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桃乌龙

作者:叶斐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

      白桃打印装订了一百份材料,体验了一把小助理的生活后,原本想再接再厉,再好好切身体会下被压迫的感觉,结果第二天,带教她的孙静告诉她,没她什么事了。
      
      “要不我去给裴总端茶倒水?”
      
      “不!不用你!我去!”对于白桃的提议,孙静反应激烈,“这是我的工作!”
      
      明明都已经忙得分-身乏术了,可对于这种基础性的工作,孙静竟然还大包大揽不愿放权给白桃。
      
      看着孙静跑来跑去忙得昏头转向的模样,白桃似乎有点悟了——
      
      这怕不就是职场里说的提防同事吧?可自己只是一个菜鸟新人啊,何德何能啊?
      
      难道即便如此低调,自己的优秀还是忍不住外泄,以至于让孙静紧张成了这样,死活不让自己有接近裴时的机会,以免自己抢占了她的表现机会?
      
      但不管怎样,因为孙静的“架空”,白桃一整天竟然什么事也没有,也因此并没有增加什么新的职场灵感,回到家后,一边百无聊赖地看着社会新闻,一边正想着这样下去不行,恰是这时,白桃就听到了裴时的声音。
      
      比起自己下班到点就回家,裴时因为开会又过了一个小时后才到家,而这个工作狂男人即便开门的时候都还在接着电话——
      
      “恩,好的,那后天的机票你订一下,对,可以,尽量两天时间结束谈判。”
      
      裴时一挂电话,白桃就亮起眼睛盯着他:“你要出差?”
      
      裴时皱了皱眉:“恩。”
      
      “老公,我和你一起去!”
      
      出差谈判这种,可不是最增加职场体验度了吗?这种机会都错过,那太不应该了!
      
      “不行……”
      
      裴时还没说完,白桃就竖起手指,抵住了他的嘴唇:“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她矫揉造作含羞带怯地看了裴时两眼,“老公,我知道,一旦我在身边,你的专业度可能会下降,可你放心,你的钱就是我的钱,都是婚后共同财产,我怎么可能舍得你在合作谈判里亏钱呢?”
      
      白桃移开了手指,语气十分深明大义:“我都想好啦,具体谈判的时候我都不参加,但别的时候你带着我就行,比如参观对方企业啊,应酬啊,这些就让我长长见识嘛。”
      
      白桃说到这里,朝裴时嘟了嘟嘴:“人家也想和你一起工作呀。都说工作的男人最帅,我也想看看老公帅气的样子。”
      
      结果这话下去,裴时倒是冷哼了一声:“你的意思是我平时不帅?”他看了白桃一眼,冷静道,“你不够爱我,所以还是别去了,在家里反省一下。”
      
      啊这……这男人也太小心眼了吧?
      
      可惜之后不论白桃怎么狗腿拍马屁威逼加利诱,裴时竟然死活不松口,咬定不允许白桃跟着一起出差——
      
      “总之,一起出差,不行,我出差是去办正事,没有道理还要带你去。”
      
      也是这时,电视机里终于播完了冗长的国际新闻,到了容市社会新闻板块,主持人正用耸人听闻的语气在念着知音体的简介——
      
      “常年号称出差工作,不料竟在邻市秘会小三,原配小三同时怀孕,张先生到底何去何从……”
      
      白桃看向了裴时。
      
      裴时愣了一秒,还没彻底反应过来,就见白桃露出了快要落泪的表情,一双眼睛泫然欲泣:“老公,你该不会背着我……难道我们的爱情是假的吗?难道我们已经变成了那种塑料夫妻?”
      
      其实穿越以来,白桃大致也摸清了裴时的性格,裴时这男人,好像每次只要自己一提两人的恩爱和爱情,他就完全没法招架。
      
      果不其然,自己这话下去,裴时露出了摇摆的表情,他抿紧嘴唇,不容分说道:“我们的感情绝对没有问题。”
      
      白桃又用力憋了两滴眼泪出来,佯装哭哭啼啼道:“既然这样,那你证明给我看。”她眨了眨眼睛,下了最后通牒,“我要跟着去,眼见为实。”
      
      “……”
      
      果然,裴时就是招架不住自己的眼泪,没多久就败下阵来,虽然这男人生怕自己跟在他身边让他癫狂到丧失理智,一张脸上写满了抗拒,可白桃还是很高兴。这裴时爱自己爱的真是深沉,自己一哭,他脸都黑了,还有什么不答应的?
      
      总之,通过自己的努力,白桃得到了和裴时一起出差的珍贵机会。
      
      行程在后天,第二天上班,白桃没事干,就开始在网上找“出差必备随身物品”,袁牧这种粗心的男人怎么可能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照顾好裴时呢?自己虽然是临时助理,但也该对裴时投桃报李,这男人爱自己到痴狂了都……
      
      一个下午,陆陆续续有快递送到公司来,多到连裴时都发现了不对劲,袁牧不得不顺从裴时的意思特意去问白桃买这么多东西做什么,白桃理所当然的说:“你们男人神经粗,我老公又不带女助理,我得多给他准备点东西。”
      
      袁牧愣了愣,说:“孙静要和我们一起去的,她没和你说吗?”
      
      白桃眨了眨眼,孙静要去?怎么完全没和自己说呢?
      
      ……
      
      这天白桃正好约了余果一起吃中饭,咖啡馆里,她没忍住就向余果抱怨起来:“职场真的太难了,虽然我知道自己是有点优秀过度,但她也太针对我了吧!我特意问了袁牧,袁牧也说,孙静原本最讨厌出差了,结果这次主动请缨,说什么一定要跟去,还说不能浪费这么珍贵的机会……”
      
      白桃总结道:“她就是怕我抢了她的表现机会,生怕我和裴时一起出差,因为我的太能干得到裴时赞赏和提拔,她这种人,可不就是典型的嫉贤妒能吗!”
      
      余果咬着吸管,负责地分析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优秀的你当然要承担常人无法承担的嫉妒!你可别说!她会不会不仅是嫉妒你,可能是对裴时有点那种不寻常的想法啊?所以找尽机会要和裴时一起出差?”
      
      “裴时那么工作狂,平时和这个助理相处的时间可能都比你多,你还是要当心点的,别仗着裴时对你死心塌地,就觉得他一定不会变心,裴时是男人吗?是!那就也有可能犯男人都会犯的错!”
      
      白桃原本来不觉得什么,但这越听越是觉得余果分析的有道理,她当即表态道:“放心吧!我就走自己的路,让她无路可走!我白桃,不仅在工作中能力卓越,在生活中也能对裴时无微不至!让她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优秀!”
      
      打定了主意在出差中好好表现后,白桃更加紧了自己的采购,等值机托运时,她看着自己满满当当的四个大箱子,顶着孙静目瞪口呆的不解眼神,感到非常满意。
      
      等着瞧吧!这就是差距!白桃决定好好表现,让孙静知难而退!
      
      其实别说孙静,这四个巨大的箱子,白桃早晨要求裴时从楼上提下楼时,连裴时也露出了一言难尽的复杂表情:“你只是去出差两天一夜,不是去度假。”
      
      白桃卯足了劲想给裴时一个惊喜,也没解释,只撒娇道:“老公,帮我提下嘛。”
      
      裴时那么爱自己,自己那么一撒娇,当然是予取予求,最终一言不发地就把箱子给提下了楼。
      
      除了托运走的四个大箱子,白桃还有一个登机行李箱。裴时给一行四人都订了头等舱的机票,不像孙静第一次做头等舱东看西看充满了好奇,白桃十分淡定。等飞机一平稳飞行,白桃就准备开始表现了。
      
      裴时刚放下正翻看的报纸,白桃就掏出了眼药水,在孙静的目光里殷勤道:“裴总,看报纸眼睛累了吧?用点眼药水缓解下眼部疲劳吧!”
      
      裴时微微皱了下眉,大概是生怕被人看出和自己的关系,有些一本正经拒绝道:“谢谢,不用了。”
      
      孙静瞧见这发展,脸上果真露出了嘲讽的笑意,像是讽刺自己马屁拍到马脚上似的。
      
      呵,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差距!
      
      一个真正的好员工,是永远想好各种备选方案的!
      
      白桃当即掏出了另一样东西:“裴总,要不习惯用眼药水,试试这个蒸汽眼罩吧!”她一边说,一边又拿出了别的,“还有这个磁石贴,您平时日理万机伏案工作签批文件,手腕、肩颈,都需要按摩和修复,我这个磁石贴是找日本代购的,专利产品,不用不知道,用完吓一跳……”
      
      “另外,还有这个护手霜,您一定要用一下,长途飞行,空调环境,皮肤容易干燥,就让这款滋润型护手霜保护您的双手,让您的双手重返娇嫩……”
      
      “哦,这里还有一款保湿润唇膏,让您的双唇水润丰满,性感无敌,飞行疲劳,一扫而空!”
      
      ……
      
      白桃为了展现自己的全能,昨晚都没睡好,连夜背了一晚上产品说明书,确保不论裴时问什么,都能对答如流,给予裴时全方位的体贴关心和隆重服务。
      
      做助理,也要做最耀眼的助理!
      
      自己这样一番热情讲解,果不其然,孙静的眼睛都直了,她转头就看向了裴时,而裴时的脸色有些复杂,大约自己的体贴让这男人着实感动,他看起来内心情绪澎湃起伏,然而最终不想表露出来,深吸了几口气后,白桃看着裴时选择了压抑,他看起来很努力的心平气和,然后再次拒绝了白桃:“谢谢,不用,我现在想睡觉了。”
      
      想睡觉也没问题!
      
      白桃早有准备:“裴总,那这个真丝眼罩您一定要用一下!丝滑爽肤,透气轻薄,高贵奢华,与众不同,特别适合您的气质!”
      
      “……”裴时一字一顿道,“我不喜欢睡觉的时候戴眼罩。”
      
      “这个真的戴了就和没戴一样,像你的第二层皮肤一样,会呼吸的眼罩!你体验一下吧!”白桃朝裴时眨了眨眼,送了个小小的秋波。
      
      这一眼下去,裴时脸上果然露出了“快忍不了了”的表情,他侧过头,压低声音,眼里像是在压抑着一股火苗:“我戴了以后,你能不说话了吗?”
      
      瞧瞧,这男人,自己连多说两句话都快把他勾得把持不住了!
      
      行吧,白桃乖巧地点了点头,奉上了真丝眼罩。
      
      裴时又警告般看了白桃两眼,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接过眼罩,戴上去之前,还再次低声告诫了白桃一次:“安静,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
      
      *****
      
      自己的卓越表现果然引起了孙静的注意,这小助理一会儿瞪着看看自己,一会儿又见鬼似的瞪着戴着真丝眼罩的裴时看看,她震惊的目光,显然写满了对白桃竟有这体贴入微服务的不敢置信。
      
      白桃得意地想,等到了下榻的酒店,自己那四箱子托运行李送达后,让孙静震惊的事还多着呢!
      
      自己可是把裴时出差所有细节都考虑到了,从静电按摩梳到白桃味空气清新剂,甚至生怕裴时认床,连裴时的枕头,她都偷偷藏到行李箱带了来。
      
      只可惜裴时没给白桃再次表现的机会,下了飞机,拿上行李,把孙静和白桃一路送到酒店,裴时就计划和袁牧独自去合作公司进行商务谈判。
      
      裴时看了眼手表,没停留太久,就带着袁牧往酒店门外走,白桃对此没有异议,留下和孙静一起等待前台办理入住手续,然而几乎是下一刻,有人从酒店推门而入,朝着前台走来。
      
      下意识回头的一刹那,白桃整个人吓得寒毛都竖起来了——这客人没什么奇怪的,但他带着狗。
      
      而白桃怕狗。
      
      虽然是条泰迪犬,体型很小,但白桃怕狗怕到屁滚尿流,只要和狗处在同一空间内,就差不多要她的命了。
      
      而那客人直奔前台来,没几步已经站到了白桃的身边,而他身后像是跟着个什么贵妇旅行团,很快又乱糟糟涌进了一波客人,白桃周围一时之间被围到水泄不通,想跑都没处跑,而那条狗已经近在咫尺。
      
      白桃怕狗完全是心理上的问题,如今这条小泰迪虽然不仅没有对白桃吠叫,甚至还主动扒拉到白桃的腿上,蹭着白桃的腿,但这却让白桃更害怕了,狗还没近身的话她尚且还能跑,如今狗的触碰却让她完全进入了应激状态,一瞬间甚至有种呼吸不畅快要窒息的感觉,身体一动也不敢动,生怕一丁点动作这狗就要咬自己……
      
      身边的孙静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她还在确认着她自己的入住信息,而白桃内心却已经恐惧到无法说话求救。
      
      而就在她的惊惧升级到快要晕厥之时,有人拨开人群,走上前揽住了她的肩膀,带了安抚的意味,然后这个人蹲下身,伸手抱走了扒拉着白桃的那只泰迪,交还给了主人。
      
      是裴时。
      
      他看了一眼白桃,冷冷地向狗主人道:“麻烦看好你的狗。”
      
      狗主人顿时大感抱歉,不断道歉,抱着狗就远离了白桃,然而即便狗主人带着狗已经退到了安全距离,白桃还是害怕,光是视线看到那条狗都觉得想发抖,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脸色太过难看,裴时脱下外套批到了白桃的头上,隔绝了她的视线。
      
      他的手并没有离开白桃,虽然视线被全然盖住,然而白桃被揽在裴时怀里,反而感觉到了极度的安全,她听到头上响起裴时的声音,他在对孙静说话——
      
      “看好行李,不办入住了,办下退房手续,换一家酒店。”他言简意赅道,“她怕狗。”
      
      说完,他不容分说就带着白桃离开了人群,白桃安心地跟着裴时走了一段路,对方这才放开了她,然后拿走了外套。
      
      “现在好了。”
      
      其实只有短短的几分钟,然而倚靠在裴时怀里的这几分钟,害怕的情绪过后,白桃就只觉得心跳如鼓。
      
      裴时并没有说任何甜言蜜语,他的举动也不符合任何浪漫的元素,但白桃在他拿走外套后,却第一次有些不敢直视对方,她竟然觉得害羞,只要顾左右而言他——
      
      “就,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是忘了什么要我给你拿吗?我四箱子行李里什么都带了,你想要什么?”
      
      “我看到有人带狗走进来了。”
      
      裴时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解释,本来这样的场景,明明可以有个深情表白爱的亲亲,然而裴时显然不懂情趣为何物,他低头看了眼腕表,皱了下形状好看的眉:“我赶时间,走了,你安分点。”
      
      ?
      
      这倒不像是一位丈夫对妻子的温情关照,怎么反而像一位家长对小朋友的严肃警告?
      
      白桃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地伸出了手拽住了裴时,等她反应过来时,话已经说出了口:“我不要,我要跟你一起。”
      
      她小心翼翼地看了裴时一眼,一瞬间都忘记了带上标准的撒娇表情,有些露怯地解释道:“我怕在酒店还会遇到狗。”
      
      裴时微微皱了下眉:“你待在房间里,我让孙静陪你。跟着去谈判绝对不行。”
      
      裴时向来公私分明,并不希望白桃参与进谈判阶段,然而白桃赶紧拉紧了他的衣袖,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他:“可在孙静身边没有安全感。”
      
      然后她又眨巴眨巴眼看向裴时,盯着裴时一字一顿补充道:“在老公身边才有。”
      
      裴时愣了愣,然后露出了极其不自然的神色,几乎是下意识的,他侧开脸,避开了白桃的视线,虽然仍然板着脸,看不出太多情绪,但白桃下意识觉得,他脸上已经没有刚才那种“绝对不行”的冷硬了。
      
      于是白桃拉起裴时的手晃了晃,乘胜追击道:“好不好啊老公?我就跟在你身边,谈判的时候我在外面等。”她露出乖巧的表情,“我会很乖的,不给你惹麻烦,可以带着我吗?”
      
      裴时抿着唇,仍然并没有松口,都到这地步了,白桃也豁出去了,她踮起脚,又飞快地亲了裴时的脸一下:“这样可以了吗?可不可以带我啊老公……”
      
      也不知道是不是此前撒娇多了,白桃现在对裴时说出这种话简直信手拈来越发熟稔自然,直到说完才觉得有些赧然。
      
      哎!难怪说真心可以换真心,都怪裴时太爱自己,这可不是把自己也给感染了吗!
      
      虽然酒店大厅此刻熙熙攘攘人来人往,但也不是完全没人关注白桃所在的这个角落,自己亲裴时这个动作,袁牧就看到了。
      
      这下白桃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决定再接再厉速战速决:“难道亲一下还不够吗?”
      
      她一边说,一边作势又要亲裴时,这下裴时终于也不好意思了,他终于出声打断了白桃:“够了。”
      
      这男人一本正经地咳了咳,瞥向了酒店大厅里的一株绿植:“不用再亲了。”
      
      “那……”
      
      “可以。”
      
      “嗯?”
      
      裴时这次不仅移开了视线,径自整个人都转过了头,然后就朝着酒店大门走:“要快一点,否则会议要迟到了。”
      
      这个意思?那就是……
      
      白桃顿时兴高采烈:“那我是不是可以跟去啦?”
      
      “我说不行你会不去吗?”
      
      裴时没回头,然而白桃还是听到了他的声音,这男人真是……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
      
      白桃内心喜滋滋的,当即迈开步子跟了上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20字以上留言送红包【截至到明晚下章发出的8点】
    大部分别墅现在都配家用电梯,但是,为了让我们裴总自己提箱子,就不给他装了,大家理解一下。
    裴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