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无情道

作者:岫青晓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上天注定

      上天注定
      
      淡淡灵力荧光从晏无书指尖溢出,飞舞轻旋着消散在如烧的薄暮晚景之中。
      夕阳正一寸寸往西山沉没,倦鸟归林,山风渐长。
      萧满仰躺在摇椅里,晏无书向前倾身,对上他那双漆黑的眼睛,笑道:“从前问过你,但你说对学剑没兴趣,现在突然转变态度,所以我很好奇。”
      
      距离太近,对方脸上的所有细节都能看清,萧满别开目光。不过下一刹,他意识到不能如此退缩,迫使自己挺直腰背,定定同晏无书对视,道:“原因很简单。”
      “哦?”
      “就是想改变某些上天注定之事罢了。”萧满道,漆黑的眼眸映出晏无书的模样,眼神和语气极淡。
      
      这一回,换晏无书沉默。
      所谓上天注定之事,指的无非是那一线姻缘。
      
      晏无书沉思几许,轻声道:“小凤凰,这件事改变起来相当困难。”
      “不过逆天而已。”萧满语气淡然。
      
      萧满的境界无法承受过多高境界者的灵力,在即将临界时,晏无书撤开手。萧满二话不说起身,朝着长廊外走。
      “你果然在生我的气。”晏无书跟在萧满身后。
      “陵光君误会了。”萧满轻声道。
      “你虽倔,却从不在要紧事上固执。”这话指的是萧满不顾伤体、不听劝阻,去往白华峰学剑。
      “再者,若非生气,为何要那般生疏地称呼我?”这话是说萧满用“陵光君”来唤他。
      
      萧满停下脚步,垂眸凝视着不远处招展在昏暗阴影中的花枝,细细思忖一番:“直接称呼你为陵光君是有些不妥,按照我如今辈份,称你为晏峰主才对。”
      “……”晏无书说,“以前都是叫我师兄。”
      “可我并不是你的师弟。”萧满扯唇笑了一下,笑容短促凉薄。
      山风吹起衣袍,暗淡天光将院中种种勾勒得深沉,萧满振衣拂袖,偏头对晏无书道:“时辰不早,我回栖隐处准备明日的功课,多谢晏峰主为我疗伤。”
      言罢头也不回走了,御风回到雪意峰里名义上属于他的那间院落。
      
      池塘中青莲已谢,唯余几尾红鱼在根茎间穿梭;石灯笼中晚烛已上,照出门前小童的身影。容远蹲在石阶上煎药,药罐下稀微火光条约,苦涩盖过了角落里晚香玉散发出的幽香。他一直捏着鼻子,注意到萧满后忙起身行礼。
      萧满看了看那火炉,想起中午时在五鼓楼吃到的东西。
      自从辟谷后,他便再未吃过这等烟火食物——当然,这里面或许有大昭寺里斋饭不好吃的缘故,今日吃了一次孤山的饭菜,觉得味道甚是美好,竟有些无法割舍。
      
      犹豫之后,萧满出声问:“会做饭吗?”
      容远歪头:“殿下是指蒸米饭?”
      萧满见过别人蒸米饭,无非是几碗米少量水混杂在一处,再端上灶台罢了。他指的当然不是这个,纠正容远:“是炒菜。”
      “会一些家常的。”
      “比如?”
      容远掰着指头细数:“比如醋溜土豆丝、酸辣萝卜丝、青椒肉丝、泡椒牛肉丝、鱼香肉丝、凉拌鸡丝。”
      “怎么都是丝?”萧满颇感好奇。
      “切丝可不是什么简单活,很适合来练剑嘛。”容远叉着腰,眉宇间颇为骄傲。
      萧满一番思索:“那就凉拌鸡丝,不要太辣,再烧个汤,快一些。”
      
      “现在吗?可我这里……”容远朝着火炉努努下巴,显得有些为难。
      萧满从他手里拿过蒲扇和火钳,“我来。”
      “这等小事,怎么能劳烦您!”容远大惊。
      “我又不会做饭。”萧满道。
      容远便应下,转身走出半步,意识到一个问题:“可是殿下,咱们栖隐处没有锅啊!”
      “去借。”萧满给他支招。
      “噢。”
      
      容远快步出了远门,一番张望,择了通向道殿的路。
      他清楚记得,曾有那么一段时间,晏无书闲来无事喜欢上了研究食谱,所以那座道殿里锅碗瓢盆俱全,甚至还有油盐酱醋。
      
      去的路上,容远顺道在林间猎了只鸡,挖了些萝卜采上一把菜。(猎食野味危害生命,文章剧情需要,观众请勿模仿。)
      至道殿,见晏无书坐在廊上摇椅里,目光沉沉,凝望远方天幕。月出东方,较之昨夜更为圆满,皓光洒满山野,澄澄灿灿,好不惹眼。
      
      容远给晏无书行礼。后者早注意到他来了,不过这时才偏头看过去:“来这里做甚?”
      “殿下说想吃凉拌鸡丝,栖隐处无炊具,容远过来借厨房。”容远把山鸡举给晏无书看。
      晏无书视线从那鸡上一掠而过,问:“我闭关的这段时间,殿下都去了哪里、见过谁?”
      容远想了想,回答:“除了昨夜那一趟外出,殿下一直在雪意峰,谁都不曾见。”
      “知道了。”晏无书不甚明显地蹙起眉,朝容远摆手,示意他去厨房。
      
      庭院不知何时停歇的风又起,花枝乱颤不休,晏无书望回天边的月,折扇一下一下敲打掌心。
      “那为何忽然生起气来?还伤得那般重?昨日白华峰上有场乱斗,但参与的不过是一群低阶弟子,而他身在雪意峰,无人能在不惊动我的情况下,越过禁制对他出重手……”
      晏无书低声嘀咕,继而闭眼,凝神细思,开始推演回溯。
      
      *
      萧满弹指,将栖隐处所有的石灯笼都点燃,照得庭院亮如白昼。他坐到方才容远坐的位置上,往火炉看了一眼,被风吹得旺起来的火立时转小,变成细细一条,缓慢跳跃。
      萧满露出满意神色,从乾坤戒里再取出一枚乾坤戒,将神识沉入。
      
      这是白华峰给的那枚,萧满记得里面有一份课程安排。他取来一观,寻得明日早上是阵法课。
      与今日的符法课相同,阵法课所用书籍亦是初解。萧满对阵法的兴趣浓于符道,学过好几年,虽说算不得有多精通,但水平至少在中上,此书所述过于浅显,因而翻看完目录与首尾两页后,便搁置回去。
      他又拿出别的书籍,一本一本翻看,最后留在外面打算仔细看的,是孤山的心法与入门剑法。
      
      约莫半个时辰,容远提着食盒回到栖隐处,进门便道:“殿下,饭菜都做好了,您打算在哪儿吃?”
      萧满合书起身,一指庭院东南角的石桌。
      “得嘞!”容远模仿山下酒楼食肆里的店小二高喊一声,快步走到那处,揭开盒盖,将菜摆出来。
      
      第一道便是萧满点名要的凉拌鸡丝,冒尖的一盘,鸡肉丝色泽鲜亮,面上洒着香菜香葱与切碎的红色辣椒。
      第二道是炒青菜,萧满不太认得出是什么菜,但青翠透亮。
      汤是鸡汤,加了枣与枸杞,汤色金黄。
      
      “特意选了北边送来的辣椒,看着虽然红,但并不辣。”
      “雪意峰上的鸡都是吃灵米灵植长大的,吃起来与寻常的鸡不大相同,肉特别嫩。”
      “鸡汤煮的时间虽然不长,但用了符,出锅前我尝过,味道是不差的。”
      容远边说,边为萧满摆好碗筷。
      
      萧满坐下,温声道:“你也一起吃。”
      “谢谢殿下,但我不久前才吃了辟谷丹,这半个月都不会饿。”容远摇头,为萧满盛上一碗汤,回去熬药的火炉旁。
      
      容远的厨艺不差,但比之五鼓楼里的师傅,还是少了些火候,萧满吃了一些便放下筷子,继续看方才的书。
      孤山的心法极妙,饶是这本初入门的,亦有许多可细品之处。萧满仔细翻阅,不知不觉间月上中天,子时将至。再看一旁,炉火早灭,熬好的汤药放在食盒中,容远抱着膝盖坐在台阶上,睡得正香。
      萧满盯着那食盒看了一阵,终究是起身喝了药,然后把容远送回屋里,挥袖灭了庭院里的灯。
      
      翌日卯时,天光初绽,萧满动身离开雪意峰。
      离早课开始还有一些时间,萧满没有自行御风,如昨日那般乘了飞行兽。他喜欢这种慢悠悠行在云间的感觉,可以从容不迫地将天地一一看尽。
      晨风拂面,衣袂翻飞起落,孤山弟子的勤勉一如往日。萧满又一次听见剑声,起于溪畔,起于林间,起于各处,交响成一片。
      
      不多久,停云峰出现在眼前。这是孤山最孤最绝的一座山峰,如一柄剑直入云霄。峰上无人,除鸟啼虫叫外,再不可闻半点声响。
      这里的峰主和长老,是孤山最神秘的存在,听闻一直在外游玩,留一座大阵镇守此地,使飞鸟可渡,人却尽数阻拦。
      萧满看了停云峰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完全从视野里消失,才转回脑袋。
      
      再过数分,白华峰到了,往朝雨楼走的人络绎不绝。萧满没发现曲寒星与莫钧天的身影,而后排都空着,便独自坐到昨日的位置上。
      他把要用的书摆上桌案,抬手推开窗户。某只眼熟的山雀又飞进来,这次叼的是一颗浑圆硕大的灵果。
      山雀把灵果放到萧满桌上,脚步轻快地靠近,拿脑袋蹭他的手指和手腕。萧满反手揉上它头顶,忽听身侧响起一道声音:
      “我可以坐这吗?”
      
      这声音不如何陌生,却也算不上熟悉,萧满偏头一看,问话之人身着霁青衣袍,眉目清俊,神情温和有礼。
      是魏出云。
      萧满往楼内看了一圈,还有好些位置空着,这人显然是故意来此。
      
      “魏某是真心实意想和萧公子交朋友。”魏出云语气诚恳。
      萧满双手捧起山雀,把它从窗户送出去,抬眼道:“我并非这方坐席的主人,想来没有权利替它拒绝才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瞒诸君,我想吃凉拌鸡丝,要加小米辣和香菜,还要有花生碎和芝麻
    这章明天再来修错字语病,太困了,大家晚安
    感谢在2020-02-17 23:24:57~2020-02-18 23:19: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秦秦向上 3个;26863935、11 2个;啊路太卡、一只圆圆球、小提踢屉梯、三里番茄、42271490、badgale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即吉凶 48瓶;闵众丞 22瓶;人生若只如初见、是鸭梨呀 20瓶;沉青、小提踢屉梯、洛溪、爱吃鱼摆摆的崽w、塵陳 10瓶;夏夏夏夏夏 9瓶;badgalee、※何为虚实※、绯城、阿檐 5瓶;蜉蝣既来、沉桉、坚果、秦家小小小小秦、每日靠脆皮鸭文续命、青春被岁月抛弃、給給 2瓶;Again、殷馨雅、玉子清、上帝目光之所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