转移话题:“我对宁小姐本人并没有什么意见,不过是管教一下自家不懂事的孩子,还请程总体谅。”
      
      程南山站在宁月身前,袒护的姿态相当明显:“顾夫人的家事,程某自然无权干涉。可倘若这里面涉及到宁小姐,我就不得不出来说两句话了。”
      
      顾夫人诧异地扬起眉毛,目光在程南山和宁月之间打着转儿:“我听闻程总跟宁小姐已经离婚了,却不知道程总如今还是这么关心她?莫不是藕断丝连?想来一日夫妻百日恩,可以理解,呵呵。”
      说着她笑了起来,眼神复杂地看着自家儿子:“我们家顾岩还以为你跟她已经没有关系了呢,到底还是他人太单纯,别人随便说句什么都当真!”
      
      这话一出口,顾岩脸色瞬间难看之极,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宁月,满脸的落寞伤心。
      
      宁月急急辩解:“我跟他……的确是彻底分手了!”
      说着她站得离程南山远了一点:“你来干什么?我的事不用你管!”
      
      程南山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会儿,勾勾唇角,有些无奈地低叹口气。
      他对着顾夫人开口:“顾夫人您这话说得不太合适。我跟宁月虽然已经离了婚,却也并不是毫无关系。”
      
      “哦?”顾夫人满脸嘲讽:“婚都离了,那还有什么关系?”
      
      程南山正色道:“宁月名下的公司跟我有商业上的合作,我们合作的项目虽然已经告一段落,但至今还有收尾工作正在进行。于公,宁小姐仍是我们集团的合作伙伴。”
      “虽然我们的婚姻失败了,不代表我本人跟她恩断义绝。我们只是不适合做夫妻,却也没必要成为仇敌。她曾是我的家人,于私,如果她有需要,我会帮助和照顾她。”
      
      宁月呆呆看着程南山,眼底闪烁着复杂的情绪。
      
      顾夫人闻言失笑,像是听到了什么很不可思议的事儿:“原来程总对于前妻竟情深至此,真是难得。”
      
      程南山:“随便您怎么理解,我只能说此情非彼情。当然,对于有些思想狭隘的人来说,永远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亲情。”
      
      顾夫人又被他噎了一下,一时没找到话来反驳。
      
      程南山却没打算住口,他神色不变,语气却显出几分凌厉:“也许顾夫人您只能看到一个人的出身背景,才华能力,我却认为一个人的人品性情更为重要。”
      他顿了顿,看着宁月:“我认为宁小姐不需要被拿来和任何所谓名媛相比较,她完全能配得上任何一个人。”
      
      这话简直是王炸,连在一旁偷听的许一幻都觉得相当打动人。
      
      果然,宁月看着程南山的目光里写满了触动和感激,眼角无声无息地流下一滴泪,却跟悲伤无关。
      
      而如同坐上云霄飞车一样蹭蹭上涨的好感度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许一幻看着明晃晃的“50”数值,开心得不行。
      同时一直没啥动静的爽度值也开始往上爬,最终停在了“20”。许一幻翘起嘴角心里放起了欢乐的小礼花。
      
      最后,程南山认真地看了顾岩一会儿,缓缓开口:“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人,要拿出你的诚意和勇气,不要让她因为你在感情里受委屈。”
      
      说着揽了揽宁月的后背,带着她离去。
      
      顾岩怔怔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用力握了握拳。
      
      待到顾夫人和顾岩相继离开画室,许一幻才乐颠颠地从内室的角落里溜出来。
      
      画室工作人员没想到还有客人留在这里,看到她时的表情活像见了鬼:“这……这位女士,您怎么还没走?”
      
      许一幻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不好意思,之前迷路了!”
      
      留下一脸懵逼的工作人员站在原地:这屁大点的地方也会有人迷路?!
      
      许一幻溜溜达达回了酒店,一路心情都很好。
      什么超难攻克的奇葩霸总,也不过如此,略施小计轻松搞定。
      
      是个男人面对一个处境艰难的柔弱姑娘都会生出保护欲,这简直是生物本能。
      而对一个人心生怜惜则是爱上她的第一步,保护着保护着不就护出感情了嘛,英雄美人的故事不都是这么演的!
      更何况他还需要那个姑娘的好感度!
      人都是有惰性的,一旦让他尝到甜头,发现这么容易就能把好感度刷上去,他自然会沿着恋爱线往下走,而不会总想着带领女主自立自强、日天日地啥的,多累啊。
      
      许一幻嘿嘿笑出了声,路过的街角甜品店时还专门挑了个荔枝玫瑰覆盆子挞带回酒店,打算犒劳一下自己。
      谁曾想拎着甜品盒子刚踏入酒店,就在大堂偏侧的休息区瞥见了男女主熟悉的身影。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