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无情道

作者:岫青晓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五谷丰登

      五谷丰登
      
      孤山主峰明光峰,雾霭清幽、轻云寂静,镇山神剑巍然矗立此处,气息威严凌厉。
      神剑之后、殿宇之外,一棵数人执手方能合抱住的老树下,晏无书手指轻叩石桌,道:“‘一些星辰将会偏离原本的轨迹’,这是雾岛的原话。”
      他对面坐着一个女子,说话的对象亦是她,着绛色道袍,坐姿不如何淑雅,一条膝盖屈起,手拎酒壶搭在上面,眉目艳而不失英气,举手投足自有一股不羁和洒脱,正是当今的孤山掌门沈意如。
      
      听见晏无书的话,沈意如甩袖冷笑:“就解释了这一句?”
      “没错。”晏无书点头。
      “星盘显示乱象,必然是一些星辰脱离了原定的行迹,出现在不该在的位置上,否则如何称乱?雾岛还是那般擅长说废话。”沈意如起身,往喉咙里灌了口酒,绕到晏无书的那边,重重拍了一下他肩膀,“师侄可有算出什么?”
      
      晏无书停下食指在桌上叩敲的动作,慢慢捻了两下,道:“师叔未免有些强人所难。”
      沈意如回到方才的地方坐下,酒壶往前一搁,抱着手臂说:“你是这天下最会算计的人,此事当然要靠你。”
      “需要时间。”晏无书道。
      “多久?”沈意如挑眉。
      晏无书说他不知。
      沈意如哼笑:“那便留在此间慢慢算,多久算出来,多久离开。”
      
      明光峰之外,天光从东方徐徐缓缓铺开,清晨拉开序幕。晨风拂过晏无书袖摆,他抬头望了一眼天穹,起身对沈意如道:“恕师侄难以从命。”
      “嗯?”
      “明光峰人太多,吵。”晏无书故作无奈的语气。
      “啧——行吧,可以滚了。”沈意如唇角微抽,翻了个白眼,朝晏无书直摆手。
      晏无书果然抬脚就走。
      
      沈意如喝了口酒,冲着他的背影道:“哦对了,你那个……”
      她拖长尾音。
      晏无书把玩着折扇停下脚步,回头递给沈意如一个疑惑的眼神。
      沈意如见他这副模样,忽然不继续往下说了,改口道:“星辰变化乃常有之事,若是孤山真出事,必会出现征兆。即有了征兆,再想对策亦不迟。我泱泱孤山,数万年的根基,没那么轻易就乱了。”
      “师叔所言甚是。”晏无书对着她拱手一礼。
      
      自主峰明光峰回雪意峰不过眨眼一瞬,晏无书归来时,林间群鸟啼鸣,山上少有的几个弟子已开始日课。
      他在回廊上的摇椅里坐下,将折扇抛起又接住,心中细算星辰之事。
      
      不知过了多久,日头升高,长廊上响起脚步声。
      容远苦着一张脸来到此间,冲晏无书一礼,“峰主。”
      晏无书从凝思之中抬起头来,瞥了眼容远的脸色,问:“殿下的状况不好了?”
      “殿下离开了。”容远低声道。
      
      出乎意料。
      晏无书沉默片刻,“何时走的?”
      “……容远不知。”
      “……”
      
      晏无书往白华峰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不再算那些难以算出的事,起身穿过庭院,行至后方的库房。他从中寻出几味药材,递给身旁的小童:“熬两个时辰,送去白华峰给殿下,盯着跟他喝完。”
      “是。——什么,白华峰?那不是低阶弟子修炼的地方吗,殿下为何会去那里?修炼的话,咱们雪意峰不是更好?”容远忙不迭点头,继而反应过来晏无书所说是何处,语气惊讶无比。
      晏无书没回答容远的问题,又取出一瓶丹药,让他一并带去。
      
      *
      日渐中天,影渐正中,白华峰朝雨楼,讲授符道初解一科的教习逐一检视过弟子们的成果后,敲响案上小钟,宣布至此结束。
      教习率先离去,众人收拾书卷符纸往外,曲寒星一把拉起萧满,借着位置优势迅速出门,“满哥——我真心实意叫你哥。你可真厉害!凭感觉便能脱离纸笔在空中写符,我要崇拜你一辈子!”
      “萧满真的很强。”莫钧天在旁侧不住点头。
      
      萧满被两人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压低声音道:“那不是符。”
      “哥你不用安慰我们。”曲寒星一脸不信。
      “真的,我只是单纯地照着初阶火符的纹路在虚空中画了一遍。”萧满神色略显无奈。
      莫钧天和曲寒星对视一眼,疑惑道:“那怎么……”
      萧满犹豫片刻,从袖袍中伸出手来,打了个响指。
      声音刚响起,但见他素白的指尖上升起火苗,晚夏明艳的阳光让火苗看上去不甚起眼,但随着微风轻摆摇曳,煞是可爱。
      
      曲寒星:“……”
      曲寒星盯着那簇火苗足有三息。
      三息后,他伸指试探,被烫得跳起来:“还好你昨天没拿这招来对付我!”
      “什么什么!”莫钧天听曲寒星说起过昨夜的事,表情由震惊震撼到感慨万千:“原来试炼中拔得头筹之人是萧满?难怪峰主会允许你在这种时候来白华峰修行!”
      
      萧满抿唇笑了笑,收起指尖的火苗,不谈此事,往前行的方向一打量,问:“现在是去何处?”
      曲寒星指指头顶天空:“太阳都到最顶上了,当然是去五鼓楼吃饭。”
      萧满适才想起,寻常抱虚境弟子都还做不到如他这般辟谷。
      
      于是随曲寒星、莫钧天两人来到五鼓楼,寻了空着的座位坐下。
      菜已在桌上摆好,荤素皆备,菜式丰富,色香俱全,相当的诱人。
      “我去打饭。”莫钧天笑着说。
      曲寒星则为萧满介绍起这一桌东西来:“菜呢,都是用的灵植;肉呢,其中一些是直接以灵兽肉烹调制成,另一些则是以用灵米喂大的禽类鱼类为原料做出来的,比如这盘姜爆鸭丝和这道辣子鸡。”
      说着抽了双筷子递给萧满。
      
      萧满尝过后,赞叹地点头:“鸭丝肉质极嫩,鸡丁入味极佳。”
      “也是极贵。”曲寒星道。
      
      萧满忽然就忆起那些年在大昭寺里的情形。
      大昭寺乃是佛门名刹,历史极悠久,香火繁盛,但一日三餐远比不上孤山,不曾辟谷的弟子们食以尘俗粗茶淡饭,只在重大的节日里,才能吃上灵米灵植做成的斋饭。
      孤山不愧是孤山,萧满感慨万千。
      
      莫钧天端来一盆米饭,三人各自盛了一碗,执起竹筷,开始吃饭。
      五鼓楼内并不安静,多数人都在小声交谈,各桌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如同身处闹市般。
      萧满吃东西的速度不慢,举止却相当优雅,细长手指执素色竹筷,有种清淡的美感。秀色可餐大抵说的便是此。
      修行界向来不缺美人,可如他这般气质的少有,又因方才在朝雨楼被杨教习大家赞许,不少人往这边看。
      
      萧满面不改色,吃到一半,忽见白华峰峰主走进来。道者气度从容,行至最前方,站定高台、一捋胡须,面朝众人道:“请大家安静,现在宣布昨日乱斗的结果。”
      刹那间,满场皆静。
      所有人都停下筷子看向峰主——除了昨夜最后倒下的曲寒星和听曲寒星说过大致过程的莫钧天。至于萧满,他在喝汤,手上没拿筷子。
      
      “历年来,我白华峰的乱斗会,唯有战至最后、站到最后的人,能够获得优胜。”白华峰峰主朗声说道。
      五鼓楼里愈发安静,都期待着那个答案,峰主目光越过众人,落到萧满面上。
      萧满放下汤碗,听得峰主道:“我也不卖关子,这一次的胜者,名字叫萧满。”
      
      俄顷——
      “不是吧?”
      “萧满是谁?”
      “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个结果出乎了绝大多数人的意料,五鼓楼内再次变得嘈杂,疑惑之声此起彼伏。
      有的人顺着峰主的视线寻到萧满,看了他几眼,确认过后,不满道:“此人今日才来朝雨楼,之前从未见过——便是乱斗当日也没见过——这说明他没有与我们同时开始比赛,不公平!”
      “白华峰上的乱斗试炼从来不分先来后到。他在我与诸位长老的见证下击败对手、赢得比试,很公平。”白华峰峰主笑了笑,抬手一挥,将两个锦盒送到萧满面前,“这是优胜者的奖励。”
      
      白华峰峰主飘飘然离去,不满的声音顿时如炸开锅,在五鼓楼内沸反盈天。萧满早料到了这样的局面,不动声色垂眼,继续喝面前的汤。
      “恭喜恭喜。”曲寒星脑袋凑过来,冲着锦盒努努下巴:“不打开看看吗?”
      “幸好这里严令禁止切磋斗殴,幸好我们这些低级弟子的目光杀不死人……别看了,还是吃完赶紧走吧!”莫钧天朝四下看了一圈,夹了一大夹菜,端起碗迅速扒饭。
      “你说得对!”曲寒星豁然醒悟。
      
      这个时候,昨晚被萧满一箭射倒的三个抱虚上境之一忽然起身,朝着萧满这一桌走。
      他模样出挑,穿一件霁青道袍,腰上佩剑,剑穗随着步履摇晃。
      曲寒星余光扫到,语气异常紧张:“是本次最有可能夺得魁首的两人之一,姓魏,曾越境杀敌,天赋异禀。不会是来约战的吧?”
      萧满抿唇,低声道:“抱歉,连累你们了,我离开就好。”
      “那哪能啊?我都叫你满哥了。”曲寒星放下碗筷,“满哥你吃好了吗?——看你这模样是吃好了,走嘞!”
      他话音一落,莫钧天跟着起身,两人一人架住萧满一条胳膊,就要催动脚底的轻身符拔腿跑,迎面来的抱虚上境停下脚步,隔着几张桌子,对萧满拱手一礼:“在下洛川魏出云,对萧公子没有任何恶意。”
      接着又言:“萧公子箭法了得,在下输得心服口服。此番前来,是希望能和萧公子交个朋友。”
      
      言语温和有礼,目光里的坦然不似作伪。萧满对上他的视线,语气淡淡:“多谢好意。”旋即问曲寒星和莫钧天:“还走吗?”
      曲、莫二人:“走啊,饭都吃完了。”
      萧满:“嗯。”
      
      没人再上前阻挠,三人离开五鼓楼。萧满走在最前方,素白衣角被风吹起,被细碎金屑般的阳光染得灿烂。
      曲寒星看着他的背影,长出一口气:“满哥不愧是满哥,洛川魏家人的示好都拒绝得如此利落。”
      
      洛川魏家?听上去有些耳熟。萧满不动声色挑眉,倏然瞥见晏无书的小剑童在不远处的树荫底下。
      小剑童似在寻找什么,原地转了一圈,对上萧满的视线,立时笑开,朝着他撒丫子跑来。
      
      “找你的?”曲寒星问。
      “嗯。”萧满点头,“我过去一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每一位留言的小天使,把凤凰拽出来给你们笔芯!
    说下更新,我一般都是在晚上十一二点的时候更新,如果提前写完了会提前发~
    感谢在2020-02-15 23:45:43~2020-02-16 23:11: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十四十四对天发誓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沉青 2个;白敬亭心上人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十四十四对天发誓 3个;圆木球鱼、一天三顿小烧烤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天三顿小烧烤 4个;啊路太卡 3个;星璃影 2个;墨荷-爱莲説、余槿、_简名、小铜钱、喵喵喵、42271490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青山有思 48瓶;明空渊深 34瓶;月濯 30瓶;余槿 25瓶;我即吉凶 20瓶;神君何在、兔砸 10瓶;洛千缡 6瓶;玉子清 5瓶;喵喵喵 4瓶;秦家小小小小秦 3瓶;卿言 2瓶;桑芷、秦秦向上、兰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