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真的只想搞钱[快穿]

作者:飞天蚂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破镜好难圆(十三)

      没有心的程霸总带着女秘书熟门熟路地敲开了曾经的家门。
      
      生日派对正进行到最热闹的时刻,一屋子的宾客们喝酒的喝酒,跳舞的跳舞,好不热闹。
      
      见他来了,宁晓彤赶紧笑着迎上来,招呼他们坐下,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天过生日的是她。
      宁晓彤殷勤地端来酒水,顺势在程南山身边的位置坐下,跟他聊天。
      
      许一幻环视四周,客厅里没看到宁月的身影。
      
      程南山仍是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宁晓彤跟他搭了好几次话都只得到了冷淡简短的回应。
      
      见她仍不死心,继续找话题尬聊,程南山忽然开口,声音冷得像蓄了冰:“宁小姐,我不喜欢无意义的闲聊。你要是没事做,可以去找其他人陪你!”
      
      宁晓彤:“……”
      许一幻:“……”
      终结话题哪家强?霸总出手大家凉!
      
      本以为这位心机女配还能再闹出点儿什么幺蛾子,没想到刚开始行动就踢到铁板,程南山根本连个眼神都懒得分给她。
      
      看着宁晓彤羞愤交加地离开,许一幻有点头疼。
      这样下去,心机女配还怎么搞事?她不搞事,怎么能刺激女主,让女主的注意力回到男主身上?
      宁晓彤的戏份都快被删完了有没有! 
      
      把宁晓彤赶走后,程南山也无意跟其他人闲聊,找了个偏僻角落坐下,气定神闲地掏出手机查看邮箱处理邮件,一副浑然忘我的状态。
      许一幻简直怀疑如果不是笔记本电脑太扎眼,他能直接在派对现场正式办公。
      
      许一幻百无聊赖地坐了好半天,终于看到宁月的身影出现在了大厅,在她身旁一直陪她聊天的俊逸青年正是顾岩。
      
      一见他俩出现,宁晓彤立刻跟了过去,挽着宁月的胳膊嗔怪道:“你刚才到哪儿去了?害我一通好找。”
      
      宁月有点不好意思:“有个老朋友过来,我就跟他聊了几句。”
      
      “朋友啊?”宁晓彤作出一副刚注意到顾岩的样子:“这位是?”
      
      宁月给她介绍:“这位是顾岩,我大学同学。”
      
      “顾岩?”宁晓彤饶有兴味地上下打量着顾岩,眼珠滴溜溜转着:“早就听说顾家二公子才华横溢人品出众,看来传闻果然不虚。顾大画家,幸会幸会。”
      以宁晓彤的家世背景,自然还攀不上顾家那个圈子,但也不妨碍她早就听说过顾岩的存在,。
      
      顾岩跟她礼貌握手,客气地寒暄了几句。
      
      许一幻失笑,这位堂姐真是厉害,换目标的速度比程总裁翻邮件还快。
      她又看了眼处理起工作来全情投入的程总裁,相当无奈。
      你丫再不出手,修罗场都要换人了啊!
      
      然而霸总毫不在意,还不忘吩咐许秘书:“给市场部打个电话,问问下个季度的营销方案怎么还没发过来。”
      
      许一幻:“……好的程总。”
      她不是过来参加派对的吗?为毛还要打工作电话!
      
      派对进行到后半程,照例到了切蛋糕吹蜡烛的时刻。
      
      灯光调暗,满场宾客将宁月围在中间,为她唱起生日歌。
      
      宁月浅笑着向众人道谢,默默许下心愿后,吹灭蜡烛。
      
      顾岩一直在旁边侧头看着她,眼里盛满浓情蜜意。
      
      宁月偶尔抬头跟他对视一眼,默契十足。
      
      而本该出现在她身边的男主——
      程南山先是在灯光调暗后诧异抬头,满脸无奈;在众人唱起生日歌时低低叹了口气;好容易宁月吹灭了蜡烛,灯光大亮,年轻的宾客们又开始起哄喧闹,程霸总十分无奈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许一幻抽抽嘴角:这位霸总就差把“有完没完”四个大字写在脸上了。
      这里是派对现场啊亲!
      不吵闹的派对能叫派对吗?
      您真的不是来办公的啊亲!
      
      切完蛋糕后,有人提议:“拆礼物!”
      瞬间得到全场附和:“拆礼物!拆礼物!”
      
      宾客们一一送上礼物,宁月笑着拆开,真诚地向每一个人道谢。
      众人时而发出惊叹,时而笑闹着吐槽,气氛前所未有的好。
      
      看着宾客们的礼物都送得差不多了,许一幻戳戳程南山的肩膀:“程总,到你了!”
      
      程南山略带茫然地抬起头,弄清楚此刻的流程后,接过许一幻递到他手边的礼物往大厅中央走去。
      
      程南山坐的位置实在偏僻,又是背光,之前一直低头处理邮件时,很少人留意他,加上宁晓彤心里有气,故意没告诉宁月他来了,因此宁月完全没注意到他的存在。
      
      可当他一站起身来,高大的身形和冷冽的气质无所遁形,被大家簇拥在中间的宁月抬头,穿越人群直直看向他,年轻的宾客们也不自觉地向两边挪动,替他腾出空间。
      
      程南山缓步走到宁月身边,微微垂头,将手中包装精美的礼物盒子递到她手边:“小月,生日快乐!”
      
      宁月眸光闪动,怔愣片刻后接过礼物低声道:“谢谢。”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宾客们起哄:“拆开看看!”
      
      宁月偏头看程南山:“那我拆开咯?”
      
      程南山弯弯唇角:“拆!”
      
      宁月脸颊有些发红,也许是热的。
      礼物拆开,钻石项链在客厅的水晶灯照射下熠熠生辉。
      
      宾客们发出惊呼:“天哪,这项链也太好看了吧!”
      也有人认出品牌:“居然是它家的!这脖子上戴的哪里是项链,这是戴了两套房啊!”
      
      宁月有些局促地看着程南山:“这……这也太贵重了……”
      程南山不以为意地摆摆手:“收着!很适合你。”
      
      宁月微微垂了头,轻轻咬了咬下唇。
      
      许一幻眼前一亮。显示屏上的好感度连跳几下,最终停在了“60”上;而爽度值也开始往上爬,最后变成“35”。
      
      许一幻:“Yes!”
      果然这礼物送对了!
      
      宁月把项链小心地放回盒子,再抬起头看着程南山时,脸上红晕更甚,大眼睛里闪着光,那光里竟有几分期待,声音轻轻软软的,似有娇怯:“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品牌?”
      
      程南山略怔了怔,十分诚恳地开口:“我不知道,是秘书选的。”
      
      宁月:“……”
      许一幻:“!”
      针呢?真该趁早把丫嘴给缝上啊太失策了!
      
      许一幻眼巴巴地看着好感度瞬间骤降,一下变成了“40”,而好不容易爬了一点的爽度值也降到“25”。
      这是什么品种的人间奇葩猪队友?不拖后腿能死啊?
      这样搞下去金大腿也会被你拖残的好吗?
      
      许一幻抬头望天,低头垂泪!
      
      宁月神色变了几变后,把礼物盒子放下,强装镇定地看下一个宾客的礼物。
      程南山则不动声色地退回自己的座位。
      
      “这是?”看着顾岩拿着包好的礼物过来,宁月心里已经有了猜测:“是画?”
      
      顾岩笑着点头,语气温柔得近乎宠溺:“真聪明!”
      
      许一幻十分无语,聪明个鬼啊,这个形状,这个尺寸,一看就是一幅画好吗?
      
      然而这样的口吻明显让人很受用,宁月那张粉白的小脸上又出现了一抹胭红,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开始拆礼物。
      
      包装展开,果然是一幅画。
      
      而在许一幻看到那副画的瞬间,整个人愣在当场。
      
      那是一幅印象派人物画,光影轮廓和色彩带着明显的莫奈风格。
      画中女人清丽婉约的侧影、满池盛放的睡莲看起来那样熟悉。
      
      它就是许一幻之前替程南山挑选的那幅画!
      
      这幅画显然恰到好处地戳在了宁月的喜好点上。宁月不可置信地单手捂嘴,发出惊喜的轻呼:“太美了!”
      然后她激动地看向顾岩,眼里闪烁着兴奋和喜悦:“你在哪里买的?我太喜欢了!”
      
      顾岩深深看了那画一眼,又看向她热切的双眼,低声说:“我觉得那画中人像你!”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场上宾客也纷纷附和:“真的!这礼物太有心了!”
      “简直了,跟小月一模一样!”
      “顾先生不愧是艺术家,这品位也太好了吧!”
      
      宁月小心地放下画框,右手轻轻挽上顾岩的胳膊:“顾岩,谢谢你。”
      
      顾岩唇边浮起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就连距离不算近的许一幻也能看到,那不像是很高兴,倒像是有些无奈。
      然后顾岩转过头看向他们的方向,准确地说,是看向程南山,薄唇轻启,无声地说了两个字。
      许一幻一愣:他说的是“谢谢!”
      
      “程总!是不是你?”许一幻愕然看向程南山。
      
      “我什么?”程南山眉头都没挑一下。
      
      “那幅画!你给了顾岩!”
      就是吧,一定是的,不然怎么会这么巧,她好不容易选到的画竟然被顾岩拿去送人!
      
      程南山这会儿也不看邮箱了,一手拿着镜面魔方轻轻摆弄着,动作不疾不徐,金属块轻轻撞击,发出规律的轻响,手指衬着银白光芒,更显修长。
      他淡淡开口:“不是!”
      
      许一幻快气炸了:“那顾岩跟你说谢谢?”
      
      程南山看她一眼,继续面无表情:“你看错了!”
      
      看错你个大头鬼!
      许一幻气结。多好的刷分手段就这样被葬送了,看宁月对那幅画的喜欢程度,没准这好感度能直接刷破70.
      现在呢?
      
      许一幻瞪着大厅中央的宁月和顾岩,两人不知道正说到什么,忽然相互对视一眼,气氛暧昧无比,像是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谊正缓缓流动。
      
      而这时,身边的程南山手指拨动,掌心原本无序的魔方“咔”的一声瞬间归位,成为那个精巧规整的正方体。
      他轻轻笑了一下。
      
      你就说你笑什么?头上闪耀的绿光让你心情这么好的吗?
      河水为什么是绿色?那是因为程霸总在上游洗头,还洗的很欢乐!
      
      然后许一幻看到显示屏上的爽度值竟然跳了跳,变成“40”。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6-20 15:46:52~2020-06-21 17:45: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思瀞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神木呀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