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清晨到日暮

作者:金呆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微雨红尘2

      储谨言归国当真拖了一整个车厢的包,连带巨大精美的包装盒一并扛了回来。
      “本来想邮寄,但为了让你第一眼看到决定辛苦点,亲自带回来。”他凑近她唇边蜻蜓点水。

      樊夏正在烘焙糕点,敷衍客套了两句辛苦,见他欲要上楼,温柔抬高音量:“洗手!机场回来的不洗手不许抱女儿!”
      储谨言投降,认真洗了个手才上的楼。

      粉红公主儿童房。
      储笑正在酣睡,一对儿蒲扇睫毛天使一样,姿势四仰八叉,樊夏说这霸道睡姿一看就是遗传他。储谨言静静看了会她一鼓一鼓的小肚子,一颗心化成了水。
      樊夏扶着门眼神复杂,他转头时脸上的慈爱温柔还未消退,顺势快步将她压在墙上亲吻。

      他有高挺的鼻梁,接吻时总要侧脸,不知道是不是樊夏心境变了,以前鼻尖抵弄颊部温情无限,这会的吻就像个任务,于他于己索然无味。

      用完晚餐,储谨言陪女儿玩了会便进了书房,忙到九点多洗漱完,对着樊夏为他贴在墙上的保养工序,一步步护肤,电话响了。

      这次出去的有些久,忘调静音了,寂夜听来多少刺耳。

      “要出去?”樊夏在床上发现一根残留的长发,烦躁保洁的敷衍,正拿床扫清理,洁白的床单已被掸得平整无褶,可她仍机械地掸着,怎么也不顺眼。
      “嗯,应酬喝酒,你想去吗?”储谨言在衣橱前挑了件花衬衫,往身上比对,“这件如何?”

      樊夏摇摇头,调侃他,“这么骚?”上前为他挑选,手指微有些僵硬不自在,好在眼光稳定,选了件不那么夏威夷风的,“这件?”她替他解开睡袍,指尖漫不经心划过养尊处优的细腻。

      待樊夏穿好,储谨言起了一身燥汗,等不及她慢条斯理钮扣子,一把捞起滚到床|上,单膝一抵打开了她。

      她指尖挑逗,故作不解:“不是要出去嘛?”
      “等会。”

      掌下波浪起伏,樊夏在他渐发激烈的动势中冷却,扭身滚到床头,撑起身来,淡淡道:“快点吧,再不去都要天亮了。”

      *
      “怎么又这样了?你这样只会把男人越推越远。”电话那头语气满是恨铁不成钢,樊夏可以想象她此刻抓耳挠腮的模样。
      “说得简单,换做你也演不下去。”人都跑到门口了,你使美色拽回来,心知自己寸缕不着在对方眼里也无新鲜感,脚步停留多是赏老夫老妻那点薄面,想到便能作呕。

      “照你这么说,那没几对夫妻能过下去。我还是那句话,恋爱需要个性,但婚姻需要经营,别使那些小性子。”
      “经营什么,生了孩子之后身体像上了封印......”樊夏声音低了下去。不合适再开口,太隐私,也太戳心。

      熟悉的打火声音“叮”地一声,电话那头又怒了,“你在抽烟?”
      “为了生孩子戒的烟现在算是又抽回来了,”她深吸一口,赤足在地毯上踱步,歪头夹着手机,随手扯了件储谨言的衬衫盛烟灰:“老公出门爽了,我还不能自己爽一下吗?”

      “你不爽过了吗?”
      “我怎么爽过了?”
      “不是找了回鸭吗?”

      “哦......那个啊。”樊夏玩味地缓吐缥缈,目光迷离,恍惚回到那个金碧辉煌的艳俗会所——

      一排紧身白衬衫黑西裤的男公关,爆出肌肉,薄薄的衣料透出性感的肤|色。
      她一个个摸过去,那些个脸上讨好的油腻感叫人都不想看那物,说到底是她是有点征服欲的,就像当年对储谨言。
      点那个男孩陪酒纯粹是他没有压迫感的夸张肌肉,没有赤|裸色眯眯的眼神。

      一张尚未被肉|欲|染缸□□过的青涩模样,低头敛眸,一杯杯酒给她递。

      他被挑弄下巴时还有些抗拒,喉结上上下下像是在忍,有意思的紧。
      这么害羞,又自己提问可否包夜。
      她好笑,问他,陪个酒都放不开,指望接下来干什么?你们雏鸭拿我练diao啊?
      他面无表情说,这样钱多。

      耿直到樊夏忍俊不禁,还真好奇地跟去了房间,她第一次没让他进去,戴tao都嫌脏,教了他别的,等她翻了几十个白眼都犯困了,他才慢吞吞......
      以为咂摸不出什么动静,竟也渐渐舒适起来,欲罢不能。

      料是个雏鸭,没想到胆子挺大,半月后竟给她打了个电话,按说会所会员身份是保密的,这小子也不知道哪儿来的本事。
      樊夏被侵犯隐私,怒极冲去会所,找经理直接开骂,景诚被拖进来时樊夏又歇了火。

      俊脸上满是抓痕,白眼珠上两个出血点瘆得慌,皮肤遍布青紫与未清理的血污,偏一双自带忧郁的深邃定定地望向她。
      “怎么了这是?我没说动手打啊。”
      “新来的不懂事,挑客人了还。”经理朝樊夏抱歉。

      门一关,樊夏点了根烟:“找我干嘛?”
      “想问你怎么没来,是不是我......”
      “我是你找的?”她发狠地将烟头碾在他左胸口的淤青上,“你得庆幸没有什么后果,不然就不是被烫一下这么简单了。”

      熬不住累加的疼,景诚咬着牙关打颤,可身体倔强跪在那处。

      樊夏烦躁,从包里掏了沓钱,扔在茶几上冷脸说:“删了我电话,然后去趟医院吧。”刚走出两步便被他拉住大腿,粗粝的掌心顺着弧线下滑,途经小腿,最终顿在了脚踝处。樊夏险些没站稳。

      “要不你再烫我一下,或者......我再给你kou一次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