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omega甜又野

作者:莫里_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第三章
      
      第二天上午,厉橙又双叒叕迟到了。
      
      他到时,第一节课已经开始了一半,老师在黑板上奋笔疾书,慷慨陈词。
      
      别的学生迟到,都要小心翼翼地趁人不注意,从后门绕进教室里。可厉橙却大大咧咧地走了正门,老师也拿他没办法,眼不见心不烦地让他赶快回到座位上。
      
      厉橙屁股还没坐热,前排的beta小弟们就唰唰唰转过了头,一脸崇敬地望着他。
      
      厉橙被那一排灼热的视线吓到,问:“你们干嘛?”
      
      小弟甲嘿嘿一笑,伸出大拇指:“厉哥,牛逼啊!”
      
      厉橙:?
      
      厉橙故作镇定地问:“那你说说看,我究竟哪里牛逼了?”
      
      小弟乙:“您就别谦虚了,昨天晚上那件事,整个学校都传遍了!”
      
      厉橙心下茫然,他昨晚做什么了?他昨晚训练完累到不行,倒头就睡,连游戏里的日常任务都没来得及做。
      
      不等他继续问,小弟丙已经把他的英勇事迹说了出来。
      
      “昨晚有人在医院碰到卫熔了!他鼻青脸肿,走路一瘸一拐,胳臂上还吊着绷带!”小弟丙眉飞色舞,用他缜密的思维把事情的真相推理出来,“一定是厉哥做的吧!那家伙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昨晚他约你在校门口见,你就单刀赴会,上下其手,把他打得五体投地,嗷嗷待哺,最后一拳定江山!把他直接揍进医院,让他再也不敢来骚扰你,对不对?”
      
      厉橙:“……”
      厉橙:?
      
      厉橙尴尬地清清嗓子,本想澄清,但他望着小弟们那一副崇拜的模样,说出口的话便拐了个弯。
      
      他摆摆手,态度一派随意:“行了,这种蚊子大的小事情,还需要你替我宣传?”
      
      小弟咂舌:“那可是个alpha啊!”
      
      厉橙无所谓道:“alpha又怎么了?卫熔那种货色,我只用一只手都能把他打趴下。”
      
      “厉哥真是英雄本色!”
      
      “行了,低调,上自习上自习。”厉橙不耐烦中又透着一点得意,“对了,我看你最近语文成绩进步很快,成语用得还挺不错的嘛。”
      
      厉橙从来不听课,他趴在桌上琢磨了一上午,也没琢磨出来卫熔到底是被哪个好心人打进医院的。
      
      不过无所谓,厉橙烦他不是一天两天,有人替天行道送他一程,厉橙乐得清闲。
      
      希望这一次,卫熔能老实一阵子,别再来骚扰他了。
      
      ……
      
      同一时间,高三教学楼。
      
      萧以恒打开习题册,正要提笔,耳边听到班里的女生叽叽喳喳地分享起八卦。
      
      “你们看校园网了吗?”那个女生惊叹道,“高二那个特别出名的omega厉橙,昨天晚上在校门口,把一个追求他的alpha揍进医院了!!”
      
      萧以恒:“……”
      萧以恒:?
      
      谁?谁打的?
      
      ……
      
      高中课业繁重,音乐、体育、美术三大副科是所有主科老师的必争之地。
      
      每个周一,主科老师们都会挤在课表之前,装模作样地问:“课表啊课表,让我来看看这周是哪个幸运的副科老师生病了?”
      
      唯有高二(13)班——也就是厉橙所在的班级——副科老师从来不会“被生病”。
      
      没办法,谁让厉橙是校霸,稍不如意就日天日地,谁敢克扣他的美体音?
      
      蹭了他的光环,高二(13)班的同学每周都能拥有三节副科课。
      
      这天是周三,下午有一节美术课。
      
      美术老师秋娴是位女omega,怀胎八月,身娇体弱,不能长时间操劳,故而最近几周都在教他们画静物——只要在桌上摆几个瓶瓶罐罐苹果香蕉,每个学生一支画笔、一张画板,就可以让他们老实地待上一整节课。
      
      她也知道,这群孩子们来上美术课根本不是为了学画画的,是为了放松放松,聊聊天、玩玩手机、悄悄谈谈一谈恋爱,故而每次上课她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学生们不把教室拆了,随他们怎么闹。
      
      秋娴在画室的角落立上自己的画板,铺开画纸,静静画着自己的画。
      
      没过一会儿,画板上方冒出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秋老师!”厉橙一头金发像个小狮子似得,嬉皮笑脸地问,“咱打个商量呗?每次上课都让大家画那些破苹果烂香蕉的,大家都画腻了。”
      
      秋娴问他:“不画静物,那画什么?”
      
      厉橙说:“画人啊!”
      
      秋娴想了想,同意了:“也可以。柜子里还有几个石膏人像,你去搬出来……”
      
      “不不不,我是说——”厉橙伸出一根手指指向自己的鼻子,“——画‘人’,活的人。”
      
      秋娴这才明白他要搞什么。她失笑:“你要做模特?让大家画你?”这小鬼未免太自恋了。“做模特那是要坐在那里一动不能动的,你能坐得住?”
      
      “怎么坐不住?”厉橙挑眉,“您可不要小看我!”
      
      于是如此这般,高二(13)班的美术课课堂作业,从瓶瓶罐罐苹果香蕉,换成了一个大活人。
      
      厉橙一屁股坐在正中间的椅子上,大大咧咧岔着腿,双手抱胸,摆出来一个自认英俊潇洒的造型,和同学们说:“来吧,你们画吧!”
      
      他没有问其他同学愿不愿意画他。他是校霸,他的意见,就是所有人的意见了!
      
      于是同学们只能交换了一个无可奈何的眼神,拿起画笔,开始绞尽脑汁在画纸上涂抹厉橙的模样。
      
      可他们又不是美术特长生,画个静物还画得歪七扭八呢,哪有本事画人?
      
      等到厉橙坐累了,背着手、迈着方步下来巡视时,就见一张张画纸上,都是奇形怪状歪瓜裂枣的自己。
      
      厉橙:“……”
      
      厉橙想,难道是我对自己的长相有误解?可我记得镜子里的那个人,既不是斗鸡眼,也没有蒜头鼻。脸型这么方,他们画的究竟是我,还是海绵宝宝?
      
      偏偏beta小弟们还捧着那几幅抽象派人像请他点评,狗腿地问他:“厉哥,你觉得怎么样?”
      
      厉哥觉得很不怎么样。
      
      不等厉橙发脾气,秋娴逮住了他,问:“怎么有你这样的模特?这才坚持了几分钟,就溜号了?”
      
      厉橙又不敢同身怀六甲的美术老师吵嘴,低声嘀咕:“要一动不动地坐那么久,哪个人能坚持住?”
      
      秋娴笑了:“真有人能坚持得住。”
      
      说罢,秋娴转身从柜子里拿出来一沓画纸,递给他看:“这是高三(1)班画的人物速写。”
      
      厉橙震惊:“高三还能上美术课?”
      
      秋娴:“校霸班有特权,学霸班自然也有特权。”
      
      校霸:“……”
      
      厉橙心里骂骂咧咧地接过了那沓人物速写,低头看去。
      
      一张张裁成16开的素描纸上,画着同一个身影。
      
      ——年轻人坐在窗前,白衬衫挽到袖口,手中捧着一本书。他看得很专注,清风吹过他的发梢,也没能唤走他的注意。
      
      学霸班的学霸们多才多艺,画起人物速写来有模有样。那个男生的五官被每支铅笔细细雕琢,他的眼,他的唇,他棱角分明的下颌,他的喉结,他骨肉匀停的手指……
      
      厉橙翻看着那些速写画。一张张图片拼起来,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画中人。
      
      那一瞬间,厉橙心里仿佛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很重又很轻。
      
      他清清嗓子,问:“秋老师,这是谁?”
      
      秋娴:“咦?你不认识他?”
      
      这话厉橙可不爱听了,他哼道:“切,我该认识他吗?他怎么不来认识认识我?”
      
      秋娴笑笑:“他是高三的萧以恒,是咱们学校的风云人物。不过你入学那年,他去国外交流读书了,这学期才回来。”
      
      厉橙想,风云人物?能有多风云?能比自己还风云吗?
      
      他隐约想起来,在校长办公室的陈列架上,摆着很多奖杯,最高的那排奖杯的名字,好像就写的是“萧以恒”。
      
      为了这件事,厉橙还去找徐校长闹过,问他:“那个萧以恒是什么人?我拿的奖杯比他多,为什么不把我的奖杯摆在第一排,凭什么他在我上面?”
      
      当时徐万里怎么说得来着?
      
      哦,徐万里好像说:“他是师兄,师兄就应该在师弟上面。”
      
      呔!
      
      什么辣鸡师兄,还配在他上面?
      
      想到这件事,厉橙盯着那厚厚的一摞人像画,越看越觉得不顺眼。至于刚刚那一瞬间的心跳失衡,也被他归结为错觉。
      
      ……
      
      放学后,秋娴老师挺着孕肚,艰难地打扫美术教室里的卫生。
      
      在如今,越来越多的omega选择人工子-宫,通过科技手段在培养舱里创造新的小生命。像她这样坚持自己孕育宝宝的omega十分少见。
      
      她觉得这是难得的经历,十月怀胎,可以和宝宝贴的更近。只不过,怀孕带来的不便实在太多了。
      
      就像现在,她想弯腰搬起一个摆在地上的石膏像,都很困难。
      
      “秋老师,您坐下休息,我来吧。”一道男声响起。
      
      萧以恒快步走进教室内,先把秋娴扶到一旁坐好,然后帮她把地上的石膏像收拾好,逐一放进柜子里。
      
      秋娴坐下后,锤了锤酸软胀痛的腿,感叹道:“萧同学,幸亏有你帮我。”
      
      萧以恒说:“这是应该的。倒是我要谢谢老师,能把美术教室借给我画画。”
      
      除了秋娴以外,几乎没有人知道,萧以恒在画画上很有天分。
      
      最开始,他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看书,而美术教室有桌有椅又很少有学生过来,是最佳的休息区。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秋娴的鼓励下拿起了画笔——秋娴惊讶的发现,萧以恒对颜色有着天生的感知力!
      
      他玩弄着每一道明暗光线,他轻而易举地拿捏着那些色彩。
      
      他从不去想“这里应该怎么画”,只要他落笔,那便是一道风景。
      
      秋娴惜才,倾囊相授。
      
      但同时她又可惜,像萧以恒这样的alpha,他的未来已经书写好,他会拿更多的学科竞赛奖杯,进入最顶尖的大学,研究最高新的科技……对于他而言,画画永远只能是一个陶冶情操的兴趣。
      
      萧以恒不知道秋老师在想些什么。他向来寡言,安静地打扫完教室卫生后,他就从角落里搬出了自己的画架。
      
      一幅画往往需要绘制很久,他就每天下课过来画一会儿。前几天他刚完成了一幅作品,委托秋娴送去画廊寄卖。
      
      他立好画架,摆好画框,开始打草稿。
      
      秋娴问他:“你这幅要画什么?”
      
      萧以恒回答:“画操场上的落日吧。”
      
      秋娴:“你还是不愿意画人像吗?”
      
      从萧以恒第一次拿笔到现在,他除了画石膏像以外,从来没有画过一张人像,这点十分奇怪。
      
      萧以恒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老师,您怎么又提起这件事来了?”
      
      秋娴说:“你们班前几天的人像作业我批改出来了。不愧是学霸班,同学普遍画得不错,不过我还是想看你画的你自己。”
      
      萧以恒无奈:“我可没有那么自恋。”
      
      提起自恋,秋娴笑道:“说起来,今天高二也画了人像。当模特的是那个厉橙,你应该听说过他吧?他非要让全班同学画他,画丑了还不乐意。”
      
      萧以恒:他最近是五行犯厉橙吗,怎么走到哪里都能听到这个名字?
      
      “我听过他。”只不过从来没见过。萧以恒有些好奇这位校霸的长相,问,“我能看看他们班的作业吗?”
      
      秋娴欣然应允。
      
      她起身从架子上拿出高二(13)班的作业,递了过去。
      
      萧以恒垂眸看向画纸。
      
      ——摆在最上面的一张人像,眼如铜铃,耳大招风,眉如葱段,脸型清奇,呲牙咧嘴,横肉丛生。
      
      萧以恒:“……”
      
      萧以恒想,这位校园一霸,长得还挺别出心裁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将近四千字~~求表扬!
    下一章晚六点!照旧是回帖全部送红包呀~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