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我理你了吗[西幻]

作者:闻声有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4章

      墨菲的身周逐渐亮起,浓郁的光系魔法元素将附近照亮,他所能“看见”的范围也就越大。
      
      从他的体内涌出的力量就如同他身体的一部分,每一点延伸都给予了墨菲一种极其开阔的感觉,只是想起在外界那样轻易就能体会到一切的经历,眼下这种情况更让他紧张。
      
      在未知的黑暗中摸索前行,每一分视野获得的背后都可能存在潜藏其后的危机,由不得墨菲不紧张。
      
      一如先前墨菲所猜测的那样,他身处一片平地,他的前方是一个类似祭坛的地方,只是此刻他视野所及之处都空无一物,没有半点活物存在的迹象。
      
      而因为这种特殊的探查方法,墨菲在获得一片视野的同时会不自觉的往那个方向看去。
      
      这不该是一个被蒙住了眼睛的人该有的表现。
      
      坐在圆台上的塞西尔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墨菲这个举动,便意识到墨菲一定是通过某些特殊的方法获取了外界信息,而这种信息很有可能就是那些不断散布的光系魔法元素给予他的。
      
      在他所不知道的时候,他的小圣子掌握了些他不知道的能力,这能力现在还要给他带来些麻烦。
      
      而让他比较头痛的是那些光系魔法元素已经摸到了中央圆台的边缘,再要不了多久就要暴露他的存在了。
      
      塞西尔的笑容有些艰难,他想要避开墨菲的视野,只是眼下这种情况他根本做不到。
      
      现在的墨菲正警惕着外界的一切动静,他若是后退多少会惹出些动静来,若是不动,迟早也会被发现,更何况他的身体是被束缚在这座圆台上的。
      
      即便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在漫长的时光流逝中被刺骨的寒意破碎,整个圣地就如同被他完全掌握一样黑暗而死寂,但身后依然矗立着的光明神雕像代表着对他身体的束缚依旧存在。
      
      这不是害怕他重新复苏而设置的束缚,相反的光明教会高层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可能的存在。
      
      黑暗神已经死了上千年,千年后再苏醒的机会如此渺茫,是以这道束缚的存在只是为了防止有哪个贪心过度的人胆大包天,妄图独占他的躯体而将他直接带出圣地,是为了这种不被允许的行为所做的小小限制。
      
      因此这道束缚本是塞西尔遗留下来迷惑光明教会之人的,毕竟骄傲如神明的存在怎么可能在苏醒以后继续蛰伏,光明教会之人果然没发现问题,却没想到会在今天让他“自食恶果”。
      
      断翅的神像俯视着他,破碎的眼球中神光全无,悲悯的表情似乎又在此刻带上了几分嘲讽,嘲讽着这个永远站在他对立面的男人。
      
      往前推开的光系魔法元素离塞西尔只差毫厘,他的脸色慢慢沉了下来。
      
      虽然只是意外,但是他醒来的事情是绝对不能被暴露出去的,他是喜爱墨菲,但比起自身来终归差了些,要怪大概只能怪他的好奇心太重了。
      
      被一点怪异响动勾起内心疑惑的墨菲还未意识到有人已经盯上了他,毫无所觉的他将视线停留在了一堆小小的凸起上。
      
      墨菲的这种特殊视野依靠的是覆盖其上的光系魔法元素,通过它们勾勒出的形体,能简单判别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
      
      所以墨菲能看见的就是一片明亮,所有的事物就连它们的线条都是光的颜色,当然因为圣地中充斥着黑色光点,所以那些包裹着一切形体的光系魔法元素显得更为夺目。
      
      移动的物体最好辨别,比如打架斗殴的啾啾和约书亚,但静止的物体在没有特殊或能轻易辨认的外形的情况下,就需要墨菲自己判断了。
      
      现在,墨菲看着这堆东西,心中疑惑更盛。
      
      他伸手能触摸到自己身边的地面,地面上覆盖着一层冰,指尖划过的时候涌上冰冷的寒意,再然后指腹上才会因体温而泅出一些潮湿的水渍。
      
      这个圣地都充斥着无尽的寒意,因此墨菲可以认定圣地里的每一个地方都被寒冰包裹着,正如他现在所能感觉到的一切那样,所以这堆突兀的立在此处像是刚刚被打碎的冰碴就显得更加奇怪。
      
      “这是什么?”墨菲自言自语道。
      
      他从垫子上起身,走到了圆台边上,一手撑在圆台上,弯腰探向了那堆碎裂的冰碴。
      
      他本就极其靠近圆台,近到原本塞西尔一伸手就能触摸到他,因此墨菲这突然的动作塞西尔根本没反应过来,更不要说躲开了。
      
      墨菲一头撞在了什么东西上,冰冷又硬实,突如其来的刺激让他骤然丧失了对释放出去的力量的控制,在一片晦暗的闪烁后,墨菲的眼前重归黑暗。
      
      脆弱的额角很快就红肿了一大块,但痛呼声被他压抑在喉咙里,半点不敢泄露出,他维持着这个姿势没动。
      
      他撞到什么了?
      
      墨菲不知道。
      
      先前还抓着他全部注意力的冰堆此刻已经被墨菲所遗忘,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他身前和身后。
      
      方才撞到东西,墨菲条件反射就要往后倒去,有什么在那一刻伸手拦在了他的背后。
      
      墨菲深吸了一口气,周围一如既往的死寂安静,身边冷的彻底,回想刚才碰撞的那一下,冰冷的触感还烙印在墨菲的心头,应该不是什么活物。
      
      想到这里墨菲又松了口气,他也许撞在圣地的雕像上了,然后自己吓自己,只是身后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他还不能确定。
      
      透过厚重繁复的长袍,冰冷的寒气就这么轻易的从背后涌入墨菲的身体,一时间又让他的身体紧绷起来,回忆起上次在圣地中修炼失控的感觉来。
      
      墨菲定了定神,微微动手往后摸,先摸到的是冰冷的布料,触手如同寒冰却又依旧顺滑。
      
      墨菲一愣,圣地的雕像难道还穿衣服吗……
      
      许是先前太过紧张,现在稍微缓过劲儿来墨菲就听到了别的声音,一下一下低沉的心跳声在他的耳边响起,平稳而有力。
      
      他很想说服自己听到的是自己心跳的声音,但自欺欺人并没有这么容易。
      
      这时候事实就显得极为清晰。
      
      墨菲撞在一个人身上,尽管对方浑身冰冷如同冰块,但他的胸膛里依旧有着稳定的心跳声。
      
      对方没说话,墨菲也没说话,只是他此刻抓着对方袖子的手却不敢动,生怕一动就要惹出大麻烦。
      
      圣地里悄无声息的出现的除了他之外的人,尽管对方似乎护住了他,又没趁着他没察觉对他动手,墨菲都只觉得头皮发麻。
      
      他心跳的越发的快,但冥冥之中又有东西随着他心跳的速度跃动起来,这种莫名的感觉让墨菲的脸充血,染上一分薄红。
      
      格外亲近的感觉,似乎在召唤着他,在一片未知的危险中突然出现的两股力量,在吸引着墨菲,无形的力牵扯着他继续靠近。
      
      温柔、温暖、包容以及熟悉,身处严寒中墨菲唯一的感觉,突然间那种寒意就变得不可怕了。
      
      塞西尔低头,他能看到墨菲的发顶,柔顺的金发倾泻下来,一部分软软的盖住了他的手,微微发痒。
      
      他面前的小小圣子,就连头发都带着那种软和的热度,是他渴求了许久的“活”的热度。
      
      寒意只是塞西尔力量的一种体现,但是在他受伤以后,为了对抗那些蛮横的光明之力,连他自己的力量都已经失控,当他从沉睡中醒来,他就已经是这样一个被寒意笼罩的人,曾经属于神明的那种鲜活生机在几千年的压抑中沉寂。
      
      或许就是因为这种奇妙的渴求,他在墨菲往后倒去的时候托住了他的腰,进一步将自己的存在展露在了他的面前。
      
      他很紧张。
      
      关注着墨菲一切变化的塞西尔垂眸,既然发现了他的存在,那么他会怎么做呢?
      
      试图联系外界的人抑或是传递什么信息?
      
      非常遗憾的是他的身体虽不能离开这个圆台,却足够让墨菲永远的留在这里。
      
      他是不想像对待拉斐尔那样对待墨菲的,似乎这样就会少了些乐趣,但是如果想要继续维持他心中这种他喜欢的距离,也只能这样做了。
      
      毕竟小家伙可是个虔诚的光明圣子,不会撒谎也不会隐瞒,多少会把圣地里的事情透露出去。
      
      为了省去一些麻烦,必须要付出些代价。
      
      塞西尔无声的叹了口气,左手依旧护在墨菲的身后,右手却悄无声息的到了墨菲的头顶。
      
      小家伙,只是会忘记一些事情罢了,我会尽量不让你痛的。
      
      他的手下移,塞西尔甚至都快要感受到墨菲身上的热度,头颅和胸口的伤口却突然开始刺痛。
      
      他有些意外的看到墨菲身上再次荡漾出金色的力量,渐渐笼罩了他的身体,光明神和荣光狮子遗留的力量牵动着墨菲的力量,全然没了在他体内的那种攻击性,变得柔软而亲和。
      
      这两股同他争斗了千年的力量因墨菲的靠近而苏醒,它们认可了墨菲并向他传递善意。
      
      塞西尔不知道自己留下墨菲的决定是不是对的,这种情况下本该将其抹杀,算是除掉未来最大的敌人——一直放任的话,总有一天他会成长到那个地步。
      
      但塞西尔不愿,莫名其妙的情绪让他不愿。
      
      “上一次,是您救了我吗?”
      
      他怀里的墨菲突然抬起头,面上的表情带着几分迷惑和不解,却没有半点他先前所想的抗拒。
      
      塞西尔听到他心底的动摇。
      
      顺势落下的手轻柔的抚过墨菲的头顶,塞西尔极尽温柔的开口。
      
      “是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塞西尔:装老鼠???我黑某人不要面子的吗?我狠起来我老婆都是我的马甲!当然我这么爱他,肯定不会伤害他
    某咕咕:你先把你举起的手放下来再说话!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