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理你了吗[西幻]

作者:闻声有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5章

      烛火明光的大殿中,特罗洛普大主教站在一侧,轻声讲述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情。
      
      半透明的帷幕无风自动,偶尔才会露出里面些微的场景,华贵的装饰和空气中飘荡着的淡淡香气无不展示着宫殿主人极高的身份地位。
      
      特罗洛普目不斜视,丝毫没有任何打探里面情况的意思。
      
      等他话音落下,整个大殿便陷入死寂,帷幕飘动的声音成了最大的响动。
      
      寂静中水流的声音无比明显,再过一会,一股气息穿过帷幕吹动特罗洛普的衣摆,他一动都没动。
      
      黑色的稀薄的气从帷幕中逸出,那气息中充满了力量的味道,特罗洛普微抬头,这时候就能看见帷幕一角露出的内部的黑色花纹,那是刻画好的魔法阵的一部分。
      
      魔法阵正在运转,为使用他的人提供修炼的增益。
      
      等待的时光漫长,但特罗洛普没有半点不耐烦,直到他终于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那个青年已经离开了?”那声音问道,语调懒散,似乎只是随口一提。
      
      如此年轻的声音,比起老迈的特罗洛普而言纯粹的青春味道,但却并不影响特罗洛普在他面前的敬畏。
      
      特罗洛普:“是的,已经离开两天了。在戒律所判定他无罪的当天便离开了,现在已经在抵达辉光帝国的国都。”
      
      “你说他身上有一种奇怪的信服力?”
      
      “是的,不管在任何时间看到他都会让人觉得可信,哪怕他和黑色的人牵扯上关系,也会让人忍不住给他机会解释。除了我以外,其他见过他的人也是一样的感觉。”
      
      那声音就带上了几分兴趣:“这么说来倒的确是挺奇怪,让我看看他。”
      
      特罗洛普点了点头,一抬手前方就出现了一道光幕,光幕中所展现的正是祈福大会当天的场景,视线的中央便是盖伦。
      
      青年人帅气的面庞在晨光的照耀下变得越发引人注目,周围人看他的视线都不自觉的带上了几分好感,而等到后来他被墨菲怀疑的时候,他解释时的表情也无辜的让人无法怪罪。
      
      一个被上天宠爱的人,仿佛所有最优秀的品格都被赋予他,光是他身上的气息就能让人深信不疑,轻而易举的扭转他人的想法。
      
      “特罗洛普,你不该放他走的。”沉默了许久,那声音又出现了,语气中有了几分惋惜。
      
      特罗洛普问道:“大人,难道他身上有什么问题吗?若是如此我现在就派人将其捉拿回来。”
      
      “不不不,你难道没觉得这个人非常适合做光明神的代言人吗?”
      
      特罗洛普诧异的看向声音传出的方向:“您的意思是?”
      
      “墨菲还不能在外行走,这时候如果有一个代表光明教会的人宣扬教会存在的意义,以他这种信服力,一定会有极大的收获。”
      
      “但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剑士,实力虽然不错,但还没到值得我们招揽的地步。”
      
      “已经错过的事就无需强求,但我觉得他还会再回来。下一次,带他到我面前来,我会亲自处理。”那声音说道,“我可以帮他变强,只要他坚定的站在光明的阵营。”
      
      特罗洛普眸中闪过一丝惊讶,没有想到那个青年竟然会在此得到如此之高的评价。
      
      他点了点头:“此外还有关于黑色的人的事情,那个孩子是光明神信徒,我已经亲自探查过,并无问题。他现在留在墨菲的身边,墨菲在照顾他。”
      
      “那就让他待在墨菲的身边,看一下信众们的反应,届时再做处理。”他随意安排了一切。
      
      特罗洛普应了声,犹豫了会,终于还是开口问道:“萨帕斯大人,这是代表着我们曾经做错了吗?”
      
      他指的是那场持续了很久的清算活动,无数黑色的人在那持久的运动中死去,直到现在几乎绝迹。
      
      一直到墨菲向他们展示了那个孩子身上的问题之后,包括特罗洛普在内的教会高层才意识到他们在“黑色”这一处似乎存在极大的误解。
      
      目前也只有约书亚一个黑色的孩子在他们的面前,短时间内他们找不到其余的,自然也没办法肯定或者否定自己的想法,这回他说出来,多少是希望有人能给他一点支持或者指明方向。
      
      那声音轻笑一声,道:“那个时候黑色的人是有罪的,所以我们清算。而现在,也是教会给予他们无罪,他们要感激光明的宽宏。”
      
      特罗洛普一愣,低声应是:“是,萨帕斯大人。”
      
      他压抑着面上的情绪,心中却翻起了惊天浪涛,萨帕斯大人的意思似乎是教会打从一开始就知道黑色的人并不如他们所告诉民众那般的罪恶,但为何又要……
      
      “觉得奇怪?”他内心的变化并没有躲过对方的眼睛。
      
      特罗洛普硬着头皮试图解释,只是没得到任何机会。
      
      对方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平静又带着几分漠然:“特罗洛普,你要知道,光明教会是不会有错的。”
      
      特罗洛普弯下脊背:“是我愚昧了,萨帕斯大人。”
      
      他似乎没了兴致:“退下吧。”
      
      “是。”
      
      特罗洛普恭敬的退出了宫殿,里面再次变得安静而又死寂。
      
      被唤作“萨帕斯大人”的男人微微抬头,看到特罗洛普离去的背影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低声自言自语道:“若早一点发现那个青年就好了,在某些方面他可比墨菲更能牵动人的心。”
      
      “这圣子由谁来做大抵也是可以换一换的。”
      
      他盘坐在黑色的魔法阵中,那是雕刻在地面的魔法阵,黑色的液体充斥了着那些凹陷,无数的黑色雾气从他身下的线条中涌出,微冷的寒霜在左右凝结。
      
      不知道过了多久,魔法阵凹槽中的黑色液体渐渐褪去深沉的黑,变得越发淡起来,似乎是被耗尽了其中的灵性。
      
      闭目凝神的萨帕斯取出一个小瓶,一滴漆黑如墨的液体被他送进那魔法阵中,仅在瞬息之间,那颜色又黑的彻底。
      
      萨帕斯满足的叹了口气,黑色雾气中能看到他金色的眸子,带着无边的神圣之感,俊美的面庞却隐含着嘲讽的笑容。
      
      来自神明体内亘古不腐的血液,同样饱含着属于神明的力量,唯一让人遗憾的是不能攫取过多,没了神血护持,神尸会更容易溃败。
      
      历来光明教会不是没有人这么取血过,只是在萨帕斯这一代,取血的次数是最频繁的。
      
      “盖伦?是个有意思的人,也有足够的野心。”
      
      “乖乖的站在我的阵营,我送你永生。”
      
      宫殿里安静下来,低低的嗓音传达着言语中的惑人,只是除了他的主人之外,没有人能听到。
      
      ***
      
      塞西尔微笑不语,轻柔的抚摸着墨菲的头发,替他消去额头的红肿,连揽在他身后的手臂都带上了几分怜惜的轻柔。
      
      他那一句“是的”可是说的再理直气壮不过,毕竟本就是他救了墨菲,对方询问起来便顺水推舟的提起。
      
      至于墨菲口中那个“你”多少带着些指代光明神的意味在,塞西尔表示他只是说了他该说的,并没有一丝一毫的谎言,再然后听到他回答的墨菲会如何想也与他无关。
      
      毕竟他觉得,以救命恩人的身份出现在墨菲的身边,或许会将一切引向一个完全不同的结局,这让他兴趣十足。
      
      从墨菲身体里涌出的光点已经将塞西尔整个包裹,替墨菲勾勒出他的模样。
      
      他低着头,瀑布般的发丝垂落在地上铺开了极大的一片,脸上是再和煦不过的温柔,如同他的声音一样,尽管只是简单的勾勒,都能让人感受到他一举一动中的威严圣洁之感。
      
      高大的俊美的男人,宽松的长袍掩不住他的胸膛,墨菲方才就是这么一头撞在他的胸口,对方结实又蕴含力量的肉体是每个男人都想拥有的,墨菲也不例外,他的视线流连在对方漂亮的腹肌上,忍不住想起了自己那一片软绵绵的肚皮......
      
      连墨菲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种关头去思考这些不重要的事情,或许是出于一个男人的嫉妒心?
      
      只是,这个人全身上下都是漆黑的,浓重的黑色甚至要比在充斥着整个大殿的黑色更黑。
      
      数不清的黑色光点已经没了形体,如同水流般在他的身体里流转,带着比墨菲体会过的寒冷更深的寒意,将他变成一座人形冰雕,冰冷又不可靠近,唯独他的胸口和头顶存在着璀璨的金光,那两股力是墨菲所熟悉的,比他强大无数倍,将他比的如蝼蚁般渺小,又是墨菲那种怪异的亲近和召唤的源头。
      
      似乎失控了的黑色的力量和留存在性命攸关的位置的让他熟悉亲近的金色力量,再联系到自己的身份,对方不止一次的守护自己,眼前人到底是谁,这个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只是这个时候,看着男人的身体,墨菲的心中又开始疑惑,他一直以来借以修炼的黑色光点真的如他所想的那样无害吗?
      
      塞西尔轻抚他的头发,替他消除疼痛又控制着寒气远离他,连自己都要沉浸进这种温柔中。
      
      他怀里的小小圣子沉默了许久,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此刻的姿势有什么不对,毫无防备的抬头看他,小巧的喉结在纤瘦的脖颈上分明。
      
      塞西尔看他脸上多了几分忧虑,有些犹豫的伸手触上了他的胸口,巨大的空洞就在他的手边,荣光狮子的力量因他的靠近而雀跃,伤口撕裂的痛。
      
      “您受伤了,光明神。”
      
      塞西尔喉结滚动了下,胸口的温热让他躁动,他有些不受控制的低声道:“是的,我受伤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塞西尔(骄傲脸):还有谁,我就问还有谁能这么自然的套马甲?当然我这只是为了跟我亲爱的小圣子近距离接触,你看这效果不是很好?我先得到他的信任,然后再慢慢的让他爱上我!
    墨菲(死鱼眼):哦豁,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本咕咕在为了入V更新头痛,码字辣鸡痛哭流涕中。
    另外封面不换了,因为找姐姐画了小圣子的Q版图,画完了她一屁股把电源线坐掉了,没保存直接GG了,继续痛哭流涕呜呜呜。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