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桃乌龙

作者:叶斐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白桃当然没死。
      
      “目前除了轻微擦伤外,您还有一些轻微脑震荡,后续会再做一些检查,其余指标都很正常,如果有别的不舒服的地方,可以尽管说。”
      
      身穿白袍的主治医生推了推眼镜,一脸慈爱:“下次在路口还是要当心一点。”他说完,又关照了小护士几句,这才转身离开。
      
      此刻距离白桃苏醒已经过去一天了。
      
      可明明自己出车祸的时候是2015年,等白桃再睁开眼,已经是2020年了。
      
      白桃知道自己足够聪明,所以即便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她也非常谨慎地没有表现异议,然后用一个小时飞速了解了现下的情况——
      
      她肯定是穿越了。
      
      一场车祸,竟让她直接穿越到了五年后!
      
      看起来,应该是2015年的自己发生了一场车祸,而2020年的白桃也出了车祸,于是两个不同时空的自己对调了。
      
      苏醒后的一切,已经完全验证了白桃的猜测,甚至都和自己那个穿越到五年后的漫画里的场景一模一样!
      
      以前看了那么多小说,作者直接穿越到自己写的小说书里,或者是看了个穿越小说自己转头就也穿越了,白桃此前对这种情节嗤之以鼻,如今没想到是真的!自己画了个穿越到五年后的漫画,然后竟然自己就真的穿越了!还真是五年后!
      
      *****
      
      穿越定律第一条——保持冷静,收集信息。
      
      穿越定律第二条——保持隐藏,切勿透露自己的壳子里换芯了,以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意识到自己穿越后,白桃就开始摸索起自己如今的处境来——五年后的世界和五年前没太大不同,像她这么聪明的人完全可以毫无破绽地很好适应。
      
      只是昨晚白桃突发奇想把自己的名字输入搜索引擎后,她受到了巨大的惊吓——
      
      她……她竟然结婚了!!!
      
      自己竟然会这么想不开英年早婚???
      
      白桃完全无法接受,而等她查到自己结婚对象时,更没法接受了——
      
      裴时?
      
      自己和裴时结婚了???
      
      嫁给裴时的这个傻逼竟是自己???
      
      自己是不是受了裴时这垃圾的什么胁迫???
      
      只是白桃颤抖着手以两人的名字为关键词再次进行了检索,这次跳出来的东西就更了不得了——
      
      “裴氏掌权人裴时卑微求爱,历经三十次拒绝后终抱得美人归”
      
      “裴时亲自种桃,只为讨娇妻一笑”
      
      “裴时五年暗恋,多年苦追,终成正果”
      
      虽然大部分新闻言简意赅,但是也有很多报道非常详尽,几乎可以说全方位描述了裴时是如何追求自己的,很多报道还表示是亲自采访了白桃或者其身边好友再发的新闻,白桃随便挑了一条一看——
      
      “据白桃身边好友透露,原本白桃对裴时是没有那方面感情的,但耐不住裴时不放弃的苦追,每天给白桃写情书,每天在白桃必经的路口等她,白桃不理他,他就跟着白桃一路直到她安全到达目的地,总之白桃要星星不给月亮,随口一句话,裴时都愿意满足。”
      
      “后来白桃很感动,也决定给他一次机会,就和他在一起了,中间也不是没有过争吵,结果有次提分手,裴时虽然没说话,但当晚就为白桃割腕了,说没了她自己活着都没意思了,白桃身边的朋友们才知道裴时原来对白桃用情已经这么深了!”
      
      ……
      
      虽然理论上来说这些也是自己的亲身经历,可穿越而来没有前情提要的白桃看这些报道完全像是看别人的故事一样。
      
      这写报道的人文字水平不错,气氛烘托到位,明明是新闻稿,却跌宕起伏,充满共情,细节的张力尤其入微,让人不自觉代入,随着裴时的情绪而波动,为裴时的暗恋而神伤,为裴时抱得美人归而欣慰,为裴时被分手而痛苦。
      
      白桃一边看,一边都忍不住为这绝美爱情而流下了眼泪。
      
      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
      
      原来裴时竟然对自己有这种心思?暗恋自己五年?那可不就是当初一开始就不可自拔爱上自己了?结果死鸭子嘴硬不承认?可见当初他那冷漠的脸掩盖下,心里是对自己怎么样的火热啊!自己当初不理睬他的时候,他一定很痛苦吧?
      
      白桃读着报道,更是觉得自己过去太坏了!怎么裴时都那样卑微了,自己还对他爱理不理最后还害的裴时想不开喝酒喝到胃穿孔送医院呢?
      
      裴时,他到底多爱自己啊!就为了自己这么作践身体?连男人的尊严都不要了,有时候吵架了为了寻求自己原谅,甚至写下悔过书,还不惜向自己下跪!
      
      试问如果这都不是爱情,那什么是爱情?!
      
      白桃当夜坚强读完了网上所有的报道,被感动到泪流不止,谁能想到,高岭之花裴时,原来早偷偷爱自己到癫狂!
      
      想想裴时的家世、脸蛋、身材,还有他对自己那深沉的爱,白桃公允地想了想,觉得理解自己为什么英年早婚嫁给对方了,谁能想到,自己嫁给裴时,真的是嫁给了爱情呢!
      
      害,既然都这样了,那就好好对裴时好好过日子吧,别让人家又是流泪又是流血了,这男人为了自己也是怪不容易的……
      
      尤其是裴时那张脸,白桃觉得,自己还是可以的。
      
      而等白桃拿起手机,依次点开各社交软件,简单衔接理清自己如今的社交关系,结果等搞完这些打开相册,发现映入眼帘的,竟全是自己和裴时恩爱的照片:有两个人十指相扣的,有贴着脸的,还有自己依靠在裴时肩上的背影……
      
      猝不及防,她竟然吃了一嘴自己的狗粮。
      
      而点开备忘录,白桃就更惊讶了——
      
      里面竟然记录着满满的恩爱日常!
      
      “和老公抱怨下雨天门口有水洼,结果老公一句话没说,只是弯腰揽着我把我抱过了水洼。”
      
      “因为昨晚随口一句想吃煎饼,他竟然自己偷偷学了清晨早起做给我吃。”
      
      “老公完全是外冷内热的典范,有时候装的像要和我保持一米距离那样,但私下里……别人或许根本想不到他的模样,而这种模样,只属于我。”
      
      而除了这种平淡生活里的甜蜜日常外,还有些画风是这样的——
      
      “老公出差一个月,小别胜新婚,昨晚都没有睡觉,下次还是要早睡健康作息。”
      
      ???
      
      饶是自己就是当事人本人,白桃读着这些日常也有些脸红心跳。
      
      看起来裴时那个……还挺物尽其用的?看这些日常记录,倒是没闲置啊……冰清玉洁的自己竟然任由他一起过上这种荒-淫无度的日子?
      
      白桃越往下翻,越是有些不敢直视,最后索性把病床上的被单遮住了自己的脸。
      
      还真有点害臊,看起来不仅裴时对自己百依百顺为爱癫狂,自己也对他挺有那么点意思的啊……
      
      不过成天半夜运动,还是不太健康,尤其裴时要是还沿用以前的早起作息的话,这一晚上这么一来一去,这男人还有多少时间睡觉呢?
      
      白桃负责任地想了想,以后自己要督促裴时晚点起床,没事多睡睡觉,不然死的早!以后他是自己的人了,自己还是要多关爱一下他身心健康的……
      
      而正当白桃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之时,病房门被推了开来。
      
      白桃不得不承认,这一刹那非常像文艺电影里的镜头,画面的推进极具层次感,每一帧光影的变换都像是精心设计的,缓慢、精致、恰到好处,光线随着门缝的拉大而变化,然后门后出现了裴时宛若艺术品的脸。
      
      饶是白桃早有心理准备,在见到裴时脸的刹那还是心重重漏跳了一拍。
      
      五年的时光,裴时的棱角没变,但仿佛又什么都变了。
      
      这个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英俊,脸上每一寸线条都带了不好接近,隐在阴影里的表情让他看起来情绪更加难以揣测。
      
      白桃印象里的那股少年气已经淡了,此刻眼前的裴时成熟,穿着裁剪得体的高定西装,带了浑然天成的威压和气势。
      
      而也是这时,裴时看向了白桃。
      
      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相交,白桃也没躲闪,径自直勾勾就盯着裴时看。
      
      最后反而是裴时移开了目光,他敛去了眼神,声音镇定:“你醒了。”
      
      那语气,平淡得毫无波澜,和视察工作似的。
      
      瞧瞧,这多道貌岸然的口气。要是不了解实情,还要以为自己和裴时是一对怨偶呢!
      
      白桃心里得意地想,幸好自己早有准备,早就把所有的新闻报道和手机备忘录日常生活片段都做了功课,裴时这种男人,完全就是表面一本正经,内心热情似火啊!
      
      历经五年时光,裴时不仅没有长残,还越长越好了。
      
      白桃微妙地理解了五年后的自己,别说裴时家里有钱还聪明,就是他是个只有这张脸的男人,靠这脸,可能自己还是会给他饭吃……
      
      白桃正天马行空地想着,裴时倒是又开了口,语气竟还很冷淡,像是要和白桃谈判似的:“你现在想怎么样?”
      
      装什么呀!
      
      白桃根据新闻和备忘录里写的揣测模拟自己的行动,觉得自己此刻该给裴时一个娇嗔的眼神,于是努力娇嗔了一下:“现在只有我和你,不用装了啦。”
      
      结果裴时见了这个眼神,明显地愣了愣,然后周身显得更紧绷了:“你……”
      
      自己这是没掌握好度,用力过猛了?
      
      不对,白桃冷静分析道,根据新闻和备忘录,自己和裴时的恩爱,有过之而无不及!肯定是这个眼神完全连平日里和裴时恩爱的五分之一都没到!自己一定因为业务生疏,表现地还不够浓情蜜意。
      
      不行,不能这样,不能让裴时看出破绽,得再充满爱意一点!
      
      白桃觉得自己还需要调整下情绪,赶紧先转移了话题:“我现在想吃苹果。”
      
      “好。”裴时言简意赅道,“我让护工过来。”
      
      “不要,人家要你削苹果!”白桃觉得自己情绪已经酝酿到位了,她柔情似水地看了裴时一眼,撒娇道,“我只吃你削的苹果。”
      
      裴时这次脸上终于有表情了,但不知道怎么的,还是怪怪的,甚至还带了点狐疑和戒备?
      
      看来自己还得酝酿酝酿!要真情流露地更自然一点!
      
      白桃径自从床头柜拿起了一个苹果,往裴时怀里一塞:“你削嘛。”白桃撩了撩头发,“你不是说最喜欢给我削苹果?以后要给我削一辈子苹果吗?难道反悔啦?”
      
      裴时的表情看起来不太妙,他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生动的表情——他瞪着自己手里的苹果有些茫然。
      
      白桃愣了愣,这才想起来,虽然有苹果,但没刀,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瞧把裴时给愣的。
      
      白桃贴心地找了刀,递给了裴时:“别犯傻啦,刀在这里,快给我削吧!”
      
      裴时下意识接过了刀,虽然表情还是很怪,但这一次,裴时总算是真的削起苹果来了。
      
      他削苹果削得很好,修长的手动作流畅,好看的人连削苹果都这么好看,他削的皮都能成连成一条。
      
      眼见着苹果快削好了,白桃想了想,觉得自己得有所表示,她回想着备忘录里记录的那样,调整好表情,对裴时甜甜地笑起来——
      
      “谢谢老公!老公真好!”
      
      可惜很多事不经夸,一夸就要出事。
      
      自己话音刚落,裴时的手就一抖,不仅苹果皮断了,那刀也径自往他另一只手上划去,一时之间,鲜血淋漓,裴时好看的手立刻挂彩了。
      
      “老公!你怎么样!”白桃这下是真的紧张了起来,她入戏挺快的,一开始喊裴时老公还有点内心尴尬,如今已经自然顺畅了,一脸自责地看向了裴时,“早知道不让你给我削苹果了,老公,你一定是前几天工作太忙了吧?削苹果也不能出神的!”
      
      裴时大概是伤到了手,应激反应让他一下子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而这一刻,他还把白桃放在第一位,表情严肃地打量白桃道:“你……真的没事吗?”
      
      能有什么事!不就是到手的苹果飞了吗?
      
      这男人,真的也太爱自己了吧!自己手上都那样了,结果第一反应还关心自己没吃上苹果是不是会不高兴!
      
      “我没事,老公,反而是你……”
      
      大概是听到自己没事,裴时这才想起自己,移开目光,径自转身往门外走:“我找一下医生。”
      
      他的眼神很深沉,表情也有一些怪异,步子迈很快,白桃还想再说两句,这男人就已经走了。
      
      ?
      
      白桃复盘了下自己刚才的反应,有些自我反省,自己恩爱的老公都受伤了,自己的反应就那样?看看人家裴时!人家裴时第一时间不是想他血流如注的手,而是关心自己没吃上苹果会不会不开心!
      
      什么是爱情?这就是爱情啊!
      
      这两相比较,白桃觉得,自己的表现确实有点太平淡了,等待会裴时回来,自己一定要认真对待!
      
      *****
      
      裴时确实这一刻都快顾不上自己的伤口,他一边让护士包扎,一边叫来了白桃的主治医生。
      
      “我太太的情况不太对。”
      
      虽然裴时只是简单的陈述,但他低沉声线里已经带了隐隐的兴师问罪。
      
      主治医生求生欲很强,当即拿出了白桃的全套检查资料:“裴总,这是裴太太的检验单据,确实身体没有大碍,虽然出了车祸,但因为汽车性能好,气囊也很快弹出,并没有大的损伤,我们再三做了检测确认,裴太太醒来后待人处事也完全正常,没有看出问题,您说的情况不太对具体是哪里?裴太太是有什么反常的表现吗?”
      
      反常,什么都反常。
      
      裴时抿了抿唇,想起刚才白桃娇滴滴给自己抛媚眼喊老公的样子,觉得背后有点发冷,然而很多事,他并不便于对外公开,即便对于医生,因此只简短道:“对有些事的认知可能有点问题。”
      
      “原来是这样!”主治医生松了口气,“这是正常的,因为裴太太有些轻微脑震荡,而且遭遇这样突然的车祸,确实有可能有一些应激性的后遗症,比如记忆产生一定程度的偏差,对时间、逻辑的感知出现暂时的……”
      
      “记忆产生偏差?”
      
      “对。”主治医生宽慰裴时道,“不过这种症状不会持续太久,也无需治疗,只要多休息就会恢复。一些症状严重的患者清醒时记忆错乱一般都会产生严重的不安全感,对外界都很戒备,但裴太太完全没这个问题,所以问题不大,想必也只是对一些小细节的记忆有所模糊……”
      
      裴时越听眉头皱得越紧:“她醒来后都干了些什么?没什么异常举动?”
      
      此刻给裴时包扎的护士即是负责白桃病房的,她还是今年新来的实习生,挺热情活泼地回答道:“没有异常,就是玩了挺久手机。”
      
      “玩手机?打游戏?”
      
      “没打游戏,她一直在看新闻呢!”小护士羡慕地看了裴时一眼,“她一直在翻看和您的恩爱新闻报道呢,一边看一边笑,有些采访还看哭了!一直喃喃自语说没想到您这么爱她!你们、你们感情真好!”小护士末了,还鼓起勇气补充了一句,“祝、祝你们幸福!”
      
      “……”
      
      *****
      
      裴时只觉得脑壳都在疼,他挥手告别了医生和小护士,然后给自己助理袁牧打了电话:“把所有关于我和白桃的新闻报道搜集一下给我。”
      
      袁牧跟着裴时干了很多年,诚实可靠工作能力强,没一会儿就把所有新闻报道打包发给了裴时。
      
      于是两分钟后,裴时坐在VIP候客厅里,点开了这些报道,第一篇就让裴时感受到了振聋发聩五雷轰顶的卓越效果——
      
      “为爱割腕,痴情裴时为你揭开那些卑微求爱的真相!”
      
      ……自己什么时候割腕过了……
      
      裴时忍着情绪关闭了这篇,点开了新的——
      
      “外冷内热,你不得不知道的霸总裴时二三事,为白桃,千千万万遍!”
      
      这一篇报道号称经过裴时本人首肯,确保真实度,然而实际内容简直像个不入流的脑残言情小说,比如裴时为白桃在南非拍下价值几亿的珠宝矿,又因为白桃喜欢吃某个品牌的甜品,还为她收购了这条生产线……裴时觉得按照报道里的描述,自己简直像一个大脑萎缩的智障。
      
      当然,拍下珠宝矿买下甜品线都是真的,但这只是自己家族某个投资项目战略发展里的一步,和白桃一点关系也没有。
      
      但唯一让人庆幸的是这篇里没有再渲染自己为爱割腕……
      
      “因为妻子,裴氏裴时坦言最喜欢的颜色是白色,最爱的水果是桃子”
      
      很好。
      
      裴时最讨厌的颜色就是白色,不耐脏;最讨厌的水果就是桃子,太甜。
      
      ……
      
      后面的报道,裴时更看不下去了,以前白桃单方面通知自己准备发通稿的时候,他就应该制止她的,至少应该把通稿的最终编审权拿在手里。
      
      而也是这时,裴时接到了高律师的电话——
      
      “裴总,作为上市法律辅助顾问,我还是建议您能继续和您太太沟通谈判一次,希望她能放弃离婚的想法,公开招股说明书已经发布了,几个月内我们就会完成上市,如今这个关键节点爆出离婚或者进行离婚诉讼,存在影响股票交割的风险,甚至可能会影响IPO进程,尤其同类竞品企业本来也虎视眈眈,可能趁您离婚官司的当口浑水摸鱼……如果您需要,我可以马上和您太太进行谈判,说服她暂缓离婚起诉……”
      
      裴时抿了抿唇:“现在不需要了。”
      
      对面律师果然愣了愣。
      
      裴时冷静道:“目前不用离婚了,你不用分心,全力推进上市。”
      
      律师自然也不希望上市过程中节外生枝,裴时成立运作的这家科技新贵企业“时来科技”一路走势良好,做的是大数据管理工作,如今为银行、中小企业客户、游戏公司、大型购物网站等提供数据支撑服务,拥有强大的开源数据库,踩准了目前国内大数据发展的风口时间点,可谓是黑马公司,虽然四年前初创时亏损3.2个亿,但裴时力缆狂澜,极有魄力,第二年亏损收窄,第三年就扭亏为盈,营收飙升134%,中间连续获得了红杉资本、软银集团等的投资,目前估值已达到12亿美元,拟登录纽交所挂牌上市,而这位律师则需要负责对接美方律师,推进IPO进程。
      
      这是很大的一笔生意,原本还担心裴时的婚姻状况影响IPO,如今一听,律师自然喜笑颜开:“没问题!恭喜裴总和太太重修旧好!我一看你们就很恩爱!裴太太肯定是闹小性子呢,我当初都看到过你们恩爱的那些新闻报道!要是你们都离婚了,这世界上真是让人没法相信爱情了!”
      
      “……”
      
      我看你一个律师还是别相信爱情的好。
      
      *****
      
      其实包扎划伤的伤口用不了太多时间,可裴时这一去,去的还挺久,白桃左顾右盼,等裴时再回病房的时候,都过了两小时了。
      
      不过这次回来,虽然还是有些怪异,但裴时的表情自然了很多,手也已经妥当的包扎好了。
      
      大概觉得削苹果把自己弄伤了太笨手笨脚不好意思,裴时此刻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他有些拘谨地坐到了白桃的床头。
      
      这男人,竟然有一点可爱?难怪看那些备忘录里,自己也对裴时一往情深……
      
      白桃决定好好表现,当即一把捂住自己的胸口,差一点就泪眼汪汪了:“老公,我胸口好疼!”
      
      裴时这下也皱了皱眉:“你肋骨没断,胸口没有伤到,怎么会疼?”
      
      白桃举起裴时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一脸心疼地握在自己手心里:“老公,伤在你身,疼在我心,我身体不痛,可我心痛。”
      
      虽然这话白桃说出来也有些起鸡皮疙瘩,但是按照已经搜集到的资料和记录,白桃平时和裴时就是这个说话风格……
      
      白桃其实也不太能理解,短短一年不到的婚姻生活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自己怎么会说话变成这种风格的……
      
      但显然,自己这次终于摸对了路子,这话下去,虽然有些不自然,但裴时好歹也有了点反馈,他看了一眼白桃的眼睛:“没关系,为你受伤,都是值得的。”
      
      只是可能因为受伤后失血影响了他的情绪,裴时说这番话时,白桃总觉得有些干巴巴的。
      
      但白桃握着裴时的手,还是很满意,这男人这双手生得极好,白桃忍不住摸了又摸,只是摸着摸着,她就觉察出问题来了,这只左手,不正是新闻里裴时为自己割腕的那只吗?怎么手腕间光洁平滑一片?一周前的新闻还说裴时手腕间有一道很丑的疤,正是爱情的象征?而裴时还把这道疤用文身修饰成了白桃的名字?
      
      “老公,你当初为我割腕的伤疤呢?不是说血流如注都送医院急救输了人体五分之一的血液量才救回来吗?为了修饰疤痕做的文身呢?”
      
      裴时愣了愣,虽然表情仍很镇定,但白桃总觉得他内心是有一点崩溃的。
      
      人嘛,想起以前求而不得的痛苦,总是容易感慨的,这也正常。
      
      大概是想起往事,裴时的表情有些勉强,但语气还是冷静的:“你上次说,疤痕不好看,文身没必要,叫我去掉,说你看到了会心疼,每次见了都难过,只要想起当初我差一点因为割腕而出事,都没法呼吸,所以我不久前去做了疤痕去除手术,也把文身洗了。”
      
      原来如此!
      
      白桃又摸了两把裴时的手腕,真心实意地感慨起来,才五年而已,医学竟然有了这样长足的发展!去疤痕手术竟然已经真的能做到这种完全无痕的地步!甚至都看不出裴时曾经为自己割腕文身过!
      
      五年的时间,医学科技就迈出了一大步!人类的未来真是一片光明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留言满25字的还是继续送红包的~截至到下章发出前~明天开始改成晚八点更新了!之后没有特别通知都是晚上八点呢
    人类的未来确实一片光明啊蛤蛤蛤蛤蛤蛤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