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

作者:江天一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你爱他吗?”
      “爱又怎么样,不爱又怎么样。”
      
      “你不爱他。”
      
      姜未予垂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好久才松开。
      
      后面那两人的话,好像都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女人的身影彻底消失,贺南随低头点了支烟,转身时却看见了黑暗中不知何处出现的另一人。
      
      他认出来,站在原地没有动。
      
      两人仿佛在无声对峙。
      
      半晌,姜未予抬头看了眼楼层上那一扇窗的灯光,终于抬脚往前走。
      
      路过那人身边时,听见他说:“剧本考虑得怎么样了?”
      
      贺南随掸了掸烟灰。
      
      姜未予停步,没有看他,“我不会演的。”
      
      贺南随笑一声:“是吗?这个机会对你来说可不容易,这个角色本来可是找的梁直。”
      
      言下之意,找他这样咖位的已是下下之选。
      
      姜未予道:“我不演。”
      
      贺南随转过身,灰白色的烟扑在两人中间,缠绕片刻才终于消失。
      
      “剧本看了?”
      姜未予没有回答。
      
      他似乎也没有非要一个答案的意思。
      
      一支烟到尽头,贺南随捻灭。
      
      男人天生的敌意,在情敌之间最灵敏。
      
      “怎么,看不上这个配角?”贺南随望着他一笑,说:“可这主角,永远不会是你。故事里或者外,你都只有当配角的资格。”
      
      姜未予的神色绷得很紧,握紧的拳头至始至终不曾松开。
      
      他不避不躲地看着贺南随,如果他是一只刺猬,那此刻浑身的刺一定都竖了起来。
      
      “你主动离开,要多少资源,我给你多少。”贺南随说。
      
      话音刚落,左脸就挨了一下,贺南随舔了下后槽牙,尝到一丝腥甜。
      
      他慢慢悠悠地整了下袖口,下一秒飞速上前,同样的位置也给姜未予来了一下。
      
      “你配不上她。像你这样的人太多了,你看她有为谁停留?你以为你们会有结果?别太天真,她那样的家庭,你怎么配得上?”贺南随一字一顿地强调:“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
      
      门铃声响起时,路迢迢倒出来的一杯酒刚好喝完。
      
      任那声音响了好久,她都没有去开。
      
      路迢迢拿起酒杯,倒了不知道第几杯酒。门边的声响也在此时停下来,正在她以为贺南随终于放弃要离去时,又开始响起来。
      
      路迢迢带着几分气性把玻璃杯放在桌面上,打开门就说:“你能不能别发疯……”
      
      扑面而来的酒气有些重,姜未予低头,目光定在她脸上:“什么发疯?”
      
      路迢迢神色顿住,她望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反应了好几秒才说:“你怎么现在回来了?”
      
      姜未予低头解释:“提前杀青了。”
      
      还没说出口的,是他自己太着急回来了。
      
      路迢迢皱了眉,“脸怎么受伤了?怎么回事?”
      
      姜未予云淡风轻地说:“最后一场是打戏。”
      
      路迢迢想去摸摸,又怕碰疼他。只好停住手:“拍戏还真打啊,啧下手还挺重,疼不疼啊宝贝?
      
      姜未予低声说:“我下手也很重的。”
      
      路迢迢笑了声,将一只手伸出去给他:“你先进来。”
      
      姜未予垂眸握住,关了门。路迢迢要弯腰去鞋柜里给他拿拖鞋,“你松松手,我给你拿鞋。”
      
      姜未予没松,甚至握得更紧。他弯下腰去自己用另一只手打开柜门取了双拖鞋出来。
      
      “刚下飞机?”一边往里走路迢迢一边问。
      
      “嗯。”
      “怎么不告诉我?这是惊喜吗?”
      
      中岛台上的酒瓶还放着,玻璃杯里琥珀色的酒液澄亮。
      
      “我想快点回来,改签了。”姜未予看了一眼那杯酒:“你喝酒了?”
      
      “嗯。”路迢迢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也就这么一点点吧,助眠的。”
      
      姜未予眼中的神色很沉很重,他抬手扣住她后颈,然后低下头,落下的吻力道也有些重。
      
      路迢迢仰头承受着,只把姜未予此刻的异常归结为两人太久没见。
      
      他的手不太老实,掐得她有些疼。
      
      皮质的沙发被两人的重量压得凹陷下去。
      
      “唔……”
      路迢迢竟觉得这细细密密的吻有些承受不住。
      
      裙子的系带被人扯散了,左胸口处传来阵疼,路迢迢艰难地往后弓了弓腰,“宝贝……嘶……你咬疼我了……”
      
      这话说完,她就感觉到身上的人顿了下,两秒后,那处被咬过的位置,又被人很轻很轻地亲了一下。
      
      很短暂的两下。
      
      路迢迢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姜未予抬头,扣住她下巴,重新与她接吻。
      
      淡淡酒香从一个人身上,传到了另一个人身上。
      
      ……
      
      沙发、浴室,回到床上时,路迢迢已经累得腰酸。
      
      疲累加酒精双重作用,路迢迢很快就睡着了。
      
      姜未予定定看了她好久,眼中的红有些重,是杀青前的几个大夜戏熬出来的。
      
      他伸手,想要摸一下她锁骨处的那一小片字母纹身,却在触及之前,缩回了手。
      
      -
      
      姜未予回到安北的第三天,上热搜了。
      
      内容却是恋情。
      
      路迢迢知道的还算早,她镇定地看完想那段被拍到的视频,是她和姜未予共同进出小区大门的画面。
      
      前一天晚上,饭后两人出门遛弯后回去的画面。她的脸打了马赛克,身上那件姜未予的外套却清晰可见——他就是穿着这件外套出席的杀青宴,导演和另外几位主演的杀青微博合照里就有。
      
      一个才二十岁的男明星,被爆出这种新闻,可以说是致命的。
      
      路迢迢不用仔细寻找,光是视频底下的评论,就已经知道有多严重。
      
      【哦,这锤我看谁能洗】
      【脱粉了,滚他妈的谈】
      【恋爱做个屁的爱豆】
      
      无意中点进了一个粉丝微博,却顺着这一个账号,看见了不少顶着姜未予头像骂她的,以及更多的包括姜未予一起骂的脱粉言论。
      
      路迢迢关了微博,正要给陶然打个电话,对方就拨了过来。
      
      陶然张口就问:“看新闻了吗?别告诉我那真是你?”
      
      路迢迢说:“嗯。”
      
      电话静默两秒,“你……唉,算了,交给我来处理,好歹你的脸没被放出来,不然你舅得宰了我。”
      
      “这种新闻,对他来说很不好是吗?”路迢迢问。
      
      反应过来她口中的“他”是谁,陶然才道:“当然,圈里男明星有几个敢公开谈恋爱的?更何况姜未予也就只是个小爱豆而已,吃的是粉丝这一碗饭,这新闻出来,就别想红了。不过这件事还挺奇怪……”
      
      “怎么了?”
      
      陶然:“热搜是有人买的,那段视频也是有人雇了狗仔拍的,我还问问姜未予,他是不是得罪谁了。”
      
      路迢迢愣了下:“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真的。”
      
      这通电话刚挂断,屏幕上又紧接着跳出来一通。来自她爸路志成,路迢迢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
      
      “怎么了爸?”
      
      “什么情况,秘书告诉我我才知道,谈个恋爱怎么就还上新闻了?”路父的语气挺严肃。
      
      路迢迢只好解释一遍。
      
      不过路父听完,态度依然没有缓和,“你也别和我说什么明星不明星的,你爸我就知道这件事对你不好,新闻和那什么劳什子热搜我让你舅帮你处理,这几年你谈恋爱爸也没反对过,这次这个不行,公众舆论对一个人影响有多大,你别牵扯那些乱七八糟的,这个圈子本来就够乌乌泱泱。”
      
      当年路父可是连路迢迢舅舅的娱乐公司都瞧不上眼的。
      
      就是嫌那个圈子太乱。
      
      路迢迢叹了口气,不过眼下说再多她爸也不会立刻转变思想,只能暂且应下。
      
      微信响个不停,简单回复了她妈和发小们,路迢迢就直接把手机静音了。
      
      早上出门之前,姜未予去了李黎工作室,他忙起来音乐的事是向来不会看手机的,路迢迢不确定他现在知道了没有。
      
      而此刻,网上的视频被删了个干干净净,这个信号更让人怀疑。
      
      恋爱关系都不是了,全网都是姜未予被“富婆包养”。
      
      比起单纯的恋情,这显然更易引起大众的好奇心和八卦欲。
      
      贺南随的到来似乎也算不得躲意外了。
      
      路迢迢第一句话便问:“你做的?”
      
      贺南随没有反驳。路迢迢怒不可遏,抬起的手没来得及落下就被人握住。
      
      贺南随问:“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任何人查到你的身上,但姜未予这个人,他一定会身败名裂。”
      
      路迢迢笑了一声:“是吗?”
      
      下一秒,她便抬脚,高跟鞋重重踩在他皮鞋上。
      
      贺南随吃痛放开了人,路迢迢头也不回地走了。
      
      -
      
      路迢迢赶到李黎工作室时,得到的却是姜未予两小时前出发去了机场的消息,他应该连微博热搜都还未看见。
      
      “他母亲病情发作,情况不太好,他现在应该已经在飞机上了。”
      
      路迢迢僵住,只好问:“您知道他家的具体地址吗?”
      
      李黎深深看了她一眼,“我不知道。”
      
      “您真的不知道?”
      
      李黎却是笑了出来:“真不知道,没事我问他家具体地址干什么?小姑娘,我也问你一个问题吧……网上说的那些真的假的?”
      
      路迢迢摇头:“当然假的,您也算半个娱乐圈的人,也会信这些有的没的?”
      
      李黎却说:“随口一问而已,凭我对小姜的认识,他应该不会接受违反道德底线的事情。”
      
      桌上有一个很厚的乐谱,封面右下角,随意地写了三个字母:JWY。
      
      路迢迢拿起来:“这是他的?”
      
      “嗯。”
      
      路迢迢翻了几页,只是她从小便是个音乐白痴,对着七歪八扭的音符,是什么也瞧不出来的。
      
      “后天我要出差,这东西你拿着,也帮我交给小姜吧,他走得太急忘在了这里。”李黎话锋一转:“你不去找他的话就在那时放我这里。”
      
      路迢迢小心收起来装好,“去的,我会交给她,您放心。”
      
      离开前,她才忽然响起来,转回去问:“您怎么知道那个人是我?”
      
      李黎笑了声:“之前见过。”
      
      他补充一句:“照片。”
      
      -
      
      路迢迢是想去找人的。
      
      飞机三个小时,她没法立刻去问姜未予本人。只能把目标转移到他那几个队友身上,可是这几个人也只知道是在D市,详细地址都不清楚。
      
      会议室里,因为路迢迢的出现,陷入了长久的缄默。陆飞算是最活跃:“姐姐,真是你追的我兄弟啊?”
      
      路迢迢点头。
      
      陆飞激动道:“我就说不是那啥吧!”
      
      秦星远拍了他一掌:“还用你说,姜未予那小子,要能愿意那什么,还用等到现在。”
      
      陶然推门进来,两人立刻噤声。杨之柯率先起身,他多看了路迢迢一眼,才拉着两个队友离开。
      
      路迢迢一直在等消息,姜未予那趟航班,估计还要半小时才落地。
      
      陶然坐下后说:“贺南随那王八蛋做的?”
      
      “嗯。”
      
      陶然冷笑了一声:“这王八蛋手段果然还和当年一样。”他换了副语气:“你知道他怎么成为方忠逸现在唯一的继承人的吗?当年他那两个哥哥可是想往死了弄他……”
      
      路迢迢打断:“‘我不想知道。”
      
      “行,行。是我多嘴。”陶然又说:“姜未予联系不上,团队回应都没办法做,怎么这时候家里又出事了。”
      
      “什么叫‘又’?”
      
      陶然便告诉她:“他妈生病挺久了吧,之前签约入行,大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这行来钱快吧。”
      
      路迢迢顿住,陶然明白过来,看来姜未予并未告诉她这些。
      
      -
      
      半小时后后,姜未予的微信果然回了过来。
      
      他直接拨的语音。
      
      “我看到了……对不起,我才看到。”姜未予的语气很低。
      
      路迢迢听见他那边的汽车鸣笛声,直接说:“宝贝,我可以来找你吗?”
      
      姜未予应该是在犹豫,路迢迢安静地等着,突然开口:“你不想我来的话,也没关系,照顾好家里……”
      
      姜未予说:“我没有不想。”
      
      他的声音夹杂在风中:“我怕又让人拍到。”
      
      他无所谓,但路迢迢本来就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她不应该被牵扯进来,被评头论足,被谩骂攻击。
      
      更何况,他现在什么也抓不住。
      
      贺南随的那些话,就像是一根钉子一样扎在他心里。
      
      那些话是挑衅,可是,也是事实。
      
      姜未予没有和她赌一个未来的筹码。他仅有的筹码是路迢迢对他的喜欢,而这份喜欢,他并不知道能维持多久。
      
      他关上了后座的车窗,风声也彻底消失。
      
      “路迢迢。”姜未予喊了声她名字。
      
      “嗯,我在。”
      “公开可以吗?”
      
      好一阵没有回答。
      
      姜未予低声报了个地址,路迢迢道:“我记住了,你等我。”
      
      两人似乎都忘了那个没得到答案的问题。
      
      -
      
      路迢迢是第二天抵达的D市。
      
      她之前忘记给爸妈打声招呼,偏偏见到姜未予的第一面,她爸一个电话就甩了过来。
      
      路迢迢只好接起来。
      
      路迢迢对于自己的行踪随便几句便糊弄了过去,没想到她爸居然还不罢休,”早点给我回家,都要过二十六岁生日了了还跟个小孩似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都给我断掉!“
      
      路迢迢下意识看了眼姜未予,却发现他正望着另一边车窗,好像真的没有听见。
      
      莫名松了口气,路迢迢随便敷衍了几句就挂了。
      
      “阿姨的病严重吗?”路迢迢拉了拉姜未予的手问。
      
      “不严重,是老毛病了。”
      
      路迢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妈妈生病的事,姜未予的话变得更少,她也就只安静地坐着。她没有跟去医院,原本说好的待两天也因为当天晚上有私生粉直接跟到了医院,对着姜未予骂他被“包养”不要脸,骂的话很下三路。因为骚乱中被人拍到直接传上了网络,又是一阵风波。
      
      路迢迢不想出现再给他添麻烦了,微信说了一声便简单收拾好行李回了安北。
      
      这一走居然有两三天的时间都没有联系。
      
      第三天的傍晚,姜未予终于拨了个视频过来。
      
      路迢迢当时偏偏在忙,等在拨过去时,姜未予却说他在高速上,信号不好,讲话也断断续续的,有一句没一句。
      
      视频坚持不下去,姜未予便给她发文字。
      
      姜母身体不好太波折,只能选就近的S市去手术。此时正在路上,还要两个多小时才能到。
      
      这一夜估计又要熬,一段聊天便又匆忙结束。
      
      -
      
      两天后,路迢迢从陶然那儿得知,姜未予身上的合作商务很多都暂停了。暂时来看粉丝脱粉不算很多,但一个公布了恋情的男星,要不了几个月,人气只会比现在低上很多。
      
      这个圈子现实也残酷。
      
      因为姜未予方的不回应,这件事的确会逐渐淡出公众视野,等下一个更有看点的新闻出来,便会成为被遗忘的记忆。
      
      她找了姜未予的经纪人,其实只是当初那个视频,也并未多有说服力,除了她身上那件外套,两人什么亲密动作都没有。
      
      路迢迢这天晚上出了酒吧准备回家时,见到了个没想到的人,杨之柯。
      
      两人的聊天不超过十句话,基本都是他在说,路迢迢在听。
      
      路迢迢回家时脸色不太好。
      
      杨之柯的那些话,好像是把她刻意维持的平和撕开了个彻底。
      
      路迢迢开了瓶酒,喝到底时,点开了置顶的对话框。
      
      她眼神清明,是真的没有醉。
      
      她是不应该出现,打乱他的生活。
      
      仔细想想,杨之柯说的挺对,她的出现,没有给他一点好,反而就此跌入谷底。
      
      她的宝贝那么乖的宝贝,倒霉才会遇到她这样的人。
      
      与其到最后变得面目全非,不如让他及时止损。
      
      语音接通时,姜未予的声音甚至带着五分迷蒙,他刚睡着没多久,路迢迢一句话却彻底清醒了。
      
      “我们分开吧。”
      
      姜未予觉得自己又做梦了,他这两天好像一闭眼就要听见这样的话。
      
      “你说什么?”
      
      路迢迢光着脚去了阳台,今晚居然一点风也没有,她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睡衣,她却仿佛一点也不冷。
      
      “你傻吗弟弟?我说我们到此为止,之前我说的认真就真是认真的?”
      
      “将近四个月,算是我这几年维持最久的一段了,我也没想到会这么久。不过也确实有点腻了。”
      
      “但我们好歹在一起这么久,不能让你一点好处都拿不到。你放心,我们分开之后,陶然会帮你处理好所有工作上的事情,你想要什么资源……”
      
      “路迢迢!”
      
      姜未予嗓音竟然有些哑。
      
      他的声音好难过,好像快哭了。
      
      路迢迢目光没有任何焦点,她捂了捂心口,又放下来。
      
      “我们,就这样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