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

作者:江天一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路迢迢都觉得自己有点问题。
      
      要不然怎么会因为姜未予一句“我有点想你”,第二天就退掉了回去的机票,买了大清早飞S市的过来呢。
      
      甚至半空中才想起来,她连姜未予具体在哪里拍戏都不知道,只好等下飞机给陶然打了个电话刺探消息。
      
      只不过,刚拿到剧组信息,她接到了她爸的通知,让她代替他去参加在S市举办各大珠宝品牌展会。
      
      路迢迢只好答应下来。
      但她今天晚上,是一定要去见一下姜未予的。
      
      -
      
      剧组今晚结束得很晚,有场雨中的戏,拍了好几场才过。
      
      姜未予又在人工雨水中跑了好久,等坐上回酒店的车,眼皮就累得睁不开了。
      
      小袁怕他感冒,准备了满满一保温杯的姜茶,结果这人一上车就睡,一口都没喝。
      
      好不容易到酒店,才过去把人喊醒。
      
      “哥,这姜茶你记得喝,不然感冒了可咋整。”
      
      姜未予伸手接过杯子,又将冲锋衣的外套拉链直接最上面,堪堪遮住下巴。
      
      两人上楼,出了电梯,小袁还不忘叮嘱:“真的别忘了喝啊!”
      
      姜未予只好点点头,神色疲倦。
      
      小袁也不忍心再吵他了,“那哥你早点睡,明天不用那么早,九点到组里就行,记得关闹钟。”
      
      “嗯。”
      
      姜未予点头,掏出房卡要进去时,对面的房间门打开了。
      
      他的动作莫名顿了下,像冥冥之中的感应,回了次头,于是看见了日思夜想的人。
      
      路迢迢斜倚着门框,朝他伸手:“过来。”
      
      小袁还没来得及进门,就看见那个本来在车上困得快要死的人,听见这两个字,就追上前去,紧紧抱住了那个妩媚至极的女人。
      
      啪一声,小袁手里的包掉在了地上。
      
      “你是真的吗?”
      他听见姜未予问。
      
      女人笑了一声,很轻,却足以在一人心里留下长长的回音。
      
      “什么叫我是真的吗?宝贝,你是不是累成傻瓜了?”
      “嗯……”
      “见到我开心吗?”
      “嗯。”
      
      “你是嗯嗯怪吗?”
      “嗯……”
      
      小袁:老天爷啊……
      
      他只好上前,结结巴巴地说:“那个……要不你们进去聊?”
      
      -
      
      凌晨六点钟,姜未予醒了。
      他最近养成的生物钟很准时。
      
      胳膊有些麻,他很小心地抬起路迢迢的脑袋,又拉了个枕头过来给她垫着。
      
      一直沉睡的女人睫毛微动,睛睁开一点,看见姜未予的脸,又没有说话,像是下意识地凑过来在他嘴角吻了下,然后便又抱着他一只胳膊睡着了。
      
      姜未予发现她确实有睡着抱着某个东西的习惯。
      
      他低眸看了看,目光刚好落在她锁骨处的那片字母英文纹身上,紧挨着一片红痕,仔细看还能发现道已经浅了很多的牙印。
      
      姜未予抬手在那儿碰了下。
      
      又抱着人躺了半个多小时,他才起床,弯腰拾起从床边到门口的一件件衣服,洗完贴身的衣物,他才收拾好,下楼去拿了早餐。
      
      路迢迢七点半醒来,床边放着条干净的真丝睡衣,应该是姜未予从她行李箱拿出来的。她刚穿好,姜未予也回来了。
      
      路迢迢洗漱完,手里就被人塞了一杯温水。
      
      她喝了两口,在沙发上坐下,开始吃早餐。
      
      路迢迢喝完了一杯牛奶,三明治只吃了半份,她打了个哈欠。
      
      “很困?”姜未予攥着她的手捏了捏问。
      “你说呢?”路迢迢意味不明地看着他,转而又道:“弟弟,你是不是憋得太厉害了?可这才半个月而已,你昨晚差点把我腰勒断。”
      
      姜未予手一顿,耳朵发烫。
      
      路迢迢兴致盎然地凑过去,食指拨了拨他左耳,“做都做了,还会脸红啊?”
      
      姜未予伸手捉住她那根手指:“你别闹。”
      
      路迢迢哪能啊,没等他再说别的,凑过去又亲他微动的喉结尖,舌尖的湿润感点在那儿,无声化作燎原烈火。
      
      姜未予瞬间浑身紧绷:“路迢迢……”
      
      路迢迢一笑:“干什么啊?”
      
      “你别乱来。”
      “好啊,我听你的,你喊我声姐姐我就听你的。”
      
      “……”
      路迢迢跨坐在他身上,又抬手摸了摸自己锁骨那,“谁让你昨晚咬我那么疼,报个仇而已。”
      
      姜未予青筋凸起的手按在她瘦削单薄的肩膀上,尽力把她推得远一些。
      
      但他的变化,身上的人是不会感觉不到的。
      
      路迢迢挑眉笑了,“宝贝,你怎么这么容易硬?”
      
      他只穿了条松垮的运动长裤,女人的手轻而易举勾开了系带。
      
      姜未予闷哼一声,额头抵在路迢迢肩上,细细的汗渗在皮肤上。手只凭着本能,牢牢箍着她的腰。
      
      ……
      
      腻到九点钟,姜未予是真的不得不走了。
      
      他很快冲了个澡,磨砂玻璃门打开时,就瞧见路迢迢在旁边洗手。
      
      姜未予轻抿唇角,没太敢看她,却走过去从后面抱着路迢迢,仔细地帮她洗。
      
      “你午饭想吃什么?我让助理帮你订。”
      
      路迢迢却说:“还有工作呢,我等会儿要走。”
      
      “有工作?”
      “嗯。”路迢迢解释了下,又道:“也只有这么一晚上的时间能来找你。”
      
      姜未予低着头,下巴搭在她肩上。
      
      路迢迢却不知道想到什么,和他说:“等结束了,我有件事告诉你。”
      
      她摸了摸自己左侧锁骨处的那片纹身:“关于这个。”
      
      姜未予明显顿了下,低声道:“现在说吧。”
      
      路迢迢抬眸摸了摸他的眼尾,似是安抚:“不是要去剧组了吗?这点时间可不够,下次告诉你。”
      
      姜未予只好点头,知道回来就看不见她,拖了又拖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晚上下了戏回来时,对面的那间果然已经退房。服务生送来个袋子,说是退房时路迢迢让交给他的。
      
      姜未予接下,大概猜到会是什么,服务生又递给他一块方帕,姜未予一眼认出来那时路迢迢的。
      
      边上仍绣着Aurora。
      
      “这是打扫房间的时候发现的,应该是不小心落下的,前台打电话问了,那位小姐说也放在您这儿就可以。”
      
      姜未予接过收好,道了声谢。
      
      -
      
      光影交错,觥筹相接,会场的诸位相谈甚欢,路迢迢领着她爸耳提面命交下来的任务,应酬了几番之后,终于得了半许空闲。
      
      她拿了杯香槟,大厅里弥漫的空气太闷,便去阳台吹风。
      
      酒店临着江面,吹来的风却很轻柔。
      
      浅抿了一口酒,有人过来了。
      
      是位金发碧眼的优雅绅士。
      
      “Miss Lu?”
      
      路迢迢倒也认得他,毕业于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的新锐珠宝设计师,Ryan。他竟然是有合作的想法,两人就此聊了好久。
      
      直到大厅方向传来喧嚷的人声。
      
      路迢迢听见味声音豪爽的男人说:“贺总啊,好久不见,我就知道你今天会来!哈哈,来,我给诸位介绍。”
      
      路迢迢抬眸望向最中心的那人,两人竟然四目相对。
      
      路迢迢莞尔,倒也不怀疑两家是竞争对手的事业内皆知。
      
      她听到远处方才那人继续道:“贺总,贺南随,如今方氏集团的副总裁。”
      
      听闻这句,众人的态度立马变了。
      
      方氏同样是珠宝公司起家,这几年越做越大,珠宝也只成了其众多产业之一。
      
      路迢迢感觉到自己身上飘过来好些目光。
      
      在场的人又有哪些不知道,方氏和路家,至今都是最大的竞争对手。
      
      可又有几个人知道,四年前路氏遭受的那场重创,全然出自这位年轻的方氏副总裁之手。
      
      路迢迢笑了声,将手里的酒杯放进侍者手里的托盘,和Ryan告了别。
      
      手包的手机嗡嗡震动两声,她寻了个安静的角落。
      
      姜未予:晚餐。
      他拍了张自己的晚饭过来。
      
      一定是又在控制体重,除了一盒一点荤腥没有的“草”,也就只有份水果。
      
      路迢迢猜他肯定又是乖乖地把这些东西吃完,一点怨念都没有。偏偏又给她拍了张照片看。
      
      怎么看都是撒娇。
      
      路迢迢问他:回酒店了吗?
      姜未予:刚到。
      
      路迢迢立刻给他打了个语音。
      接通的一秒,两人的声音同时出现:“喂。”
      
      路迢迢笑着问他:“怎么就吃这个啊宝贝,导演让你减肥还是经纪人啊?”
      
      姜未予说:“导演,戏里不能胖,不然很明显。”
      
      “你也没胖啊。比开机前瘦了好几斤吧?”
      “嗯,有四五斤……你怎么知道?’
      
      路迢迢道:“抱一下我就知道了。”
      
      “……”姜未予顿了好久没说话。
      
      “弟弟。”路迢迢似是想到什么,故意逗他:“你是不是又耳朵红了,是不是又乱想了?”
      
      “……没有。”
      “小骗子。”路迢迢又开始了;“那你打开摄像头,让我亲眼看看红没红。”
      
      “我……”
      
      路迢迢眼眸中的笑变得亮了好多,唇角也不由自主扬起:“好了宝贝,你不逗你了,你要真打开,我这儿也不方便。”
      
      心情好像一下子好起来,两人又聊了会儿,怕耽搁他晚上背剧本的时间,路迢迢便主动挂了语音。
      
      转身要回大厅之时,却看见了贺南随。
      
      他手执着一杯酒,在她转身时最后一口刚好饮尽。
      身上的西装外套扣子开着,倚在墙边,眼神很沉很重,不知道已经听了多久。
      
      从广州追到了这里,他都不累的吗。
      
      该说的早说完了,路迢迢没有心思在再这个人身上花时间。
      
      她像是看不见他,迈步便要走开。却没想到那人似乎看穿了她要离开的意愿,在她一步都没迈出去的同时便拦在了面前。
      
      腰被人掐住,落在唇上的吻几乎不能称之为吻。
      
      酒杯落在地上碎裂一片,路迢迢立刻反应过来,推开人便打了他一掌。
      
      贺南随竟然只是笑了一下:“我要怎么做,才能得到你的原谅,你告诉我,行吗?”
      
      路迢迢往后退了一大步,却不小心猜到脚下的玻璃碎片,还好没有摔倒。
      
      贺南随目光一紧,便要上前。
      “你别靠近我!”
      
      路迢迢想从包里去拿方帕,摸了才想到忘在酒店了,面前的人似乎是知道她想要什么,视野里出现一块方格男士方帕,竟然和她的一样,边角绣着Aurora。
      
      路迢迢没有接,脸上一点起伏都没有。
      
      贺南随仍没有收回手,他看着手里的东西说:“我还留着,所有东西,我都留着。”
      
      “所以呢?”路迢迢对上他的目光:“有什么意义?”
      
      贺南随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收回手,把那块帕子好好装进西装内里的口袋中,“我回来只是为了你。”
      
      路迢迢目光骤然变得凌厉,音调都拔高了几寸:“所以呢!所以呢贺南随!你说这些有什么意义?我们早分手了!我路迢迢最后悔的,就是当年认识你这个人,我一点都不想回到过去。贺南随,你这道槛我早过去了,别再来找我了,就当我求你,求你放过我,行吗?”
      
      贺南随一字一句地听完,目光黯淡,那双向来凌厉的狭长凤眸,竟仿佛盛满了伤心与难过。
      
      他往前一步,路迢迢就立刻后退好几步。
      伸出的手就这样僵在半空中。
      
      “对不起。”
      
      路迢迢侧开了目光,眼泪毫无征兆的从眼眶滑落。
      
      原来好了的疤还是会疼。
      
      贺南随终于伸手抱住了她,路迢迢这一次没有躲,可也只是无动于衷地站着。
      
      “别哭了,我爱你,我只爱你。”
      
      贺南随抬手给她擦眼泪,低声说:“对不起,我把整个方氏送给你,当作赔罪,好吗?”
      
      路迢迢往后退了一步,从他怀里出来。
      
      她微微仰头看着面前的人,“当年接近我,只为了一个名正言顺进入方家的机会,现在什么都有了,方忠逸只剩下你这一个继承人,发现只缺少那一点年少时曾践踏过的爱情……贺南随,你自己都不觉得自己恶心吗?”
      
      路迢迢喘了口气,好久,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直到有人经过,惊诧的目光投过来,迎着贺南随气压极低的神情,又匆匆走过。
      
      路迢迢不想再待下去了。
      
      要离开之前,那人拉了下她的手腕,或许是看见她眼中的厌恶与抗拒,又很快松松开。
      
      路迢迢径直走了。
      
      身后的人一直望着她离开的背影,直到彻底消失。
      
      电话响起来,他好久才接。
      
      “贺总啊,听说您来S市了,一起吃个饭,刚好也聊聊新电影,您那剧本我可太喜欢了。”
      
      低头垂眸淡淡隔着玻璃望着窗外车水马龙,掸了掸烟灰,沉声说:“定个时间吧。”
      
      -
      
      剧组聚餐,姜未予身为主演,自然要参加。
      
      制片人与投资商都从安北过来,一整个剧组的人风风火火。
      
      组里都是年轻演员,制片人也还算亲切,所以气氛不错,结束也还不到十点半。
      
      姜未予跟在人群中,低头给路迢迢发微信。
      
      一句话刚编辑好,还未来得及发出去,手机被人撞到,没握住掉在了地上。
      
      “没长眼睛啊!”一道浑厚粗犷的中年男子叫嚷道。
      
      “抱歉。”姜未予道完歉才去捡自己手机。
      
      有人先他一步。
      
      “谢谢。”姜未予伸出手,那人却没立刻还给他。
      
      姜未予微蹙着眉抬头,看见了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眉眼有些眼熟,很有气场,方才呵斥那句的男人都对他恭恭敬敬的。
      
      手机屏幕亮着,那人的目光似乎正落在上面。
      
      “先生,我的手机。”姜未予出声。
      
      手机自动熄屏,男人也终于将手里的东西递了过来。
      
      “谢谢。”
      
      “贺总,真巧,没想到在这儿碰见你。”制片走过来说。
      
      几位投资商也上前攀谈起来,姜未予很快被人挤到了外圈。
      
      抬眸望去,他竟然又刚好和那个男人四目相对。
      
      很快移开,短促得几乎像不曾在他身上停留。
      
      身旁的几个女演员在交谈,提到了一个人名,姜未予觉得有几分耳熟。
      
      “他叫什么?”
      
      “贺南随啊,很低调的一位制片人,他投资的电影你肯定也看过。”
      
      姜未予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耳熟了。
      
      -
      
      第二日的拍摄,小袁第一个发现姜未予状态不佳。
      
      黑咖啡喝了也似乎没有改善。
      
      中午时,好几辆餐车开过来,饮料美食俱全。
      
      贺南随跟在导演身边走过来,姜未予目光很淡,知道有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却仍没有回避。
      
      场面话几句说完,工作人员一哄而散。
      
      “姜未予是吗?”
      
      姜未予放下手里的剧本,起身,平静地喊了句:“贺总。”
      
      “你好。”贺南随道。
      
      说是这样说,手却一直插在西装裤兜,眼神带着几分上位者天生的居高临下感。
      
      姜未予没有说话,但两人之间的气氛不对劲连小袁都看出来了。
      
      剧组的工作人员可能是想给贺南随送一杯冷饮解热,端过来时却不小心洒在了他手上。那人连连道歉,立刻拿了纸巾过来。
      
      贺南随却淡淡避开,从口袋里掏出来块方帕,动作很慢地将手擦干净。
      
      方帕的边角自然展露无疑,姜未予眼瞳骤缩。
      
      “哥,哥?你咋了?”一旁的小袁问。
      
      姜未予好久才回神,低下头:“没事。”
      
      贺南随来得快去得快,似乎这一趟只是为了见某个人。
      
      这人即便走后,剧组八卦的声音也久久没有停息,均围绕着那人的身家家世和牛逼的履历。
      
      小袁看出姜未予心情比早上更不好了,还打算逗逗他,声音夸张地说:”哥!我刚想起来,你觉不觉得刚才那个贺总,长得特别像一个人?”
      
      这话一出,身边立刻有人附和!:“我也觉得!是不是梁直?我觉得他两真的长得很像,尤其眼睛,简直一模一样!”
      
      “就是梁直,真的很像啊,简直亲兄弟……哥,是不是很像?!”
      
      姜未予目光不知道在看哪里,声音空空的:“不是他像梁直,是梁直像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袁,不许扎我宝贝的心
    忽略上章作话的胡言乱语,当然是!HEHEHEHE!!!
    本人坚定的HE主义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