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桃乌龙

作者:叶斐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

      虽然竭尽全力逃避,用了各种冠冕堂皇的借口,然而裴时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东西犹如宿命,当厄运要降临到你头上的时候,是无论如何没法躲开的。
      
      在经历了连轴转的工作和高强度的股东会后,裴时本以为终于能偷得半日闲,把白桃支走去参加校友会,而自己得以拥有一个宝贵平静的夜晚。
      
      可惜事与愿违,即便他努力逆境求生,白桃还是不给他好好活着的机会。
      
      周六晚,裴时还是被白桃热情地拖去了校友会,她最终挑选了一条黑色的高开叉绸缎裙,这裙很典雅,能很好地彰显身材,黑色又永不过时,即便裴时这样挑剔的人,见到白桃穿着这条裙子出现在面前时,也完全挑不出错来。
      
      明眸皓齿,颜如渥丹,顾盼生辉,白桃虽然脑子不太好,但外在的卖相确实是生动惑人的。
      
      这条裙子的领口设计很独特,含而不露,既保持了端庄的基调,又带了小心机一样的勾引,裴时瞥了一眼,然后移开了目光。
      
      对白桃犯过的错误,裴时不想再犯第二遍。
      
      然而只要有白桃在,错误仿佛就会继续,即便是以另一种形式——
      
      一刻钟后,裴时被白桃挽着手,姿态亲昵地走进了举办校友会的高级会所,然后开始了他长达一晚上对自己错误的体验。
      
      ……
      
      *****
      
      虽然裴时大概是担忧看向自己的男人太多,因此一进会场,这男人身上的气场就很紧绷,但白桃还是挺高兴,尤其看到那么多五年后的同学们,她还挺新奇。
      
      谁能想到,以前头发茂密的严明竟然早早就秃了头呢?上课成天迟到早退视校规为无物的朱莉莉竟然当上了教导主任!叫嚣着不婚不育保平安的彭旭竟然一大学毕业就结婚,如今都是三个孩子的妈了……
      
      五年,可真是足够让人大变样啊!
      
      白桃想着想着,忍不住看了一眼身边的裴时,可不是吗?当初的裴时对自己不假辞色,如今为自己要死要活,哎!人生!就是充满了变数!
      
      “白桃,以前约你和裴时一起来校友会,你说什么都拒绝,我们还以为是因为你带不出你老公呢!”
      
      “就是!”
      
      “你们真的好配啊!那时候死也想不到你们会结婚哈哈哈哈!”
      
      ……
      
      白桃第一次参与这类聚会,自然也引发了众多同学的好奇,她彻底逆袭了裴时,如今更是抬头挺胸做人了,趁着裴时临时有个电话出门去接的当口,白桃就忍不住炫耀起来。
      
      “那是!裴时现在超黏人的,以前也没想过会这样。”
      
      “你们男同学可离我远一点,我们裴时要吃醋的……”
      
      对于白桃这些话,现场自然是一片艳羡的唏嘘声,只是在众多声音里,有一个柔柔的声线让白桃很不舒服——
      
      “看新闻说你们婚后感情真的很好哦,你也说裴时很粘你,但今天怎么感觉他有点冷呢?是因为有什么事情心情不好吗……”
      
      这话虽然每个字都没毛病,然而连在一起语气里却带了引人遐想的意味,白桃不是傻子,怎么能听不懂潜台词——
      
      你不是说裴时黏人吗?可没见着他今年粘你啊,你们婚后感情好,也不过是你一面之词以及新闻里说的,谁知道真的好不好呢。
      
      白桃抬头一看,发现开口的是郑晴,她一下就都明白了。
      
      毕业后,郑晴也成了一名漫画家,画的还是和自己同类的少女漫,算是业内同行,漫画的蛋糕就那么大,也算个竞争关系。白桃自穿越来以后,就没少看新闻,郑晴每次出新连载之前,她的工作室可没少cue自己,拉着自己营销倒是挺热情的。
      
      更何况,郑晴是以前裴菲的好闺蜜,和裴菲好得穿一条裤子似的,裴菲不喜欢自己,郑晴自然是站在她那一边的。
      
      呵。
      
      就让你开开眼!让你看看什么叫恩爱!
      
      白桃没接茬郑晴,她径自喝了口水,就起了出了包厢的门,连带着把那些郑晴引导下的窃窃私语都甩在了脑后。
      
      这些校友同学不相信自己和裴时恩爱也可以理解,谁叫当初裴时那个死样子呢!
      
      为了亲自辟谣,白桃决定出门找裴时,这男人,怎么出去打电话打了这么久?
      
      而走到拐角处,白桃终于找到了裴时,他原来早就结束了电话,此刻正和对面一个男人说着什么,白桃走近了些,才发现对方是裴时曾经的高中好友庄严,而也是随着接近,白桃终于听清了裴时在说什么——
      
      “你以后离白桃远点……”
      
      裴时的语气严肃郑重,白桃一瞬间感动地差点流泪。
      
      自己如今不在场,裴时这种严正交涉,自然只有真情流露可以解释了,想不到他对自己的好友都这样戒备,都不许对方靠近自己,这对自己到底是爱得有多惨,占有欲有多强啊!
      
      男人啊!有时候真是有了爱情就忘了友情!瞧瞧!这男人为了自己如今都恨不得和至交好友刀剑相向了!要知道,庄严和自己压根几乎是没有交集的!
      
      为了防止裴时吃醋情绪不可控,再继续下去无意中破坏了自己的友情,白桃当即开口打断了他——
      
      “老公!”白桃调整了下情绪,露出娇嗔的表情,用小拳拳捶打了一下裴时,然后抱歉地看向庄严,“对不起啊庄严,裴时现在吧,特别会吃醋,有时候醋意上脑,就有点冲动,对你不是那个意思,朋友妻不可欺,他肯定是相信你的,就是太爱我了,一碰上我的事,就没有理智了,你谅解一下吧。”
      
      “……”
      
      庄严飞快地看了裴时一眼,脸上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
      
      也是,裴时说出这一番话,是个人都会介意,白桃心里叹了口气,下次还是要多和裴时沟通一下这个问题,他如今这状态,也太病娇了吧!
      
      她抱歉地看了庄严一眼,然后把裴时一把往包厢里拽,低声劝诫道:“虽然我能理解作为男人,有了爱情就抛弃友情这种事,也理解你爱我不可自拔,但是在外还是要注意界限的,人呢,出门在外,多个朋友多条路,你别对庄严太有敌意了,我看他说实话,也不太像异性恋,没准对我没兴趣,喜欢男人呢!”
      
      “……”
      
      裴时一瞬间只觉得自己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本来出包厢接电话交代工作,正好遇上庄严。
      
      庄严刚回国,如今是个摄影师,挺有事业心,裴时和老友多年未见,刚聊了几句,庄严就又聊到了自己的工作上:“我原本不是拍风景吗?最近准备回国发展了,也准备拓展下业务拍下人像,但是拍照这种事,摄影师也讲究有灵感的,虽然周围那么多人,但之前一直都没有特别让我想拍的。”庄严说到这里,意味深长地看了裴时一眼,“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一个。”
      
      裴时和庄严算是一起长大的,关系熟稔,裴时于是笑了笑:“哦,你想拍我?可惜我现在……”
      
      他那句“没什么时间”还没说完,就听庄严道:“我想拍你老婆!她特别有镜头感!”
      
      裴时抿了抿唇,几乎下一秒就给出了拒绝:“不行。”
      
      “不是吧?我又不是拍少儿不宜的照片,我就拍拍正经的人像啊!”庄严抱怨道,“你至于吗?这么小气!”
      
      “不是小气。”裴时揉了揉眉心,难得含蓄又简短地解释道,“她现在脑子有点问题,总之,你以后离白桃远点……”
      
      ……
      
      只可惜裴时和庄严的对话,被突然冒出来的白桃给搅合乱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白桃似乎并没有听到自己和庄严的对话内容,如今挽着自己,脸上仍是一脸的得意和骄傲,看自己的眼神里也带了一种裴时无法理解的怜爱。
      
      她这个脑子真的是坏的有点彻底。
      
      但很快,裴时就再没心思关心白桃了,因为白桃接下来的行动,让裴时开始怀疑自己的脑子了……
      
      *****
      
      白桃把裴时重新带回了包厢前,然后她整理了下表情,露出柔情蜜意的眼神,娇滴滴地朝着裴时撒娇道:“老公,现在我们就去slay全场。”
      
      裴时露出疑惑的表情:“什么?”
      
      “就给你足够的安全感啊!”白桃状若娇羞地一笑,“给他们看看,我们到底多恩爱!”
      
      “你以后也不用担心了,我要在全校友的面前,给你一个名分!我以后再也不要你背着我一个人流泪,再也不要你只能卑微地去找自己好友宣战,再也不要你因为没有安全感而痛苦……”
      
      “……”大概自己这番话太过真诚,裴时脸上露出了心事被戳破的难堪和尴尬紧张,这男人有些慌乱地当即开口道,“我觉得大可不必……”
      
      哎!这也算是口是心非的最高境界了!
      
      白桃拍了拍裴时的手背:“别,这很有必要,我得让那些看我好看的人脸疼,你呢,也是时候从我们这段感情里抬头挺胸了,要知道,不对等的感情时间久了,你也是会累的……”
      
      白桃说完,也不再顾忌裴时的反应,径自拉着他就推开了包厢的门。
      
      此刻包厢里大家聊天累了,正上菜吃饭,白桃一看,就知道机会来了!
      
      她当即拉着裴时坐下,裴时一来,包厢里果然安静不少,郑晴的话像个导-火-索,众人如今看向裴时和白桃的目光也带上了不少探究。
      
      而被这么多目光盯着,白桃不仅心里不焦躁,反而很得意——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她指了指不远处的葱爆虾,然后给裴时去了一个甜蜜又自然的眼神:“老公,我要吃那个。”
      
      裴时愣了愣,像是挣扎了一秒般,最后还是帮白桃夹了虾。
      
      白桃心里有些好笑,这男人,等的不就是这一刻,在众人面前彰显自己对他的依赖吗?如今这表情竟然还不太好看,可见自己这恩爱晒的,还力度不够。
      
      这么一想,白桃就做作地朝裴时嘟了嘟嘴唇:“老公,你帮我剥嘛。”
      
      “……”
      
      白桃这句话,果然像是一滴油进了热锅,瞬间,包厢里的众人目光都若有若无地看了过来。
      
      白桃当即挽着裴时的肩膀晃了晃,撒娇道:“在家里你不是都帮我剥虾的吗?”
      
      大概是这种公开晒恩爱的幸福来得太过突然,裴时抿紧嘴唇了片刻,才终于如梦初醒般开始剥虾,只是表情有些难以读懂的复杂。
      
      剥完,白桃又开始自己的表演了,她拿捏好了表情,娇嗔道:“你喂我吃吧,我今天懒得自己用手了。”
      
      “……”
      
      裴时看起来可能太过激动,因此行动反而显得非常僵硬,然而他停顿了片刻,最终还是按照白桃的要求把虾喂给了她吃。
      
      白桃吃完虾,在各路好奇艳羡探究的目光里,扬眉吐气又故作精致地擦了擦嘴,她扫了周围一圈,虽然都装作各自吃饭,然而大家的眼神都关注着自己和裴时呢。
      
      “不好意思啊。”白桃看向郑晴,做作又毫无诚意地道歉道,“我和裴时平时在外面一般都比较克制的啦,毕竟我们如果真实发挥彼此间的感情,怕单身的看着心里不是滋味,但这次既然同学聚会,大家都是自己人,我们也索性放开啦。”
      
      她说到这里,看向郑晴:“郑晴,你还是单身吧?不会介意吧?”
      
      “……”
      
      *****
      
      这一场校友会,白桃大获全胜,以至于散场后,等回到家,她仍然情绪激昂亢奋:“你真应该看看郑晴当时的表情,都扭曲了!”
      
      只可惜和自己的兴高采烈相比,裴时倒是有些低气压,情绪也不太好的样子,脸似乎也有点黑,白桃中肯地想了想,这可能是最后自己和裴时晒恩爱时,庄严那盯着两人吃惊又震撼的表情刺激了敏感的裴时——
      
      “你不用在意庄严,他虽然确实今晚看我看的有点多,但我看他这人,一向是有贼心没贼胆的,虽然在‘犯罪’的边缘反复横跳,但还不至于最终迈出这一步。”
      
      白桃努力安慰裴时道:“你不相信他,难道还不相信我吗?放心吧,我肯定守住底线,而且从他刚才的表情看,我们这么恩爱的样子,已经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至于这么蠢来撬墙角的……”
      
      只可惜不论自己怎么安慰,裴时的脸色都还是很难看,甚至有一丝生无可恋。
      
      白桃越看,越是不忍,这男人爱起来,和女人真是一样一样的,防火防盗防兄弟,看看这醋劲!
      
      不过今晚裴时的表现确实已经可圈可点,余果这次有事没参加校友会,然而校友会一结束,她就给白桃发来了贺电——
      
      “你和裴时黏死人了吧?我看几个校友小群里都在讨论你们,都说没想到裴时这么高冷的人,对你会这么死心塌地!”
      
      一想起这,白桃看身边的裴时就越发顺眼,她想了想,觉得自己也该有所表示,于是朝裴时勾了勾手指。
      
      裴时脸上果然又一次露出了傻气的疑惑。
      
      白桃言简意赅道:“你弯腰,凑我近点,把脸伸过来。”
      
      裴时不明所以,皱眉看了白桃一眼,虽然有些狐疑,但最终还是照做了。
      
      白桃飞快地踮起脚,亲了裴时的侧脸一下:“今晚表现很好,奖励你一下。”
      
      说完,她就飞快跑向了楼上自己的房间。
      
      新闻报道里说了,自己和裴时每次都会有爱的亲亲,彼此约定好,如果对方做了自己特别高兴的事,就一定要亲一下……
      
      虽说读到这些报道,白桃也觉得有些扭捏和肉麻,但想了想,既然穿越来接管了五年后的自己,还附赠了一个老公,那这日子还是要好好继续过下去的。
      
      只是亲了裴时这么一下,虽然裴时应当觉得习以为常,但大概许久没有亲密行为,就光这么一个脸颊吻,这男人整个人都激动得僵硬了。
      
      一个吻便偷一颗心,一个吻便救一个人!
      
      如今裴时可不就是靠着自己的吻才能续命吗?
      
      这可怜的男人!瞧把他给激动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25字以上留言送红包【截至到下章发出的明晚八点】
    改自【呜哈哈哈哈】的【小剧场】
    白桃:我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
    裴时:不,你一个人,就是一个国家大剧院
    【可爱的一批】的【小剧场】
    白桃:不会吧不会吧!没有人比我更懂裴时!
    裴时:老懂王了(此刻响起BGM:她不懂你的心为何哭泣她不懂)
    【我太冷了】的【小剧场】
    白-脑补-桃:呜呜呜,老公太爱我了怎么办?我要给他点安全感。
    裴-忽悠-时:(人设不能崩,忍一忍风平浪静)白桃你美的让我害怕失去你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