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真的只想搞钱[快穿]

作者:飞天蚂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破镜难圆(十五)

      生日派对结束后,宁月回了巴黎,再次开始了她的学生生涯,只是这次不是纯美术,而是听从程南山的意见学习起了艺术品管理运营。
      
      顾岩跟她一起回去了,但是根据小悠提供的情报,顾岩结束了他那个画室的运营,而是租了个小房子,潜心画画,没有再依靠家里的经济支持。
      
      顾夫人得知后,自是气成河豚,还去他那儿闹了几次。可这次顾岩的态度十分坚决,顾夫人不能在经济上钳制他,也拿不出别的方法。
      
      男女主很久不同框,许一幻这个助攻也无计可施,只能每天兢兢业业地履行着自己女秘书的职责。
      
      那次程总裁在生日派对上痛斥心机女配,安慰女主,顺便敲打男二号,一通操作猛如虎,效果也还不错。
      宁月现在对程南山十分信任,虽然似乎跟男女之情不太一样,但好感度一下子升到了“65”,仿佛程南山在她心里已经慢慢朝着良师益友的方向靠拢。
      
      至于爽度——
      许一幻觉得这世界可真玄幻。明明宁月跟他们隔着一万多公里,程南山没事也从不跟她联系,爽度却一直稳中有升。
      
      不过半年时间,那爽度数值已经不知不觉升到了“70”。
      许一幻对程南山隔空刷分的能力不得不服,向小悠打听了一下之后又觉得合情合理。
      
      宁月重回校园后十分用功,一开始许多课程都不太能跟上,可她其实是有些天赋的,资质并不差,人也肯努力。
      成绩这东西是最实在的,只要有付出,进步一定看得到。而进步带来的喜悦也会让她催生出更多的动力,于是宁月半年内学业突飞猛进,不少授课老师都对她青眼有加,同学们对她也是佩服不已,她的爽度自然提升。
      
      此外,她的个性也慢慢发生了变化。
      之前的她沉迷于艺术,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心里也明白自己不具备成为艺术家的天赋。梦想太过遥远,内心难免沮丧自卑。
      现在她转了专业,管理和运营并不需要太高的艺术天赋,而她原本的艺术底蕴却会让她在实践中如虎添翼。
      
      另一方面,之前她时常跟宁晓彤混在一起,宁晓彤表面上对她很好,其实暗地里总会扯她后腿,或者向她传递一些□□,导致宁月越来越自卑。现在摆脱了堂姐的阴影后,宁月整个人变得开朗起来,自信很多。
      
      如果说以前的宁月像一株清新娇柔的睡莲,现在的她则像一朵明艳大气的芍药花。
      这样的姑娘在学校里自然也是相当受欢迎,追求她的人可以从校门口排到卢浮宫。
      
      而曾经爱情至上恋爱大过天的宁月,现在倒也不急着谈恋爱了。
      她忙着课业、实习、课外活动、校园演讲,生活充实又积极。面对众多追求者也不卑不亢,聊得来的多说几句,不合适的一概不理。
      
      自己的能力永远是最好的底气。
      之前的她还会为了顾夫人的嘲讽和打压难过,现在的她意气风发,浑身散发着勃勃生机,再也不会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就痛苦迷茫,她清楚自己脚下的路,也认清了自我的真正价值。
      
      程南山曾经说过她配得上任何一个人,当时的她只觉得感动,认为他大概是在顾夫人面前替自己撑场面。
      可现在的她打从心眼里认可了自己,其实感情无所谓配得上配不上,而你自己要有面对质疑的勇气,也要相信自己绝不比任何一个人差!
      
      顾岩是她的追求者中最坚定的一位。半年来,顾岩摆脱了顾夫人的桎楛,也不再顾虑和迷茫,一直在她的身边默默陪伴着她,给了她很多帮助和支撑。
      宁月虽然还没有正式同意跟他在一起,但他在她心中的分量一定不轻。
      
      听了小悠的汇报,许一幻陷入深深的思考。
      也许在原来的故事线中,霸道总裁花式追妻,最终二人破镜重圆,是个很美好的结局,可那个结局里的宁月会怎么样呢?
      做回程夫人,高高兴兴地住在豪宅里相夫教子?
      她会是一个完美的妻子,也会是个很好的母亲,可然后呢?她本人是不是也会跟众多豪门贵妇一样面目模糊,好像只是依附在程总裁身边的一个影子?
      
      在看看现在的宁月,摆脱了无谓的感情纠葛,在新的地方开拓自己新的世界。她不再是面目模糊的程夫人,不是一个泯然众人的宁小姐,她是宁月,她会被每一个人清楚地看到。
      
      这样——似乎也很好!
      
      许一幻沉默了。
      
      她翻出手机备忘录又看了一遍,默默给自己洗脑:这不是真实人生,她来这个副本是有任务的,不要被程南山影响!
      
      看着桌上的艺术展邀请函,她微微皱了皱眉,真的还要继续拉扯恋爱线吗?
      
      这是宁月的学校跟某博物馆合作举办了一个艺术展,宁月全程参与了筹备和策划,并且因为她形象气质俱佳,被导师钦点为艺术展开幕式的主持人。
      头一次担此大任的宁月自然兴奋又骄傲,她给程南山发来了两张邀请函,希望他有空的话可以带着许秘书出席。
      
      程南山大约终于想起来好感度爽度都还没刷满,自是同意参加,带着许秘书前往巴黎。
      
      艺术展规模不算太大,但整个展会格调很高,每个展厅都布置得很有新意,工作人员穿梭其中,井井有条,吸引了不少业内顶尖人士前来参加。
      
      开幕式上的宁月穿了件带有中式元素的长款礼服,妆容精致,仪态万方。
      她举止优雅从容,像一只缓缓游弋的白天鹅,让每一位宾客都如沐春风。
      
      许一幻清楚地看见显示屏上的爽度又开始飙升,一下子来到了“75”。
      
      开幕式结束后,许一幻朝她送上手里的大捧鲜花。
      宁月看到他们,显得十分开心。
      
      许一幻真诚地祝贺她:“宁小姐,您刚才的表现真是太棒了!”
      
      宁月朝她眨眨眼,表情居然带了一丝狡黠,活泼又灵动:“很意外吧?嘿嘿,其实我以前也完全没想到自己还能活成这样!”
      
      饶是万年冰山脸的程南山,此刻表情也松动不少:“我并不觉得意外,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的!”
      
      宁月深深注视着他的双眼,眼底闪着耀目的光,她轻声说:“谢谢!”
      
      “对了,还有件事。你知道xx画廊吗?”
      程南山说了一个画廊的名字,许一幻记起是那是上次来巴黎时,程南山带她去过的那间。顾岩送给宁月的那副睡莲美人图也是在那儿买的。
      
      宁月点头:“去过!我很喜欢那间画廊!”
      
      程南山:“嗯,那就好。现在它是你的了!”
      
      宁月愣了:“什么?”
      
      程南山:“我上次来巴黎时已经把那间画廊收购了,现在打算交给你参与管理。当然我一开始不会让你完全接手,你课余时间可以以实习生的身份先在那儿工作,等你毕业后,我会根据你的实习表现给你安排职务。如果运营起来完全没有问题,再把它彻底交到你手里!”
      
      “你——”宁月显然被这个消息震惊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她眸光闪动,脸上的欣喜和感动毫不掩饰:“谢谢你!我会拼尽全力。”
      
      程南山微微笑了笑:“好!”
      
      许久没有动静的好感动缓缓上升,来到了“75”。
      
      霸总这波操作可以呀!
      许一幻心里的小人瞬间复活,开始琢磨着还能怎么拉一拉这俩的爱情线。
      
      这时宁月忽然开口:“我之前问你,为什么不爱我?你当时的回答是——”
      
      程南山明白她想说什么,很自然地接话:“你得先爱你自己。”
      
      宁月笑着点头:“是的。这话我当时不明白,现在懂了!”
      
      程南山眼角微弯,看起来竟显得有些暖:“很好!”
      
      宁月脸上笑容更深了些,眉眼明艳得像初夏的风。此刻的她早已不复羞怯,心里的想法就毫不掩饰地问了出来,坦率直接:“现在我很爱我自己了,也自信自己配得上任何一个人。那么——程南山,我们有没有机会复合?”
      
      许一幻:“!”
      从天而降的好机会啊!
      原来自己这会儿完全不用努力,女主兜头一个大礼包砸下来,瞬间就能上天!还有比这更惊喜的事儿吗?
      
      许一幻握紧双拳,心里的小人疯狂呐喊:“答应她!答应她!”
      只要程南山点个头,不但好感度爽度瞬间刷满,她自己的恋爱线任务也能圆满完成,女主离开副本之后也绝壁不会有什么意见!
      一箭三雕啊亲!白捡的大礼包错过悔一年啊亲!
      
      程南山看着她的眼睛,表情显得格外慎重。然后他轻轻摇了摇头:“不!”
      
      宁月怔怔看了他一会儿,忽然笑了。
      许一幻原以为她会笑得苦涩,谁知竟没有。
      她站在暖阳微风中,怀里抱着大捧娇艳的鲜花,花朵掩映下的面孔却比花瓣还要娇艳,笑容明媚更甚往昔。
      
      然后她含笑着歪了歪头,轻轻开口,语气熟稔又俏皮:“意料之中的回答,你呀——果然是你!”
      
      宁月笑得轻巧,许一幻却心头拔凉,错过了这样的好机会,程南山这好感度怕是很难刷上去了。
      没想到显示屏却忽然闪了闪。
      程南山拒绝了宁月,她的好感度却没有下降,还不偏不倚地爬到了“80”。
      
      许一幻:“!”
      这特么也可以啊!
      
      这时不远处有人喊她,宁月回头,是顾岩。
      
      顾岩的画作也在此次艺术展中展出,他作为参展艺术家自然也会到场。这会儿顾岩正跟几个衣冠楚楚的宾客聊着天,忽然喊她想必是要把她介绍给重要人物之类的。
      宁月朝他招了招手,示意自己马上过去。
      
      然后转身看着程南山:“我知道了。但还是谢谢你的坦诚,也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帮助!”
      
      程南山像是松了口气:“不客气。你可以用运营好画廊,多赚点钱来回报我!”
      
      宁月没忍住乐出了声,朝他眨眨眼:“没问题!”
      
      然后她转身离开,朝顾岩的方向走去。
      大捧鲜花随意拿在手里,斜斜下垂,绑着花束的缎带扫到地上也不甚在意。
      她另一只高高举起,背对着他们用力挥了挥告别,姿态潇洒又随意。
      
      许一幻看着她的背影,心底忍不住生出几分感动。
      成长本身,就是让人感动的,不是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