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

作者:江天一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姜未予下了飞机,就给路迢迢发了微信报平安。
      
      他那时刚好要去和剧组导演制片打招呼,没等到路迢迢的回复也只能先收起手机,倒也没有在意。直到晚上忙完回了酒店都没等到一个字的回复,才终于焦急起来。
      
      正常情况下,她不可能这么久都不回复他。
      
      明明早晨分别时,那人都叮嘱他落地告诉她。
      
      千万种可能都在姜未予脑海中过了一边,没有一种是好的。
      
      小袁送来的晚饭已经变得有些凉了,行李箱还好好地放在房间中央没打开,明早的开机仪式……
      
      姜未予没有犹豫,拨出了那通电话。
      
      漫长的机械嘟嘟声响起,所有不安的情绪都跟着这声音蔓延开来,比沉闷的夏日里黑云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没有人接。
      姜未予就继续打。
      
      这个瞬间,他才忽然意识到,除了这个号码,他竟然没有任何一种别的方法能联系到她。
      
      第五通了,依然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姜未予想不了更多,第六通电话拨出去的同时,他已经起身,捞起装在钱包里的身份证。
      
      要回去一趟。
      要知道她的消息。
      
      他只有这一个想法。
      
      飞奔着从房间冲到电梯间时,小袁刚好打开门,张开的嘴都来不及合上,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姜未予。
      
      他好像很着急,很着急。
      
      “哥!你干什么去?!”
      
      姜未予压根来不及回答,他已经乘着电梯下楼了。或许是老天都要和他作对,这个时间,酒店外的出租车竟然一辆也拦不到。
      
      手机里拨出去的电话仍然没有停下。
      
      小袁跟着跑下来时,就看见姜未予穿着酒店的拖鞋,神情焦急地站在门口拦车。
      
      “发生什么事了?明早就是开机仪式,你要去哪里啊?”
      
      姜未予下意识地说:“她从来不会不回我消息的,一定是出事了,我回去一趟,我要去机场。”
      
      小袁不是傻子,看着此刻姜未予面上的表情,就能猜出那个人对他有多重要。
      
      一辆空车刚好在此时停下了,姜未予打开车门的瞬间,嘟声也停了。
      
      “喂?”
      
      姜未予站在原地不动了。
      
      “怎么了宝贝?”
      
      姜未予抬手捂住了眼睛。
      
      出租车司机见他这样,语气不太好地问:“还上不上啊?不上我走了,别耽搁我时间。”
      
      小袁赶紧替姜未予合上车门,道歉:“不好意思啊。”
      
      车流不止,霓虹灯远近闪烁着。一千公里足以阻绝很多,情绪,心意,和爱。
      
      “怎么了宝贝?”路迢迢又问了一遍。
      
      她那边有点吵,姜未予问:“你在哪里?”
      
      “酒吧。”
      “嗯……”他又说:“你没有回我的消息,也没有接电话,我很担心你。”
      
      那边似是停下去看了聊天记录和未接来电,几秒后便重新传来声音:“酒吧太吵了,没有听到。不知道你打了这么多通……微信我看到了,当时刚要准备回复,酒吧里又突然有点事,忙完就给忘了,对不起啊宝贝,让你担心了。”
      
      姜未予微微低下头:“酒吧里今天很多吗事?”
      
      “是啊,有人闹事打架,别的客人都被吓走了,我刚从警局做完笔录回来。”
      
      姜未予心一紧:“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
      
      “没有,我能有什么事,放心啊宝贝。”路迢迢的声音很轻,似乎在笑。
      
      姜未予道:“现在呢,现在还在酒吧吗?”
      
      “嗯,等会儿要和朋友去吃饭。”
      
      姜未予一顿:“什么朋友?”
      “我发小,我说不吃,他非要请,也不知道什么毛病。”
      
      姜未予唇角弯了弯,又问:“今天肚子疼了吗?”
      
      “有一点点,不过现在已经不疼了。”
      
      小袁拍了拍他的肩,手指了指楼上,又示意他看自己脚上的拖鞋。
      
      姜未予眼中闪过一丝笑,一边进酒店一边叮嘱电话那头的人:“吃完饭早点回家,空调不要开太低了,晚上睡觉贴一片暖宝宝。”
      
      “好啦,我知道啦,姜宝贝,你好啰嗦。”
      “我很啰嗦吗?”
      
      路迢迢真的笑起来:“嗯,可我好像还挺喜欢听你啰嗦的。”
      
      -
      
      一千公里外的按北市。
      
      路迢迢刚挂了电话,从酒吧出来,就看见了孟觉的车。
      
      “怎么这幅表情?”等人上了车孟觉问:“不是说酒吧有人闹事,你这模样看上去怎么还挺高兴,年纪越大越缺心眼?”
      
      路迢迢没好气瞪了他一眼,懒得解释:“有你年纪大?”
      
      孟觉一笑,不和她争。
      
      “还是那家?”
      “嗯,走吧。”
      
      她情绪不高,孟觉自然看得出来,车里的歌刚好唱到那句“有些人总会来,有些人在我心中徘徊“。
      
      “见到人了?”
      
      路迢迢侧着脸在看窗外,隔了好久,才听到一声很轻的“嗯”。
      
      孟觉说:“就因为这个心情不好?我以为,你早放下了。”
      
      “谁说我是因为他心情不好了?”路迢迢淡淡道:“不是因为贺南随,他回来又怎么样,不回来又怎么样,于我而言,这人早死了。我高不高兴、难不难过,都和他没关系。”
      
      孟觉看了她一眼。
      
      路迢迢神色淡淡,片刻后,却低下头自嘲般扯了下唇角。
      
      “我知道,瞒不了你们。好歹那么几年浪费在他身上,哪能没点波动呢。”
      
      她往后靠着车座,目光没有焦点:“去喝酒吧。”
      
      话音刚落,微信提示音响了下。
      
      姜宝贝:回家了吗?不要吃冰的东西,冰箱里的那些酒也不能喝。
      
      怎么就这么刚好。
      路迢迢笑了下,只好和孟觉说:“算了,今天不喝了,有人管我呢。”
      
      孟觉:“……”
      
      “这次这个还没分手?”他忽然来了句。
      
      路迢迢:“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孟觉笑她:“以前这么说也没见你哪次这么不乐意啊。”
      
      -
      
      接下来的几天,路迢迢都没有再碰到贺南随。
      
      但这座城市很小,小到只要有一个人想,重逢只会是迟早的事情。
      
      她在一场晚宴上再一次见到了他。
      
      那人被一群人拥在中央,不断有人上前去交好。
      
      路迢迢站在不远处看了几眼,浅抿了几口香槟,面前出现一人,挡住了她的视线。
      
      “路小姐,您好,久闻大名。”来人目光毫不躲避地看着她,胸口的一枚钻石胸针闪得路迢迢眼睛疼。
      
      “我是魏瑜,交个朋友吧。”
      
      路迢迢迈脚要走的动作莫名顿了下,“你叫什么?”
      
      “魏瑜,魏征的魏,怀瑾握瑜的瑜。”
      
      “原来是这两个字。”路迢迢下意识地说。
      
      魏瑜眼睛一亮,又往前迈了一小步,刻意压低嗓子说:“路小姐今天的手链很漂亮,没记错的话,这是宝诗龙的限量款,全球只有三条,您手上这条……”
      
      路迢迢百无聊赖地听着,思绪却已经跑神。
      
      直到最后听见面前的男人说:”刚好这个品牌下个月在巴黎有场珠宝展,不知有没有这个荣幸,可以邀请路小姐一起前往?”
      
      她还没有回答,一道低沉的男声插了进来:”抱歉,她没空。“
      
      路迢迢笑容一顿,贺南随已经到近前。
      
      魏瑜显然不认识他,被打断后不满道:“您是?这样打断别人说话,不太好吧?”
      
      贺南随低眸淡淡看了他一眼。
      
      狭长的凤眸凌厉又冷淡,周身气质凛冽,他一个字不说,都仿佛带着不可靠近的距离感。
      
      魏瑜讪笑一声,或许也看出来这两人关系不浅,打了个哈哈立刻走了。
      
      路迢迢抬起眸,看了那人一眼,随后一个字都没说,转身离开。
      
      贺南随的目光一直追随着那道逐渐远去的窈窕背影,那双向来凌厉的双眸,竟然变得很温柔,像是怀念,又像是眷恋。
      
      他很快抬脚追了出去。
      
      -
      
      路迢迢步伐很快,她的确迫不及待地离开这个破地方。
      
      她直接回了酒吧,浅浅酌了两杯之后,让何哥喊了哥代驾送她回家。
      
      踏出酒吧大门时,她却再一次见到了贺南随。
      
      那人身上仍是晚宴上的深色西装,衣扣领带一丝不苟,就连神色都仿佛一本精装版的硬壳书。
      
      人是会变的。
      他和以前,的确一点都不像了。
      
      “好久不见。”贺南随说。
      
      路迢迢说:“这句话,还真是没有半点新意。”
      
      贺南随目光沉沉地望着她,说:“你变了很多。”
      
      路迢迢回敬他:“你也是。”
      
      空气安静了一瞬,她忽而又问:“我现在该叫你贺南随,还是方南随?”
      
      贺南随低眸看着她,没有作答。他伸手从兜里掏了包烟出来,火光亮了下,猩红的星点在黑夜明明灭灭。
      
      贺南随只吸了一口,便没有再抽,只轻轻夹在指间。苍白的烟雾散尽之前,他望着路迢迢说:“贺南随。”
      
      高二那年,那人也是这样站在她面前自我介绍,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贺南随,”
      
      那时候,路迢迢望向他的双眼里,盛满了少女时期所有的光。
      
      而如今,那点亮,也彻底消失了。
      
      路迢迢笑得讽刺:“怎么,费尽了心思,方忠逸还是不肯认你这个私生子?”
      
      路迢迢说完,在心底笑了一声。
      
      你看,人就是这么善变。她曾经能为别人这么喊贺南随冲上去打架,如今也能亲手拿起这把刀刺他。
      
      贺南随神色平静如常,似乎真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路迢迢忽然觉得没意思。
      一点意思都没有。
      
      她越过那人就要走,却在经过他时,被人从背后紧紧搂入怀中。
      
      -
      
      新戏的导演周棋是出了名的偶像剧大佬。当年梁直一炮而红的那部,也是出自这位导演之手。
      
      他对戏的要求很严格,仔细到每一帧画面,都要反复琢磨。当初剧本围读会时,就给了姜未予不少建议。姜未予是很记得别人给他的好的,所以开拍以来,每天都认真对待,台词必然提前背好,也会经常找导演编剧聊角色。
      
      这半个月以来,进步是剧组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周导生日这天,梁直来探班,剧组提前结束了拍摄,一行人去给周导庆生。接过第二天的微博热搜,就被梁直的恋情霸榜了。
      
      狗仔拍到了他和一个女子一同出入酒店的画面,两人深夜在酒店楼下散步,动作亲密,简直是不能再锤的实锤。
      
      姜未予也是第二天看了视频和图片才知道,原来梁直此行除了给周导探班庆生,还是来见女朋友的。
      
      女方还是他正在拍摄的这部戏的编剧。
      
      这一整天,剧组的氛围都奇奇怪怪,编剧老师没有出现。
      
      休息的时候,小袁神神秘秘凑过来,可能是实在找不到人讨论八卦了,只好在姜未予耳边絮絮叨叨。
      
      “我的天,昨晚竟然一点都没有看出来!”
      “这狗仔蹲了梁直挺久吧,看这激动的文案,啧啧。”
      “哥,你知道吗,咱这编剧老师,也是梁直一炮而红的那部戏的编剧啊。”
      “哎呦我靠,网友好闲,居然还有人在扒梁直之前的绯闻和恋情,图文并茂的……公司老板的女儿?这什么鬼啊?陶总没女儿吧……”
      
      姜未予听到这,不知想到什么,低头看剧本的动作忽然停顿下来。
      
      “我看看。”
      小袁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
      
      姜未予看见了一张照片,不知道什么时候拍的,清晰度也不高。一男一女出现在餐厅门口,男生很明显是梁直。
      
      而旁边那个女人,姜未予目光微动,对他而言,也很好认。
      是路迢迢。
      
      两人站得也不近,中间的距离几乎能放下两个人。唯独有一点,他们在对视着,仅从画面感出发而言,气氛融洽得像是一副文艺电影场景。
      
      帖子下面有一行文字:两年前梁直被拍到与公司老板女儿约会餐厅。
      
      姜未予没有看多久,就重新把手机还给了小袁。
      
      两年前。
      两年。
      
      原来他那时候听到陶阅林所说的话是真的。路迢迢是追过梁直的。
      
      手里的剧本安静地待在他腿上,直到一阵风过来,书页沙沙作响。
      
      没一会儿却又停了,被吹动的书页重新回到原位。
      
      有些事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就像这风吹过了一样,不必去抓。
      
      -
      
      自从进组,两人在微信上的联系就少了很多。
      
      姜未予的戏份多,几乎每天都要从早怕到碗,等结束之时,往往都过了十一点。也只能从时间的海绵里用力挤一挤,才能多几分钟和那人发消息。
      
      不过,路迢迢最近的回复并不多,有时甚至都要等上十几二十分钟。
      
      小袁似乎看出了他心情一般,发现他下了戏就捧着手机看,手指在微信上某个对话框点了又点,他没忍住,问:“哥,你咋了?”
      
      姜未予:“没事。”
      说完又解锁看了眼手机,两秒后关闭。
      
      这动作重复最近几天已经重复八百次了。
      
      小袁意有所指地说:“哥,你要有啥事你直接问呗,光等着,那人家也不知道哇。”
      
      姜未予也不知有没有在听,刚好此时另一演员过来喊他对戏,只能重新将手机交给小袁。
      
      小袁低头看着那部手机,叹了口气。
      
      这戏刚开拍那几天时,消息倒是发得频繁,这几天也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安静得像是断了网。
      
      -
      
      姜未予也是真的听进去小袁的话,晚上回了酒店,洗漱后躺上床,便开始想要如何开口了。
      
      一句完整的话语还没组织好,手机忽然嗡嗡震动了两声。
      
      路迢迢:[照片]
      路迢迢:宝贝,好看吗?
      
      姜未予没点开图就已经笑了起来。
      
      照片里是一双女人的脚。
      她应该是坐在床上拍的,白色的床单,雪般的肌肤,涂了红色的指甲油。
      
      她拍的好看,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那双脚本来就生的好看。
      
      姜未予回复:好看。
      
      路迢迢:拍摄结束了没有?
      姜未予:嗯。
      姜未予:已经回酒店了。
      
      这话发出去,那边就拨了个视频通话过来。
      
      接通的瞬间,女人那张精致又美艳的脸终于出现在他眼前。
      
      路迢迢看见他已经躺上床,刚洗完吹干的头发蓬松柔软。
      
      ”今天怎么这么早啊宝贝。“她问。
      
      姜未予说:“我的戏份结束早,提前回来的。”
      
      他一直在看着手机里的人,也很快发现路迢迢那边的背景不实在家里,而更像是……酒店?
      
      “你不在家?”
      “嗯,来广州出差。“
      
      她说着,镜头往外一侧,让他看见外面的地标建筑。
      
      姜未予的目光只留在屏幕里的人身上:“什么时候去的?”
      
      之前没有听她提过。
      
      “9号过来的。”路迢迢端起床边泡好的茶喝了口。
      
      那就是已经有五天了。
      
      姜未予眼睫低下来,头顶的灯光让睫毛落下的阴影变得很长。
      
      他只是看着路迢迢,神色说不清道不明。好久,才低低地说了一句:“我有点想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好想完结啊,你俩快分手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