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omega甜又野

作者:莫里_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厉橙一个人在游泳池里游到太阳落山。
      
      他从泳池这头游到那头,又从那头游到这头,变换了数种泳姿,沉浸在游泳中时,他会忘记一切烦恼。
      
      果然,游泳是世界上最棒的运动了!他在刚学会走路的时候就学会游泳了,他家里是渔民,以水为生,小的时候他就在船板上玩,晒的皮肤黑黑的,像是从泥里挖出来的一样。
      
      曾经他以为这种快乐的渔船生活可以过一辈子,可惜因为一次预料未及的风浪,他们一家四口从此阴阳两隔。
      
      没了船,就没了家,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和父母一起沉睡在了水面之下。
      
      十岁的厉橙带着两岁的柚柚住进了福利院,柚柚年幼,受到创伤后一度连话都忘记怎么说,见到水就挣扎。
      
      是厉橙这头小狮子护着她,把她保护的妥妥帖帖,重新恢复了笑容。
      
      虽然是无情的巨浪夺取了父母的生命,但厉橙并不恨水。
      
      每当他一头扎进水下,温暖的水流包裹着他,与他的手指嬉戏。那感觉就像是回到父母的怀抱,让他可以尽情的撒娇、戏耍、使尽坏脾气。
      
      因为善于游泳,他开始频繁现身于泳道,偶尔还会报名参加业余比赛。
      
      他挺喜欢比赛的,不过不是为了奖牌,而是为了奖金。
      
      那种业余比赛,一次奖金也就三五百块钱,但是对于福利院的孩子来说这绝对是个大数目了。
      
      而且,他真的很喜欢看那些高傲的alpha输了比赛后,一副想发火揍他又打不过他的蠢样子。
      
      在一次业余比赛中,华城一中的吴旭教练发现了厉橙这颗熠熠发光的泳池新星。他身上带着一股野蛮生长的劲儿,生机勃勃,让人无法不去注意他。
      
      当时,还有其他几所学校的教练注意到了厉橙,甚至连省队的教练都找过他,但是当他们知道厉橙是omega后都却步了。
      
      唯有吴旭,坚定地向他抛出橄榄枝,力排众议让他进入一中、加入游泳队,带他去参加更专业的赛事。
      
      厉橙不是每次都能赢。
      
      他是野路子出身,在第一次按照吴教练纠正的动作练习时,他连手脚都不会摆动了,差点儿沉底。
      
      吴教练是个嘴臭的,黑着脸把他骂的狗血淋头,气的厉橙当天就收拾铺盖卷闹着要回福利院。
      
      结果还没走出校门呢,他想起校长答应的奖学金,又气哼哼的回来了。
      
      吴教练那傻B(eta)不是说他在泳池里扑腾的样子像只野猴子吗?他就让他看看,野猴子也是能拿冠军的!
      
      后来,厉橙参加的赛事越来做多,在泳道中的名气越来越大,拿到的奖杯数不胜数。他也逐渐知晓,吴旭当初用那么好的条件把他招进来,倾力培养他,究竟顶着多么大的压力。
      
      为了不辜负教练的信任,厉橙向来严格要求自己,每天都要比其他同学多练习一个小时。
      
      ……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厉橙只多游了五个来回,就觉得身体疲惫的不得了,手臂有些摆不动了。
      
      他决定上岸休息。
      
      可他刚一离开水池,骤然消失的浮力让他双腿一软,差点栽倒在泳池旁边。
      
      不对啊,今天运动量虽然大,但也不至于大到让他站都站不稳啊。
      
      见他从水中起身,吴教练问:“怎么出来了?”
      
      厉橙实话实说:“不舒服,有点虚,胳臂都摆不动了,全身都有点不对劲儿。”
      
      吴教练翻了翻训练日程:“今天这个量是你能承受的,你上周做的时候不仅提前做完了,还额外游了两公里呢。”
      
      可厉橙身体的疲惫是实打实的,他会逃课,但是绝对不会在游泳这件事上骗人。
      
      吴旭眉头皱起来,问他:“你给我老实交代,你昨天是不是又熬夜打游戏去了?”
      
      厉橙:“……”
      
      吹口哨.gif
      
      “小王八!”吴教练气的脱下拖鞋扔了过去,厉橙身子一扭,险而又险的躲开了。“知道今天有训练,你还敢熬夜玩游戏?信不信我把你手机砸了?”
      
      厉橙冲他做鬼脸:“老王八,谁让你突然加训?我早就和我游戏里的队友约好了,哪有团战的时候会长不在的道理?”
      
      “我加训还不是为了你好?”吴教练把手里一纸文件递到他面前,厉橙刚想接过来,吴教练又扔给他一条干毛巾,让他擦擦他湿漉漉的爪子。
      
      厉橙擦干净身上的水,这才接旨一样接过了那张轻飘飘的文件。
      
      然后,愣住。
      
      “怎么,看不懂中文了?”吴教练看他出丑,笑道,“要不要我帮你念?”
      
      “教练,这上面说得是真的吗???!!!!”厉橙要疯了,手抖的要命,“我,我,我真的可以……?”
      
      “傻小子,当然是真的!”吴教练大笑,“下个月月初就要开始地区预选赛了,然后各省的苗子送去国家队集训,最后选出一支队伍——你们将代表华国,参加世界中学生运动会!!”
      
      厉橙对着这张纸看了又看,红色的印章就盖在文件的右下角,清晰的不能再清晰。
      
      男孩的心从未跳的这么快过,曾经他的目标就是参加业余级的比赛,拿个三五百的奖金给自己和妹妹吃顿好的。
      
      可是现在——他能去参加世界级的比赛了!
      
      “别那么乐观。”吴教练板着脸给他泼凉水,“你要先在省级的选拔赛上夺冠,还要在集训时得到国家队教练的认可,你以为这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吗?你确实到现在为止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你不能太骄傲,全国有多少优秀的游泳苗子?这泳池里全是游龙!”
      
      “全是游龙又怎么样?”厉橙扬起下巴,不屑一顾:“您就等着看我闹海吧!”
      
      ……
      
      得到了这个好消息,厉橙走路似乎都带着风。
      
      为了庆祝这件天大的喜事,他必须去好好搓一顿!
      
      学校食堂里那些炒菜哪里能满足他的胃口,他给小老弟们打了个电话,通知他们“老地方见”。
      
      所谓的老地方,其实就是虎哥工作的那家炸鸡店,便宜量大肉又足,正适合他们这些正在长身体的饿鬼。
      
      厉橙熟门熟路地翻墙出学校,顺着梯子往下一跃——
      
      结果冤家路窄,萧以恒居然就站在墙下!
      
      厉橙:“……”
      
      萧以恒:“……”
      
      厉橙先发制人:“你怎么在这儿?”
      
      萧以恒手里拿着一只脏噗噗的花皮球,站在这个阴暗无人的小巷中,实在是又违和又突兀。
      
      萧以恒正要回答,巷口传来一个小朋友细细的声音:“大哥哥,你,你找到我们的皮球了吗?”
      
      “找到了。”萧以恒稍稍提高了一下音量,“我现在就出去。”
      
      原来,今天萧以恒放学经过这条小巷时,遇到了几个在马路上玩球的小朋友,皮球滚进了小巷,巷子又黑又可怕,他们不敢进来,只能求助于从这里经过的萧以恒。
      
      这件事对萧以恒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哪想到他在巷子中不仅找到了皮球,还找到了一个人。
      
      一个刚刚洗完澡,头发还滴着水的omega从天而降。
      
      他身上带着淡淡飘散的橙子味,混合着洗发水的花香,融合成一股味道特殊的体香。
      
      萧以恒不动声色地把目光从他那滴着水珠的发梢移开,看向了别处。
      
      厉橙也在打量着萧以恒:几日未见,萧以恒好像没什么变化,还是那样高挺、瘦削、冰冷,像是一株立在空旷雪地中的松树,安安静静地背着书包站在那里。
      
      唯一的不同是……萧以恒身上,居然穿着一件长袖校服。
      
      厉橙:“……”他没忍住问,“你又买了一件校服?”
      
      萧以恒:“嗯,怎么了?”
      
      “可之前那件校服……”
      
      “你要还给我?”
      
      明明是很正常的一段对话,可厉橙不知怎么回事,故意否认道:“你那件衣服,上面一股alpha的臭味,早就不知道被我扔到哪里去了!”
      
      事实是,那件衣服不仅没被他扔掉,那天晚上还陪他睡了一觉,然后被他仔仔细细洗干净,藏在了自己的衣柜中。
      
      萧以恒不知实情,见他说得这么斩钉截铁,便真以为他把自己的校服扔掉了。
      
      不过,萧以恒当初把校服留给厉橙时,便做好了这小混蛋不会把衣服还给他的心理准备。
      
      厉橙本来还等着他大发雷霆、然后借故再同他打一架呢,哪想到萧以恒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拿着那只皮球就走出了小巷。
      
      被忽视的厉橙浑身更不舒服了。
      
      他双手插兜,吊了郎当地跟在他身后走了出去。
      
      只见小巷外有四五个小朋友眼巴巴地守在那儿,见萧以恒把他们的皮球拿出来了,立刻兴奋地围了上去。
      
      “大哥哥,你真勇敢!”
      “大哥哥,你人真好!”
      “大哥哥,巷子里那么黑,你不害怕吗?”
      他们七嘴八舌地问道。
      
      萧以恒摇头:“不黑,哥哥在巷子里找到了一个会发光的电灯泡。”
      
      小朋友们把目光转移到了他身后的厉橙脑袋上。
      
      满头金发的厉橙:“……”
      
      小朋友们夸张地“哇”了一声:“这个大哥哥的脑袋果然亮亮的!!像是一颗闪闪发光的大太阳!”
      
      厉橙被那么多小朋友围观,忍无可忍地从牙齿缝隙里挤出了几个字:“萧以恒,你——”
      
      萧以恒挑眉:“没大没小,为父的名讳也是你能叫的?”
      
      厉橙半点不怵,伶牙俐齿地辩回去:“你想当我爹?这亲戚你可攀不上。我爹走得早,你要想当我爹,以后清明我也给你上三炷香?”
      
      萧以恒一愣,仔细端详了厉橙几秒,可他却没能从厉橙那张骄傲张扬的脸上,看出他说的话是真是假。
      
      若是假,哪个当儿子的会诅咒自己的父亲?
      
      若是真,又有谁会把年幼失怙的伤口翻出来给别人看?这要多残忍,多坚强?
      
      厉橙没想到萧以恒会在短短几秒里就想到这么多事情,他见对方不说话,还以为自己占据了上风呢。
      
      当他们两人斗嘴时,那几个小朋友看得津津有味,把视线从左移到右,又从右移到左。
      
      其中一个胆子最大的小男孩举起手,就像是小学课堂上提问那样,右手手肘抵住左手手背,兴奋地把小手怼到了他们之间:“大哥哥大哥哥,你们是在打情骂俏吗?”
      
      萧以恒:“……”
      
      厉橙:“……”
      
      萧以恒问他:“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个词?”
      
      小男孩得意洋洋,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听我妈妈说的!因为我姐姐和她女朋友就像你们这样,总是吵来吵去的,我妈妈说,她们不是在吵架,而是在打情骂俏~吵得声音越大,她们就越黏糊,感情就越好~~”
      
      厉橙真想和这位小朋友的母亲聊聊,不要随便给未成年孩子灌输这种奇奇怪怪的思想!!!
      
      小朋友们抱着球嘻嘻哈哈的离开了,完全没想过他们的童言稚语,会给两个当事人带来怎样的尴尬。
      
      两人你眼瞪我眼,忽然又同一时间移开了目光。
      
      萧以恒盯着厉橙的头顶那两根乱翘的呆毛,厉橙盯着萧以恒校服上齿牙咬合整齐的拉链。
      
      不知从何时开始,那股高山雪松味道的信息素,再次飘散了出来。
      
      “……萧以恒,你别动不动就耍流氓!”厉橙赶忙后退一步,脸都气红了,“你不知道在公共场合释放信息素是很无耻的行为吗?”
      
      “究竟是谁无耻?”萧以恒哪想到他会倒打一耙,反问,“明明是你身上带着一股味道。”
      
      厉橙:“我哪有什么味道?我刚游完泳洗完澡,身上干净的不得了!”
      
      萧以恒见他死不认错,直接迈步走近。这一步,一下拉近了两人的距离,alpha身上清冷的信息素铺天盖地的涌入,厉橙几乎整个人都被泡在了信息素的海洋里。
      
      就像是从未喝过酒的人第一次喝下过量的酒精,一种奇怪的头重脚轻的感觉,侵袭了厉橙的感官。
      
      又是,又是这样。
      
      只要一闻到萧以恒身上的信息素,厉橙仿佛就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厉橙,你是真傻还是在装傻?”萧以恒逼近金发男孩,一步步把他逼到了墙角。
      
      “——带着那么甜的橙子味从天而降,落在我的面前。”
      
      “——幸亏你今天遇到了一群还没分化的小朋友,若是遇到一群alpha,你身旁连一个小弟都没有,你这一中校霸,要怎么办啊?”
      
      厉橙茫然地瞪大眼,问他:“你到底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说,”萧以恒垂眸看向这只金发小狮子,“你身上,有发qing的味道。”
      
      下一秒,厉橙呲出一对小虎牙,攥紧拳头狠狠揍向了萧以恒的脸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读高一的时候,我的一位舍友就代表中国参加了世界中学生运动会,不过她是田径专业的,那一届是去欧洲某国。
    她参加完运动会回来的时候,带了满满一大兜子、重达好几公斤的各国校徽。
    她说在每场比赛结束后,选手们都会互换校徽。
    她一个一个指给我们看,有西班牙的,有英国的,有德国的……
    毕业这么多年,我连她的名字都不记得了(我们不是同班同学,只是恰好一个宿舍),但是她把一兜子校徽倒在床上,眼睛里闪闪发光、手舞足蹈叙述比赛盛况的场景,我永远记得。

    本章依旧回帖送红包~
    ---------
    感谢在2020-02-24 23:59:23~2020-02-26 00:09: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拉棒棒 2个;寒露、小花、启明、总是没有想叫的名字、一只乔衍、叶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在南或北 47瓶;米卡 10瓶;滴滴 9瓶;总是没有想叫的名字 7瓶;顾望、我不想佛 5瓶;顾辞 3瓶;秋草花语、竹猗、28333019、仙女黑、英英英英、粒粒橙好吃吗、白夜离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