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真的只想搞钱[快穿]

作者:飞天蚂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破镜好难圆(七)

      许一幻掏出手机给小悠发短信,问宁月现在在干嘛。
      
      小悠回复得很迅速:“夫人跟顾岩一起去了他的工作室,没让我跟着。”
      
      许一幻啧了一声,孤男寡女单独约会啊?程总裁您的头顶越来越鲜艳了呢! 
      
      许一幻让小悠把顾岩的工作室地址发给自己后,脱下身上的职业套装,换了身不起眼的卫衣牛仔裤,戴上顶宽檐渔夫帽,悄悄出了门。
      
      在出租车上,许一幻给某个邮箱发了封匿名邮件,又让小悠按自己交代的说辞给程南山发了个消息。
      下车后,她戴上大墨镜,晃晃悠悠地溜达到顾岩画室附近,等着好戏上演。
      
      顾岩的工作室位置略偏,但环境很好。
      那是一座精致典雅的三层小洋楼,带一个小小的花园。
      院墙上爬满翠缕的藤蔓,衬着古朴的红色砖墙,很有文艺气息。
      
      工作室一楼是对外开放的展厅,里面陈列着顾岩自己的画作,门口有工作人员负责接待。
      二楼是授课的教室,顾岩的团队会定期开设美术课程,他自己偶尔也会授课。
      三楼则是顾岩的私人画室,外人不得入内。
      
      看来顾岩的小事业经营得也听不错的。
      许一幻压低帽檐,在一层展厅里随意逛着。
      
      没过多久,一辆豪华轿车停在门口,一个女人在保镖和助手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女人大约四五十岁,皮肤和身材依旧维持的很好,看得出来年轻时一定很美貌。她穿着高级定制的套装,高跟鞋在地板发出脆响。
      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我不好惹”的气势。
      
      她还没进门,画室的工作人员便迎了出去:“顾夫人好!”
      
      这位顾夫人连个眼风都没分给工作人员,径自往里走。
      
      许一幻勾勾唇角:好戏要开始了!
      
      就听顾夫人在室内站定,抬高声音问:“顾岩呢?”满脸的颐指气使。
      
      工作人员不敢得罪她,老实回答:“在三楼画室招待朋友。”
      
      顾夫人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朋友?什么朋友?怎么不带来给我见见。”
      
      工作人员闻言赶紧开始拨打电话通风报信。
      一楼展厅里零星的几个客人见状,以为是有人过来找茬儿,纷纷离开。许一幻在里间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站好,暗中观察。
      
      没多久,顾岩带着宁月下来了,见到站在厅中的顾夫人,脸上显出几分为难的神色,开口喊了句:“妈……”
      
      没错,这位脾气很大顾夫人正是顾岩的母亲,对自己的儿子有一种近乎偏执的掌控欲。
      按原剧情线的走向,这位顾夫人对于男主而言是神助攻般的存在。她一直不喜欢顾岩跟宁月来往,总喜欢他能找一个更合自己心意的儿媳妇,奈何顾岩对宁月一往情深。
      于是这位顾夫人几次三番过来找茬儿,想办法羞辱女主。男主每次都会碰巧出现,帮她解围,女主因此对男主逐渐改观,好感增加。
      宁月也一直没有接受顾岩的感情,其实也有顾虑到他的家庭和这位奇葩老妈的因素。
      
      这位神助攻本不应该怎么早出场,毕竟顾岩跟女主才刚开始接触。
      是许一幻一封邮件特意把人引来。
      潜在的□□桶,早炸早好。
      关键是,再不有所动作,女主就真的跟顾岩发展上了。
      
      听到儿子喊自己,顾夫人眉头微挑,抬眼打量了一下站在顾岩身边的宁月。
      
      挑剔的目光如有实质,宁月没忍住在这样的目光中瑟缩了一下,低声打招呼:“伯母您好。”
      
      顾夫人淡淡应了声,看向自己的儿子:“这位是?”
      
      顾岩伸手在宁月后背虚扶了下,这是一个保护的姿态,然后他站直身体,目光平静地向母亲介绍:“这位是我的朋友宁月小姐,也是我大学同学,您之前也见过的。”
      
      顾夫人脸上没有任何讶异,嘴上却说:“哦,是宁小姐。我记起来了,当年举办你的生日会时,还邀请她当你的女伴呢。”
      
      这话一出口,宁月一张小脸顿时有些发白。
      顾夫人提及的可不是什么美好回忆。
      当年顾岩的二十岁生日会,的确邀请了她当女伴。
      
      当时的她对顾岩也是略有好感,受到邀请,自然欣然前往。
      她虽然家境不错,但跟顾家这种豪门大户还是有差距。
      去之前还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派对,去了后才发现那居然个聚齐了商政名流的社交晚宴,到场宾客皆是盛装出席,
      满场衣香鬓影之间,穿着普通小洋装的她显得那样格格不入,尤其,她是以顾岩的女伴身份出席的,更是收获了不少令人尴尬的议论。
      
      最后还是顾岩的姐姐看不下去了,带她去自己房间,借了件礼服给她穿。
      可换了礼服的她仍能感觉到周围人好奇和鄙夷的目光,尤其是顾夫人,一双锐利的双眼上下打量她一番之后,嘴里发出一声轻蔑的冷哼,之后再没正眼看过她。
      
      顾岩倒是对她很好,除了必要社交之外的大部分时间都陪着她,可她仍然觉得非常难堪,手足无措地待了一阵子便提出先走。
      
      顾岩见留她不住,便要送她回去。
      这时顾夫人叫住儿子,语气十分严厉:“今天这么多贵客在场,你又是宴会的主人,怎么能就这样离开?”
      
      顾岩十分为难地看着她。
      
      顾夫人发话了:“你放心,我会让司机送宁小姐回去的。”
      
      顾岩这才放了心,正好顾父喊他过去,他便离开了。
      
      然后顾夫人带她去了门廊处,态度倨傲地看着她:“司机暂时没有空,麻烦宁小姐在这里先等一等,司机待会儿会过来送你回家。”
      
      说完这句话,顾夫人施施然离去,留下宁月站在门廊下傻等。
      
      顾家大宅位于市郊某个山顶,风景优美,环境清幽。
      宁月站到腿脚发麻,身体被夜风吹得透凉,轻轻发着抖。
      
      传说中的司机迟迟不来,这周围没有任何公共交通工具,更别提出租车了。宁月满心绝望,想进去找顾岩帮忙,想起顾夫人的眼神,又瑟缩了。
      正犹豫着要不要走下山时,一辆黑色豪车停在她身边,男人清冷的声音响起:“这位小姐,需要帮忙吗?”
      
      宁月回身,见到一张英俊的面孔,男人神色冷淡,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唯有一双眼睛很黑很亮,像是倒映了一泓星光。
      
      那是宁月第一次见到程南山。
      程南山也是参加宴会的宾客,提前离开时看见了在门廊前瑟瑟发抖的女孩,便顺便送她下了山。
      
      对于他而言,只是一次无足轻重的帮忙。
      她却在那一眼,把他放在了心上。
      
      想起过往,宁月心头微凉,不仅因为自己曾经在宴会上尴尬,也不仅因为顾夫人当年的冷漠倨傲,更因为她想起了曾经的一见钟情,当时以为的美好最后竟落得惨淡收场。
      
      于是许一幻发现系统显示的好感度竟然瞬间从“10”变成了“5”。
      这狗系统是有毒吗?程南山人还没出场呢,这好感度也能降?
      程霸总你可真行,隔空逆向上分了解一下!
      
      察觉到她脸色不好,顾岩站在她身前,有些不满地看着顾夫人:“妈,都多久以前的事情了,有什么好说的?”
      
      “哦?”顾夫人千回百转地应了一声,目光开始咄咄逼人:“行,太久远的事情咱们不说,那要不要说说最近的事情?宁小姐,哦不,应该称你一声程夫人。呵呵,不知道程夫人离婚手续办好了没啊?”
      
      顾岩一听就火了:“妈!您怎么能这样说呢?她早就跟程南山没什么关系了。”
      
      顾夫人见儿子不开心,自己更不开心:“顾岩!你清醒一点,自己年轻有为,大好前途,却偏偏要跟一个离了婚的女人扯在一起。你不想想你自己,也要想一想我们顾家的脸面!”
      “你该庆幸这里是巴黎,如果是在国内……”
      
      顾岩打断她:“巴黎怎样?国内又怎么样?别说我跟宁月现在只是朋友,就算我们真的有什么,我未婚,她单身,正常交往,跟顾家的脸面有什么关系?”
      
      顾夫人显是真的怒了,指着儿子开始训斥:“你懂什么!别以为我没打听过,她宁家就是一个小暴发户,论出身本就配不上你,何况她学历平平,毫无手腕,能力也不行,对你的未来简直毫无助力,更别提她还结过婚。你身边那么多名门闺秀看不上,是吃错了什么药了偏偏总惦记着她。”
      
      “伯母……”宁月尴尬万分。
      她当然知道顾岩对自己有意,可她才离婚没多久,还没开始正经考虑下一段感情的问题,加上跟顾岩重逢才几天,根本是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儿。
      这下被顾夫人这样点破,实在是让人难堪。
      
      顾夫人心里的怒火本就是冲着宁月来的,听到她喊自己,正好朝她撒气:“别叫我伯母!”
      
      宁月被她吓了一跳,不安地绞着手指,急急解释:“伯……顾夫人,您听我解释,我跟顾岩真的没什么,只是朋友……”
      
      “哼!”顾夫人满脸嘲讽:“别在这里装可怜,省省吧。你那一套骗骗男人还有用,在我这里用不着!”
      她走近两步,直直盯着宁月:“只是朋友?就算现在是朋友,那以后呢?你敢说你没存着勾搭我儿子的心思?”
      
      宁月也急了,自尊让她没有办法面对别人的误解:“我对顾岩没有任何其它想法,真的只是朋友而已。以后……以后也只会是朋友!”
      
      听了这话,顾夫人明显不信,但表情还是略微松动,顾岩的脸色却全变了。
      他脸上带着难言的纠结痛苦,呆呆看着宁月:“小月,你真的对我……”
      
      宁月低头,不再看他。
      
      另一个房间角落里躲着的许一幻暗暗握拳:“Yes!”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