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界的耻辱后

作者:雪下金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血潭一

      血潭里不知什么时候起多了一个黑发男子,一身单薄的黑衣未安分穿好,露出大片光.裸玉色的胸膛,大半边身子则掩没在赤色的血潭里。
      
      长长的黑发飘在血池里、过分苍白的脸上五官俊秀,眉目却如最狷狂锋利的刀,里边一点人味儿都没有。
      
      黑与红,交织成一幅残忍绝艳的画面。
      
      云棠看到那人的一瞬心便跌落谷底,表情管理完全失控,这个人这双眼睛……不就是她梦里那个男人?
      
      他在梦里展现出来的修为强横到不现实,云棠一度觉得她可真敢想,现在,这个堪称bug的男人却活生生出现在云棠面前。
      
      她的表情从恐惧过渡到不解。
      
      转瞬间,她的手脚一凉,双脚离地,再旋转九十度,像是被无形的气流捆住。云棠曾赖以生存、甚至为之骄傲的身法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完全不管用,整个人呈不怎么正经的“大”字形从空中被推到血潭边缘。
      
      燕霁——也就是那名黑衣男子从血潭中央走到云棠面前,很奇怪,他在水里却是用走的。长长的黑发飘在水面,脸色苍白到病态,幽冷的眸子盯着云棠:“你认识我。”
      
      云棠后背已被汗水打湿:“不、认、识。”
      
      无怪乎云棠反应那么大,燕霁给她留下了很深印象,这么说吧,魔域四大魔君中有三个都想一统修真界,但是这几个人口号喊得欢快,来一次行动被扑灭一次,而燕霁、谁也不知道他从哪儿来,却直接越过一统修真界的小目标,达成灭世成就。
      
      魔域四大魔君被比得就像小孩子过家家。
      
      谁被这么个人盯着不怕?
      
      燕霁看着云棠被吓白了的脸:“我不是在问你认不认识我,我是在问你,怎么认识的我?”
      
      他手腕一动,云棠脖子一凉,空气中如多了一柄尖锐透明的物体,斜斜刺在云棠脖子边。
      
      差一丝,就刺进去了。燕霁的呼吸打在云棠耳边:“听懂了吗?”
      
      云棠居然从他那双绝艳的眼中看见寒凉,要知道,在梦里,燕霁杀人前后,都只有一个表情,不耐。
      
      云棠不想死。
      
      她火速分析局势,现在她落在这个人手里,她抵死不说,一定会当场去世。而且就那个梦来说,云棠这边得到的信息只有这个男人会灭世,多的一点儿也没有了。
      
      他为何灭世、做了哪些手段、修真正道以哪些手段反扑过……云棠全不知道。
      
      燕霁大魔王的耐心似乎告罄,云棠的脖子一疼,她连忙道:“我说……”
      
      “我是在梦里梦到你……”云棠嘴里的话忽然消音,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没法说出之后的话。
      
      燕霁大魔王冷冷地盯着云棠。
      
      云棠被盯得发毛,燕霁不会以为她故意调戏他吧?真是她说不出来而不是她不说。
      
      燕霁手一挥,云棠左手忽然能动了,一张雪白的薄纸、一只狼毫飘到她面前。
      
      燕霁言简意赅:“写。”
      
      云棠倒是想写,她小心翼翼抬起头:“没墨……”
      
      燕霁似乎没想到还有这么笨的人,目中强压住一道杀意。
      
      燕霁狂袖一卷,血池里的水激扬而起,若利剑一般耸立在云棠脖颈边。
      
      云棠感受到了杀意,她还想拯救一下自己的生命,道:“前、前辈,不是我不想写,没有墨,要不您随我下山买点墨,我掏灵石……”
      
      燕霁极凉地看了她一眼:“你觉得我缺钱?”
      
      那个目光就像是你嘲讽我穷就把命给我一样,云棠一哽,求生欲爆棚,立马飞快道:“当然不是您缺灵石,纯粹就是我想孝敬您,我见了您就想给您买墨,您就是有那股吸金的气质……”
      
      “闭嘴!”燕霁伸手在云棠面前一点,云棠立即说不出话来。
      
      她识趣地不挣扎,漂亮的小鹿眼里充满了对现实的认命,翻译一下就是:你可以对我为所欲为了。
      
      从燕霁那强忍的目光来看,要不是他现在拿云棠还有用,云棠已经魂归天外。燕霁冷冷道:“用它写。”
      
      云棠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他所指的赫然是血池水。
      
      浓到能当墨的血池水被他拿来泡澡……啧……果然这种邪道老大的心思就是和旁人不同。
      
      云棠老实地蘸血池水,只在纸上写了一个“梦”字,她的手就像抽鸡爪疯一样,抖抖甩甩个不停,燕霁不知在想什么,根本没躲开,那张冷漠的俊脸也被甩了好几个血红的圆点,正无情地看着她。
      
      云棠:“……你信吗?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她快绝望了,为什么每次倒霉的都是她?掉下魔域的是她,好不容易找到一株灵鹫草却被啃秃的也是她,现在还得罪死了一个魔头。
      
      燕霁忽然笑了,云棠一窒,从她长久的经验来看,不怕魔头生气,就怕魔头笑。
      
      “天道提醒你,所以自然会限制你,不让你告知我。”燕霁的嘴角翘起一个冰凉而讥诮的弧度,明知天道忌惮他,他却一点儿也不慌张,甚至有些愉悦。
      
      云棠也跟着松了一口气,有这个限制在,燕霁应该、大约不会那么轻易杀她?
      
      云棠小声道:“那、前辈能放我下来吗?”
      
      老在天上飘着也挺累的。
      
      就见燕霁面无表情,眸子越发黑黝黝,血潭却蓦地狂躁起来,霹雳啪啦就像卷起了血龙卷,最后砰一声,血龙卷猛然炸开,燕霁身上一点血都没沾到,云棠被一盆血水喷了个实实在在,白衣变血衣,眼睛都睁不开。
      
      ……这又是在发什么疯?不放就不放!火气至于那么大吗?
      
      燕霁冷冷道:“别叫我前辈。”
      
      “那叫您什么?”云棠闭着眼睛,表面和顺,心底腹诽这个蛇精病修为好高,要不是他修为那么高,谁敢这么绑着她再弄坏了她的发型她一定把他头都给打掉啊!
      
      燕霁却又凑近她,他的眸色有些浅、带了些异域的魅惑,认真而锐利:“你在心里叫我什么,就叫我什么。”
      
      云棠:!!!
      
      她为难道:“这、这会不会太不尊重了?”毕竟她心底想的都是些什么王八羔子、混蛋、蛇精病之类的粗鄙之语。
      
      既不尊重对方这个大魔王,也不尊重她自己的生命……
      
      燕霁道:“不确定呢,不过……如果你敢撒谎,我会杀了你。”
      
      他的手刀落在云棠颈侧,云棠相信,他说的是真的。刚才她只见了燕霁一面,就被燕霁觉察出她认识他。
      
      而且这人极信任自己的判断,他根本没给云棠辩解的机会,只给她选择:要么说实话,要么死。
      
      难缠,难搞。
      
      云棠迫于颈刀,只得从自己一堆腹诽中挑了一句:“混、混蛋。”
      
      她说完就睁眼,清澈明亮的眼因为适才进水有些不适,还正泛红,看起来极软。云棠心想这下自己肯定要凉了,她睁着软漉漉的眼,脑子里立刻判断出一会儿她要从哪里开始动手。
      
      她双脚被绑,逃不了了,现在左手能动,还有几十枚银针……哪怕她打不过对方死了,她也要从他的身上撕扯下一块皮肉给她陪葬。
      
      从魔域出来的云棠,是一只极美的杀人兔。
      
      未料,燕霁居然狂笑起来:“混蛋吗?哈哈哈哈哈……”
      
      他笑得肩膀耸动,云棠简直称得上惊恐,她戳中他哪个点了?
      
      不过,还好,她现在人头没落地,笑就笑吧,这是他的自由。云棠卑微地想。
      
      忽而,云棠背后传来人声:“好一对不要脸的野鸳鸯!”
      
      这声娇俏的女声使云棠浑身一僵,云棠缓缓回过头去,不远处树下站着三男二女,穿着楚月宗的黄衣。
      
      这楚月宗依附于太虚剑府,但因千年前出了一个飞升老祖,所以心高气傲,连带着门内弟子也是。楚月宗同太虚剑府极近,之前两宗因着灵矿一事达成了协约,故而,楚月宗的人也能在太虚剑府后山寻觅资源。
      
      为首那男子须发皆白,精神奕奕,不是楚月宗的大长老还是谁?他旁边那女子面如银月,清艳动人,正是楚月宗第一美人薛安安。
      
      薛安安和云棠也有些龃龉,薛安安向来见了云棠就跟斗鸡似的,曾有次云棠穿了身红裙下山玩儿,她那石榴裙鲜艳如火,春风环绕,碰上带了一堆人出来的薛安安,薛安安冷笑:“年纪不大的丫头片子也学人穿红衣,没点子韵味,只有我一个人觉得画虎不成反类犬吗?”
      
      云棠当即就道:“只有你一个人这么觉得啊,别人要是也这样觉得别人早就说了,还会只有你一个人瞎叨叨吗?”
      
      她环顾一周:“难道你没见到别人身上都长了嘴?”
      
      自此,梁子结下了。
      
      薛安安见回过头来的居然是云棠,见到她那张脸后先是一妒,再看她衣衫湿透,一喜,捂嘴阴阳怪气道:“我道谁那么风.骚呢,原来是你,大庭广众之下学人野合,嗤,丢人现眼,我来看看,到底是哪家的郎君那么饥不择食?”
      
      薛安安扭着腰走过来。
      
      云棠:……这个女人瞎吧,她和人野合,这杀人的气氛她看不懂?还走过来?她上赶着给人家大魔王送菜?
      
      云棠几乎能感受到身后燕霁的冷意了。
      
      想来也是,别人大魔王虽然灭世,但是云棠在梦中可没听过一句关于他祸害良家少女的风言风语。估计他忍不了这样的污蔑。
      
      云棠疯狂地向薛安安眨眼,示意她别过来,薛安安不阴不阳道:“你眼抽了?”
      
      我看你才是脑抽了!
      
      云棠没办法,道:“薛安安,你没看到地上那么多血?我在和我师兄比试,你别胡言乱语,快给我滚开,否则我把你皮给扒下来。”
      
      薛安安往地上一瞧,一叫:“哎哟哟,好多血,人家好怕呀~”
      
      云棠还以为她终于知道事态不对知道跑了,却见薛安安娇笑道:“你们俩玩得那么激烈呢?啧啧啧,这一地的血,也不知道伤不伤身啊。”
      
      云棠: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她脸绿了,几乎想掐死薛安安这个智障,薛安安又注意到云棠的姿势,她手脚都像是被绑了,动也动不了,虽然没看到绳子之类的东西,但是修真界人谁还没点儿奇奇怪怪的东西。
      
      薛安安又嘲讽道:“还玩儿的捆绑呢?你那野男人绑的技术不错啊,啊哈哈哈,这附近是不是还有蜡烛和鞭子呀?”
      
      云棠黑着脸:“这附近还有你的脑子,薛安安,你还能再骚一点吗?”
      
      这一个妥妥的凶案现场,薛安安到底有多黄能想到那方面去啊?
      
      薛安安跟看傻子一样看着云棠:“别装了,你衣服都湿透了,你当我傻吗?”
      
      云棠衣服湿透,曲线玲珑,她生得美极,雪肤花貌,气质如垂丝海棠,哪怕什么都没想,轻轻一眨眼,都眼波流转惹人心颤,再加上燕霁把她给绑成了一个不怎么正经的“大”字形,被人看到了,确实会被误会。
      
      云棠快气死了,她想证明一下自己的清白,又发现燕霁自始至终就没拿出什么凶器,而且她身上还一丝伤口都没有!
      
      她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心底默默呕血,对薛安安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彻底没了耐心,冷冷道:“你不只傻,还瞎,你是太虚剑府扫大街的吗?我的事儿你都管,快给我滚!”
      
      薛安安同样冷哼:“你让我滚我就滚?”
      
      “唉呀,我们楚月宗好歹和太虚剑府关系也亲厚,你未举办过双.修大典居然和人苟合,此事,我可要好好让太虚剑府的人看看。”薛安安早看云棠不顺眼了,她又捂嘴轻笑,上下打量几眼飘在空中的云棠:“噗嗤,你们还玩女上男下呢,看来,你那情郎的身体不怎么行呀。”
      
      云棠忽然听到身后的燕霁发出一声极凉的轻笑,声如碎玉,令人一根根汗毛都竖起来了。
      
      试问,谁愿意听到自己不行呢?
      
      云棠僵硬地转头,对脸色阴郁的燕霁道:“你别听她的,她是我们这儿一个有名的弱智,对这种弱智来说,活着就是对她最大的惩罚。”
      
      她还希望薛安安出去叫人来救她。
      
      云棠道:“她门派的大长老也在,大长老肯定不像她那么蠢,不会误会你的,我这就叫大长老来把她带走……”
      
      云棠还没说完,便察觉到异样。
      
      从刚才开始,楚月宗的大长老还有其他人就像消失了一样,只有薛安安一个人在说话。
      
      她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果然,燕霁的唇角勾出一个冰冷而恶意的笑。
      
      云棠转头过去,不远处的树下,哪里还有楚月宗那几个人的身影,只剩下一滩血水。
      
      楚月宗的大长老,修为比楚月宗宗主还高,是楚月宗在外的门面,却在悄无声息间,被身后这人所杀,连一丝挣扎都没有。
      
      云棠心惊过后,很快冷静下来,她在魔域早看惯了生死,现在只有一个感觉,幸好她刚才没有不自量力出手。
      
      薛安安这时候扭腰过来,侧开云棠身子的阻挡,看见在血池里的燕霁。
      
      云棠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只听到半声短促的尖叫,薛安安整个人就化成了血雾湮灭。
      
      云棠浑身僵硬,燕霁杀人前后,那股漫不经心的调子还是没变:“想杀我了?”
      
      “不……”云棠道,以卵击石,是找死。
      
      “想骂我了?”又是一句奇怪的问题。
      
      “不想。”
      
      “理由?”燕霁锲而不舍追问。
      
      “不敢骂。”云棠如实回答,听到燕霁一声轻笑。
      
      燕霁又想问云棠一句什么,但最后他俊脸冷下来,收住话口,手指在水面轻点:“你想死吗?”
      
      谁想死啊?哪怕云棠头被打进地里,她也要用嘶哑的喉咙歌唱:“不想……”
      
      “那我们来做一个交易吧。”燕霁的手指在水面画了一个圆,云棠就跟个陀螺一样在空中转了一圈,脸正对着燕霁。
      
      云棠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值得和燕霁交易的,所谓天道的指令她也没法说出来,燕霁也没有提出搜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放心吧,女主不会做出被天下不容的事情的,她懂得保护自己。而且不虐女主,男主也不会虐她。感谢在2020-06-15 01:46:49~2020-06-15 16:52: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啊!! 3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