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吻

作者:遇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开门

      难受还是难受的,只是在时清和面前,安澜觉得自己没有资格难受。

      吸了吸鼻子,她窘迫地低下头去翻找纸巾。今天化了眼妆,这么一哭,也不知道得有多丑。

      后知后觉的安澜用纸巾遮住自己的脸,闷声闷气地问他,“我妆化了吗?”

      安澜的脸小,一张面巾摊开,把她的小脸遮得严严实实的。时清和瞧着她的长发,眼底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温柔,“挡着看不到。”

      安澜小心翼翼地把纸巾往下拉了一点,露出那双明媚的眼眸,“这样呢?”

      “看不到。”

      慢吞吞地往下拉着面巾。

      大概是嫌弃安澜的动作太慢,时清和直接上手把面巾扯下,在她发怒之前,轻缓出声,“没化。”

      “噢。”安澜别别扭扭地擦着眼泪。男人的目光太过灼热,毫不遮拦的。

      “今天谢谢你。”安澜定了定心,刻意加重了语气,“朋友一场,以后有需要找我。”

      朋友?

      时清和神色一凛,却又很快恢复如常,“好。”

      他的眉眼清冷,蕴着几分明亮的灯光。修长的手指便随意地搭在窗口,天气寒冷,冻得他的手指有些泛白。

      “时清和,我不冷了。”她把外套脱下来递给时清和,手指不可避免地触碰到他的指尖,冰冰凉凉的,没有太多温度感。

      她伸手把窗户关上,回头去看身侧的男人,“你进去吧,我想回家了。”

      她不在,他进去也没有意义。

      外套被他挂在臂弯上,时清和不留痕迹地扫了一眼安澜。倒是不哭了,只是眼底蒙上了一层水意,唇瓣粉嫩,显得楚楚可怜。

      他的声音哑了一些,“我送你回家。”

      “正好找个借口脱身。”时清和与她并肩,在她拒绝之前先解释,“不小心被万商骗来。”

      安澜记得万商,时清和从小到大的朋友。以前高中就喜欢到处撩妹,刚才在聚会上,还到处要联系方式,为人不怎么靠谱。而且宋元说过,时清和从来不参加同学聚会。

      安澜想了想,还是拒绝,“时清和,我自己能回家。”

      她现在有点乱,只需要一个人好好地静静。

      时清和也不勉强她,“回到家发个消息。”

      “好。”

      冬天的夜色总是比平时更深一些,南州市这几年治污管理一直做得不错。说不上山清水秀,至少江河清澈,夜晚也能够看到满天的星空。

      时清和把车停好,抬头望了一眼星空,这才上了楼。拿出钥匙打开门,里面的蓝天听到了动静,撒腿朝他跑过来。

      时清和昨天有手术,为了节省时间一直待在医院里面,直到现在才回来。

      “抱歉。”时清和换上鞋子,半弯着腰从抽屉里面拿出一袋狗粮。洒了一些出来,蓝天便急急忙忙地低头吃着,速度快得很,估计也是饿坏了。

      他低眉看着面前的蓝天,扫过一旁不断振动的手机,接了起来。

      “你人跑哪去了?”那头的万商应该是还在聚会,手机里除了他的声音,还有震耳欲聋的歌声。

      “我有事,提前回了家。”时清和道,蓝天已经把盆里的狗粮吃完了,正蹭着他撒娇。

      它不太能控制住自己的食量,这一次又是几乎饿了一整天,想要一次性吃个饱。

      时清和轻轻拍了拍它的小脑袋,低声训斥,“今天的份已经没有了。”

      “汪汪汪!”没得到食物的蓝天自然是不满,甩着尾巴叫唤了两声。

      “时清和。”那头的歌声戛然而止,万商走到走廊里面,捏着眉心,怒意十足,“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早就见过安澜了?”

      “嗯。”时清和倒也不否认,“上个月她腿伤受伤,挂的是我的号。”

      “伤着腿了?”万商冷笑,“因果有循环,她的报应也总算是来了。”

      时清和眉头一皱,感受到他情绪的蓝天赶忙收敛了,乖乖地趴在地毯上,任由时清和抚摸。

      大概是想到了以前,万商越说越来气,“怎么的,是不是被说两句委屈找你寻求安慰了?”

      “万商。”时清和的语气加重了几分,抚摸着蓝天的手也停住了,“我当你是我朋友,以后这种话,不要再说。”

      好不容易把人等到了,时清和不想再隔着几个国度的距离去想她。

      万商沉默几秒,似乎是在慢慢地接受这个事实,“非得是她?”

      “嗯。”

      也只能是她。

      -

      安澜这一觉睡得极好,后果就是第二天许初九一大早便杀了过来。

      安澜还在被窝里面享受温暖,身上突然一凉,冰冰冷冷的手缠上了她的脸颊,“安小澜!你昨晚跟谁去鬼混了!”

      香甜的美梦被打断,安澜打了一个激灵,一脸茫然地看着面前的许初九。缓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扯过被子盖好,利索转身,继续睡觉,“大清早的你干嘛?”

      “还不是你个没良心的。”许初九没好气地坐在床边,“说好了我去接你,怎么又突然打算自己回来了?是不是他们欺负你了?”

      “没有,就是觉得太晚了,你来接我也不安全。”安澜嘀咕一句,缩在被子里面不肯出来。

      “真的?”许初九不相信,捏着她的耳尖,“真没被欺负?”

      被许初九这么一闹,安澜也算是睡意全无,索性磨磨蹭蹭地起身,靠在床头打了一个哈欠,“谁能欺负我。”

      安澜性子不软弱,有仇必报。大学那会,许初九已经真真切切地见识过了。

      “没被欺负就行。”许初九又捏了捏她的脸蛋,“赶紧起来,我给你做早餐。”

      有了田螺姑娘许初九,安澜心安理得地偷懒,刚刚把邮箱里的文件全部阅览完,宋嘉予的消息就发了过来。

      宋嘉予:在你家门口,开门。

      简洁利落,颇有几分领导的风范。

      安澜翻了一个白眼,踩着拖鞋朝门口走去。余光瞥到刚从厨房里出来的许初九,她走到一半又转过身来,“初九,宋嘉予来了。”

      “开门呗。”许初九不在意地耸耸肩,“正好问问昨天为什么放我们鸽子。”

      安澜点头,这才开了门。

      门外的宋嘉予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搭配一件深灰色的领带,脸上也难得地带着妆容,原本像是刻意修饰过的五官多了几分温柔。

      “你这是去当新郎了?”安澜侧身让他进来,嫌弃地道。

      宋嘉予虽然平时都穿着西装,但他本人随性不喜欢约束。大多时候,不过是为了公司颜面才委屈自己。

      “什么新郎,女朋友都没有。”宋嘉予扯了扯领带,抬眼便看到许初九站在餐桌旁。他轻咳一声,“许秘书也在啊。”

      “她是我闺蜜,还不能在了?”安澜没好气地道,翻出了一个杯子倒了杯温水给他,“说说,昨天去了哪?”

      说到这事,宋嘉予也头疼得很,捏了捏眉心道,“相亲。”

      话音刚落,许初九身体不自觉地一僵。她往旁边挪了一些,低头舀着蛋羹。

      安澜看了许初九一眼,似笑非笑地问他,“你相亲还能相亲一整天?”

      “这次情况特殊。”宋嘉予倒也不客气,直接就坐下,端起面前的一碗小米粥,“所以来你这里避避风头。我妈宠你,我借口待在你这里,就算逃了相亲她也会给我留个全尸。”

      这没心没肺的男人!

      安澜一把抢过宋嘉予手里的粥,“初九给我熬的,让你吃了吗?”

      宋嘉予看向许初九,温和一笑,“许秘书应该不会那么小气吧?”

      许初九淡定地回他,“这是熬给安澜的,你问她。”

      宋嘉予:“……”

      说是来避难,宋嘉予倒是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家。沙发一靠,翻了一本书便开始悠哉悠哉地看了起来。

      安澜和许初九这边刚刚收拾好碗筷,便看到宋嘉予跟老大爷一样的姿态。深呼吸了一口气,安澜怒道,“你能忍?”

      许初九反问一句:“你打得过?”

      打不过她也得上!

      气势汹汹地上前,安澜正准备抢过宋嘉予面前的书,却听到他带着几分笑意的声音,“一千。”

      她是那种几个臭钱能打发的吗?!

      “三千?”宋嘉予抬头,轻笑一声,“小姑奶奶,就帮我一次。”

      安澜:“……”

      算了,钱不钱的无所谓,主要是这声“小姑奶奶”深得她心。

      手机到账成功,安澜拿着钱办事,翻出了压箱底的零食,一股脑地全部丢在茶几面前,“想喝酸奶是吧,我现在就去买。”

      许初九下意识地看向她,无声地张了张嘴。

      安澜表示收到,穿上鞋子走人。

      许初九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在宋嘉予有女朋友之前,这头倔牛估计拉不回来了。

      到底是自己的好姐妹,安澜哪舍得许初九这样。即便希望渺茫,能够给他们多一点的相处时间也是好的。

      安澜一走,房间里便安静了下来。

      许初九开了电视,安静地看了一会,便听到宋嘉予道,“不用顾忌我,开大声点也可以。”

      许初九默默地把声音调高了。

      宋嘉予合上书,若有所思地打量许初九,“许秘书,我一直有一个问题很好奇?”

      “宋总你说。”

      “你在我身边也两三年了,怎么总是对我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一开始宋嘉予还以为许初九性子本来就淡,可是后面才发现,除了在他面前,许初九都是一副活泼的样子。

      许初九公事公办地回他,“当初我应聘,宋总说想要一个认真沉稳的秘书。”

      而且许初九也怕,一旦对宋嘉予表现出任何一点喜欢,她就没有资格靠近宋嘉予。

      有时候爱情就是这样,让人卑微如土。

      “我还说过这样的话?”宋嘉予低吟一声,笑了笑,“那我收回,其实许秘书还是活泼一点可爱。”

      许初九一怔,宋嘉予的目光已经收回,刚才说的话,不过是随口一说。

      好像会在意的,从来只有她。

      -

      在这个城市里面,安澜除了许初九,还真没有别的朋友。

      无处落脚,安澜只能找了一家奶茶店。身子刚刚暖和下来,时清和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安澜。”时清和清冷而又低沉的嗓音从手机里面传来。

      安澜从来不觉得自己的名字有多好听,只是后面遇见了时清和。每每从他嘴里念出这个名字,安澜便觉得欢喜不已。

      “做什么?”她咬着奶茶的吸管,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

      “昨天你说要感谢我。”时清和也不迂回,直接开门见山,“择日不如撞日。”

      安澜:“??哈?”

      “明晚在家等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万商:我骗你去的?我是拿刀架你脖子了还是用钱诱.惑你了?
    红包继续发,评论不要停!
    今天去练了科三,全程都在纠结离合刹车踩哪个,熄火到我不敢开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2120895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CHSH 10瓶;野鹤慕思归_ 5瓶;xzy63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