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

作者:江天一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时间已经不早,两人只简单下了碗面条吃。
      
      碗里放了两只白灼虾,半颗溏心蛋,还有几根小青菜。色香味俱全。
      
      路迢迢尝了一口,味道竟然很不错。
      
      “怎么样?”姜未予看着她吃下去第一口,目不转睛地问了句。
      
      路迢迢放下了筷子,一手支着下颌,装作回味了一下。
      
      “不好吃?”
      
      路迢迢欣赏了几秒他脸上紧张的神色,这才笑着说:“很好吃,宝贝,我没想到你这么厉害。”
      
      这就厉害了吗,姜未予低头摸了摸鼻尖,唇角也弯了下。
      
      路迢迢吃完了一整碗的面,两人一起刷了碗,又把新买的一块地毯在客厅铺好。搬过来的一箱书还没来得及整理,姜未予装台灯的时间,路迢迢从里面挑了本。
      
      她盘着腿坐在地毯上刚翻了几页,“咔哒”一声,旁边一道暖色的灯光亮起来。
      
      姜未予问:“好看吗?”
      
      台灯也是两人一块儿挑的,姜未予坐在两米之外,暖色的灯光给他整个人周身都镀了层淡淡的金光。万家灯火,不及此处。
      
      “好看。”路迢迢伸出一只手给他,“宝贝。”
      
      “嗯?”
      
      “你过来一下。”
      
      姜未予听话。
      
      他走到近前,路迢迢拍着自己身边的位置,姜未予明白,低身坐下。
      
      路迢迢靠在他身上,把刚才看完的那页书翻过。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心照不宣地享受这个夜晚。
      
      -
      
      姜未予搬了家,一个人住,两人相处的时间便多了不少。
      
      发现姜未予厨艺这个技能点之后,路迢迢对外面的餐厅和外面全部失去了兴趣,忙完各自工作,一起去逛超市都成了隔上几天的习惯。
      
      “买点虾吧。”
      
      “前天才做过一次。”
      
      路迢迢已经动手挑了:“我怎么感觉好久没吃过了。”
      
      姜未予握住她的手,从冷气上拉回放进自己口袋,然后才伸出另一只手挑了一盒,
      
      路迢迢笑起来,藏进口袋里的手勾住他小指,又立刻被姜未予紧紧攥住。
      
      “弟弟。”
      姜未予瞄了她一眼。
      
      路迢迢道:“我有没有和你说过……”
      
      她所有目光都在面前的人身上,调子也拖得长长的,“你好乖啊。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好喜欢啊。”
      
      姜未予将头偏向另一边,没有理她。
      
      路迢迢挠他掌心:“干嘛不理我?”
      
      姜未予没说话,一手推着购物车,牵着她去另一边挑螃蟹。
      
      “弟弟,你刚是不是偷笑了?”
      
      姜未予微弯的唇角瞬间抿直,“没有。”
      
      路迢迢揪了下他的口罩:“那你摘了口罩让我看看。”
      
      姜未予往后一躲,路迢迢也不费那个力了,在他侧腰轻挠了个痒,笑着说:“口是心非的臭弟弟。”
      
      “你为什么总叫我弟弟?”
      “没为什么啊。”路迢迢说:“想这么叫的时候就叫了。”
      
      姜未予抿着唇角,低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不过路迢迢没看见。
      
      两人逛了一小时才回了家,姜未予做晚饭的时候,路迢迢客厅看电影,或者处理几封邮件。进厨房也会被姜未予赶出来,几次之后,路迢迢也自觉不进去捣乱了。
      
      两人的晚餐很快做好。
      姜未予摆好餐碟,路迢迢坐好便看见碗里已经有好几只已经剥好的虾,旁边还有一杯蜂蜜柠檬水。
      
      等他也坐下后,路迢迢凑过去在他侧脸亲了一下。
      
      姜未予怔愣,路迢迢道:“弟弟,你怎么这么好啊。这么好的宝贝就被我捡到了。”
      
      她眼里的光太亮,姜未予移不开眼。
      
      不知道是谁先凑近的,不过只在几秒之间,吻就变得滚烫。
      
      路迢迢指尖摸到了姜未予挂在脖子上那枚的戒指,她往下拉了拉他的衣服,落下的吻不知是在那枚戒指上,还是在姜未予锁骨处。
      
      下一瞬,姜未予扣住她的后脑,重重地吻了回去。
      
      桌上的饭没人再顾得上去吃。
      
      卧室的灯没有开,女人的指尖触到眉毛,姜未予握住她的手腕,月光下更加莹润光泽,姜未予拉下来,一口咬在她手腕上。
      
      不重,但刚好足够留下一圈牙印。
      
      路迢迢“嘶”一声,姜未予便又凑过去在那儿亲了一下。
      
      “弟弟,你变坏了。”路迢迢是笑着说的。
      
      姜未予长臂一展,从床头的边柜抽屉里拿了个四四方方的盒子出来。
      
      然后才回答路迢迢:“嗯。”
      
      盒子里只剩最后一枚,姜未予撕开后递到路迢迢手里,低头在她侧脸亲一下,又讨好似的在她唇角轻吻。
      
      “姐姐,你帮我戴,好不好?”
      
      -
      
      姜母出院,姜未予送父母回了老家。
      
      新戏也马上就要开机,他的行李也收拾得差不多了。
      
      路迢迢来时,客厅的大行李箱好好地摆在玄关处,仿佛在预示着分别。
      
      她本身心情就没有多好,加上姜未予要走三个多月,脸上的表情都不多。
      
      一个月的时间,这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留存着两个人生活的痕迹。
      
      路迢迢有点困了,换了拖鞋,没多久就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姜未予回来时,看见的便是这样一副画面。
      
      他把手里的东西放下,为了不吵醒沙发上的人,光着脚去卧室拿了毯子。
      
      盖好后,他也没离开,弯腰看了女人好几眼,才去了厨房。
      
      路迢迢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陶然打来的,第一句话就说:“贺南随回来了。”
      
      路迢迢好久没说话,直到厨房方向传来一声很轻的打鸡蛋的声音,才淡淡地说:“嗯。”
      
      电话那边的人叹了口气:“妹,你是不是一直记着他?”
      
      路迢迢没有说话,她看见姜未予从厨房端着东西走出来,直接把电话挂了。
      
      “你醒了?”
      
      “嗯。”路迢迢说:“被一电话吵醒了,还不是什么好事。”
      
      姜未予问:“怎么了?”
      路迢迢趁他凑近,抱住了他的腰,侧脸贴在姜未予腹部蹭了下。
      
      姜未予僵了僵,躲了一下,才问:“发生什么了吗?”
      
      路迢迢摇头:“也没有……你明天就要走了是不是?”
      
      “嗯。”
      “好吧……好香啊宝贝,你做什么好吃的了?”
      
      姜未予说:“红烧小排,白灼菜心,出门前炖了汤,还有道虾。”
      
      “我饿了。”路迢迢其实早就闻见空气中弥漫的香气了。
      
      “那快点起来吧,马上好了,我去盛米饭。”
      
      路迢迢余光里看见看见那只存在感很强的大行李箱,忽然就很舍不得他。
      
      ”你抱我去吧。“她说。
      
      姜未予顿了下,却也没怎么犹豫,弯下腰就把她抱了起来。
      
      -
      
      姜未予看出来路迢迢今天心情不怎么好,她胃口都很小。
      
      饭后两人窝在沙发上,姜未予在看剧本,路迢迢在画图。
      
      电视机开着,放着部欢乐的综艺当背景音。姜未予看得并不认真,时不时要抬眸看一眼身边的人。
      
      纸上已经画了好几款戒指,但她好似都不满意,眉头紧锁着,旁边扔了好几团纸。
      
      路迢迢再次撕掉一页时,手里的本子被人抽走。
      
      姜未予说:“你心情不好,今天就不要再画了。”
      
      路迢迢没有反驳,看着姜未予把本子放在在茶几上,她伸手环住了他的腰,低声说:“能不能不走啊宝贝。”
      
      姜未予不曾出声,但这个瞬间,他竟然真的冒出了退掉机票的冲动。
      
      路迢迢手在小腹按了按,小声说:“我肚子疼。”
      
      姜未予脸色顿时变了,手覆上她的:“这里?”
      
      “……嗯。”
      
      姜未予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她额头,感觉温度还算正常,又问:“怎么样的疼?严重吗?我带你去医院吧。”
      
      见他如此担忧的神情,路迢迢没忍住唇角弯了弯:“是生理期的疼。”
      
      姜未予一顿,想必路迢迢已经疼了不短时间了,他竟然一直没有发现。
      
      “你怎么不告诉我?”他说:“那……要怎么办?”
      
      路迢迢靠着他的肩,又抱住他一边的胳膊,声音透着几份虚弱:“没事,一会儿就好了。”
      
      说着就闭上了眼睛。姜未予又看了她好几眼,捞起手机,正要打算百度,转念一想,又打开了微信。
      
      还是问他妈妈比较好吧。
      
      路迢迢是很能忍痛的,身旁的这一点温暖,在此时变得尤为让人贪恋。
      她是真的不想让他走。
      
      疼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路迢迢感觉到身边的人要走,她抱着他的手更紧。
      
      耳畔的声音低沉柔软:“我马上回来。”
      
      路迢迢睁开一道眼缝,与此同时,感觉到那人在她额头亲了亲。
      
      姜未予真的很快就回来了,他扶着路迢迢喝了点热水,又往她怀里塞了个热水袋。
      
      姜未予用毯子将人裹得严严实实,又抱去把她放在床上。
      
      “我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或许是喝下去的热水和怀里的热水袋都起作用了,肚子好像真的没刚才那么疼,被子上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是两人一起去买的沐浴露的香味。
      
      路迢迢下意识地又往被窝缩,竟然也就这样睡着了。姜未予先买到了布洛芬,但暖宝宝这个东西,跑了好几家便利店才买到。
      
      再回来时,就发现床上的人已经入梦。
      
      姜未予喘了口气,缓了会儿才弯下腰,摸了摸女人柔顺的头发,低声唤她名字:“路迢迢。”
      
      路迢迢也睡得不熟,很快睁开眼,“你回来了?”
      
      “嗯。”她的脸色不太好,姜未予低头亲了亲女人头发,问她:“还疼吗?我买了止疼药,还疼的话就吃一颗。”
      
      路迢迢摇头:“我好多了。”
      
      姜未予手伸进被子里,热水袋的温度降了点,他拿出来,撕开张暖宝宝给她贴在衣服上。
      
      “你怎么知道买这些?”路迢迢捏了下面前的耳朵问。
      
      “我……”姜未予看了她一眼,说:“我问了我妈妈。”
      
      路迢迢怔住,“你怎么说的?”
      
      能怎么说?
      姜未予望着她没有回答。
      
      他微信上现在还有爸妈在群里追着他问女朋友的话,没来得及回。
      
      姜未予起身,留下句去洗澡就快步进了浴室。
      
      -
      
      后半夜路迢迢的肚子没有再疼过,姜未予的手一直捂着她的小腹,早上醒来时动作都没有变。
      
      航班是九点的,姜未予不让她送,路迢迢却坚持,他从来拗不过她。
      
      “不忙的时候就要给我发微信,知不知道?”路迢迢在车里叮嘱道。
      
      姜未予乖乖点头:“我会的。”
      
      他解开了安全带,正要下车时,却被人拉住了胳膊,路迢迢倾身过去,亲了他好久。
      
      “要拍吻戏吗?”路迢迢问。
      
      姜未予被人吻住之后,又被问住了。
      
      “……有一场。”他回答,表情却生怕她因此生气。
      
      路迢迢听完,不负所料地生气了,回驾驶座坐得端正。
      
      车内安静好久。
      
      姜未予:“你生气了吗?”
      “我要是不问你是不是就不说了?”
      
      两人同时开口。
      
      “不是。我要告诉你的,但一直没想好怎么说。”姜未予说完,伸手小心翼翼地勾住女人的手,低声道:“对不起,我错了。”
      
      路迢迢也不是真的生气,她怎么会生姜未予的气呢。
      
      只是心底怕他离开,只好故意用别的情绪试图遮掩那份难受。
      
      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对于与他的分别,会这样失落。
      仿佛面临一脚踩空的恐惧。
      
      “我没有生气,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路迢迢抱住他,声音中的情绪无比低落:“但下次要拍亲密戏,还是要提前告诉我,知不知道?不然我就真的生气了。”
      
      “好。”
      
      -
      
      一直眼看着姜未予检票进安检口,路迢迢站在远处,没有挥手道别,却始终朝他笑着,直到熟悉的身影消失不见。
      
      从机场回来,去了趟医院看林爷爷和林知酒,一直待到下午路迢迢离开。
      
      她回了自己住的公寓,姜未予不在,也没有去那间小屋的必要了。
      
      安保熟悉她的车,路迢迢进门时说:“路小姐,今天有个人一直在外面等你。”
      
      路迢迢:“等我?”
      
      “嗯。”保安手指向一个方向:“喏,就是那位先生。”
      
      路迢迢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
      
      路边绿荫下停着一辆黑色迈巴赫,在她目光望过去的瞬间,后座下来个男人。
      
      那人的眉眼再熟悉不过,经年累月过去,越发凌厉。
      是贺南随。
      
      路迢迢面无表情,升起车窗的同时,语气平静地和保安说:“让他滚。”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